很久以前,有一个男孩那样深爱我

每天读点故事 2020-02-18 06:09:37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向天歌

禁止转载


1.这是一个变态的女人,鉴定完毕


据说,苏荷第一次见到罗星宇的时候,对他的印象真是糟糕透了。


他把医院当成是他娱乐的后花园,每天都呼朋引伴过来,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他罗大少生病住院的事情,硬是自作主张地把医院搞得吵吵闹闹,鸡飞狗跳,严重影响其他病人的休息。


苏荷捧着他的病历表走进他病房的时候,他的一双眼已经被一枚眼罩给蒙住,一些莺莺燕燕在他周围四处乱窜。而他则一脸淫笑地伸手走向这些人,不管他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抱住了谁,对着谁的脸就是一通乱亲,惹得其他人哈哈大笑。


可这一下抱着的人,感觉有点特别,更何况,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在笑,特护病房一下子就变得诡异的安静。


“Wendy?”罗大少把嘴巴往对方的身上蹭,只闻到一阵浓烈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Lucy?”他好笑地皱起眉头,左边脸颊立刻呈现一枚淡淡的酒窝。


见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不死心地再猜,“哦我猜出来了,是Lily对不对!”


他哈哈大笑,张开怀抱紧紧地抱住那个人,嘴巴凑上去,想亲上她的脸颊。


一巴掌夹带着一阵风被狠狠地赏在罗大少的脸上。


其余人都只剩下倒抽一口凉气的份!谁会料到苏荷出手会这么重,罗大少的右边脸上火速地显出五只清晰的掌印。


他气急败坏地把眼罩取下,正想发火的空当,却看到一个紧紧地绷着一张脸、仿佛左右两边脸颊都打了玻尿酸、那目光凶狠得似在看着杀父仇人一样的女人,正面无表情地瞪着他的一张脸看。


“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敢出手打我?”罗大少从小娇生惯养,富甲天下的爹妈宠他溺他二十几年,头一回遇到这样不知好歹的女生,还真真让他大开眼界了一回。


“我不清楚你是谁,我只知道我从李主任的手上接过你的病历,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主治医生。”这女人不论从长相还是说话都冷冰冰得不似一个正常人,说话的时候似在快速地背公式。


罗大少还没来得及发作,只见苏荷已经用一记恶狠狠的目光把在场的莺莺燕燕给驱逐出去这个房间。房间在几秒钟之内突然人去楼空,只剩下她自己,还有整个人僵在那里的罗大少。


“你信不信我找人换了你?”他怒得不可遏制,抬起手指,像个淘气的小孩子那样指着她的鼻子骂。


“随便,因为之前已经有五个女医生跟医院反应你性骚扰她们,所以院长派我来接任她们的工作。”苏荷抬头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拿起一支笔往病历表上埋头写下什么。


“没有性骚扰,我只是很正常地跟她们交朋友……”他急着反驳道。


“性骚扰与否不关我的事,我的本分只是做好你的主治医生而已。”苏荷终于转过脸,重新对上罗大少小鹿一样清澈的黑眼睛。


她很礼貌地朝他微微弯起嘴角,虽然,她这样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百倍,“罗先生,请问你今天有头痛吗?”


罗大少不理他,脱掉鞋子就跳到病床上,还愤愤地把背转过去,仿佛在跟吵架的恋人斗气似的。


“我问你到底有没有头痛!”


“啊啊啊!救命!”他呼天抢地的声音响彻住院部。


罗大少哪里料过苏荷会有这一招,突然那样用力地扭他的耳朵,还把嘴巴放到他耳朵旁疯狂地大声地质问他!反了反了,这个女人真是有够离谱和变态的!


那一个晚上,出了名一沾床就立刻入眠的罗大少偏偏失眠了,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想着十有八九都是那个变态女人给害的。


后半夜好不容易睡着了,偏偏做了一个噩梦,梦见那个叫做苏荷的女人追在他身后不停地跑,逼迫他,威胁他,要他一定要把药给吃了。


2.他的出现让她失去分寸

苏荷虽然冰冷,但对别的病人和同事起码也算和蔼友善,但每次把脸转向罗大少的时候,罗大少都会感觉有一阵阴风寒森森地吹过,害他毛骨悚然。


他貌似记得自己是不认识她的啊,莫非是结下了什么深仇大恨?


“苏医生,我们以前是认识的吗?”


“没有。”她冷冷回答。


“那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我并没有讨厌你。”她机械地回答道。


可是苏荷说话不算话,过几天以后,罗大少手捧着一支吉他想要给某个探病的前女友弹唱情深款款的情歌的时候,苏荷竟然把他的吉他给摔了。


事情是这样的。罗大少那天早上木吉他弹奏一曲西城男孩的《My love》,对面的女孩笑得乐哈哈的。苏荷从外面走进来,她像是突然坏掉的机器人一样,傻傻地愣在那儿,愕然地望着罗大少。


苏荷铁青着脸疾步走过来,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她伸手就夺过罗大少手中的木吉他,然后走到窗台前,几乎想也不想地,就把那支可怜的木吉他给丢到了外面去。


罗大少吓得眼睛一眨不眨,约莫过了五秒的时间,他隐约听见木吉他在楼下粉身碎骨的声音。


“你这个疯女人!”


听说弟弟的宝贝吉他被一位美女医生给摔碎,大哥罗天明在第二天一早就专门到医院看罗星宇。罗星宇本来还恹恹的神色,在看到大哥现身在这个特护病房的时候,立刻换上一张明媚灿烂的大笑脸。


“大哥!”他欢喜地叫了一声罗天明。


外界的人都知道罗氏集团罗厚实的两位儿子一向感情深厚,如果不是罗天明这几个月都在美国忙着分公司的事情,也不会拖到今天才终于有空赶来医院看望弟弟罗星宇。两个人好久没有见过面,一见面就聊个不停,连苏荷是什么时候来到病房门口也不知道。


苏荷本来很平静的面容,一点一点地失去平日的冰冷,她眼睁睁地看着病房内另外一个男人高大的背影,直到过去了很久,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当看到是苏荷的时候,罗天明的脸色微微震了一下,但旋即,他又恢复如常。他的笑容很好看,像碎钻闪着明晃晃的光,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苏荷几乎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这个人,见过这样的笑容,还有,近得能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哥,我想出去买一支新的吉他!”罗大少被关在医院很多天了,他感觉再不找着机会偷溜出去,自己早晚要被逼疯在这里!


“好,哥哥带你出去!”


罗天明一脸从容地走近苏荷,看到她脸色微变,他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好看迷人的笑容,“苏荷,你能让我带星宇出去一下吗?我保证买完吉他就立刻送他回来,不会让你有丝毫的为难。”


苏荷没有不答应他的理由。


她从来,对于他的任何一个理由,都拒绝不了。


“不如你也一起去?”罗天明的眉眼仿佛也染上了笑意。


罗星宇算是情场老手,从刚才苏荷看到大哥的时候的反应看来就有点不一样了,现在大哥还主动邀请苏荷一起出去,看来,他们两个人早就认识在先。


“大哥,原来你一早就认识苏医生的,早知道我就向你求救!”


罗天明但笑不语。


“一起吧?”他继续把目光看向苏荷,苏荷微微叹息了一下,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苏荷一直站在他们的身后,罗星宇发现,她身上没有穿白大褂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工作的时候看起来那么冰冷。他看到她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应该是心不在焉吧,可是,他到底还是说不出来,她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直到罗星宇选好吉他,拿着吉他去交款的时候,苏荷终于挡在他的面前把钱拿了出来。


“吉他我赔你。”她这样对罗星宇说。


“不用,我从来不花女人的钱。”罗星宇财大气粗地说。两个人一直在收银台前僵持不下,罗天明却没有走过去调和,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明明还带着笑意的眼睛,渐渐变得深邃起来,捉摸不定。


他忽然冷冷地笑了一下,一双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算计的光。


“这支吉他我给付钱吧。”罗天明很轻巧地把他们两个人的钱给挡了回去,他看了看罗星宇,又看了看苏荷,像个慈爱的热心的兄长一样。


“苏荷,今天谢谢你,准许我带星宇出来。”


苏荷不好意思,嗫嚅着嘴唇,脸色还是不争气地涨红了起来。


罗星宇像是察觉到什么,愕然地愣在那儿。


3.这个女人有意思

苏荷可真是够狠,把罗大少的一众前任女友都统统赶跑,害她们再也不敢来医院。罗大少感觉住院等同于坐牢,也许是一时的寂寞,也许只是一时头脑发热,他竟然玩心大起,在医院公开宣布,他要追求苏荷。


苏荷完全无视他的话。


倒是其他人,听了以后纷纷倒抽一口凉气。苏医生可不是等闲之辈!罗大少不理,他说:“我就是爱她有性格!”


鲜花、巧克力、毛公仔,还有不同的电影票被堆在苏荷的办公桌上,她看也不看,直接扫到垃圾桶里去;罗大少还发动写情书的攻势,早午晚各一封,她礼貌地收下了,然后一把撕成两半还给他。


这个女人啊……倒是长久下去,罗大少在既期待又失落的复杂心情中度过了一天天枯燥难捱的日子,换个角度来想,也是全靠她苏荷,才让他没有那么寂寞。他倒真的慢慢欣赏她这别扭又固执的性格来。


那一天,他照旧在她查房的时候施展甜言蜜语的攻势,他突然晕倒的时候苏荷以为是他的一次小把戏。正当她转身要走的时候,听见他虚弱地叫住她的名字:“苏荷,我的头好痛……”


是的,是真的发作。这是最厉害最疯狂的一次发作,罗大少抱着脑袋痛苦地尖叫起来,还痛得从床上滚了下来,他只感觉耳膜响起嗡嗡嗡的声音,有很多凌乱的脚步声纷沓而至。


世界已经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直到,他听见了苏荷的声音。


“你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他在绝望中听到她坚定地对他说的话,像是一剂强有力的强心针,让他再次燃起希望。手术进行得很顺利,苏荷果真如她所说的,拼尽全力,一丝不苟,把罗大少从鬼门关那里救了回来。


手术成功以后,苏荷的一颗心放松了下来,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她没有想过门外站着一个人,他很快地转过身来,眼角眉梢都是浓郁的笑意。


“苏荷。”是罗天明。


罗大少做了一个梦。


是……很奇怪的一个梦。


他梦见苏荷背对着他站在远处,他既害怕又期待地朝她走过去,他轻轻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旋即就转过身来。


然后,对着她露出一枚很好看的笑容。


像暖阳,让他感动得笑了出来。


这个美梦太好了,罗大少很久没有做过美梦,他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看到苏荷坐在床沿盯着他的脸看。他疑心自己还在美梦里,于是他狗血地闭上眼睛,想着美梦啊美梦,请你不要太快结束……


然而过了十分钟,他再次睁开眼,还是能看到苏荷在眼前。


他都惊讶地怀疑自己是遇上鬼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眼前这个女人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罗大少吃惊地觉得,现在不论他怎么看她,都感觉她整个人在闪闪发光一样。


她其实长得很美,有一张标准的鹅蛋脸,目光虽然冰冷,却是典型的双眼皮的大眼睛。还有那自身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罗大少感觉自己都要看得流口水了。


“看够了没有?”


她站起身,罗大少想约她去吃饭,以报答救命之恩,却见到大哥器宇轩昂地走进来,站在苏荷的身边。


“星宇,我待会请苏医生出去吃饭,感谢她这次手术的帮忙。”


“哦。”


看着他们两人渐渐走远的身影,不知怎么,罗大少感觉前所未有的失落。


4.太阳从西边升起来

苏荷开始经常往罗星宇的特护病房跑,她不仅查房的时候来,偶尔空闲的时候也会抓紧时间和机会去他的病房。其他同事见到了,纷纷起哄说罗大少泡妞的手段果然一流,连医院出了名的最年轻的脑外科美女主任苏荷也被他的追求打动,冰山也终于有融化的一天!


罗星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每次看到苏荷若有所思地坐在旁边,眼睛却盯着其他地方出神和发呆的时候,他的心就微微地痛了起来。这样的感觉,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但是,真的很不好受。


那一天,苏荷照样在不是查房的时间来到罗星宇的病房,罗星宇刚好无聊画了一张素描,她没有想过画上的主角是自己。不像是小孩子拙劣的“杰作”,反而,罗星宇画得十分好,看来是有专门学过的。


“没想到我会画画吧?其实我身上有很多闪光点还没展现给你看!”他得意洋洋地说。


“我以为你只会追女孩子。”她闷声回应。


“那你愿意深入我的内心去发掘我更多的内涵吗?”


她权当他是在胡乱开玩笑,可是他一双孩子气的眼却罕见地闪着灼灼逼人的光。她想躲开,手腕突然一紧,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他拉扯入一个温暖又有力的怀抱中。


有那么一瞬间,苏荷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只能听见一声声搏动不停的心跳声。


来自罗星宇。


父亲罗厚实是三天以后来到的医院,罗大少自己也没有想过,他那忙得连吃饭时间都没有的父亲,还会来医院看望自己。


看到他饱经沧桑的一张脸,他几乎要愉快地喊出一声“爸”,然而,罗厚实并没有给他一张好脸色看。他把厚厚一沓的照片摔到罗星宇的脸上,他低下头,看到照片上的主角都是自己和很多女孩子的亲密合照。


“你都生病了还不忘玩女人吗?罗星宇,你怎么总是让我这样失望!”罗星宇怎么不知,父亲难得来一次医院看望自己,却带着这些照片来责备自己。


是的,他本来就是不争气,跟大哥相比真的相差太远,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哥哥在自己身前,他还可以做什么,来企图分走父亲一丁点的注意力?


罗厚实只是短暂停留了三分钟,然后就生气地离开了医院。苏荷不小心目睹了整个过程,她看到他僵住了身体,一双眼睛都失去了该有的色彩。


突然,她看到他的一双眼像小兔子一样红润,她的心,咯噔地跳了一下。


“对不起,被你撞见这样不堪的一面。”


“我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得不到父亲的欢心。”


他平时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此刻,更像一个小孩。苏荷慢慢地背转身,不忍看到他这个样子。


她都解释不清,自己这是怎么了。


罗天明经常约苏荷出去吃饭,可是苏荷每次都食不滋味。她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为什么要再次出现,为什么要对她好,还有为什么,要她假意接受罗星宇的追求。


罗天明让服务员开了一支年代久远的红酒,亲自给苏荷斟酒,他笑着对她说:“尝尝吧,这家店子的红酒特别棒。”


“为什么要这样做?”


“嗯?”他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我觉得星宇好像喜欢上你,我让你对他好一些,只是希望他能在人生最后的时间里获得多一些快乐。”


“我未必不能治好他。”罗天明是忘了吗?苏荷自从第一次站上手术台,她从来没有做失败一场手术!


“我需要你的帮忙……”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通电话给召唤回去公司。可是,就是他这一句没有说完的话,让苏荷感觉不安。她不知道罗天明在密谋什么,直觉告诉她,不会是好事。


晚上回到医院的时候,苏荷只是坐在医院草坪外面的椅子上,发起长久的呆。一直站在病房窗前的罗大少的心情没有缘由地低落起来,他的手上捧着那支新买来的吉他,手指无意识地扫过崭新的琴弦,却弹不出一个能入耳的琴音。他的目光一直殷切地看着楼下的草坪,那里站着一抹冷冷的背影,苏荷正在满腹心事地发着呆。


他隐约听见她的电话响起,然后和某个人聊了很长时间的电话。他想偷听她的对话,无奈越是心急越是什么都听不清。罗大少的心情愈加不安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这样子,烦躁的情绪像是凶猛的潮水那样袭击全身每一寸地方,让他痛不欲生。


是喜欢上她吗?


真的是这样吗?


明明只是一场打发寂寞的游戏,怎么演到了最后,变成了真人真事?


5.陪我过一次生日吧

银灰色的跑车开上了高速公路。


苏荷用力地拉紧车内的扶手,仿佛害怕一松手整个人就会被摔飞出去。罗天明用眼角余光看了她一眼,很淡定地说:“放心,不会出车祸的。”


“你为什么还要约我出来?你不是快要结婚了吗?”苏荷解释不清她现在对罗天明的感情,很复杂,复杂得让她感觉危险。


是的,外界的传媒都已经在争先报道罗氏集团总裁的大儿子要迎娶天麟娱乐老总的独生女的消息。当初,他就是为了这个女人而和苏荷分手的,她一直都记得清楚。是他,亲自把她的一颗心给狠狠砸烂的。


罗天明却一直抿着唇不说话。


跑车却在下了高速以后突然减慢车速,然后缓慢地停在马路边上,罗天明的一双眼有点红,他脸上的表情却变得扭曲又狰狞。


苏荷只听见他低低的一声:“我罗天明,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最后的一个忙。事成以后,我立刻和千金小姐分手,娶你为妻。”


什么?


苏荷震惊地看着他。


医院楼下的小篮球场内,传来一阵阵热烈的欢声笑语。苏荷来到的时候,罗星宇已经和其他病人小朋友玩得很起劲,一张脸大汗淋漓,他的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他并没有仗着手长脚长的优势把球抢到手,相反,他总是故意把球让出去,给其他小朋友轻易抢到。


“你们真的太厉害了!”他乐得哈哈大笑,转过头去的时候,瞥见站在一边的苏荷。


然后,他立刻像个做错了事被抓包的人那样,立刻跑过来负荆请罪。


“对不起,我偷偷跑下来打球了。”


“手术定在下个星期,你知道了吗?”然而,苏荷并没有任何要责怪的意思。

罗星宇点了点头。


“你,不害怕吗?”他患的是脑癌,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我要害怕什么?”他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我知道只要是你亲自主刀,就一定能治好我的。上次,你也是这样救回我的。”他笃定地说道。


苏荷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他,凭什么这样认为?凭什么,对她有这么大的信心?


之后的几天,苏荷都失眠了,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会想起几年前她和罗天明热恋时候的片段。她宁愿她不爱了,也不恨了,但是身体本能告诉她,曾经真切发生过的爱情,不可能完全忘记。


更何况,她当初是那样热烈地爱过这个人。


在医院值夜班的时候,她才因为太累的关系偷偷睡了一会儿,睁开眼,惊吓地看到罗星宇站在自己面前笑。她很快反应过来,无比生气地吼:“你怎么跑出来了?”


“苏医生美女,我能跟你提一个请求吗?”


苏荷觉得他这个请求简直是疯子的行为,但是,当听到他那一句“这也许是我手术前的最后一次请求哦!你就不能大发慈悲满足一下嘛”的时候,心里蔓延过无可名状的情愫。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下来的,带着他悄无声息地躲开保安,跑出医院。


而天空,还是一片漆黑,夜幕,还是那样深邃。


罗星宇很久没有开车了,发车的时候好几次差点撞上别人的车子,看得苏荷心惊肉跳的。


“我吓你的啦,我的车技才不会那么烂!”的确,他的车技很好,等车子开出马路以后,因为路上并没有什么车子,他竟敢气定神闲地横冲直撞。苏荷歪着脑袋看着他,不知道他平日穿着漂亮的衣服开着跑车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光彩照人。


跑车一路冲上高速公路,往遥远的地平线开过去。


“去哪里?”


“去一个最美丽的地方看日出!”他狡黠地笑了笑。


苏荷却睡着了,不知道睡了有多久,烦扰了她几日几夜以来的失眠在飞快的车速中得到了解脱,她睡得很香,嘴角难得地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让罗星宇看得心醉。


“你笑起来的样子,很美的嘛。”


他低咳了几声,苏荷慢慢地醒了过来,睁开眼,听到他说:“到了,我们下车吧。”


车子开了五个小时,抵达一片无人的沙滩。苏荷睁着惺忪的睡眼看向远处,巨大的太阳正慢慢地从海与天的交接处升起来。


平静无波的海面,都是破碎零落的淡红色。


他其实很想告诉她今日是自己的生日,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了,生日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难道他还要因此而无赖地索取一枚香吻吗?他害怕会再次被她赏巴掌。


罗星宇在边上玩了很久的水,把身上的病号服都弄湿了,才心满意足地提着鞋子走回来,脸上笑哈哈的,坐到苏荷的身边。


“小时候我特别羡慕我哥,因为他样样比我优秀,爸妈也总是对他很偏心……”苏荷的身体猛地一震,她不知道,他竟然会说起关于罗天明的事情来。


“其实我觉得,我也是有优点的,例如我画画有天赋,但爸爸说我不该学这些毫无用处的东西,他硬是要逼我学什么企业管理……我学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哥哥都这么优秀了,家里的事业将来也是归他管的。”


苏荷愕然地转过脸,看到罗星宇的眼睛已经红了一圈。


“公平一点,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情吧。”


苏荷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地说:“我曾经,爱过一个男人,他说他爱我,然后我信了。”


罗大少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这抄的哪门子电影的台词!


“可是后来,他为了满足他爸爸的事业和扩大自己的野心,和一个有钱人的女儿交往,他们,很快要结婚了。”


“他曾经,也是在类似的海边,给我弹唱了一夜的《My love》。他说,我是他这辈子的最爱。”


气氛突然变得安静,只有远处一波又一波涌上来的海浪声,声声入耳。


罗星宇看着她,那么入迷地看着她,他真想一个用力把她拉入自己的怀抱中,轻轻地吻住她。以往,同样的沙滩,身边坐着不同的伴侣,他每次不上演一场深情拥吻都觉得对不住自己……


其实,只有苏荷是例外的吧。


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克制住内心的猛兽,总想着,等她真的有一点喜欢自己,才好出手。


不会等到老也没有这一天吧!


“你喜欢我什么?”突然,听见苏荷讷讷地问了一句。


“我喜欢你……不喜欢我!”他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唇,心里笃定地想着,等手术成功了,第一件事就是要亲她!


6.没有人听见海的哭声

罗星宇的手术日子终于来到。


苏荷在手术之前,一直避见任何人。她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间发呆,耳畔,却始终响彻着罗天明一句又一句锋利无比的话。


“天明,他的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你又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


“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的失败。”


“他是你的亲弟弟!”


“他不是我弟弟,罗厚实也不是我爸。我只是他们的养子……”苏荷震惊地看着他,“只要罗星宇一天还活着,罗厚实那亿万身家,迟早都是要给他的。但如果他出事了,他们只剩下我一个儿子……”


苏荷心情忐忑地走上手术台。罗星宇已经躺在手术台上,他的头发都被剃光了,露出圆润光滑的一颗脑袋,麻醉师已经给他注射了麻醉药,他像个熟睡的孩子一样,静静地发着光。苏荷看着他,心里挣扎,始终不愿意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


“只要这次你帮到我,我就有办法帮你升上主任的位置,我还可以送你去国外,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


罗天明,这样的你,已经疯掉了,不再是从前那个哪怕是刀山火海我都愿意为你闯的人!


“苏医生,手术可以开始了吗?”


苏荷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开始进行手术。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某根不争气的脑血管突然破裂的时候,苏荷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苏医生!苏医生!”有人在她耳边拼命叫着她。然而脑海里,却忽然浮现起很多不该在这个时候冒出来的画面和声音。


“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敢出手打我?”他气急败坏地大叫。


“那你愿意深入我的内心去发掘我更多的内涵吗?”他一脸认真、不似在开玩笑的表情。


“我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得不到父亲的欢心。”其实,他也有脆弱不堪的时候。


“我喜欢你……不喜欢我!”原来,他一早就知道,自己突然对他好起来,只是在做戏。


罗星宇,其实,你什么都知道的,对吧?


苏荷的眼角滚出一长串的眼泪。


而另一边,罗天明热切地期盼着这场手术早点结束,他还在公司,心跳得飞快。这时,电脑突然接收到一封新的邮件,是定时发送的,他愕然地看到,竟然是罗星宇发来的。


“大哥,我始终都把你当做是我这辈子最亲爱的兄长,我不恨你,也不争,因为,我真的很爱你。请你替我好好照顾苏荷。”罗天明失神地跌坐到椅子上,这样说来,原来,罗星宇一早就知道了……


知道了他肮脏的心思,知道了他丑陋的计划。


可是,他却一直配合着做戏,来成全他。


手术终究没有成功。


可这次,却是苏荷入行以来,第一次做失败的手术。脑动脉爆破,脑部缺氧,病人最终脑死亡……也就是说,上一秒还活泼泼的一个人,在这一秒里,被宣布再也无法醒过来。


闻讯赶来的罗厚实夫妇经不住这个打击,两个人双双晕倒在地。


医院走廊的灯光,一闪一暗,苏荷捂着脸,痛哭失声。


“苏荷,谢谢你,你做得很好,我之前承诺过你的事情,我都会一一办到的,我……”苏荷掐断电话,拔出SIM卡,往车窗外丢了出去。


她一个人,开车来到那个沙滩。


她没有告诉罗星宇,这片沙滩,曾经也是她和罗天明的老地方。


在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经见过罗星宇带着其他女孩来过这里,他们热情地拥吻着,而罗天明,则对她说:“看到没有,那个男孩子就是我弟弟,很讨厌的一个人……”


所以,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真的以为,他是很讨厌的。


直到这一刻,苏荷才敢打开罗星宇的手机。是手术失败后,一个护士跑过来交给苏荷的,说是罗先生手术前吩咐过,手术以后让她代为保管。还有一支录音笔,不知道罗星宇留下了什么。


她很好奇,他的手机和录音笔,都藏着什么秘密。


然而,她失望了,仿佛一早就预料到自己的结局一样,他的手机,什么都被删除了,除了,还剩下最后一张照片。


她是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带她去看日出的那一天,是他的生日,最后一个生日。


是那一天清晨,他带她去看日出以前。


她在车上熟睡,他孩子气地调出拍照模式,还把脸死蹭过去,做成面贴面的效果。他露齿笑得十分灿烂,照片上的两个人,俨然就是最正常不过的小情侣。


他还说:“喂,下辈子要是你早一点遇到我的话,请一定要接受我的追求,就这么说定了!”是大少爷一样的口吻,完全是他平日吊儿郎当的作风。


照片拍得很好,他们两个人都无比上镜,好看。


终于,她打开了那支录音笔,她听到一阵又一阵沙沙的海浪声,那首让她心痛的歌曲前奏缓缓响起。


《My love》。


罗星宇自弹自唱这首歌,很用心很拼命地唱着,仿佛,用尽了他这辈子所有的运气,才换来这一首歌的时间。


他最后留给苏荷的时间。


海浪声再次巨大地涌上来的时候,终于,掩盖了苏荷狼狈不已的大哭声。(原标题:花心大少说爱你)


推荐阅读 (点击蓝字阅读文章)

1.大风入梦来

2.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3.最好的爱情,是彼此高攀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