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观点】宋多多: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表达节目内容

中国电视文艺委员会 2021-09-13 11:18:18



我从事电视工作已有30年,这么多年来,对于中国的电视声音这一部分一直都没有人很重视,作为从业人员,我是觉得挺惭愧的,所以我就努力的帮助各电视台做一些声音方面的包装,同样也在社会上做一些大型的活动,包括刚刚结束的APEK会议欢迎活动、各类唱片的制作等等,希望我在这方面能多跟大家交流一些经验。

谈到交流经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控制制作成本,其实各单位的制作经费都是很紧的,在这种前提下,我们如何很好的完成电视声音这一块的工作是必须考虑的问题。我也是春晚评委之一,虽然我是站在技术角度来看春晚制作,从国际上来说,就没有假演假唱这么一说,站在一个艺人的角度来说,他学了一辈子,就想通过现场表演直接传达给每一个人,那实际上我们的电视制作就是一个桥梁,应该百分之百来还原它的内容。在国际上都是这样,要通过四年电子工程学院学习技术,另外四年是艺术类的学院学习艺术,然后用技术来服务艺术。而我们现在的音响师们都是很欠缺的,设备买进来还要先研究设备怎么用,至于服务的对象有戏曲、歌舞、音乐类的,艺术家们都是最少四年以上的大学,甚至是从小就开始学习,用他们毕生的经历去学出来的这些内容,通过我们的展示有时候会被毁于一旦。他没有机会在现场直接的去表演,而是先拉到录音棚里去录音,到现场一还原,现场的感染力、表演力和互动力都不存在了,对艺术家来说是不尊重,是不应该的。

那现在我们应该表达一个新的精神,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我们还要将我们的演出内容、录像内容表现好。我对我的学生说,我们是对谁来服务?其实我们是为舞台上表演最差的那个人服务。你把他都做好了,那么那些表演好的,自然就是好的。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就要做一个提升,第一,制作的时候电频的大小,也就是声音的大小有忽大忽小的问题,我们做的片头、片尾、插播的视频声音都是不一样的,因为素材的来源是不一样的。现在的电视台里很少有作曲这样的职位,一般由音乐编辑来充当,就是把那块音乐和这块音乐拿来接在一起,这就是一个音乐编辑。然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缺乏专业技能的培训,所以就形成了电频的忽大忽小,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场采播的一些声音清晰度不够,忽略了他的话筒的指向性、指向范围。当忽略这些问题的时候,就形成了录制完成之后清晰度不高,需要的声音和环境的声音性噪比的关系不够,所以到最后合成素材的时候,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瑕疵。由于你前期录制的时候就存在这样的问题,那后期很难改变,整台晚会你看起来就有好有不好。对于我们专业人员来说,这个就是你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往往他会把这个问题甩给了采访人员,就是扛机器的那个人和采访的那个人,我觉得解决这个非常简单,那就是在行前,做一些小的技术培训,还有就是对设备做一定的检查,做好行前的准备工作。

说到技术与艺术结合的关系,这两者是分不开的,所以做领导的要把这个观念灌输到员工身上,给他们机会学习,有要求的学习,最后在实践中论证和考核。把这种制度引导到每一个技术人员的身上,第一是给他们机会,第二给他们要求,第三是不断地考核,这样才能有一个良好的技术团队来服务于我们的导演团队、制作团队,反过来也能更好的控制制作成本。这是软的方面,下面我要谈一个硬的问题。我们遇到过很多的大型制作,但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可以把一切设备都小型化、简单化。现在的设备都是数字设备,数字设备的第一优点就是他的性噪比高,就是失真少,数字设备理论上是没有失真的,不管是传输过程当中,还是在copy过程当中都是没有损失的,因此数字设备发展的这十年到现在,最好的品牌我在设备展览会上看才需要两三万,没有什么复杂的东西。剩下一方面就是录音,一个录音笔才100多块钱,国产的录音笔才几十块钱,所以我要修正大家的一个概念,随着数字化的发展进程,我们的国产品牌也是一样的,国产设备完全可以胜任任何工作。现在的调音台,完全可以通过接口与笔记本连接,与数字的音频软件连接起来,同样可以做到现场同步上百路的现场录音。现场的多轨录音之后,可以回去慢慢修正,实际上如果你技术好,你是可以实现现场同步缩放缩缓,不需要第二次占棚,这就是最好的压制录音成本的方法。因此现有的技术,对于设备的采购,作为领导应该有一个清晰的导向,明白他的功能,不是说非要上百万的投资,才能做好这些事情。


(本文独家,根据作者在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文艺委员会《全国春晚践行·建言研讨会》上的发言编辑整理,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