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劈.腿,还怂恿他妈妈对我…

燃情故事 2020-03-31 19:26:20

在看到那条微信之前,楼羽一直都很相信她跟陈泽的爱情。

那天,他们挑好家具在餐厅里吃饭,陈泽去上卫生间,手机放在餐桌上,刚好手机震动,微信提示收到了一条语音消息。

发消息的是陈菲,她未来的准小姑子。

楼羽随手点开,甜腻的女声瞬间从手机里流出,“亲爱的,你在干吗呢?怎么都不回我消息?是不是回家了?”

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

不是陈菲。

会不会是陈菲在恶作剧?

楼羽刚要回复,消息又进来一条,还是语音。

“是不是你那个未婚妻在身边啊?你不是都答应我离开她了吗?还避讳她做什么?你再不抓紧点,咱们孩子的户口怎么办?”

孩子?户口?

再迟钝,楼羽也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往上翻了翻陈泽跟这个所谓的“陈菲”的聊天记录。

情话露骨,照片刺眼。

刹那间,楼羽只觉得天旋地转,明明是很晴朗的天空,她却如遭雷击一样,怔怔的定在那里。

陈泽从卫生间回来,察觉到她的异样,看到楼羽手上拿着他的手机时,脸色顿时就变了,他有些慌张的问:“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楼羽将那些露骨的记录举到他跟前,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你能跟我说说,这个女人,还有她肚子里所谓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吗?”

“楼羽,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只是我的一个朋友…这真的只是个意外。”

他急切的解释,楼羽脸上的冷笑却越来越浓,如果他像个男人一样承认,她心底里或许还会有那么一丝庆幸,庆幸自己看上的人总还是有那么一点担当的,可是他没有。

楼羽放下手机,走到他跟前,忽而扬手,干脆利落的甩了他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她用了全部的力,反弹的力道震得她手掌发麻,楼羽逼回涌到眼眶里的泪珠,很潇洒的冲陈泽扬起了一个明晃晃的笑:“陈泽,我们分手吧。”

说完,她没有再给陈泽任何解释的机会,跑着离开了餐厅。

佯装的潇洒,终于在长街拐角彻底崩溃决堤。

原来,陈泽对她爱和关心不过都是假象。

亏她还孤注一掷,跟家里一刀两断也要嫁给他,现在她却有些后悔没听爸妈的话。

酒过三巡,楼羽醉眼模糊的想,以前怎么没发现酒吧是个好地方?

不管她如何哭,都不会有人在意。

空酒瓶摆了一桌,酒吧服务生第十次送酒过来时,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姑娘,你喝的太多,不能再喝了。”

楼羽脸颊酡红,杏眼微睁,“怎么,怕我赖账?”

她嗤笑一声,从包里扔出一沓钱,“这些够了吗?”

那本来是她存着,打算结婚时给自己和陈泽买一对像样的婚戒的钱。

心中刺痛,楼羽一仰脖,烈酒还没入喉,她手中的酒杯却被人给拿走了。

楼羽眉头紧皱,“谁拿我的酒?还给我。”

“你喝太多了。”

一道低沉好听的烟嗓,不是刚才服务生的声音。

楼羽抬起头,炫目的光线中,他身材高大挺拔,眉眼却模糊,楼羽嗤笑一声:“你是谁呀,你凭什么管我?”

他俯身下来,嘴角微扬,露出好看整洁的牙齿,“有脾气回家再闹,乖。”

站在一旁的服务生放下心来,耐不住性子的催促:“快把这位姑娘带走吧。”

男人双手一捞,很轻易的将她抱起来,楼羽双眼朦胧,挣扎着要下去,男人低沉的烟嗓却再一次在她耳边响起:“你乖一点。”

原本在他怀中挣扎的楼羽渐渐安静下来,她双手扶上他的脸,泪眼模糊的问,“你告诉我,你只爱我一个人,对不对?”

男人点头:“没错,我只爱你一个。”

夜风微凉,男人单手扣开车门,小心的将她放了进去。

黑暗中,他眸色亮如星辰,将她放在腿上后,沉声吩咐前头的司机:“开车。”

“乔先生,这谁呀?”

他唇角浅勾,声线带着一丝玩味,“我的未婚妻。”

全身叫嚣的疼痛快要夺去她所有的感官,楼羽极不舒服的睁开眼睛,头疼,胃疼,还有……

某个让人难以言说的地方也在疼。

她从床上坐起来,这才惊觉,这里是个她从来没来过的陌生的地方。

昨天……

楼羽抓抓头发,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身上的被子滑了下去,楼羽顿觉一片凉意,她下意识的要去捞被子,却在低头时彻底呆住了。

她的衣服呢?

楼羽咬着唇,难道说昨晚,她……

浴室门拉开,男人围着条烟灰色浴巾的从里头出来,随口说道:“醒了?”

英俊如希腊雕塑的五官,清爽的平头,还有腹部肌理分明的肌肉,无疑,他是个英俊挺拔的男人。

可楼羽脑子却像是响起了一个炸雷,她双目呆滞,愣愣的看着浴室旁边站着的男人。

她并不认识他!

男人缓步过来,头发上的水珠顺着他坚挺结实的胸膛一路往下,他一只手挑起了楼羽的下巴,语气带着些许轻佻:“放松点,一.夜情,成年人的消遣游戏而已。”

谁要跟你玩这种游戏?

谁要拿这种事消遣?

“你是谁?”

楼羽声音含恨,她在一个书香门第长大,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都是洁身自好,就算跟陈泽谈了三年恋爱,也仅仅只是限于牵手,而现在突然出现一个男人,取了她的贞.操不说,居然还说这仅仅是个游戏?

“别这样看着我,昨天,可是你主动的。”

“你胡说!”

她怎么可能会干出这种事?

男人看她一眼,从床头拿起一个录音笔,摁下播放键,递给了她,“是不是胡说,你听听看不就知道了吗?”

里头声音嘈杂,却能很清楚的听到她的声音。

“你为什么要爱上别人?我不好吗?我哪儿不好了?”

“我听到的都是假的,你告诉我,那都是假的对不对?”

绝望的带着哀求的质问一遍遍的从录音笔里流出,楼羽情绪崩溃,捂着耳朵:“我不想听,我不要听!”

男人将录音笔关掉,语气戏谑,“你不想听听,后面你是怎么主动的么?”

楼羽脸色煞白,过了好久才绝望的抬起头,平静的看着他:“听着,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我们昨天发生过什么,都不许你说出去。”

男人摸着自己棱角分明的下巴,若有所思道:“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我会告你Q.J!”

“好,我不会说。”

男人很爽快的答应,他走到床边,拿起笔写下一个号码,起身道:“这是我的号码,如果你有了孩子或者有任何这方面的问题,随时过来找我,我会负责到底。”

“不用了,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对她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侮辱,谁要记得?

男人也不置可否,淡然自若的在她眼前换上衣服,临走前意味深长的笑道:“世界这么小,说不定我们就见面了呢?”

楼羽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直到听到关门声,才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软的靠在了床头。

她的第一次,竟然发生的这么荒唐。

楼羽鼻子酸的只想哭,却一滴眼泪都留不出来。

看到床上那么刺眼的痕迹,楼羽把所有的东西都扔过去,好像掩盖住那片痕迹,就能把昨天的一切都抹掉一样。

良久,她去卫生间洗了澡,穿上衣服,这才离开。

从里头出来,楼羽才发现,原来她是在一个五星酒店,刚走到酒店大厅,就有一个人跑过来拉住了她:“小姐,你的东西忘拿了。”

负责清扫客房的阿姨,把她的包举到了跟前。

楼羽接过来,苍白的道了声谢谢。

在路边叫了辆出租车,司机师傅问她要去哪儿,楼羽犹豫一下,才报出了小区的名字。

位于市中心的一套精装公寓,她卖掉以前的首饰珠宝,七拼八凑买下来的。

公寓最近正在做最后的装修,是她和陈泽的婚房。

楼羽不想回去,可她不知道该去哪里。

下车付钱的时候,楼羽才发现包里多了一张纸。

上面只有一个英文名字,和一个手机号。

刚劲有力的笔体,意外的工整漂亮。

Leslie。

那个男人的名字么?

楼羽把这团纸揉碎了,狠狠的扔进了路边的绿化带中。

钥匙刚在锁眼里打了个旋儿,门就从里头打开了。

一声泛着怒气的责骂劈头盖脸而来,“你昨天晚上上哪儿去了?是不是出去鬼混了?陈泽找了你一个晚上!”

巨大的呵责声炸的她耳朵都疼。

楼羽看着眼前横眉立目的准婆婆李兰心,她怎么来了?

难道陈泽没告诉她,他们已经分手了么?

楼羽浑身疼痛,并不想理会她,可李兰心却偏偏追着她不放,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

“你说话啊,昨晚干什么去了?这一年来你出去上过班吗?还不是得靠陈泽养着?我早就说了,你到了我们这种人家,就当不得什么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了,现在还长本事知道拿着陈泽的钱出去鬼混了?”

李兰心尖酸刻薄的嘴脸让她觉得心烦。

从第一次跟陈泽回他们老家,李兰心就不喜欢她。

陈泽的老家在一个小山村,陈泽属于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是他们村子几十年来出的第一个大学生,李兰心到现在都骄傲的很,觉得天仙都配不上她的儿子,更何况是她这种养尊处优惯了的大小姐。

楼羽头重脚轻的厉害,听着李兰心的连番轰炸更觉难受。

楼羽本想躲开她,回房躺会儿,李兰心却挡在前头不依不饶的百般刁难。

她头疼欲裂,再一次听到李兰心那句你压根儿配不上我儿子时,楼羽彻底怒了。

不是她配不上陈泽,而是陈泽辜负了她!

想到他手机里那些暧昧的床照还有亲昵的话语,楼羽怒火中烧,烦躁的推开了眼前的李兰心。

她刚要回屋,却听到李兰心撕心裂肺的喊道:“救命啊,杀人了!”

楼羽回头,这才发现李兰心被自己给推到地上,脑袋正好磕在了那套还没来得及放好的家具上。

楼羽顾不上身体的难受,急忙去扶她,李兰心却一把推开她,双眼发红道:“滚!陈家没有你这样的儿媳妇!”

李兰心气的双眼上翻,竟然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楼羽大惊,急忙掏出手机打电话,正好准公公陈青山从外面买菜回来,看到李兰心是这个样子,急忙扔掉菜篮子,同着楼羽一起,将李兰心送到了医院。

李兰心心脏病突发,陈泽到的时候,李兰心还在里头抢救。

他走到她跟前,脸上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楼羽,你心里有气就冲着我来,这么对我妈干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妈她身体不好,为什么气她?”

楼羽心头攒着一口怒气,但把李兰心气到住院,的确是过分了。

“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陈泽脸上满是呵责。

楼羽抬起头,冷漠的脸上现出一丝嘲讽的笑来,以前她可以因为陈泽忍下所有的不舒服,可现在她还有什么放低自己的理由?

“你妈的医药费我会负责,我先走了。”

楼羽丢下这句,转身要走,陈泽却拉住了她。

大概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过分,陈泽柔和了声音:“小羽,我妈就是觉得你昨天晚上没回来,她有些生气了——”

“对了,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打电话也不接,出什么事了?”

昨天……

想到那个男人健硕的胸膛和英俊的五官,楼羽忍不住脸颊泛红,她躲开了陈泽的注视,清冷的提醒他:“陈泽,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做了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楼羽不想解释那么多,更没提跟那个男人的“消遣游戏”。

“你在外面过了一夜,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楼羽看着他担心的样子,本来冰冷的心涌出一丝丝的暖意,但一缕幽香扑鼻而来,楼羽使劲吸了一下鼻子,那香水的味道从陈泽身上散发出来的。

医院的药水味都盖不住的香味,却不是她用的香水牌子。

想到他跟另外一个女人抱在一起,楼羽就恶心的要作呕,内心里那点刚刚涌出的暖流瞬间冰冷下去。

楼羽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我在酒吧喝酒,喝了一夜,怎么样?”

“楼羽,你真的要这样作践自己?”

他竟然用了“作践”这么重的词。

陈泽脸上的戾气渐浓,神情竟然像极了李兰心。

楼羽眼底硬生生的生出一丝厌恶,以前她怎么没发现,陈泽跟李兰心长得这么像?

眼看着就要吵起来,一直沉默不语的陈青山忽然出声道:“行了别吵了,陈泽,你去问问护士你妈怎么还不出来?”

陈青山是个老实心眼子,整个陈家,就他还对楼羽好一些,这会儿却也是一脸责备的看着她。

楼羽没再理会他们,疲倦的坐在了走廊里的长椅上。

她已经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胃里像放了把火一样难受,可比起身体上的不舒服,精神上的打击才是最致命的。

跟陈泽分手,她自己失.身,接二连三的打击几乎让她崩溃,但是,她很清楚她不能崩溃,因为从跟家里决裂的那一刻起,她就只剩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了。

手术之后,李兰心问题不大,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交钱时陈泽才发现,他那点可怜的工资根本拿不出高昂的手术费。

陈泽神色赧然的跟护士说了一声之后,匆匆的回了病房。

身后,护士嘲讽了一句,没钱装什么大款。

陈泽嘴角抽动,以后他一定要摆脱这种被看不起的生活!

楼羽还在病房没走,陈泽拉着她走到一个角落,低声哀求:“小羽,你有钱吗?能不能借我一点?我的钱不够。”

“我现在没有。”

她是真的没有,可说完陈泽就变了脸:“你不是说我妈的医药费你会负责吗?你不是豪门千金吗?你回去求求你爸妈好吗?你没有,叫我怎么办?我妈住院这笔钱,我上哪儿去弄?”

楼羽愣怔一样的看着他,这还是当初那个宠她入骨的陈泽吗?

简直活脱脱是李兰心的翻版!

楼羽心头一阵恶心,没控制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她没吃东西,吐了满地黄水,胃酸沿着喉咙一路灼烧上来,楼羽难受的要死,可陈泽只是一个劲儿的问她要钱,要她回去求家人。

当初她跟家里一刀两断,陈泽信誓旦旦的说他会让她过上好日子,会让她父母明白她的选择没错,可如今丑陋的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个耳光。

这就是她的爱情,曾经被她引以为傲,认为可以抵挡一切的爱情。

原来这份爱这么脆弱,甚至只需要一根微不足道的稻草就能压垮。

楼羽干脆把包递给他:“这个包你拿去卖了吧,好歹还能卖点钱。”

这是她身上最后一件奢侈品,看着陈泽拿着它急匆匆的离开,楼羽对他彻底死了心。

楼羽直起身,忽然很想念爸爸妈妈,很想念哥哥,想念她自己那如公主般梦幻的屋子。

其实,她何尝不明白呢,真正击垮她的,不是如今赤裸裸的现实,而是陈泽的背叛。

她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阵发黑,晕旋着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是在一个普通病房里,手上挂着点滴,楼羽问进来的护士:“我怎么了?”

“你胃痉挛晕倒,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摸摸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楼羽第一次感觉到了金钱的压力,“我好了,这些也都不需要了,这些钱我能过些日子再来还吗?”

护士奇怪的看她几眼,“你的医药费有人付过了,安心养着吧。”

楼羽下意识的以为是陈泽,呵,总算他还有点良心。

她安心躺了下来,手机震动,陌生号码发来一条信息,楼羽看后,愣了几秒,随即挣扎着从医院跑了出去。

南海市君悦酒店,五星级酒店的服务是很好,她只用了一个小手段,就弄清楚了陈泽的房间号。

他都有钱跟女人在这里开.房,却没钱给李兰心交医药费。

楼羽嗤笑一声,以前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陈泽这种人。

1602,没错,短信上说的就是这里。

门居然没锁,楼羽推开了一条缝,紧接着,女人撒娇的声音从里头流出。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打算娶我?孩子一天比一天大了,难道你要让我被别人指指点点吗?反正她都知道了,你干嘛不顺水推舟,甩掉她呢?”

“给我点时间,我会处理好的,现在这个时候,就别提那个扫兴的女人了,嗯?”

楼羽握紧了拳头,仅存的理智告诉她,现在进去还不是时候。

她拿出手机,摁下录音键,各种不堪的声音从房间里流出来,最后,只剩下了沉重的呻吟声……

录好证据,楼羽再也抑制不住愤怒,她要冲进去,好好教训一下这对狗男女!

刚要推门,她却忽然被人大力的拖进了隔壁房间。

“你,你是谁?你放开我!”

楼羽挣扎着回头,整个人却忽然怔住了!

怎么会是他?

加深夜被窝读物阅读群,可看小说后续全部

还有最新小说资源分享哦!

扫描下方二维码,小编拉你入群哦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也可查看更多后续内容 
↓↓↓

注意:您在阅读原文中产生的阅读记录将保存在本微信首页左下角的“最近阅读”里,您可通过点击“最近阅读”按钮随时续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