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小确幸-第四十五章

东奔西顾 2019-08-17 13:57:31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四十五章

一时间丛容心中五味杂陈,心思千回百转,有东西在心口慢慢发酵,整颗心都胀胀的,有什么东西渐渐破土而出,这些年积藏在心底的所有情绪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原来,那个时候他站在她面前,笑着跟她说“丛容,我见过你”是带了这层深意的。

缘分从来都是种很奇妙的存在,无法寻求根源、无法推算、无迹可寻、无法强求、无法掌控。当她在游戏里一次次搜寻他的身影时,原来他也在关注她。后来的初次见面,当她春心萌动的同时,他也怦然心动。

温少卿耐心极好地等着丛容消化这些信息,这些年丛容一直以为是自己那句“喜欢医生不喜欢律师”使得林辰和温少卿兄弟隔阂,从此林辰异国求学逃离这一切,可她不知道,真正击垮林辰的是,当林辰把她的这句话当成玩笑讲给温少卿听的时候,温少卿正经回答他的那句“恰好医生也喜欢律师”。

所以在她眼里一直看似无辜的温少卿,并不无辜。这些温少卿本打算告诉她,可当他无意中发现每次提到林辰,丛容看他的眼神里便多了几分愧疚和讨好,也不再总躲着他时,他便打算让这个误会继续下去。

过了许久,直到丛容无意识地端起手边的水杯抿了一口才发现水已微凉,才慢慢回神,低低地开口:“可是你从来都没找过我。”

温少卿沉默了许久才开口回答:“慎始,善终。那个时候我们都太忙了,撇开时差和距离不说,繁重的学业我们尚且勉强支撑,更何况是感情呢?年轻情侣之间最常出现的问题就是满身尖刺意气用事,不懂退让,不知宽容,一言不合大概就是永不往来,或许伸手只是一瞬间的事,可我也怕不能一直牵手走下去。那个时候我也年少轻狂,我无法肯定自己对爱人会不会有一颗包容的心,爱情之所以美好,是因为经得现实的考验,只要还喜欢,成熟安稳之后再牵手,终究是不迟的,不是吗?如果只是晚几年时间便可以让我们强大成熟一些,让这份考验简单一些,让我们可以一起走下去,我不介意把时间往后推一推,你呢?”

丛容不得不承认,温少卿比她冷静理智,那个时候她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得挤出来。睡眠不足、学业压力大的时候脾气就会特别暴躁,钟祯不知道被她误伤过多少次。她和钟祯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深厚亲情,钟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可如果换作没有什么感情基础的年轻情侣呢?大概真的会如温少卿所说,会吵个天翻地覆,谁也不肯认输,从此分道扬镳,更何况他们还是异地,光是猜忌和多疑就可以磨光所有的感情,他说的大概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了。

丛容终究还是个女人,即便理智上承认温少卿是对的,可心里还是会不舒服,可那点小女子的别扭又实在是说不出口。

温少卿看她的脸又皱成一团便又乐了,嘴角强忍着笑意问:“你在别扭什么?”

丛容一边在心里鄙视自己小家子气一边回答:“没什么。”

“不是没有思念,就是因为心中有爱,所以才会克制。”温少卿低眉浅笑,“丛律师不也没有找过我吗?”

温少卿一语道破天机,丛容怔了一下,越发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实在是太斤斤计较了。现在想来当初在小区里能和他重逢,大概也不是偶然,这么算起来到底他还是两人中主动的那一个。

想到这里丛容心里一动,“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回来的?”

“那天我来这边拿很久之前放的书,站在阳台上往下看的时候,看到你从小区门口走进来,然后便回去收拾行李搬过来了。”

丛容忽然想起来,“你又是怎么知道是钟祯干的?”

“本来是不知道的,前几天他自己说漏了,我故意露了怯让他知道我的游戏ID看他的反应,他的反应太异常了,前后一想才对上的。”温少卿说完指了指录音笔,“这些也是案情需要?也需要录下来?”

丛容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立刻伸手关掉,看到录音笔旁边的手机忽然又想起什么,动了动嘴角,犹豫着到底要不要问。

温少卿懒懒地靠进沙发里,“丛律师还有什么疑问就快点问,过了今天,我可就未必这么有问有答了。”

丛容终究是按捺不住好奇心,“你微信的那条朋友圈……那个只有一个背影的女孩是谁……”

按照温少卿的说辞,他很早之前就喜欢上她了,可他在国外留学的时候为什么又会发那样一条“非不思她”的朋友圈?

温少卿不由赞叹:“律师就是律师,逻辑真是太清晰了,滴水不漏啊,不过……”

“丛容,你以为我非要加你的微信是为了什么?我暗示了你那么多,你怎么半点都没察觉?你作为律师的敏感度呢?”温少卿看着她一脸懵懂,又无奈地叹了口气提醒,“你不会连你自己都认不出来吧?”

“怎么可能是我?”丛容拿出手机又翻到那张照片,仔仔细细看了一下,然后,愣住。

好像……真的是她。

好像是某一年的除夕,她和钟祯带着一群小朋友在楼顶放烟火,后来她玩累了便坐在一旁看他们玩,这张照片像是有人站在她斜后方拍出来的。

温少卿一脸抱怨地睨她一眼,“那年过年我没回家,独自一人在异国过着孤独的除夕夜,难道还不允许我睹物思人发条朋友圈吗?”

丛容又低头去看手机屏幕,“这照片你哪里来的?”

“不是照片,是从一段短视频里截出来的。钟祯拍了发给我的,只不过他是偷拍的,手抖得太厉害了,我已经尽量截取最清楚的画面了,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怀疑钟祯有帕金森的征兆。”

丛容皱眉,“视频是钟祯拍的,他怎么会认不出来?直到前几天才发现你?”

温少卿点了点手机,“因为钟祯是个外星人,他不用微信的,你忘了吗?”

一切都对得上了,是了,钟祯不用微信……

一切都怪钟祯不用微信!

丛容忽然站起来,“先不说这个了,你们家的刀在哪儿?”

她今晚的情绪起伏太大,到了现在基本恢复了面无表情,平静得有些不正常。温少卿不放心地问:“你要干什么?”

丛容微微一笑,“我要去砍了钟祯!”

温少卿扶着额头,“砍人犯法啊,丛律师。”

“犯法我也认了!我先解气了再说!”说完便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东纸哥有话说:


周天的时候忽然发现小区里竟然有人在遛兔子!东纸哥凑过去看了会儿,和兔子的主人进行了愉快的交流,最后东纸哥感慨:好肥一只兔子,炖了可以吃好几顿吧?兔子的主人马上牵着兔子走了,再见都没有说一声......

有宠物了不起啊!东纸哥以后每天要早点下班,厨房里还有几根胡萝卜等我去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