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完结长篇《你在天堂,我入地狱 》林酒酒 西衍夜 全文阅读txt

书虫小说屋 2019-08-07 09:53:38

第1章代她去死


    身后的天空干净如洗,湛蓝无云,女孩站在一座豪华游轮的甲板边缘,后背紧靠着围栏,她的手里拿着一柄小刀,刀尖上有阳光聚焦跳舞,凌厉冷冽。


    “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认为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那么,今天我就把命还给你们!”她的眸底燃起一道决绝而锋锐的光,随着话音落下,她手持小刀的手对着自己的脖颈猛地一拉,动脉破裂,鲜红的血就好像被高压水泵加压了一般,猛地喷溅出来。


    这时,被打晕了有些发懵的林酒酒醒来,冲出船舱,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她捂住自己的嘴,喉咙翻滚,发不出任何声音。


    “从此以后,林家没有双生子,天下之有一个林倾倾,没有林酒酒!”女孩说完,手zhong的小刀垂落,掉在甲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不!”林酒酒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孪生姐姐林倾倾要说那样的话,为什么她刚刚要把她敲晕了。原来,她是要顶替她死啊!


    她疯了一样冲过去,想要捂住林倾倾血流不止的伤口,但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鲜血还是源源不断地从她的指缝zhong溢出。而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姐姐生命正在飞快地流逝。


    “记住,你是倾倾。”林倾倾看着面前的妹妹,艰难而又轻柔地说:“替我好好活下去,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的真实名字……”


    “不,不要离开我……”林酒酒的眼泪疯狂滴落,她胡乱地抹了一把,惹得脸上身上都是鲜血。她不住地摇头:“姐姐,该离开的是我,为什么你要代替我死……”


    “我的妹妹,原本就应该好好活下去的,只是没有机会再和你一起放烟花了……”林倾倾说完,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了一把林酒酒。接着,就在所有人的怔愣zhong,往后仰倒,砸入了身后的碧波之zhong。


    被推倒在地上的林酒酒飞快地起身去拉,却只拉到了一片裙角,随着嘶拉一声帛裂声,她只觉得整个世界天崩地裂……


    *


    林酒酒猛地从床上坐起,摸向脸上,一片冰凉水光。


    又做梦了?她缓了缓心跳,将心底浓郁的悲伤压下,掀开被子走下床来。


    接近zhong秋的市,早晚已经开始泛凉,可是林酒酒却好像没有察觉一般,披着月白色的丝质睡裙,就那么赤脚从卧室走了出去。


    外面,佣人小娟见她又这么出来,连忙急急地道:“夫人,天气已经凉了,您这样容易受寒的!”


    “没事,我不觉得冷。”林酒酒的音质偏冷,好似三月梅雨浸湿长满青苔的河畔,天生便带着几分寡淡凉薄。


    “夫人,要是觉得凉,寒气就已经入体了!”小娟是个称职的佣人,她又连忙拿出这几天说了很多遍的理论:“老夫人说,寒气入体容易宫寒,宫寒不容易怀孕,老夫人还等着抱孙子呢!”


    林酒酒的唇角轻轻勾了勾:“你说得对。”于是,将秀气白皙的双脚塞入了小娟递过来的拖鞋之zhong。


    小娟欢喜地去楼下做早餐,而林酒酒则是继续向着浴室走去。她将拖鞋脱在了浴室门口,双脚踩在冰凉的白色地面上,心底不由自嘲。


    怀孩子么?自从婚礼那天,她见过西衍夜一面,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虽然她从小在山林长大,远离现代社会,但是也懂得男女之间,如果连一面都见不上,又怎么可能怀孕?


第2章 他竟然想杀她?!


    第2章他竟然想杀她?!


    林酒酒打开花洒,没有等前面的冷水放尽就站在了花洒之下,冰凉的水瞬间打湿了她如泼墨一般的长发,毫无瑕疵的肌肤上闪耀着莹润的光,好似世间最美的羊脂玉。


    而就在这时,她听到楼下似乎有摔门的声音,她心zhong一惊,不过十秒钟的时间,浴室门就被一道大力拉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材在她的身上落下浓重的暗影。


    慌乱之间,她只能一把将旁边挂着的毛巾摘下,捂住她的身体。然而,因为毛巾太小,依旧有深深的沟壑从毛巾上方显露出来,颇有种欲拒还迎的姿态。


    “呵——”一声轻嗤从西衍夜的口zhong发出,好似深冬的风刀,冰冷直刺人心。


    这还是林酒酒长大之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认真地看西衍夜。


    面前的男人早已褪去了当初少年时候的青涩,刀削斧凿深刻如雕琢般的轮廓,精致立体的五官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虽然现在好像是生着气,但是,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副惊世骇俗的立体画。


    看见林酒酒因为见了他发呆,他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浓了,即便如此,他狭长如墨的深眸zhong依旧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深邃神秘,浴室的光落在他的头发上,细碎的光影下,整个人越发显得尊贵出尘。


    好像没有感觉到西衍夜的厌恶和不屑,林酒酒默默低下头,声音清淡似风:“西衍先生,你回来了。”


    听到她浅淡的声音,西衍夜心底蓦然升起一阵烦躁,他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因为花洒没关,热水不停地从喷头淋下,在他们之间,氤氲起一片白色的雾气。


    林酒酒心里一惊,只能捂住毛巾,步步后退,直至被西衍夜逼至角落。她的后背贴在凹凸不平的雕花瓷砖上,只觉得凉意直窜到了心底。


    西衍夜已然走到了她的面前,他深邃的眸子里迸发出一道锋锐的光:“林酒酒?”


    林酒酒一惊,他怎么可能知道她是谁?婚礼的那天,明明她都已经瞒过了自己的父母,还有在座所有的宾客的!


    或者,他刚刚只是一种试探?


    她没有学过心理学,不知道该如何表现来撇清自己的怀疑,只能漠然地抬眼,摇头:“我的妹妹林酒酒已经死了,我是林倾倾。”


    一句不带任何起伏的话,瞬间将西衍夜最后的耐性消磨,他猛然伸手关掉了旁边的花洒,接着,沾湿的手犹如闪电一般,直直扣在了林酒酒纤细的脖颈上:“别以为你能欺骗我,婚礼当天,我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才没有拆穿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呼吸瞬间被扼住,她抬眼,看到他眸底毫不掩饰的厌恶,还有……杀意?


    他竟然那么笃定她不是倾倾,而且,他竟然想杀掉她?!


    林酒酒心zhong一惊,本能地开始剧烈反抗。


    因为反抗,她胸前的毛巾掉落,光洁如玉的肌肤就那么完全展示在了西衍夜面前。


    或许因为有些窒息,所以面前女孩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润,像极了记忆zhong女孩的模样,可是,当西衍夜再看林酒酒的眼睛时,整个人身上的杀气更加浓郁了。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孔,可是,林酒酒的眼睛里却好似蕴藏着千山万水,即使这么近了,也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就好像任何人都不会走进她的世界一样。


第3章 她真正的名字


    第3章她真正的名字


    呵呵,为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她不是林倾倾?当初,年少时候,救他的那个小女孩,他心心念念了十二年的女孩,拥有甜美的声音,温暖阳光的笑容,和面前这个冷情的女子,根本就是两个人!


    当初救他的,正是林倾倾,而林倾倾却因为救这个女孩死了,这让他怎么能够不恨?!


    手上蓦然又加大了力气,西衍夜俊美的脸上都是阴鸷的杀气,磁性的声音冰冷犹如地狱冰河:“林酒酒,我要娶的是林倾倾,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而是她?!”


    因为缺氧,耳畔的声音变得有些不太真实,但是,林酒酒也瞬间明白了,原来,婚礼那天西衍夜不管不顾跳下游轮,就是为了救她的孪生姐姐,而西衍夜爱的人,也一直都是她的姐姐!


    心里蓦然觉得有些欢喜和欣慰,林酒酒在心里默默地说,姐姐,姐夫喜欢的人是你,我很替你开心。但是那天你为什么要救我,如果你没有死,死的是我,你和姐夫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吧?


    感觉到女孩已然停止了反抗,西衍夜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他低头看向已经快要没有生气的女孩,好似害怕弄脏自己一般,猛地松开了手。


    氧气瞬间回归,可是因为无力,林酒酒还是脱力地跌在了浴室的地面上。


    脚下的女孩,浑身漂亮光洁,就那么静静侧躺在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强烈的色彩对比下,更显得她肤质如瓷,曲线玲珑优美,让人联想到水墨江南,雨打芭蕉,渲染出一幅宁静绝美的画。


    西衍夜毫不吝惜地从林酒酒身畔迈开步子,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接听,听完对方的话后,他瞥了一眼地上的林酒酒,语气淡然:“她病了,我会带别的女伴。”


    直到西衍夜离开,楼下隐约传来关门的声音,林酒酒才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她的眼底一片干净,没有丝毫哭过或者伤心的痕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她从新打开花洒,将自己又洗了一遍,这才擦干,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用脂粉稍微遮了遮脖颈上的红印,好让小娟看不出来什么,林酒酒这才下楼去吃早饭。


    安静地吃完早饭,林酒酒回到楼上,透过落地窗看向外面。


    西衍夜的别墅可以说用庄园来形容。他们住的三层别墅是其zhong最大的一栋,在东西两边,还有两栋小一些的别墅。其zhong一栋,当初住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被严令告知,是绝对不能踏入半步的。


    而对面,则是西衍夜的车库。林酒酒这些天将他的车都看了个遍,发现,他今天回来的时候,换了车,车库zhong多了一辆黑色的顶级轿车,少了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


    收回目光,林酒酒习惯性地打开抽屉里自己唯一的财产,她的笔记本电脑。输入密码,又打开了一个加密的wen档,她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自从十岁开始,到现在23岁,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过去纸质的日记,在她来市之前,就已经将它用油纸包着,深埋在了地下。而现在,她则是用电脑来记。


    “姐姐,今天是你离开我的第5天,我又一次见到了姐夫……”


    记得这是她第三次见西衍夜吧?第二次是婚礼上,那么第一次呢?


    那个时候,她才11岁,当时,她住在那片山林里,遇到了从山坡上摔下来的西衍夜。


    那会儿,他也不过是16岁少年的模样,不过,却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少年。即使闭着眼睛,满身是土,也依旧好像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她将昏迷的他放在木板上,用了最大的力气将他拖回了自己住的地方,还用山里的草药将他腿上的伤口细细地包扎。


    那会儿他好像是发烧了,她几乎花了一夜的时间,一直帮他冷敷,直到第二天他的烧退下来。


    第二天,他醒来,除了谢谢,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叫什么名字。


    因为母亲曾千叮万嘱,不能对别人说自己真实的名字,所以她当时回答,她叫倾倾,倾城的倾。


    她和姐姐是双生子,长相一模一样,外人很难分别。所以每次她被外人看见自己的脸,她都会用姐姐的名字来顶替自己。


第4章 新婚,绯闻


    第4章新婚,绯闻


    写完了日记,林酒酒合上了笔记本,百无聊赖地坐在了床头。


    这里的日子,比起之前她在山林zhong,已经舒服了百倍,可是,却好像一个无形的牢笼,将她所有的自由罩住。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傍晚,小娟做好了饭,来到二楼,见林酒酒还是和平常一样,站在落地窗前发呆,于是轻唤了一声‘夫人’,才道:“夫人,我把晚餐准备好啦,您下楼吃饭吧,凉了伤胃。您吃完了不用收拾,我明天一早过来收拾就好!”


    西衍夜家有个不成wen的规定,这里的佣人都不能在别墅里过夜,而是住在别墅区外面附近专门的宅院zhong。所以,这么多天来,小娟根本不知道,其实西衍夜晚上从未回过家。


    林酒酒一个人吃完晚饭,虽然小娟说不用她收拾,她还是将餐具都洗了,才回到楼上。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林酒酒听着雨声浅眠,不知不觉又做了同样的梦。


    视线之zhong,一片鲜红。一双白皙的手紧紧握住林酒酒的手,绝美的眼睛里都是遗憾和不舍,她压低声音,用只有她们姐妹才能听到的声音道:“酒酒,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林倾倾。记住,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的真实身份,一定要替姐姐好好活下去……”


    林倾倾说完,唇角绽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然后,身体后仰,从甲板上飞落而下。


    她的身体砸在水面上,迅速染红了深蓝的海水,继而被波涛卷入大海,消失不见。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男人猛地从远处扒开人群冲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向水面已然看不清的水花,几乎没有半秒的迟疑,便纵身一跃,跳入了水zhong。


    “西衍先生!”


    “阿夜!”


    豪华游轮上的人急成了一团,今天婚礼的男主角,西衍家族的继承人,也是华夏国掌握一国能源的帝国总裁西衍夜,竟然跳下水救那个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女人!


    所以,游轮上噼噼啪啪不断有人跳下,呼喊声乱成一片。


    而只有婚礼的女主角林酒酒,一个人站在甲板边缘,看着自己掌心zhong孪生姐姐的鲜血,无声哭泣间眼神却越发坚定:“姐姐,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林氏家族的林倾倾!世界上,再也没有林酒酒这个人,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林酒酒摸了摸有些发潮的枕头,她竟然又哭了。或许只有在梦里,她才会任由自己的眼泪发泄。


    她一出生就不被家族接受,要不是母亲将自己藏起来,根本不可能活到这么大。可是,她没有想到,终究还是连累了姐姐……


    收拾干净,林酒酒走下楼来,习惯性地拿起餐厅旁边的书报栏上的报纸看。当看到报纸娱乐版上巨大的标题和画面时,她翻报纸的手不由微微一顿。


    【帝国能源少帅夫人疑受冷落,新婚丈夫携手影后女伴亮相城岳老寿宴】


    因为西衍集团垄断华夏国能源,而西衍夜是如今西衍集团总裁,所以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华夏国习惯性地称西衍夜为少帅,那么,所谓的少帅夫人说的就是她——林酒酒。


    照片之zhong,西衍夜一身黑色的手工定制西服,整个人看起来矜贵出尘,他的唇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眸光深邃迷人,英俊深刻zhong又带着几分慵懒邪气。


    而他的身边,一高挑女子身穿香槟色深v礼服裙,胸前沟壑处,贴了一朵硕大的钻石花饰,五官精致犹如雕琢,在西衍夜身旁笑得温婉却不失高贵。


    照片下面,大篇幅地讲,城地产龙头,岳老先生的寿宴上,西衍夜和影后陈子瑜如何甜蜜互动,如何眉目传情,说得有声有色。最后,还提到,西衍夜送陈子瑜回家,之后,西衍夜的车停在了陈子瑜家门口一夜……


    小娟从厨房出来,察觉到林酒酒微微僵硬的脸色,目光落在那张报纸上,顿时心zhong一沉,连忙过来道:“夫人,您别信这些媒体胡乱瞎写,那都是捕风捉影,少爷不会做这样的事的,他从来不去别的女人家里过夜,也从来没有带过任何女伴回家!”


    “嗯。”林酒酒将报纸放下,从小娟点了点头:“我去吃早饭。”


    而就在这时,家里的座机响了,林酒酒因为正好离得近,便拿起来接听。


    只听一道好听的女声道:“你好,请找一下林倾倾小姐。”


    “我就是。”林酒酒淡淡回应。


    电话那头低笑了一声,才开口,语气犹如女王:“哦,林小姐,我是陈子瑜,阿夜在我这里,但是还没睡醒,不过他今天一早要和我去r市出差。那边冷,需要带厚一些的衣服,你把他的衣服准备好,我们一会儿过来取!”


第5章 可惜你不配


    第5章可惜你不配


    挂了电话,林酒酒捂住胸口,那里跳动着心脏,有微微拧紧的疼。


    西衍夜认不出她是当初救他的那个女孩,或许早就忘了这件事,她觉得失落,也有些难过。但是,西衍夜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不仅难过,还替姐姐心痛。


    姐姐为了她而死,让她替她好好活下去。可是,她却让西衍夜那么厌恶,无法守护姐姐原本完美的婚姻。


    林酒酒坐在餐桌前,等着心脏的抽疼慢慢缓解,才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


    从小,她因为被偷偷养在山里,条件很差,一次发烧后,心脏就有些不好,十三岁时,曾病得差点死去。她不能放任刚刚那种难受,她必须面对所有的事处之淡然,这样才能继续活下去……


    吃了早餐,林酒酒就上楼替西衍夜收拾衣服。衣柜很大,西衍夜的衣服占据了一大半,而她林酒酒的,除了林倾倾当初托运过来的一个行李箱,便再无其他,只是稀疏地挂在了角落。


    西衍夜上楼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林酒酒弯身将行李箱的拉链拉好,直起身来。


    他的眸光一顿,恍惚里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女孩的模样,不自觉地向着林酒酒伸出手去。


    只是,当林酒酒直起身来的时候,他的手蓦然就那么僵在了原处,心底顿时涌起一阵烦闷。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孔,可是面前女孩的眼睛里一片淡然,即使早上接到那样一个电话,在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难过的痕迹。


    甚至看到他,她也只是点了点头,礼貌却又疏离地语气道:“西衍先生,你的衣服都整理好了。”


    他的怒火莫名其妙被这样的淡然所点燃,西衍夜一把将床上剩下的衣服拂在地面,一手扣住林酒酒的腰,猛地一个倾身,便压了下来。


    后背是柔软的大床,身上男人的重量蓦然压下,林酒酒只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被褥形成的漩涡之zhong。


    鼻端,男人铺天盖地的气息瞬间充斥她整个呼吸,说好了要淡然对待的,可是,她毕竟从未和异性这么近距离接触过,林酒酒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一下快过一下,似乎就要跃出喉咙。


    整个卧室的气压变得极低,林酒酒一抬眼,就看到了西衍夜眸底毫不掩饰的恨意。她心zhong一惊,他会不会又像上次一样,要伸手捏死她?


    她不能死,她这条命是姐姐用生命换来的,最近几天她没有继续去做治疗,心脏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如果他再来那天的一下……或者,即使他什么都不做,单单是他188的身高和体重压在她的身上,就让她喘不过气来。


    “求你,不要……”林酒酒开口,低低地道:“你能不能放开我?”


    “呵呵,放开?”西衍夜终于看到了林酒酒眼底除了淡然的另一种神色,心里舒服了些,但是依旧字字如刀:“你是我花钱买来的,我还没有替倾倾报仇呢,怎么可能放开你?!”


    林酒酒的长睫顿时敛下,遮住了眼底的一片黯然和自责。姐姐是因为她而死的,西衍夜说得对,无论如何,都不能减轻自己对姐姐的负罪感。


    好像丢垃圾一样,西衍夜猛地从林酒酒身上离开,本来打算提行李箱的,却又想到了什么,他松开把手大踏步下楼,吩咐道:“把行李给我提下去!”


    林酒酒平复了一下呼吸,拉起行李箱,提到了楼下,却见西衍夜已经走到了别墅的门口。


    她刚刚走过去,就看到早上报纸上那个女人,陈子瑜一脸微笑地看向西衍夜:“阿夜,你家里的林小姐倒是挺听话的,连行李箱都帮你拧出来了!”


    陈子瑜明明知道她和西衍夜结婚了,却依旧称呼‘林小姐’,还用‘听话’这样的词,那语气分明就是让人觉得,她陈子瑜才是西衍家的女主人!


    西衍夜没有理会陈子瑜的话,只是接过林酒酒手里的行李箱,转身就走。


    看到二人相携而去的背影,林酒酒又觉得心口一缩,下意识地喊了出来:“西衍先生!”


    西衍夜转过身来,凤眸微微眯起,声音磁性却又带着冷意:“有事?”


    林酒酒看到了他眸底的危险信号,但是想到姐姐,还是鼓起了勇气,点了点头。


    西衍夜走近,蹙眉道:“有事快说。”


    “你能不能,不要和陈小姐在一起……”林酒酒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后面的话谁都能听得懂。


    “怎么,吃醋?”西衍夜的脸上勾起一抹笑容,邪肆却又凉薄,他凑近了她,好听的声音却满满都是嘲讽:“可惜你不配!林酒酒,记住你的身份!”


第6章 找到新工作


    第6章找到新工作


    虽然强调自己不要在意,可是,当接触到小娟关心的目光时,林酒酒还是觉得有一个巴掌似乎火辣辣地打在了她的脸上。


    他们新婚,丈夫却彻夜未归,第二天和另一个女人一起回家取他们一同出差的行李!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且不说她不是真正的林倾倾,就说现在林家的情况,即使西衍夜将这个耳光甩在林氏家族的脸面上,他们也都只能忍着!


    林家一直以来都很传统,大家族zhong几乎还保留着旧时社会带来的风气。林酒酒的父亲是林氏家族的家主,之前为了开拓北方市场而投资失败,欠了大量的款项入狱,还是婚礼前夕才因为西衍夜动用资金填补债务而被放出。


    现在,整个儿林家在西衍家那里哪还有半分话语权?


    林酒酒回到楼上,看到西衍夜又换了一辆车,然后和陈子瑜一起,穿过别墅的草地,消失在了视线之zhong。她捂住胸口,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找工作。


    她的心脏在十三岁时候做过手术,虽然现在已经基本痊愈了,但是却需要再巩固两年的时间。而这两年的时间,都必须定期做复健。过去姐姐和母亲省下来的钱,都用来给她买药和治病了。


    而现在,姐姐离世,家里生意出了问题本就朝不保夕,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虽然从小住在山里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是,在她十一岁时候,遇见了一个神秘人。


    那个人将独居的她带出森林,教了她很多东西。不但手把手教她认字写字,甚至还教她防身术,说女孩子一个人住,必须要保障自己的安慰。


    而且,就连她十三岁心脏不好,过年时晕倒在山林里,也是那个人送她去的医院。


    每年,除了过年时候因为母亲和姐姐要过来看望,她依旧住在山里以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和那个神秘人在一起学习。只是,她从未见过他的样子,他每次和她相处,也都带着一个面具。


    但是,她却知道,他应该很年轻,因为他的下巴弧度漂亮极了,声音也又年轻又好听。


    林酒酒浏览着页,发现上面除了几个办公室wen员要求得低一些以外,几乎都要求学历。她没有办法,只能将几个还算勉强达标的职位都投了一遍,等待着对方的消息。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天下午,林酒酒就接到了其zhong一家的电话,让她第二天上午过去面试。


    第二天一早,林酒酒就换上了一身颇为正式的衣服,将头发挽了起来,走下了楼。


    小娟见她的模样,不由讶然道:“夫人,您是要出门吗?”


    “嗯。”林酒酒点头:“出去有点儿事。”能够去上班自食其力,她心里也是极为欢喜的。


    “外面天气不错,夫人出去散散步也好!”小娟道:“我要不要通知管家备车?”


    林酒酒想到车库里那些顶级轿车,连忙摇了摇头,她面试一个wen员,如果大张旗鼓开一辆价值千万的车过去,别人还不以为她是商业间谍啊!


    从别墅出来,因为别墅区的私人路段,没有公交也没有地铁。所以,林酒酒走了半小时,才走到最近的公交车站。投了币,花了大概四十分钟,来到了她要面试的公司——旭元传媒。


    旭元传媒是市新崛起的一家传媒公司,而林酒酒面试的只是wen员工作,和记者并不相关。所以,人事部门进行简单的面试后,就通过了,接下来则是用人部门行政部的经理过来面试。


    行政王经理是一名大腹便便的zhong年男人,当看到小会议室坐着的林酒酒时,眼底顿时迸发出一道惊艳的光,他很快收起眼色,继而微笑地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还告诉她,明天就来上班。


    因为之前西衍夜的婚礼是在游轮上进行,而家族反对他娶林倾倾,所以宴请的都是林家那边的人。再加上婚礼进行了一半,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所以,后来在西衍家族的压制下,当天并没有任何新闻和照片流露出来。


    所有人都只是隐约知道西衍夜好像结婚了,可新娘是谁,却是个迷。


    因此,当第二天林酒酒出现在旭元传媒的时候,也没有因为她的名字联想到什么。负责安排她工作的田主管直接就扔给她一沓子wen件,让她把所有的wen件扫描,再装订好,才能回家。


    因为wen件都是订好了的,扫描时候就需要挨个儿拆封,扫描结束还得再装订,所以,林酒酒忙完的时候,发现周围同事都离开了,天色也都暗下来了。


    她站在落地窗前,看了一下外面,在收回目光的时候,突然看到对面大厦上的几个大字:西衍集团。


第7章 贱人作秀的背后


    第7章贱人作秀的背后


    西衍夜和陈子瑜出差,是为了西部一个太阳能新项目的宣传。两天之后,宣传和录制结束,陈子瑜本来还想继续和西衍夜在r市待一天的,但是却没料到,回答她的,是西衍夜秘书递过来的机票。


    无奈之下,陈子瑜只好举着机票自拍,并发了一条微博:“他好贴心,怕r市太晒会晒伤我的皮肤,所以刚刚录制结束,就让我先回家了。大家下午见哦!”


    而此时,林酒酒刚好将一份wen件打印出来,正要送去新闻部,就听到有几个同事在议论:


    “天哪,少帅对陈子瑜好贴心啊!”


    “是啊,我也看到子瑜的那条微博了,羡慕死了!”


    也有人唱反调:“少帅都结婚了,陈子瑜再好也是小三!”


    “那有什么关系,你看前几天的新闻了吗,岳老的寿宴少帅还不是带的陈子瑜,听说豪门结婚都是没有感情的联姻,所以,家里那个还不如这个小三呢!”


    “说得是哦,如果真喜欢,少帅怎么可能新婚就和别的女人大秀恩爱,他对他的妻子肯定是没有感情的!”


    “对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离了呢!”


    林酒酒抱着wen件的手轻轻一颤,有一页纸飞落了下来,她弯身去捡,却有一只颇肥的手帮她捡了起来。她一抬眼,就看到王经理色眯眯地冲她一笑,接着,将纸张放在她的手上,还拍了拍:“小林,好好努力!”


    华灯初上,r市某私房菜府zhong,当地市长举起酒杯:“西衍先生,感谢您来我们市投资,我代表市领导敬您一杯!”


    推杯换盏间,市长又道:“听说前些天西衍先生新婚,我也借这个机会,说一声迟到了的恭喜!”


    西衍夜举起酒杯的手顿时收紧,微微一晃,有猩红的酒液洒在他有些泛白的骨节处,他的眼睛眯了眯,眸底含着意味不明的冷光,声音却依旧磁性优雅:“谢谢。”


    杯zhong酒一饮而尽,他的目光落在骨节处的酒液上,想到的却是林倾倾自刎时候,染红海水的鲜血。


    那个他找了12年的女孩,却最终还是错过了。尤其是,他竟然眼睁睁看着她落入水zhong,集结他全部力量,竟然根本搜寻不到!


    可是,家里却有一个所谓的‘妻子’,顶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好个‘恭喜’,简直是讽刺!


    西衍夜将酒杯放下,起身对自己的秘书道:“韩溪,你在这里陪邱市长,我先走了。”说罢,也不给任何人一个解释,拿着车钥匙和手机,便离开了。


    邱市长虽然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可是,却又什么也不敢说。为什么西衍夜被称为少帅?不仅仅因为西衍家族在华夏国能源上的垄断,还因为西衍家族在国外的底蕴。


    所谓百年帝国,千年世家,说的是一个国家的兴起可能在短短百年,但是一个世家的兴起,却是需要千年的积攒。而西衍家族历史悠久,其家族zhong人早就深入到了各国的政治和商业之zhong,所以,他一个小小的市长讨好西衍夜还来不及,就算对方给他气,他也得受着!


    西衍夜刚出来,就接到了自己的发小、皇庭娱乐的少主人越泽宴的电话。


    “阿夜,怎么,看上我们公司艺人了?”越泽宴的语调轻佻慵懒,和着他那头音乐声,一种霏糜奢华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说那个陈子瑜?”西衍夜的口zhong透着不屑。


    “当然,没看到她的微博?”越泽宴打趣道:“我的艺人又借助你人气飙升了一把,看来我该好好谢你才对!”


    “我明天回来,明晚皇庭帝国见!”西衍夜直接挂了电话。


    他随手点开微博,就看到了陈子瑜的自拍和她上午说的那些话。他漂亮的眉峰蹙了蹙,唇角突然勾出了一抹冷意,接着,快速地拨了一个快捷号码。


    小娟刚刚将饭菜放进保温柜,正要离开别墅,就听到家里座机响了,她拿起来接听:“您好。”


    “是我。”西衍夜坐进了自己的车里:“家里这几天一切都正常吗?”


    “少爷,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小娟犹豫片刻,还是道:“只是夫人最近白天都不在家,她说她找了一个工作,每天都需要去上班。”


    上班?!西衍夜的眉头拧得更紧了,浑身透着一股杀气,即使他再厌恶她,她也是他西衍夜的女人,竟然敢出去上班?!


    很好,他明天回家,倒是要看看那个女人上的什么班?!


第8章 不自觉地看她


    第8章不自觉地看她


    原本打算先回家的,但是因为有一个紧急会议,所以,西衍夜上午刚刚到达市,直接就去了西衍集团。


    会议结束已经是zhong午时分了,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站在落地窗前,揉了揉颇有些发沉的眉心。


    刚刚要收回远眺的视线,却有一道身影闯入了视线。因为距离有些远,西衍夜不由眯了眯眼睛。


    只见对面办公楼里,有个穿着浅藕荷色针织衫、黑色短裙的女孩,正抱着一沓厚厚的wen件,走到打印机旁。


    女孩将wen件放下,插入了盘,然后开始挨个儿扫描。西衍夜看了看,一份wen件似乎要半分钟,而她那么厚的一沓子,估计一个zhong午都不一定能结束。


    因为对面旭元传媒租的是顶上两层,采光格外得好,所以,他能看到,有阳光落在女孩的身上,她的周身就好像有一道碎金般的光晕在跳舞,整个人看起来柔婉出尘,美得让人屏息。


    这时,身后办公室的门被扣响,西衍夜的行政秘书敲门道:“bss,您的午餐准备好了。”


    平时他都去他自己的餐厅的,可是,今天西衍夜却鬼使神差地道:“送进来。”


    很快,秘书就端过来一个很大的托盘,上面的午餐很精致也很丰盛。


    西衍夜吃到一半的时候,抬眼去看对面大楼,便看到林酒酒依旧还在打印机前忙碌着,一边放纸,一边装订。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那个女人让自己的亲姐姐替她去死,不是很有本事吗?还以为她找了一个什么工作,结果,却是一个连午饭都吃不上的打杂工!


    突然觉得剩下的饭因为看到了林酒酒而没了胃口,西衍夜随口吃了几口,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他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林酒酒的工作似乎也正好忙完了。他看到她将wen件抱起放到了对面的柜子里。接着,有个女孩向着林酒酒走来,手里还递了一个东西,似乎是外卖的三明治。


    而就在这时,天空zhong的云朵突然完全从太阳面前挪开,霎时间,金色的阳光洒落在了对面的办公室zhong。西衍夜清晰地看到,林酒酒在接过外卖的时候,冲着对面的女孩粲然一笑,笑容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暖。


    他脸上的表情在这一瞬间蓦然定格,记忆恍然又回到了他十六岁时的那一天。


    当时,他是和自己父亲一起到南方的城的,父亲去谈生意,而他那时候毕竟年少贪玩,于是就偷偷开了父亲的车,去城郊一处练靶场玩。


    哪知道,导航出了问题,他开错了道,还翻了车,从山路滚到了一片山林里。


    当时,他的腿受伤,手机又找不到,所以无法联络家人,走了没多久,就晕倒在了地上。


    而他永远也忘不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候,阳光落在破旧的木屋里,他看到很多灰尘在空zhong跳舞。正要嫌弃这里的脏乱时,却有一个女孩从外面走了进来,衣着简单朴素,却沐浴着阳光。


    她冲他一笑,笑容温暖澄澈,就好像阴雨天倏然转晴,刹那间的芳华,让他的鼻端都好像嗅到了遍地花香。


    她的声音也甘甜犹如春天的清泉:“大哥哥,你醒啦?太好了!觉得还有哪里难受吗?”


    他摇了摇头,对她道:“谢谢你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


    她似乎是对陌生人有所戒备,所以迟疑了一秒才开口:“我叫倾倾,倾城的倾。”


    一笑倾城,这样美好的词,就是她在他心目zhong的印象。


    之后,他明明可以走路了,可是,却刻意留在她家两天,急死了自己的父亲,几乎将整个城都翻了个遍,最后,才找到了竹林zhong她所住的地方。


    他临走的时候对她说,让她等他,他18岁时候会来接她。


    可惜,后来他找遍借口,到城不知道多少次,将整个山林都找遍了,她却好像南柯一梦,再也不见了。


    直到,一个月前,他在市一次晚宴上无意间看到长大后的林倾倾……


    看到对面楼里,林酒酒已经坐下来满足地吃着三明治,西衍夜没来由的,心底就涌起一阵愠怒。林倾倾死了,而林酒酒却依旧欢喜地活着,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命是她的亲姐姐的牺牲换来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林酒酒在吃完三明治的时候,还转过身来,站在了落地窗前,接着,伸了一个懒腰,接着,唇角溢出了一抹浅浅的笑……


    “砰!”西衍夜将手zhong的手机猛地扔向了面前的落地窗,顿时,屏幕一片四分五裂。


第9章 他要的不是替身!


    第9章他要的不是替身!


    下午的时候,整个西衍集团的高层都不知道他们的总裁怎么了。明明r市的太阳能项目进行得格外顺利,最近也没有什么不顺利的事,不应该发火才对。


    可是,一直到下班,西衍夜整个人都弥漫着低气压,开会的时候,几乎所有高层都被挑了毛病,就连秘书沏的咖啡,也被说牛奶加得太多!


    好容易到了下班时间,西衍夜才宣布散会,众人作鸟兽散,而他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对秘书道:“不用司机,车给我留下。”


    将身上的西服扯下,西衍夜把领带随手挂在了衣架上,打开办公室休息间的衣橱,选了一身休闲装。


    米灰色的格子毛衣,黑色的长裤,让他本就高大的身材显得更加修长挺拔,却又因为休闲而将整个人的气质显得柔和了不少。


    从抽屉里拿了个新手机换上,正要离开办公室,西衍夜习惯性地一转眼,就看到对面办公楼里,林酒酒还坐在电脑前,似乎正在打字。周围的同事都离开了,只有她的区域处亮着一片灯光。


    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关系,她的侧脸好像被镀上了一层珠光,整个人看起来静美而又柔和,让人不自觉想要放轻呼吸。


    不是他没有怀疑过,她们姐妹到底谁才是当初救他的女孩,而是因为一条手镯。


    当初,救他的女孩左手手腕上带着一条很别致的手镯,当时他问过她,手镯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她说她也不知道,是母亲送她的,而且这条手镯很独特,戴上之后,就取不下来。要是不想戴了,只能用暴力夹断。


    而多年后,他在宴会远远地看到林倾倾的手上看到了同样的手镯,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她,然后,迅速帮助林若海出狱,并提出娶林倾倾为妻。


    西衍夜看向对面楼里林酒酒手腕上空无一物的模样,唇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拿着车钥匙,转身离去。


    林酒酒将所有的工作忙完,都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她匆匆离开公司,刚走到公交车站,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是她的同事打过来的,说有一位去皇庭帝国采访的同事录音笔坏了,让她再拿一个新的给送过去。


    林酒酒看了看时间,虽然有些晚了,可是好容易找的工作也不能任性,所以又回到办公室,拿了那位同事抽屉的备用录音笔,打车去了皇庭国际。


    本来以为只是送一个东西就好的,可是,林酒酒到了之后才发现是一个饭局。她将东西给了同事正要离开,而席间就有一个zhong年男人,看起来似乎是某官员道:“小姑娘也是旭元的吧,既然是小杨的同事,就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说完,他不等林酒酒回答,直接就对服务生道:“再给这位小姐添一套餐具!”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林酒酒没有办法,只好坐了下来。这样的场景过去她几乎没有经历过,只是神秘人曾经讲过给她听。所以,亲身体会又是另一番感受。


    她有些不太懂如何推拒敬过来的酒,而那个所谓的‘吴局长’又一直对她敬酒,不得已之下,只好喝了一口,顿时觉得一阵辛辣的味道一半直冲大脑,一半直直烧入胃zhong。


    因为心脏不好,她一直都是拒绝喝白酒的。可是正是因为心脏不好,她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西衍夜恨她入骨,即使他们结婚了,她也不可能从他那里得到一分钱,或许,他看到她病死,说不定还会觉得开心吧?


    想到这里,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林酒酒只觉得心脏一阵抽疼,连带着眼睛也氤氲着一阵雾气。


    她在心底叹息了一声,迅速将心底的难过收起,放下酒杯的时候,眼底已然恢复了一片清明。


    “林小姐酒量不错,再来一杯!”吴局长说着,已然凑了过来,亲自又给林酒酒斟满,递过去的时候,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酒酒的领口。


    林酒酒被他盯得全身都说不出的难受,手刚刚接触到酒杯,却不料吴局长肥硕的手已经覆了过来,还趁机包住了她的手背。林酒酒心里一惊,手猛地一颤,酒杯zhong的酒就洒在了桌子上。


    因为有些多,有酒液落到了她的毛衣上,还滴在了她的裙子上。


    “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林酒酒顺势用力抽掉了被吴局长握住的手,猛地起身,也不顾其他,快步走出了包间。


    她逃也似的一路快步奔向洗手间,却因为没有看路,转角时和一个高大的身影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林酒酒连忙退开,却又在见到对面的人时,心底一沉,后背抵在了走廊壁上:“西衍先生!”

未完待续……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微信看全文,资源整理不易!!

低价有偿分享哦,望知悉!!!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