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网使用者:有些人应该被判处死刑

録音筆 2020-04-25 22:37:51


“与怪物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当阁下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阁下。”——尼采 《善恶的彼岸》


 “如果一天没有看CP(儿童色情作品)影片,这一天我就过不去。” 澳大利亚人史蒂芬·亨特曾经在隐秘的暗网世界活跃了4年。

 

2017年6月,中国访美学者章莹颖遭绑架。嫌疑人勃兰特•克里斯坦森的网站浏览记录“绑架101”(Abduction101)就是暗网。

 

2016年11月,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打掉一个利用“暗网”传播儿童淫秽信息的群体,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


6年前,亨特开始登陆暗网,此后4年他每天都要花费四五个小时浏览暗网。直到看到《摧毁黛西》,他感觉自己“经历了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



大学毕业后,Steven成为专门采访罪犯的记者。每一次提起这段经历,他就一遍遍力劝所有人,不要看那些影片。



(图片来源于暗网网站) 


                 永远不要看儿童色情作品


錄音筆: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浏览暗网的?


Steven:我发现自己对血腥暴力视频有强烈的好奇心,再加上我学的专业是犯罪心理学,为了研究生毕业论文《暗网人的心理状态》,6年前我开始浏览暗网。


之后的4年里,我每天都会花四五个小时浏览暗网,这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偷窥另一个世界,对我来说是一种身心的满足。


要是一天没看儿童色情影片,这一天我就过不去。4年后我不再看了。

(暗网洋葱浏览器加载页面截图)


錄音筆:你已经是非常有经验的暗网使用者了。


Steven:我是很多黑市交易(卖毒品、黑客工具、信用卡和金融机密)的会员,同时积极地活跃在各大论坛里。我会在论坛的留言区给初来暗网的人一些指导和建议,例如如何进入不同领域的暗网,如何在暗网购买东西等。


如果有人问我去哪里观看CP(Child Pornography,即儿童色情作品)影片,我会告诉他们永远都不要去看。


4年的暗网网龄让我总结出两个很好的公式,几乎可以解答这世界上所有的疑问:第一,VPN+维基百科+谷歌+英语=你想知道的一切;第二,较高的英语水平+电脑技术=自以为是的自由。


錄音筆:你在暗网上进行过交易吗?


Steven:买大麻是我唯一在暗网上进行过的交易,当时就是想试试在暗网上怎么买东西。


这些卖家是一群非常聪明和友好的人,为毒品需求者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和无伤的环境。

 

暗网非法交易好比庞大的淘宝


錄音筆:浏览暗网违法吗?


Steven:这取决于你所在的地域,在美国、英国、西欧、澳大利亚还有新西兰上暗网是不违法的。但是,浏览观看儿童色情作品是违法的。如果你进入了儿童色情作品网站并停留数分钟,就已经触犯了法律;虽然被逮捕的可能性比较小,但以后会被地方网管重点监控。


所以单纯使用暗网本身并不违法,到底用它来干什么才关系到违法与否。


錄音筆:有人曾因为上暗网被杀害吗?


Steven:毫无疑问,是的。但是上暗网和被杀害这两件事没有任何绝对的关联。


錄音筆:暗网里的内容是靠隐秘程度而分级的吗?


Steven:应该是依据进入的难度分级的吧,这个没有什么明确的说法。我第一次浏览暗网就去了暗网里的“暗黑维基”(Hidden Wiki),类似于门户网站,用这里的“维基解密”(WikiLeaks)可以观看几乎所有类型的儿童色情影片。


暗网里还有一个论坛叫“食人癖论坛”(TheCannibal Café Forum),里面的视频不一定都是吃别人的,还有发布“请求贴”,求别人吃掉自己。我在那看过的一个视频就是一个人对自己注射了大量的麻醉剂,麻醉起效后开始切割自己并邀请朋友一起分享自己的肉体,直至失血身亡。


值得一提的是“中层网”(Intermediates),虽然我从来没有成功进入过,这个领域只能经人推荐或知名人物才有资格进入,各大神秘组织或邪教的各派分支都积极的活跃在这里。


比如,邪教“天堂之门”在暗网里也有自己的官网,维基百科对于“天堂之门”的解释是:“天堂之门(英语:Heaven's Gate),是美国一个以圣地亚哥作为主要活动区域的千禧年主义不明飞行物体宗教组织,天堂之门的成员相信地球这个行星即将被“回收”(即完全清理,翻新并重新恢复活力)而唯一存活下来的方法就是立即离开这颗星球。”


暗网里进行最多的还是非法交易,规模好比一个庞大的淘宝。

(暗网食人贴截图)

 

《摧毁黛西》之后 听到婴儿哭声就呕吐


錄音筆:你在暗网上看到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


Steven:对我来说,暗网里最可怕的东西就是儿童色情作品,其中最最反人性的要数“Hurtcore”网站。臭名昭著的用酷刑折磨儿童的变态影片《摧毁黛西》(Daisy’s Destruction)就是出自这个网站。影片共由6部短片组成,真实记录性虐并残杀女童的过程,变态至极,再此就不多加描述了。最让我接受不了的就是,它的残酷内容是完全真实的,并曾浮上表网络(相对于暗网,比如Facebook等一些常用的搜索引擎就属于表网)。就是这个视频曾在Facebook上发布过,很多人都看到过。


观看这个影片对我的心理造成了极大伤害,有一阵严重到需要靠药物来治疗。直到现在,一听到婴儿的啼哭声我就控制不住地要呕吐。

(《摧毁黛西》视频截图)


錄音筆:这是你后来不再上暗网的原因吗?


Steven:从这之后我就不再上暗网了。我身上的那种对血腥暴力视频病态窥探的好奇心被治愈,可能经历过世上最恶心的东西后都会触底反弹吧。


还是力劝所有人,不管是出于好奇心还是法律的制约,都不要去试图寻找或观看此片或者类似题材的影片,你会失去你自己。


錄音筆:《摧毁黛西》浮上表网之后呢?


Steven:2015年2月,《摧毁黛西》片头下方的制作公司“无极限乐趣”集团(NLF:No Limits Fun)核心成员、视频总监彼得·杰拉德.斯卡里(peter Gerard Scully)已被FBI逮捕。事后调查者称,一套完整的45分钟影片售价为150比特币(当时约为700美元)。


其实,暗网世界中的儿童色情作品相当泛滥,在“暗黑维基”(Hidden Wiki)上甚至有“儿童色情影片”的链接专栏。


錄音筆:暗网里的《红色刑房》(Red Rooms)是真实存在的吗?


Steven:你们所耳闻的《红色刑房》是一个直播间,直播斩首人质的地方。该网站介绍他们是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王国的成员,建立这个网站的乐趣,是想直播给全世界看他们如何对待这些战犯。


虽然我不能提供任何关于《红色刑房》存在的证据, 但是通过暗网可以观看到类似的视频。是不是真的直播斩首人质,目前还无从考证。

 

(《红色刑房》直播间截图)


錄音筆:死刑作为一种惩罚形式存在,你现在对这种刑罚有什么看法?


Steven:有一段时间我不认为我们应当有权利来如此轻易地剥夺另一个人的生命。在当今社会,我们有方式和能力在不处死罪犯的情况下来对他们进行惩罚。复仇的心态占上风,正义就得不到伸张。我认为人们会在生活中做出错误的选择,有些尤其糟糕,但如何应对那些情形是对我们这个社会的考验。


但在暗网上看到虐童的视频,那一瞬间,我特别支持对某些罪行量以死刑。还有创建儿童色情网站的这些人,我觉得都应该被判处死刑。

 

售毒网站建立“读书俱乐部”

 

錄音筆:暗网里有你认为正面的东西吗?


Steven:当然有,事实上在我浏览暗网的经历里,看的大部分内容都是正面而有意义的。并不像很多人描述的那样,一提到暗网,只有无止境的恶毒和黑暗。


我加入了暗网里很多论坛,他们都致力于对不合法法律的改革,例如对毒品法的改革。


我个人对毒品法改革一直是持绝对支持的态度,因为“毒品禁买令”对很多瘾君子的打击是致命的。


“丝绸之路”(Silk Road:暗网里的黑市购物网站,售卖毒品、枪支、身份证等。该网站已被警方查封)上卖的毒品和非法处方药品,一般都有非常详细的品种分类。它为购买毒品者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平台,卖家会把毒品计量和对应的伤害程度都清楚的标注出来。


“丝绸之路”还有一个口口相传的哲学理念:“我们从不蓄意伤害和欺骗任何人。”在我看来,它想提供一个理想化的乌托邦世界,传递他们的自由派哲学。


他们设立的“读书俱乐部”和 “电影夜总会”也是我以前每天都会浏览暗网的原因之一,在这里我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思想和世界,也能更客观的收集人们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观点,对我的职业领域有很大的帮助。

(“丝绸之路”网站截图) 


錄音筆:在你看来,嫌疑人兰特•克里斯坦森绑架章莹颖和暗网有关系吗?


Steven:绑架章莹颖的嫌疑人兰特•克里斯坦森不能代表暗网,不能代表所有的网站。他只是一个没有学会尊重生命,没有学会如何不以暴力强迫夺走另外一个生命来实现自己的幻想,他是个可怜又可恨的人,就像暗网里的很多施暴者一样。

(图片来源于暗网网站)


然而即使没有这样的空间,也并不会让世界少一些兰特•克里斯坦森,就好像没有法律可以清除人的幻想和欲望。


暗网是互联网普及到最后,人们的一个必然选择,因为表网满足不了人无穷尽的好奇心了。暗网也不可能在某一天被真正完全摧毁,它既是对表网缺失部分的填补,同时又是人性阴暗的隐形出口。


(应要求,Steven Hunter为化名)


欢迎留言、吐槽以及提供新鲜线索

转载文章请先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