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童诗类习作教学策略(3)

中小学写作教学 2019-10-28 12:05:19

在诗歌里,与您相遇是多么美妙

——走进郭学萍老师的《不可思议的旅程——儿童诗》课堂

文/罗树庚(特级教师)


“宝贝,下课。”

没有一位学生起立。

“宝贝们,下课了!”

学生们双手托着下巴,用铜铃般的眼睛望着老师,满是依恋。

“宝贝,再见!”

孩子们开始啜泣,没有一个愿意离开课堂。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景,长辫子老师(郭学萍老师的另外一个称谓,就像谢婉莹与冰心)本想用爽朗的笑声去消融、化解,可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澎湃的心,她背过身,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当她再转身的时候,孩子们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长辫子老师哽咽地对孩子们说:“不是所有的泪水都代表忧伤,它可能是对某个美好瞬间的不舍!”

这是2016年4月15日,郭学萍老师在云南上《不可思议的旅程——儿童诗》观摩课时的一个情景。

短短的一节课,孩子们竟然对郭老师如此恋恋不舍;短短的一个小时,孩子们竟然如此沉醉郭老师的课堂。他们忘记了现场1000多名观摩的老师,他们忘记了今天是星期六。因为后面还有观摩课,因为下一节观摩课的老师和孩子们已经等候在门外,我不得不上去解围。我跑上讲台,提议让郭老师和孩子们合影。

孩子们在我的催促下,聚集到会场一角,簇拥着郭老师。我故意大声提醒着:“一二三,茄子!”孩子们抹着泪,强作欢笑,和郭老师簇拥着、拥抱着。孩子们笑了,我却落泪了;孩子们笑了,会场里观摩的许多老师却落泪了。

我惊讶,短短一个小时,孩子们和郭老师似有相处许多年的情愫;我惊叹,短短一个小时,郭老师的心能如此毫无距离地和孩子们的心贴在一起。我很想用自己的文字破解其中的秘密,找寻到一节好课的“密码”,找寻到一位好老师的“魔法”。虽然我曾沉浸其中,但我懊恼自己文字表达力和教育现象洞察力的不足,因此迟迟不敢落笔。今天,我试着去破解长辫子老师的密码和魔法,希望当时在场的一千多名老师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能在我的基础上,再补充,再生发。

有魔力——给学生一次不可思议的旅程

我听过郭学萍老师好几节课。她与学生的课堂之旅总是在聊读书中开启。书籍是一个多么浩淼的世界啊。与学生聊读书,对于大多数老师而言,最多只会说说书名,连书中的故事情节都不太敢涉猎。因为,我们不知道学生都阅读过什么,我们还没有博览到只要学生读过,我们都读过这样一种境界。然而,郭老师做到了,她对孩子们说:“我不敢保证你们读过的书我100%读过,但至少可以肯定98%以上读过。”正因为这样,她的课堂一开始就充满魔力。她在和学生聊读书的时候,学生只要报出书名,她就能说出作者,并对作者做出介绍,顺带说出这位作者的其它作品。当学生谈论书中的故事情节时,她甚至厉害到能随口背出书中主人公的经典话语。郭老师仿佛是一个会行走的图书馆。看郭老师和学生课前短短几分钟的聊天情景,我眼前浮现出苏格拉底和弟子们端坐在金色的麦浪前。郭老师在书海中信马由缰的姿态,一下子就抓住了孩子们的心。短短几分钟,孩子们就像着了魔,郭老师走到哪儿,孩子们眼神跟到哪儿。

聊着聊着,郭老师顺势给孩子们出示了一本图画书——《不可思议的旅程》。她借用这本无字图画书的前面几页——小女孩意外得到了一支神奇的红色画笔,用这支笔画出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变成真的。她在卧室墙上画了一扇门,当门打开时,她发现自己进入了另一个国度,眼前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森林。郭老师说:“这片森林里长着一棵奇怪的树。树的名字叫儿童诗。”她一边说,一边出示满树挂满西瓜、橘子、香梨等各种水果的怪树。就此,她为孩子们开启了一段属于她和孩子们的“一场不可思议的旅程”。

孩子们惊讶,西瓜怎么会长上树呢?树上的西瓜里藏着什么呢?点开来,原来里面藏着艺术天才,美国著名诗人谢尔·希尔弗斯坦的一首诗《风真怪》。树上八种水果,每种水果里藏着各式各样的儿童诗,或荒诞,或唯美,或叙事,或抒情,或拟声。郭老师领着孩子们一会儿读,一会儿写,一会儿品,一会儿议。孩子们像着了魔,在她的引导下,说出的话语,连坐在下面的听课的老师都自叹弗如。“童诗是唯美的。”“童诗是温馨的。”“与童诗相遇就是生命的放歌。”孩子们精彩的话语,令在场听课的一千多名老师情不自禁地鼓掌喝彩。短短一个小时的课,我记不清台下响起多少次掌声。

叶澜教授说:“课堂应是向未知方向挺进的旅程,随时都有可能发现意外的通道和美丽的风景,而不是一切都必须走固定的路线。”郭老师的课堂之所以有魔力,是因为即使使用同一个内容,她上的课都各不相同,她和学生之间即兴生成的话语,没有一次会相同。她的课可以复制,但不可以克隆;她的课可以模仿,但师生间思想激荡所迸射出的火花以及智慧对话所产生的奇妙效果是唯一的。她和学生在课堂上开启的是一段真正的生命旅程。这段旅程是完全属于课堂当下的,即使从头再来一遍,也不会出现完全相同的情景。

为什么有魔力?因为这是一段不可思议的旅程。

有魅力——给学生一个策马扬鞭驰骋的舞台

怪树上挂着八种不同的水果。点开其中一种就是一类不同的儿童诗,借助这些儿童诗,郭老师或是给孩子们讲儿童诗的分类,或是和孩子们一起品儿童诗的特点,或是和孩子们一起揣摩儿童诗的意蕴。如果八种水果都由老师点开,采用同一种模式教,那该是多么无趣、没劲的事啊。郭老师的课却魅力十足。为什么?因为,她让学生当老师,自己退到了学生的最后面。她点击了两种水果,学习了几首儿童诗后,她说:“如果都这样玩,太没劲了。谁愿意来当老师,模仿一下老师上课?”

我真得佩服她的胆量。面对一千多名听课老师,这是借班上课呀,她和学生才相识二三十分钟呀。她怎么敢进行这样的尝试?然而,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学生接过她的话筒后,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惊讶与惊喜。上来当小先生的学生点开了第五种水果——青苹果。里面是一首拟声诗《雷雨》。这位小老师先请了几位同学朗读,他听着同学的朗读,自言自语道:“你们的朗读,在我听来,好像缺少一种味道。”,一下子就把我们逗乐了。接着,他又抛出疑问“透过这些象声词和省略号,你们看到了一幅怎样的情景?”小老师问问题有水平,同学们答问题也似有语不惊人死不休之感。

郭老师的课堂为什么魅力四射?第一,因为她向我们传递了一个重要的理念——老师,请你退到学生后面去。她给我们提出一个重要命题:课堂上,老师的位置在哪里最理想?第二,她告诉我们要学会放手,要无限相信学生的潜能。第三,她让我们懂得闭上眼,世界属于那些让想象飞的孩子,或者,不想长大的成人。

郭老师的课堂为什么魅力四射?不仅是表面上给学生一个策马扬鞭的舞台,更重要的是她给了学生一个思想可以自由驰骋的草原。在她的课堂里,你能感受到高手过招,行云流水般酣畅淋漓。

记得那天课临近结束的时候,同学们纷纷站起来表达自己上了这堂课的感受。其中,有个孩子是这样说的:“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的老师是谁?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长辫子老师!虽然长辫子老师只教了我一个小时。但我觉得喜欢一位老师与时间长短没有关系。我一直有个梦想,当一回真正的老师。上小学五年,今天,长辫子老师帮我实现了。以前,我不知道儿童诗如此美妙。今天,长辫子老师在我心里种下了一颗诗歌的种子。我知道,我们大家都舍不得下课,都舍不得长辫子老师,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天的分别是为了明天更美好的遇见。”

你相信这段话语出自一名五年级学生之口吗?你相信这段话语是一个五年级小学生的课堂即兴发言吗?我后悔没有带录像机、录音笔,学生说得比我凭记忆描述的更精彩。我只知道,这个孩子说完时,会场上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我只知道,这个孩子说完时,好多同学开始抹眼泪了。

为什么有魅力?因为这节课告诉我们的不仅仅是怎么上一节好课,更重要的是告诉我们怎么做一名好老师。

有张力——给学生埋下一颗诗歌的种子

说真的,当郭老师呈现课堂主要内容“走进儿童诗”时,我是有些担心的。我想,和小学五年级学生谈儿童诗,或者说要带着小学生欣赏儿童诗,还是有难度的。学生能通过一首一首的儿童诗发现儿童诗的类别、特点、修辞手法吗?事实证明,我的顾虑是多余的。郭老师厉害之处就在于:她不仅知道学生在哪里,要把孩子们带到哪里去,还知道怎么带学生去。

郭老师不仅饱读诗书,而且特别爱写诗。点开她的微信,你会发现,她几乎每天都在用诗歌记录自己的行走。因为她读过海量的诗,因此,能采撷出最适合五年级学生阅读的儿童诗;能挑选出最具典型性、代表性的不同类别的儿童诗。她一会儿给孩子呈现的是美国诗人谢尔·希尔弗斯坦的,一会儿又跑出来一首日本金子美玲的;她一会儿给孩子呈现的是台湾陈木城的,一会儿又朗诵一首自己创作的。不仅诗歌选得妥帖,而且背景音乐也配得那样熨帖。她用诗歌去触摸学生心灵最柔软处,用诗歌越过讲台、越过学生的课桌,走进孩子们的心。

当朗读欣赏了日本金子美玲的《水和风还有娃娃》一诗后,郭老师让学生学着作者的样“绕着全世界/轱辘轱辘/转圈圈的是谁呀?/是风。”仿写一小节。孩子们创作的诗,太美了。

课后,郭老师和老师们做交流时说:“我上这节课,目的不是为了培养作家,更不是为了培养诗人,而是为了引导儿童学会在生活中观察、思考、想象,并从中学会表达。”课后,郭老师在她的微信中写道:我一直希望自己是/诗歌园子里/那个执著的守望者/用童话的方式/把每颗诗歌的种子唤醒。她的话语让我想起了高晓松说的:“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郭老师的课有张力。她用浅浅的儿童诗,让学生走进一片诗的海洋。著名教育家奥苏伯尔说:“假如让我把全部教育心理学仅仅归结为一条原理的话,那么,我将一言以蔽之曰:影响学习的唯一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学习者已经知道了什么。要探明这一点,并应据此进行教学。”无疑,郭老师就是属于领悟了教育心理学真谛的一位智者。一个精神富裕、专业化程度高的老师,她能以自己特殊的职业眼光,掏出课程的引人入胜之处,以最简洁的线条,拉动最丰富的信息,以最轻松的方式,让学生得到最有分量的收获;能从最接近学生现在的起点,带领他们走到离自己最远的终点。郭学萍就是这样一个精神富裕的老师。

我一直不敢动笔描述郭老师的《不可思议的旅程——儿童诗》课堂,因为那天我没有带摄像机和录音笔,我甚至听课听到沉醉处,连听课记录都没有写。然而,时隔两个多月,在三角梅绽满春天的云南,郭老师和孩子们为我们开启的美妙的诗歌之旅,依然历历在目,仿佛就在眼前。

在诗歌里,与您相遇是如此美妙。长辫子老师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好课,什么是好语文老师,什么是好老师。行文至此,我想用郭老师微信中的一首小诗结尾:

我一直在想

理想的班级应该是什么模样

它应该像大海一样没有篱藩

它应该像星空一样神秘浪漫

孩子们在这里

像云一样自由徜徉

像苹果树一样快乐生长

 

我一直在想

理想的教师应该是什么模样

她的心中应该装满炽热的理想

就像装满了星星的糖罐

就像装满了彩石的海滩

她会用爱与诗歌的力量

把孩子们带到梦想可以抵达的地方


 (本文选自《语文教学通讯C》,201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