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陈晓死怀中?《那年花开》孙俪爆哭:又连累你

明天和你免费电视剧抢先看 2019-12-28 15:08:59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陈晓[微博]在《那年花开月正圆》饰演沈星移一角,原本是纨绔子弟二少,但认识周莹(孙俪[微博]饰)之后大改变,更霸气上台提亲“这是我的生辰八字,我是来给我自己提亲的”,但剧情最新进展,他为了营救对方中了圈套,2人生死离别逼哭观众。


  最新剧情中,陈晓为了营救爱人孙俪,决定大胆赴险,但没想到遭到暗算,还没牵着她的手出大门,就被当成刺客抓了起来,他拼劲了全力,身上被刺了数刀,最后倒在了孙俪怀里,他听到女方泪崩“对不起,我又连累了你。”帅气一笑“没关系,这辈子能有这一刻就已足够。”这幕生离死别让粉丝看了爆哭。


  最后2人被周遭的人硬扯开,孙俪不知道陈晓生死状况,最后她被救出狱,回到陕西之后寻找对方,没想到被带到墓前,听到赵白石(任重[微博]饰)告知噩耗“沈星移在狱中染上疟疾,不治身亡,尸首连夜运回泾阳下葬,他没有等到出狱那一天。”她摇头不敢相信“一定是搞错了。”最后她哭倒在墓前“你在哪儿,你不能走,我需要你。”


  孙俪剧中历经老公吴家少爷吴聘(何润东[微博]饰)死亡之后,再度面临爱人“沈星移”陈晓不在人世间,她悲痛“我的心和吴聘一起埋进了黄土里,星移说他把他的心给我,现在他也不在了,我就彻底没心了。”她甚至听戏时,更恍惚看到沈星移男扮女装正在台上演唱。


(责编:vhaha)

 

身不由己

接着四五个大汉一拥而上,来锁我的双手,更有脚踢到了我的腿弯里,痛得我差点跪倒下去。
忍着痛,咬牙坚持站着。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我愤怒的吼道。
詹绍权走了上来,阴冷的笑道:“干什么,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干什么?强暴女同事未遂,我们将你交到派出所呢,还是咱们私了。”
詹绍权上前来,轻轻拍着我的脸,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切西瓜的人,在切之前抚摸着刀下的西瓜一样。
我拼命的冷静,但身体却微微颤抖了。今晚落在他们手里,肯定不能善了了。
正在这时,那个查我信息的人回来了,道:“权哥,查出来了。”
詹绍权打断了那人的话,道:“你只消告诉我一人就行了。”
那人闻言,便小声的凑到了詹绍权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些什么,说完之后,詹绍权脸色沉了下来。
“把他先绑起来,关到那间小黑屋里。”
我见状却是一惊,难道他们查出来了,我是刘洁的卧底,如果这样的话,他们会怎么样对付我?
“詹绍权,你这是干什么,你不能对我烂用私刑。”我不甘的挣扎着,包里的录音笔还在开着,想尽量多的套些话,但我却紧张得不知从何处下手。
“嘿嘿,黄浩,你真是人如其名,黄毛耗子。告诉你吧,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出去打听打听,权哥是你得罪得起的吗?说吧,谁让你过来的。”詹绍权两眸锐利的看着我,就好像是两把刀一样,紧迫在我的眉间,让我心胆具裂。
虽然知道可能詹绍权已经知道了我的一切,但我依旧不能松口,坚持道:“什么我来的,不是你姐夫的人事经理让我过来的吗?”
“权哥,是刘老板的小舅子。”一旁的黑大汉补充道。
詹绍权闻言,顿时一愣,道:“哼,给我打,让他给我嘴硬。”
说着,两个人架住我,另外一个却是挥拳向我的腹部砸了过来。
“蓬!”腹部一痛,我还没来得及呼痛,接着眼前一黑,鼻子血流不止。
“哼,詹绍权,我与你无怨不仇,你为何这样算计我。”我依旧坚持着,决不松口,不松口,刘洁还可能会想办法救我,因为我对她还有利用价值。如果我松口了,那么我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虽然也是职场规则,也是权钱斗争。只有保住帅了,已方才有翻身的机会。
若是连后面的人都没了,那么也没有人会来救我,也不会被翻案。
詹绍权阴测测的道:“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就可以放过你。”
“权哥,时间不早了,咱们先把货转移了吧。这小子,可以将他……”另外一人小声的道,说着还在脖子上比划着抹了一把。
看到这一幕,我却是一惊,他们难道要杀我?
詹绍权淡淡的道:“当然,今晚叫你们来,就是安排把他处理了,今天这小子躲仓库里,看到了白面。”
“白面?詹总,什么白面啊,我根本不清楚啊,难道我们公司还做面粉生意。”我也蒙了,我哪里看到什么白面啊。
看这些人的架势,我今晚在劫难逃了。
我紧张的盯着詹绍权的眼,他眼角跳动了两下:“别他特么的给我装,凌晨躲在仓库里的人是不是你。”
“什么人啊,我一直在值班室休息,中途上了一趟厕所。”我知道现在根本不能承认。
詹绍权也不听我解释,一咬牙,狠声道:“好,先把货拿走,将这里烧了。那死胖子对我姐姐那样,也不要给他便宜。”
“送他们上路,把这里烧了,一切证据都将毁于一旦。一会再把这个监控室里的硬盘也砸了。”
听到这里,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看样子,詹绍权早就准备好了。
我被捆成粽子,根本动不了。
而那个陈佳也被一个混混揪了过来,道:“权哥,这小妞怎么办?”
陈佳吓得脸色惨白,道:“詹总,不要啊,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得了钱,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此刻,我也懒得再吼了,无论我说什么,詹绍权都不会放过我的,却是想着求生的办法。
詹绍权有些不舍的看了陈佳一眼,道:“臭娘们,上次让你从了我,你不愿意。这次的钱,可是我兄弟拿命换来的,有那么容易拿?再见。”
“啊,不要。”陈佳已经被吓得软在了地上,根本动不得。
“这娘们正,要不给兄弟们爽爽。”其中一个纹身大汉两眼放光的盯着陈佳。
詹绍权回头看了一眼,道:“嗯,可以,你们先去搬货,让我先来。”
“哈哈,好,搬完货我们便就来接你。”说着那几个人出去了,我从监控里面看到他们划开了几箱饼干,只见他们拿出几代白色的粉状物,然后尝了尝,便将那些粉给搬走了。
看到这里,我也害怕了,感情这些都是毒贩。
他们说的白面,竟然是这个,并不是我心中想的做馒头的白面。
贩毒的都是拿命在拼的人,杀人放火,他们已是轻车熟路。
要是他们先杀我再放火,那我真的没有机会了。如果他们直接放火,不管我,那么我还有可能逃得生机。
但做为老江湖,他们一定会选择先杀我,然后再放火。
要是早一点将消息传出去就好了。
陈佳已经被詹绍权按倒在休息床上,那些衣服被扯得到处都是,那黑丝袜更是被撕得破破烂烂的,一片片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
“救命,救命……”陈佳哭了,无助的看向我。
让我一阵揪心,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刚才你还为了金钱把我卖了。
之前她出去拿酒,肯定是去开门做手脚了,那时我竟然没有察觉发现。
金钱建立的关系,是最不牢固的,一旦有利益冲突,便是毁灭性的。
她看我也没用,我被绑得严严实实,无助的缩在沙发里。
绑我的绳子虽然细,但却异常的牢固,根本挣不脱,而且是结成死扣,一看就是绑出学问的一群人。
但我却不想放弃,借着肚子与腰上的力量,从沙发上扭到地上。
“蓬!”脑袋砸在茶几上,将上面的几个玻璃杯震下来打碎了。
我急忙去抓住了一块大的玻璃片,顾不得手被玻璃划破,悄悄的躺在地上,背对着詹绍权,装出一副摔得快要昏迷的样子。
“哼,挣扎有什么用,马上你就要死了。”詹绍权见我扭得撞到茶几上,他竟然过来踢了我两脚,还将那些碎玻璃什么的一皮鞋扫了出去。
“别学电视上用玻璃割绳子,那是电视,现实没那么好用。”见我撞得头破血流,詹绍权更加得意的笑了起来。
愤怒的踩了我几脚,然后走过去压在了陈佳的身上,猛的一提,便听到陈佳一声惊呼尖叫,似痛苦,又似满足。
“怎么样,小子,是不是很难受,刚才差点就让你上了,现在看着是不是很爽。”詹绍权疯狂的叫嚣起来,腰上的节奏越来越快。
陈佳一声声的惨叫回响在整个仓库之中。
我一言不发,躺在地上装晕,手中的碎片快速的摩擦起来。
“呸,白菜被猪拱了。”
房间之中却是响起了一阵旖旎的场面与声音,虽然这些声音与画面冲击着我的大脑,但面对死亡威胁,我却没有一点想法。
心中祈祷他们多做一会,这样给我划开绳子的时间便多一些。
“啊啊啊!”陈佳已经晕了过去,整个人无力的软倒在床上,这样的一幕,似乎更刺激詹绍权,只见他两眼一瞪,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更加的热情。
“蓬蓬!”两层的值班床剧烈的摇晃起来,越来越紧的密集撞击声让整个值班室都微微颤抖。
“坚持,再坚持一会儿。”我看着那詹绍权皱眉呼喊的样子,心中祈祷。
“啊!”终于詹绍权完事了,整个人软倒在了陈佳身上。
“蓬!”而绑着我手的绳子也断了,我急忙挣脱,见詹绍权还十分享受的靠在那两团柔软之间,我急忙拿起茶几上的一把刀,将脚上的绳子也划断。
快速的冲了过去。
詹绍权听到响动,睁眼便见我扑向他,愣了一下,便抬起一脚向我踢来。
“蓬!”腹部一痛,我被踢倒在茶几上,顾不得身上的痛,我再次冲了过去。
“小子,竟然还将绳子解了,还有些能耐,现在就去死吧。”詹绍权一看就是打架的高手,每一击都向我的要害袭来。
我虽然学会些中医,会点摔打,但与他们比起来,还是太弱了。
不过下一秒,詹绍权就蒙了,只见我手一抬,两个瓷杯便砸了过去。
“啪!”杯子碎裂,却也有一只砸中了他的额头,让他血流不止。
我也趁机冲了上去,快速的锁住他的手,然后把水果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冷喝道:“不想死的就别动。”
詹绍权愣住了,随即破口大骂道:“混账,有种不要用暗器,咱们名正言顺的打一场。”
我也懒得跟他废话,道:“谁跟你打了,之前为什么不跟我正面单挑。想活命就按我说的做。”
詹绍权裤子都没有提起来,便被我制住,要回我的手机。
这时陈佳也醒了过来,当她发现状况之后,便是一声震天的尖叫。
“啊!”我也很无奈。
她这一叫,顿时将外面那几个纹身男吸引了过来。
从监控里我看到他们掏出了枪,其中一人来到门口,问道:“权哥,怎么样,没事吧。”
詹绍权见状,紧张的看了我一眼。
“回应他们。”我手中的刀推了推,压在詹绍权的肉上,冰冷的寒意,让他不敢乱动。詹绍权愣了一下,淡淡的道:“我没事,好着呢,你们的货搬完了吗?”
“搬完了,你这边可以出来了吗。”其中一人问道。
詹绍权闻言,道:“好了,搬完了,你们就可以先走了。”
他这话一出,我便知道不好,急忙扣住詹绍权的筋脉,一把将他拉倒,然后躲到沙发上。
将陈佳也拉倒下来,下一秒只见外面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蓬蓬!”整个值班室,里面一阵爆炸,然后便是一片狼藉。 


如果您觉得这篇小说符合您的口味,关注公众号“微影片儿”回复“身不由己”即可免费观看啦!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也可以看哦!



 竟然是真枪,那一道道震颤人心的子弹打得我都颤抖了起来。而詹绍权却是紧紧的抱头缩在我前面,好像把我当成了他的墙。
我们都吓得颤抖了起来,我更是仿佛做梦一般。
陈佳也吓得瑟瑟发抖,下巴直打颤,发出呃呃的声音。
我也吓得不轻,那子弹扫射了几秒钟,仿佛过去了许多天一样,生怕哪一颗子弹不小心穿到了身体里,然后就什么不知道了。
此刻,我感觉自己离死亡是那么近,却也是那么清醒。
一波子弹过后,房间内一片寂静,詹绍权也不敢乱动。我们一人都不敢发出声音,却也是躺在地上瑟瑟发抖。
“没有声音,应该死了吧。”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那些光亮的弹孔之中闪过一道道身影。
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好在这桌子与沙发都是实木底的,虽然被打烂,但万幸挡下了子弹。
“要不要进去看看。”另外一人提议。
听到这话,我们都紧张了起来,看了一眼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詹绍权,只听得他嘴里,不住的骂道:“混蛋王八蛋,竟然敢阴老子。”
虽然小声,但却不断的重复着,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而那陈佳也小声哭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见此情境,我才是最紧张的一个。
拜托了,两位老大,人家都还没走,你一个哭上了,一个还骂上了。
抬起手来,却发现自己抖得非常厉害:“嘘!”我做禁声,但两人似乎根本没有听见。
面对死亡,心中涌起强烈的求生欲来。
挣扎着想要躲一下,却发现肩头竟然被流弹伤了,流了好多血。
接着才感觉到钻心的疼痛,我拼命的咬牙忍着,快速的在脸上抹了两把血。
“蓬!”突然破门被踢倒,接着,那几个大汉的身影冲了进来。
“蓬蓬!”抬手就是两枪,将那詹绍权给杀了,进门的瞬间,我躺到在地,让伤口在外,瞪起眼睛拼命装死。
但那纹身男来到我面前,仔细的看了看翻着白眼的我,又仔细的看了看四周。
他瞪着我看的感觉,让我仿佛刀悬头顶一般,紧张得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还好刚才扭了个姿势,要不然那剧烈起伏的心跳,定然会出卖我。
“啊,杀人啦,不要啊。”陈佳已经吓傻了,抱着头疼痛的叫喊着。
“齐哥,你怎么把权哥也打死了。”其中一人不解的问题。
“他要放弃这个货运点,也留不得,我们干的是掉脑袋的事,不容闪失,他们都死在这里,一把火,什么都没有了。”齐哥胸有成竹的道。
“嗯。”另外三人闻言只是赞同。
“不好,齐哥,有人过来了。”这时守在外面的人急忙冲了过来。
那为首的人道:“什么人?”
那人道:“不知道,小伍发来信息,有人进来了,咱们要不要先撤。”
“嗯,好,放把火给烧了。其他人是不会查到我们头上的。”为首的齐哥道。
“齐哥,只是这詹绍权死了,以后怕是没有人帮我们走货了。”其中一人小心的问题。
他这话一出,房间里面的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齐哥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并未开枪,道:“我自有主张,这詹绍权已经有人盯上他了。我们别无选择。”
“是。”众人急忙点头,他们也收到了消息,说是有人在暗中查詹绍权这边,他们早有预谋。
“黄浩,黄浩在里面吗?”听声音是个女的,听起来有些熟悉,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那声音,渐渐往值班室而来。
“怎么这么快?”齐哥等人明显一惊,他们才收到消息,还没有出门,就被堵上了。
齐哥等人藏在门背后,道:“准备。”
众人将枪上了堂,那仓库已是煞气腾腾。
“黄浩在吗,耗子你们仓库的门怎么开着。”
那声音越来越近,我顿时想起是来了,她是刘洁很要好的一位朋友,一位警察来着。
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我上班的地方找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祈祷她不要进来。”我心里默念着,困为我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从来没见过枪的我,没被吓死就不错了,其实我也想动,但腿软得仿佛灌入了铅一样,根本挪不动。
她是来找我的,如果让她死了,我即使逃得升天了,也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正在我紧张之时。她似乎感受到了不一样,小心的道:“有人吗,出来说话。”
外面一片寂静,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进来啦。”
“蓬!”接着什么撞在门上,那齐哥等人顿时朝着门口便是一阵急射。
只是枪一响,才发现,那只是一个垃圾桶。
众人抬头,只见一位穿着短皮裤的火爆美女抬枪便射。
“蓬蓬!”那手机接连吐火,然后她快速的跳开,齐哥这边两人倒了下去。
“妈的,臭娘们。”齐哥见手下被打死,臭骂了两句。我也是一喜,感情来了位救星啊,要是快点将这两人打死最好了。
“她就一个人,小心点。”
这间仓库太大,公司也不小,虽然有枪战,但声音也难以引起别人的关注。
只剩下齐哥跟另外一人,两人被打死,齐哥与另外一人急忙藏到倒了的桌子后面。
而齐哥离我,只有三公分。
我的心几乎快要跳出嗓子眼了,而齐哥的屁股不是蹭到我身上,更是让人憋不住要跳起来。
但为了自己的小命,我只得憋着气,继续装死。
连动一下也不敢。
谁说的装死容易?
这感觉太痛苦了,尤其是精神上的压力,更是让人快崩溃了。一旦让旁边的人发觉我还有气,肯定会给我补一枪的。
连呼吸都要注意,要是让身体哪里起伏或者有动的迹象,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此刻已经无暇管那来的女人,只能全力的装着死。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该死的肚子却有了反应,或许是之前吃了些麻辣燥热的零食,肚子里咕咕叫了两声,却是有一股气直坠到屁股。
我拼命的憋着,妈的,感觉自己快要被一个屁给憋死。
真是窝囊至极,但为了小命,我得忍着。
“就她一个人。”齐哥突然喊道。
我也在他发声时,没有忍住。
“噗噗!”虽然很轻,但是在这寂静的环境下,却仿佛两声雷一样。 另外一人却是狐疑的看着我,道:“齐哥,怎么死人还会放屁。”
听到这话,我的后背顿时流出了许多冷汗,额头也冒汗。
该死的混混,注意外面的枪,什么时候了还关心老子放屁。
“脑门上还有汗。”那混混说着,更是小心的在我额头一抹。
齐哥收起手机,小声道:“我叫他们进来了,咱们里应外合,将那娘们干掉。话说,那娘们怎么来这里了。”
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道:“心脏中枪,怎么可能活。应该是才死不久,可能刚才与詹绍权搏斗。之前吃了太多大豆,在胃里发酵了。”
“嗯,还是齐哥有见识。”
“别废话了,小心外面。”
听了那齐哥的话,我都忍不住想叫他一声亲你说的太对了,这样的解释也都让你想到了。
也是我命大,刚才那伤了肩膀的衣服洞往下拖了拖,放在胸口上,而且还在有血流着。
这一想不要紧,我感觉一阵眩晕,似乎自己快要因流血过多而休克一样。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放下枪从里面出来,跟我们回局里,或许还可以从轻处罚,负隅顽抗只会死得更快。”那女人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齐哥怎么办。”另外一个混混慌了。
但齐哥却是淡定的道:“怕什么,她就一人,等阿龙他们进来。不信她不死。她说的这些,都是哄人的,我们干的就是掉脑袋的营生,落在她们手里只有一死,拼一拼,还有机会享受金钱与美女。”
“齐哥说的对,跟她拼了。”两人就在我边上议论着。
“还愣着干什么,快冲出去拼啊,你们都打死了,我来捡你们的尿泡。”
这种感觉度秒如年。
那齐哥扫了一眼,见陈佳还在叫,便一把扯了过去,道:“臭娘们,放下枪,要不然,我就打死她。”
“啊,不,不要啊。”陈佳软得无力挣扎。
似乎听到了里面有人质,那女警也沉默了一阵,道:“哼,齐志明,你也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拿一个小女孩当人质,要是传出去,你也好意思说。”
齐志明闻言,低声道:“她怎么知道是我。”
那位小弟闻言,吓得两腿直抖道:“齐哥,她们是不是真的有备而来。”
齐志明闻言,阴沉道:“她的话你都信吗?”
“阿龙他们已经就位。”齐志明见状一喜,将陈佳给推了出去,挡在前面,齐志明躲在她身后,缓缓的往值班室外走去。
感受到他们走出去,我这才松了口气。
“啊!”齐哥一声惨叫,他挟持住的陈佳竟然猛的咬了他一口,被甩飞出去。
“臭娘们。”齐哥恼怒的骂着。
“蓬蓬!”接着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而我也快坚持不住了。
“蓬!”那齐哥边上的另外一人随即倒在了地上,胸口一个血洞。
谁他妈告诉我子弹杀人只是一个小洞?那都是电视里面做的效果。
真的子弹是带着强大的动能的,一枪过来,那人胸膛直接炸开,血喷了我一身,而且还倒下,瞪着两眼直直的瞅着我。
我感觉头皮发麻,都快炸了,这是什么鬼?
微微闭着的眼睛都有些发抖了,要不是他们在激烈的枪战,估计我已经被发现了。
“哈哈,臭娘们,你已经没有子弹了。”齐哥得意的笑道。
外面却传来谭艺的声音,似乎受了伤,有些弱,冷哼道:“哼,齐志明,今天你们谁也逃不掉了,我已经呼叫了市局,马上人马就到了。你确定数对了我的子弹。”
齐志明闻言一愣,旋即冷笑道:“也就那样了,92式手枪也就15发子弹,你也就只剩下一颗而已。难道还想扳回一局。”
“一颗子弹,对付你足够了。”
两人简单的对话之后,便再次沉默了。
齐志明正对着我,一股子屎尿混合发酵的味道让我实在不敢恭维。
握了握手中的刀,很想扎他屁股,但也怕外面的警察打不中,反而把自己送上绝路。
“噗!”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之中,我竟然又没忍住,吓出一个屁来。
这时,那齐志明却也回头看了过来,这回他就算再脑残也知道我并没有死。
不过当他看到我瞪着两眼看着他时,却是为之一愣。
而我却被他冒着烟的枪口吓得浑身一颤,生怕他的枪口对着我,于是我手上一用力,手中的刀闪电般的斜砍了出去。
面对死亡,我想也不敢多想,手中的全力划出。
“啊!”一线鲜血洒在我的眼睛上,让我眨也不敢眨。齐志明的眼睛被我划伤,却见他的枪口对着我就来了。
本能的急忙往一旁滚去,快速的翻到那两人的尸体后面。
“蓬蓬!”齐志明胡乱的开枪,但他站起来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
接着,一道光线从外面射进来,我就看到他的脑袋炸了开来,里面许多恶心的东西流了出来,而我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