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蝣 | 出售人生的人

脑洞故事板 2020-02-12 12:33:26

图/LILUO



1



在我正前方,有一个十二阶的楼梯,离我五步远的距离,10秒钟后我将装作漫不经心地样子踩空一级台阶,然后险些摔倒但是勉强稳住身体,爬上台阶之后我会扫视一下无人的四周,继续装作很酷的样子往前走。

 

动作十分顺利地完成,我径直向前走去,身边的几只银白色的眼睛就这样盯着我,我却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般,直到走进了一间特殊的房间,眼睛才停下来。我关上门,看着一屋子的黑暗,疲惫仿佛潮水一样将我吞没。

  

我看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是我刚刚摔跤的一幕,此刻已经被弹幕覆盖。

 

“2333333~多大了还装酷”

 

“李二岁的老婆们举个手!”

 

“楼上别抢李二岁是我哒!”

 

一股莫名的怒气涌上我的胸口,我将笔记本电脑重重合上,躺在那张看起来很舒服的床上,在黑暗中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刚刚那个片段只是我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其目的在于体现我的人设,以此来获得粉丝们的好感。我算是个明星,为什么说算是,因为我不参与任何的演艺事业,却如同明星一般整日抛头露面。明星们在公众面前出售的是他们的已经包装好的形象,而我们这些人,则是出售包装好的人生。

 

我叫李明东,一个没有自己人生的人。



 2



刺目的灯光从枕边亮起来,被手机铃声吵醒,我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接了电话。

 

“喂……”我有气无力地说道。

 

“李明东,抓紧出来,今天还有两档综艺要跑。”经纪人冷冰冰的声音仿佛一桶凉水浇在我的头顶,我瞬间清醒了过来,连忙穿上衣服走出卧室。卧室外,休眠了一整夜的蜉蝣重新启动,飞在我的周围。

 

虽然心里很着急,但是脚步却依旧按照节奏很稳健地在前进。公司给我的人设是一个面冷心热还有点中二的形象,要求我任何时候都不能表现出慌乱。

 

终于到了餐厅,经纪人站在那里,笑得十分开心,全然没有电话里的冷漠。与经纪人有一个良好的相处关系,也是一个人物的加分项。

 

“早上好,吃饭了吗?”我明知故问。

 

经纪人点了点头,道:“咱们边上车边说吧,今天的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在她的带领下走进车子,正襟危坐,身边的蜉蝣将摄像头朝向我,银光闪烁,仿佛一只只贪婪的眼睛。

 

我的人生,是透明的。

 

自我很小的时候起,我的身边便有了那些银色的眼睛,一开始我很喜欢他们,因为它们看上去又好玩又有趣,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当我知道它们用途的那一刹那,我才明白这东西对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些眼睛的名字叫做蜉蝣。

 

蜉蝣是一种浮空远程监控设备,一开始被用于军方,后来由于它会产生强烈的电波被军方弃用。之后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由我现在的公司获得了蜉蝣的商业使用权利,并以此为基础开发了一个风靡全球的明星养成模式。

 

“众所周知,传统的明星其实也是在出售某种商品,这种商品的名字叫做形象,明星通过出售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来获得一定的利益。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总会有些道貌岸然的明星通过制造自己的形象来取悦粉丝,其私下里,则是做着与形象无关甚至相悖的事。这种事情说白了,是对粉丝的欺骗!而我们的人生计划,则是完完全全地将明星们的人生展现在大众的面前,通过蜉蝣拍摄的视频,每个人都有资格了解偶像们的真实生活,将他们更真实地呈现在大家面前,以求粉丝的放心。”

 

舞台上,蜉蝣娱乐的董事长正在侃侃而谈,台下的粉丝们眼里透露着狂热。

 

“董事长先生,我想问一下,人生计划是否对明星的隐私权造成侵犯?”一个记者从人群里站了出来,提问道。

 

董事长微微一笑,道:“这个问题,自从人生计划被提出来的那年就有人问。十几年过去了,我们通过不懈地努力,最终确定了在公司和明星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既能使明星们的权益得到保障,又能使粉丝通过人生计划能够获得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我面露微笑,内心却是恨意滔天。

 

“那么董事长先生,最近贵公司有没有什么大动作?”又一个记者站了出来。

 

“有的,这也正是我决定举办这场发布会的理由。”董事长走向舞台一侧,身后的屏幕开始变换,几个大字浮现出来。

 

人生演唱会。

 

“我们将倾尽我们集团之力,将所有人生计划的明星们汇聚在一堂,举办一场史无前例的演唱会!”董事长声音高昂。

 

台下瞬间沸腾起来,无数粉丝尖叫着鼓掌,拍摄用的蜉蝣浮在上空,银光闪烁,仿佛星海。

 


3



“演唱会你第几号?”安迪走进屋子,点了根烟。

 

我皱了皱眉,很是适应不了烟味。“不知道,应该会靠后。”

 

她折了一下她身上穿着的那件粉红色的公主裙,眼中闪过厌恶的神色。安迪也是人生计划里明星的一员,她的人设是甜美的异国少女,然而粉丝们根本想不到这个人抽烟喝酒,说话还是特别正宗的东北口音。

 

“真不知道公司为什么搞这个,我们又不是艺人,没什么能耐的。”她吐了个烟圈。

 

安迪说得对,因为我们的生活需要时时刻刻被蜉蝣直播,像电影拍摄的这种需要保密以及剪辑的工作都不会找我们,充其量会让我们客串某个角色然后当做噱头放出来。

 

“这段时间公司在组织培训。”我沉默了下,说道。

 

“培训又怎样?该不会的还是不会,到台上指定会让我们假唱的。蜉蝣是他们控制,植入一段音频简直太容易了。”安迪撇了撇嘴,转头看向我:“不过你应该可以,你是我们这些人之中唯一还算有点本事的人。”

 

我愣了下,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

 

“那天进你房间看见你的桌子上摆着表演理论来着。”她解释道。

 

我脸一红,头低下去,仿佛被发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真羡慕你,从小就被当成明星培养,长得好看就是容易进这行。”她盯着我的脸,耸了耸肩。

 

我的心里却没有丝毫欣喜,反倒有些痛苦。

 

“好好干吧,咱们都加油。跟你说哦,我偷偷找经纪人问了下,他说那天我应该是倒数第二个,我准备做一件很酷的事,你猜猜是什么?”

 

我神色一凛,“你疯了,他们手里还握着那些照片和视频!”

 

安迪没有理我,她吹着口哨走出了房门,门口的眼睛紧紧跟上她,她蹦蹦跳跳着,仿佛真的是一个天真的小公主。

 


4



“不错不错,明东算是进步最快的了。”指导声乐的老师夸奖道。

 

我很有礼貌地鞠了个躬,以示感谢。屋子里算上老师一共十个人,二十台蜉蝣浮在空中,金属的光泽扫视着我们。

 

“你们都不知道他有多努力,昨天走路的时候都在听歌”

 

“对对对,还撞墙了!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撞墙,果然李二岁”

 

回到房间后,我浏览着一条条的评论,发现基本都是正面的后,放心的合上笔记本电脑,我煮了杯咖啡,来到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瞰着这个城市的一切。

 

看书、撞墙,自然都是我演的。从小到大,我早已经知道观众们喜欢看什么。和其他明星不同,我四岁就成了签约的明星,作为童星出道,每天向那些观众展示着我生活的点点滴滴。儿童忌讳少,尺度大,所以甚至在某一个时间段,我是以裸露性器官上头条的。

 

作为唯一一个从小就待在公司的人,我的价值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开发,从我到公司第一天,我就是人气最高的明星,直到今日也是。

 

但我还是很渴望自由,想要能够拥有隐私这种东西,不必想该如何取悦观众,不必装傻充愣。

 

我从床头柜的抽屉中取出一支录音笔。这个时代,录音笔已经很少了,但是我还是留存着这支,因为我拥有这支笔的那天,我失去了我的人生。所以每当我质疑如今的生活的时候,我总会拿出这支笔来怀念一下还没有当明星前的时光。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门外传来安迪的声音。

 

“睡了没?”她悄声道。

 

我连忙走到门前将门打开,安迪迅速闪身进来。

 

“你疯了?不怕蜉蝣拍到?”我着急道。蜉蝣无权监视的区域只有卧室、公共厕所以及某些公司规定的特殊场合,所以安迪这样贸然进入我的房间,很可能会被粉丝以及公司察觉。

 

“拍就拍咯,我又不怕他。”安迪大大咧咧地坐在我的床上,手指朝我勾了勾,眼中满是媚意。

 

“你想干什么?”我冷声道。

 

她见我这幅表情,收起刚刚那副勾魂夺魄的样子,耸了耸肩道:“真无聊。”

 

“你不清楚公司不允许明星之间私自接触?”我离她离得更远了些。

 

“无所谓,反正我要走了。”她说道。

 

“走?”我愣了下,不可置信地说道:“怎么可能,公司不可能放你走的,一旦你走,他们就会把那些照片和视频……”

 

“我知道,他们会把那些不利于我们的视频公布出来,彻底搞臭我们。”安迪抢话道。

 

我看向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公司表面上说会给我们隐私空间,然而在我们刚刚进入这个地方的时候,无数蜉蝣早就潜藏在公司里的每个角落,拍摄下我们这些人不为人知的一面,这一面多半肮脏而又不堪启齿,公司以它们作为威胁,以保证我们能够给公司挣得足够的利益。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我问道。

 

她顿了顿,看向我的眼睛,“可那些才是我们真正的一面不是吗?”

 

我沉默下来,心突然抽动了一下,仿佛什么东西刺痛了它。

 


5



人潮伴随着尖叫,仿佛巨浪一样扑面而来。我结束了自己歌曲的最后一个音节,深深鞠躬,就这样退了下来。

 

我是整场演唱会倒数第二个节目,作为压轴的我,需要一个人来作为最后的缓冲,而这个人就是安迪。

 

砰!一束灯光打在安迪的身上,白光下,身穿粉红长裙的她仿佛画中走出来的公主。

 

人群寂静下来。在我身边,音响师戴上耳机,准备播放准备好的录音。

 

“首先,感谢诸位能来到今天这个演唱会。”安迪张了口,却不是歌声。

 

音响师茫然地看着我,我耸了耸肩,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今天对我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因为在今天,我将做出一个决定。”她继续说道。

 

我仿佛猜到了她要做什么,暗暗攥紧了拳头。

 

“我将推出蜉蝣娱乐。”大屏幕上,少女的微笑圣洁如神灵。

 

全场哗然,有些粉丝已经开始高喊“这是不是玩笑”,很明显不能接受这件事。

 

“因为我很讨厌现在的生活。”

 

“在你们眼中,我是异国的小萝莉,但是那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隐藏在这件恶心的蓬蓬裙下,今天她告诉我,她要出来,要对这个世界说脏话!”

 

嘶啦,蓬蓬裙被安迪用力扯开,一身紧身黑色皮衣显露出来,将她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

 

“我他妈抽烟喝酒,还想纹身,才他妈不是你们想的乖乖女!去你妈的人设!老娘就是要做我自己!”她对着控制台那边吐口水,那里坐着董事长以及公司的管理人员。

 

“我知道你们要对我做什么,那些视频你尽管放!我向大家透露一下哦,里面还有一段长达十五分钟的我的自慰视频,要是没有大家记得举报他们。”安迪冲台下扔了个飞吻,台下响起挑逗的口哨声。

 

“妈的真够酷!”

 

“安迪我的偶像!”

 

“垃圾公司,敢动安迪老子叫我爹拿钱砸死你们!”

 

群情激奋,口哨声,叫喊声在场馆的每一处炸裂,舞台中间的安迪站地笔直。

 

一分钟后,骂着“fuck”的安迪被保安强行拖下台,在嘘声和骂声中,全场灯光熄灭,仿佛一场闹剧般的演唱会就这样宣告了结束。

 


6



不出所料,安迪第二天就被开除出了公司,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有一家新开张的演艺公司接纳了安迪,并开始作为主力培养。

 

失去了蜉蝣的安迪并没有像人们所想的那样就此沉寂,反而变成了一颗新星。凭借着高超的演技,她迅速崛起为一个电影明星,各种奖项拿到手软。

 

而与此同时,伴随着那场演唱会的恶劣事件,蜉蝣娱乐的经营一天不如一天。曾经作为王牌的我,如今却变成了人人都看不起的废物。

 

这种状况的源头来源于一段录像。安迪出走后,原本属于她的那部分录像不知被谁泄露出去,而里面正巧有那天晚上我和安迪的对话。

 

“李明东是个垃圾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怂的人!”

 

“废物,脱粉了!”

 

“甘愿沦为走狗的渣子,这种人居然还有脸当明星?”

 

无数的负面评论覆盖着视频,我曾经经受过多少人的爱,如今便有多少人的厌恶。

 

然而我却有些放松,因为我似乎察觉到,公司似乎要倒闭了,因为如今的我的身边,已经没有了蜉蝣。我意识到自己即将摆脱这种生活。前不久还一直随身携带那只录音笔摩挲的我,如今已经可以坦然地将它放进自己的口袋不再过问,静静等待着结束那天的来临。

 

直到我在公司里再次看见了安迪。

 

她站在董事长身边,神情谦卑,那些表现在大众面前的嚣张狂放早已收敛起来,此刻的她仿佛一只温顺的猫。

 

我悄悄跟在他们身后,两个人走到走廊的尽头,然后分开,安迪急匆匆地走进了女厕所,我咬了咬牙,也跟了进去,并锁上了门。

 

“安迪,你怎么回来了?”我对着她的背影说。

 

安迪被吓了一跳,转头发现是我,拍了拍胸口舒了口气,解释道:“工作。”

 

“工作?”我愣了下,“你不是辞职了吗?”

 

安迪眼神中露出看傻子一样的目光:“你不会连这个都看不懂吧。”

 

我愣了下,心中升起一道不好的预感。

 

看我好像确实不明白,安迪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当然是说好的。”

 

“我那天所有的表现都是我和公司预先商量好的,不然你以为以公司的手段,会让我在上面说完那些话?”

 

“可是……你不是想要自由……”我睁着眼睛,惶然地摇头。

 

“自由?”安迪冷笑了声,“你真以为自由很重要?得了吧,我问你,你能抛弃现在你拥有的一切吗?那些房子、汽车、吹捧、地位,你能抛弃掉吗?听说你来自这个城市最贫穷的地方,还抱着这么天真的想法,可笑!”

 

“你真以为你能自由?我就问问你,你有什么能耐能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没了那些曝光和话题你什么也不是,我们这种人,注定只能以这种身份活着,出售着自己的人生,享受着别人享受不到的荣华富贵,这是代价。”她盯着我的眼睛,眼神中满是不屑。

 

“那你完全可以不用把我的那段视频传出去的……”我的声音低得仿佛蚊子。

 

“哈?”她哈哈大笑,继而凶狠地抓住我的头发,微笑道:“你可是头牌,不搞臭你,我怎么上位?”

 

我垂着头,失魂落魄的,指甲却深深嵌进掌肉里。

 


7



眼前的聚光灯闪的我有些恍惚,我独自坐在一张桌子前,第一次这样面对记者。

 

“李明东先生,对于安迪小姐的遭遇,你有何想法?”一位记者问道。

 

“我表示震惊而且痛惜,我真没想到安迪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作为朋友,我很伤心。”我沉声道。

 

“那么对于安迪小姐对于您的攻击,您如今是怎样的态度呢?”又一名记者问道。

 

“死者为大,我只能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低落。

 

“您之前在视频中表现出不愿离开蜉蝣娱乐,但是如今却主动脱离,请问是什么让你有了这样的思想转变?”

 

“是安迪的那番话告诉我的,那天之后我一直在想,如今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李明东先生,请问你离开蜉蝣娱乐之后想要去哪里发展呢……”

 

“暂时和一家公司签订了合同……”

 

 

采访结束,我疲惫地走下台。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出现在我身前,说道:“辛苦了李明东先生。”

 

“不,这只是离开前必须要做的。”我笑了笑。

 

“说起来还是多亏了李先生,让我们挖到了这么大的一个料。”男人爽朗笑道。

 

“互惠互利而已,你们不也帮我安排下家了吗?”我拍了拍他的肩头。

 

几天前,女厕所里。

 

面对安迪的话,我突然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当年选择这条路。

 

那时候我住在这个城市最贫穷的地方,那个地方,就算是支录音笔都很稀奇。有一天我们翻垃圾山的时候找到了一支,每个孩子都想要,我也不例外。最后我们打了起来,我身子骨弱,打不过他们,自然就没抢到。

 

那天我被打的满脸是血,因为我很想要,不愿意低头,最狠的那个小孩子就把我打了一顿又一顿,直到我站不起来。

 

后来路过了一个人,发善心把我救了,洗干净脸之后,他看着我的脸说道:“你想要当演员吗?”

 

我问他:“能给我录音笔吗?”

 

他说会给我很多。

 

于是我点了头,签了合同,当场他就送给了我一支录音笔,比那支见到的好看多了。

 

安迪的话让我终于想起自己选择这条路的初心。

 

我要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哪怕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于是我抬起头,按下兜里录音笔的录音键,露出一个凄惨的微笑,用我人生最精湛的演技苦涩说道:

 

“我错了安迪姐,能给我讲讲你们是怎么合作的吗?”

 


8



安迪的合作方式其实很简单。

 

她以这种方式脱离公司,然后进入别的公司拍戏成名。我们这种人一天24小时都在演戏,驾驭任何角色对我们来说都轻而易举。成为头牌之后,安迪会提出以入股的方式介入这家公司,当然她大部分的资金来源是来自于公司。

 

公司早就意识到人生计划未来的发展局限,以这种方式秘密转移资本,然后获得一个个娱乐公司的主导权,进而获得新的生命。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我把这段话录了下来。整个时代,每个人都在害怕蜉蝣,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老旧的录音笔。

 

我把这支录音笔交给了狗仔,以此换得某大型演艺公司的签约,双方一拍即合,交易就这样达成了。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安迪居然会选择自杀。

 

在曝光了一切后的她,一个真真正正的、肮脏的她终于呈现在大众面前,或许是因为失去了所有希望,她终于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那与我无关,我终于摆脱了无处不在的蜉蝣,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自由的人。

 


9



十年后。

 

已经成为国际巨星的我在拍戏现场化妆,手里的平板上显示着一篇有关于安迪的文章。

 

这篇文章我看了很多遍,资料之详细简直像是蜉蝣的手笔。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就连安迪离开蜉蝣之后的资料,这篇文章居然也都有。

 

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个邪恶的女星的一生,包括对一名当代著名艺术家(也就是我)的伤害,用词极其具有煽动性,我仿佛从哪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李老师,该开始了。”导演毕恭毕敬地来到我身前,示意我前往拍摄地点。

 

我合上书本,跟着他走到拍摄的工厂,这次拍的是一场火警戏,我饰演的救火英雄将从中救出两名群众。

 

随着一声“action”,我冲进了火场。令我不安的事情出现了,火焰似乎不受控制一般,烧得我有些害怕,我中断了表演,向外大喊:

 

“停!停!快停!”

 

然而却无人回应。

 

突然,火焰中走出了一个身着防护服的男人,在他身边,飘着几只银白的眼睛。

 

“还认识我吗?”他摘下了面罩,赫然是董事长的脸。

 

“你……”我已惊得说不出话。

 

董事长微笑着说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摆脱了蜉蝣?不是的,当年我们入股的公司可不止安迪所在的那一个,包括你现在所在的这个,也是我们蜉蝣的产业。”

 

“这些年,你一直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接什么片子,得什么奖,一切的一切,都是蜉蝣给你安排好的。”他指了指身边漂浮着的蜉蝣,“你不知道吧,蜉蝣经过技术升级,已经可以有隐形的能力了。”

 

无边的恐惧从我心头涌出来,我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些年来其实你一直都在蜉蝣的监视之下,我们不过是换了个外壳,做的事情还是之前的那些。人这种东西,总会有想要窥伺他人人生的欲望,只要这些欲望在,蜉蝣就永远存在。”董事长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扑通一声跪下,痛哭道:“对不起董事长,放过我,让我出去,放过我!”

 

董事长摇了摇头道:“这可不行,按照蜉蝣的计划,你今年就该因片场事故死去,然后我们会出版文字资料,公布蜉蝣记录的视频,炒作你留下来的一切,把你变作神一般的人物,然后培养出你的我们,也将迈上新的台阶。我为了捧你,连讽刺安迪的文章都写了。”他耸了耸肩,一副轻松的样子。

 

“可是你们不杀我,我也有足够的利用价值!”我大喊。

 

“不,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的演技已经逐渐下滑,也就是说你的价值也在逐渐下滑,在你价值最高的时候让你停住,也是为了你好。”董事长苦口婆心道。

 

说罢他转过身,企图离开,防护服能挡住的火焰我的身体却承受不住,只能目送着他离开。

 

“对了。”他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安迪也是因为这个被我们杀的。”

 

我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漫天的火焰从周围席卷而来,恍若蜉蝣。



10



小优看着大屏幕上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泪水夺眶而出。

 

“……所以,让我们把我们最崇高的敬意,献给这位将自己一生奉献给粉丝的艺术家。”舞台上,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沉痛地说道。话音落下,台下的哭声猛地爆发出来,无数粉丝哭成一片。

 

男人顿了顿,身后的屏幕瞬间切换成一段视频,正是有关于李明东的日常生活。镜头里,他正捧着剧本仔细阅读,看到这里,又有粉丝再次大声痛哭起来。

 

“为了纪念他,我们特意制作了这部纪录片,里面有很多有关于李明东先生生活状态的记录。之前是准备拍摄这些花絮去给新电影做宣传,如今只能以这种方式放出来,以表达我们的哀思。”

 

“李明东先生一生致力于慈善和自由,所以我们决定,出售这部纪录片所有的拷贝,所得一切,均作为慈善基金捐给贫困地区的孩子!”

 

台下掌声雷动。

 

小优疯狂地向前挤,终于抢到了一部拷贝。拷贝是一个黑色的盒子,上面有着一只银色的眼睛,那是公司的标志。她丝毫不为付出的巨款心痛,只是贪婪地看着那部拷贝,眼睛中透露出的狂热仿佛要把它穿透。

 

忽然,一滴猩红滴在拷贝上,流进了那只眼睛里,小优茫然地摸了摸头顶,才发现自己刚才在抢拷贝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弄的竟然被打破了头。

 

可是,一切都是值得的。她把拷贝高高举起,心里在为自己欢呼。

 

终于能看到你了,你的生活你的工作你的人生你的一切的一切。

 

我都能看到。







图片作者:LILUO

图片来源: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0423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