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薛,你够红了,别再参加综艺了,安心写歌吧

柒七说 2021-07-20 07:50:33

曾经,在薛之谦没有如此爆红,在我还是个小记者的时候,我在某次活动上见到了他。

 

拥挤喧闹的活动备场区,他和他的经纪人安安静静坐在一个角落,和一出场就排场很大的其他人比,老薛显得很不起眼。很清瘦、很安静,默默地玩着手机,在我眼中,那个瘦小的背影,竟像一个落寞的侠客、像个悲情的英雄。

 

不可否认当年他的《认真的雪》太红,也是我随身听里的单曲循环,所以我认出了他。

 

我举着一个略寒酸的录音笔,说了无数声“不好意思让一让”,穿越了备场区拥挤的人群,带着一点小激动,带着对落寞英雄的珍惜,坐到他旁边。

 

“hi,薛之谦,我是主办方的场外记者,能跟你聊几句么?”

——这是我的开场白,估计声音有一点点颤。

 

平时采访明星我都属于混不吝的类型,也不怕得罪人,因为很多明星根本采不出什么内容,说的都是套路、对白带着生疏。

 

但是面对自己喜欢的,我也真是头脑空白、脸发热。再加上一个不争的事实:眼前这个,是曾经红极一时又迅速“过气”的明星,我小心翼翼,我怕惹他不高兴

 

在匆忙短暂的几分钟里,我大概像个傻子一样问了些不痛不痒的问题:参加活动的心情啊、一会儿比赛有没有信心啊、什么时候出新歌啊、怎么想起来在微博写段子了……

 

但是老薛却回答得处处是惊喜,跟微博一样,自黑段子一个接一个,他的语速很快,他的表情眉飞色舞,他没有因为我是个没有预约、没有交采访提纲,就冒冒失失过来采访的小记者而敷衍了事,也没有因为我问的问题没什么营养而显出不耐烦。

 

还没聊几句,他就该上场了。然后我做了一件对于记者来说,很不专业的事情,要合影!是的,我很想跟老薛要一张合影。


大概因为那一瞬间,我想起了我逝去的青春。

 

老薛没拒绝我,他把我的手机要去,说“给我吧,我胳膊长。”

 

他举好手机,我默默地凑了上去,还很2b的伸出手摆了一个小树杈。那天我起得很早,没洗头,肿眼泡,穿着赞助方的灰T恤,样子真的很怂。



 

活动现场,你很认真的做游戏,很认真的唱歌。现场那么多人,那么乱、那么吵,而你,真唱啊!

 

我在最后排的工作人员区,看着台上的薛之谦,心里想:“大哥,你si不si傻?!”

 

我以为,你说自己真唱就是说说而已,或者起码是个像样点的活动再真唱。这现场乱糟糟的一大片,你真唱也得有人听啊?!转念一想,不对,我这不是听着呢么,此举很圈粉啊亲。

 

那天你唱的《绅士》。

 

我想,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有投资价值的事情,就是跟你要了这张合影吧,因为之后的一年里,你红上了天际。

 

你参加了《极限挑战》,你说你想红;

你在《火星情报局》耍宝,你说你想红;

你在《谁是大歌神》里吃了口红他们也没让你好好打歌,你跟他们撕逼,你说你想红;

后来,几乎所有的综艺里都能看见你,你像个劳模一样赶通告。


然后,你真的红了。

 

2016年,34档综艺节目,我个人认为绝对不止这个数字,连薛之谦的经纪人都说“多到数不清”。非议接踵而至,说他太圈钱、说他耍的太过了,而薛之谦终于也挺不住了,说“再这样下去一年,估计会疯。

 

综艺节目都希望靠着“南薛北张”拉收视率,哪个节目组都希望他耍宝出彩赚眼球,可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歌迷、观众、谦友,我已看的满满都是尴尬癌,大写的心疼,我好想说:

 

大哥,你够红了,真的,求你不要再上综艺节目了!



看了薛之谦的命盘,说他是圈钱势利眼的可以出来,我跟你好好唠唠。


薛之谦9数人,而且和周杰伦的命数特别相似,天赋数都是36,是创作型歌手,天分不在嗓音,而在于源源不断的创作力,但这种创作力,在浮躁喧嚣的真人秀和娱乐圈浸淫下,很难说还能保持多久。

 

其实我们看得出来,老薛参加综艺节目已经在尽力表演了,这是因为他对于物质有很强的不安全感。在他的命盘中,深刻知道理想要靠面包支持。


正是这种矛盾和双重性,让你对于梦想有着强大的执着却做不到不切实际,你对物质有着切实的渴望却做不到唯利是图,就这样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在物质和高尚之间被拉扯纠结,又被代表诚实厚道的两条线连接,学不会拒绝,更做不到投机取巧。

 

也正是这种品质,才会成为商家和综艺节目的心头大爱。别的明星随手转发就好、你就要傻傻的写出一长篇软文,别的偶像上节目负责帅就好、你就要从头到尾为了收视率操心,哪怕是low到不行的节目,你也会傻实在的卖力和拼尽全部。

 

真是够了!够了!

 

你真傻吗?并不啊!命盘中两个7,分明是可以自命清高的聪明相。

 

“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收起了底线,顺应时代的改变看那些拙劣的表演”——这是你写的。

 

知道你为了打歌吃了苦、遭了罪,知道你人好、实在,不懂拒绝,否则那时候不会对我这样一个冒失的小记者也那么暖。现在,所有人都在告诉你,你红了,你可以不用这样了。

 

其实,你不太适合表演和耍宝,平时开开脑洞、写你想写的段子就好;

其实,你不用再担心没人在意你的歌,我们都会去买你的专辑、不断给你支撑理想的面包;

其实,你不用怕再次不红没人理,保持高质量的曝光才是王道;

 

落魄侠客,终有一天成了万众瞩目的盖世英雄,只是心里还在忐忑。怕这拥戴欢呼只是海市蜃楼,下一秒就变为泡影,怕没有足够的金钱支撑理想的实现,下一秒就打回原形。

 

不会了,真的。

 

你要再疲于奔命导致现场崩坏,我们是不会原谅你的!

你要再为了节目效果委曲求全,我们会抵制你参加的综艺的!

你要是再担心自己不够红,难道我们要集体去你家泼你一脸红油漆吗?!

 

薛之谦,

麻烦你圆润的滚去继续写你的歌吧!

麻烦你抽空多开几场个唱让我们钱包破费吧!

麻烦你继续做唱作人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

麻烦你岁月静好的愿世界和平吧!

 

好吗?

(好的!)


  

【2015年采访实录】

 

柒七:你最近开始在微博上当段子手了?

薛之谦:应该是精分吧,段子手没听过,我生活中比较好笑,但是做歌比较认真。

 

柒七:你平时除了精分,喜欢运动健身吗?

薛之谦:我就是特别喜欢跑步,其他都不行。你看今天来参加时尚运动嘉年华别人都是很壮的,我就是瘦瘦的,你看,连他们发给我的衣服都是女装!干脆我就去女生队好啦~我只能尽力而为。

对,但是跑步啊、标枪啊、跳火圈啊、顶缸啊,我是ok的,但比较激烈的,像是对殴啊、互殴啊、摔跤啊这种,我肯定不行啊。(什么鬼?)

 

柒七:哎,以前为什么大家没有发现你的好笑气质,最近怎么会凸显了?

薛之谦:人红是非多嘛,人红的时候大家说你什么都好,不红的时候就什么都不好。哎,真的是……(此处脑补谦谦一张被自己陶醉的脸)

哎?是哦!为什么以前大家不觉得?(开始精分了)哈!说明我现在开始有点回春了,就是快红了。真的是太棒了!

(立刻正经)希望大家还是多听听我的歌,多看看我的段子。

 

柒七:恩,我也很喜欢听你的歌,从《认真的雪》开始。

薛之谦:是吗!那你年龄也不小了哦(喂喂,这样真的好吗?!)

 

柒七:对对,一句话暴露年龄。那你作为一个音乐唱作人,有没有灵感枯竭的时候?怎么找灵感。这个大家也会比较好奇。

薛之谦:其实很简单,就是灵感少时候少出点。有一段时间确实是出的歌比较少,比如两年一张专辑,那灵感比较多的时候呢,就基本上一年一张。我不会刻意为了出一张专辑就去做一张不太好听的,我就觉得没意思,我会磨磨磨磨磨,直到他好听了才会去出,哪怕时间久一点我也会等。

我就是习惯了吧,我自己的整个心态就是一个做音乐的心态,只要音乐好听其他的就都没关系,我已经慢慢在往幕后走了。(你是不是走反了?)

 

柒七:你的下一张专辑计划是怎样的?

薛之谦:现在我在做第六张专辑,计划是今年(2015年)做完第六张,明年第七张。因为我生活中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做专辑嘛,就是认认真真对待音乐,生活中开心一点就好了嘛。



很多人,人前越开心,人后越寂寞,这话不假


后记:

当时我只是外场记者,就是那种随便采一下、做个连线应应景就好,回去却动力满满的出了稿子想发。


结果因为标题问题跟领导争执不下、闹得很不愉快,原因是我的标题“搞笑的人生,认真的音乐”听起来很没意思,整的跟央视feel一样,不得不妥协成“薛之谦说自己跳火圈啊、顶缸啊很擅长”之类他采访中的一句玩笑,因为这样很有看点。我也没在朋友圈分享那篇文章,不想承认那是我的本意。


时隔一年,物是人非,老薛红到爆,我可以随意写东西了,就拿出来重写吧。


对了,如果有人想看那张我很怂的合影,微博上有,@神婆柒七(此处推广做得很生硬)

 


你还可以看:

放过别人,何尝不是放过自己|致中国好前任

如果另一半出轨,你是相忘江湖还是选择原谅?

出轨指数排行榜 | 小心你的男友命里大写易出轨

7年,你痒不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