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无情却有情》9

经典青春微小说 2021-07-20 13:05:42

后天,习程按照计划,把左依娜和陈雨韵约在了转角的一家咖啡店,左依娜比约定的时间足足提前了半个多小时,钱的吸引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却迟迟不见陈雨韵的影子,左依娜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她嫌弃地瞟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习程,轻哼了一声:陈雨韵怎么还不来?

 

话还没说完,门口就出现了一位中年男子朝他们走来,直接坐在了对面:你们好,陈雨韵有事不能来,她让我把这给二位,东西我已带到,就先告辞了。说完,便把1万元人民币放在桌中央,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这陈雨韵是怕自己出面,万一事情败露了,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才派了其他人。真是一个狠角色,难怪年纪轻轻就被领导器重

 

怎么办?陈雨韵不出现,接下来的任务怎么完成?习程一筹莫展,手心里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左依娜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拿桌上的一万元,清点了数目,不多不少正好一万元。照理说这一万元,她和习程各分5000,可左依娜的如意算盘早就打好了,这一万元她想独吞。

 

习程,有些事情我就明说了,我知道,你根本没往蛋糕里下药,那天,制作房你一共去了三次,在这过程中,你没有一次是下手的。后来,在大厅售货,众目睽睽下你更不敢放了。左依娜跟个侦探破案似的,说得有理有据

 

习程表面装得谎言被揭穿一脸恐慌的样子,内心早已乐开了花。

 

那天泻药完全是我一个人下的,所以......左依娜甩了甩手中厚厚的一叠:陈雨韵给的一万就应该全部给我。

 

左依娜终于说出了她的目的,习程暗喜,没想到左依娜的贪得无厌反而帮了他,习程摸了摸藏在口袋里的录音笔,任务顺利完成。“ok泻药我确实没放,这一万元你全都拿去吧起身理了理衣服便潇洒地离开了。

 

左依娜没想到习程这么好打发,之前准备好的下文还没说出口,这一万元就到手了。看着眼前这叠百元大钞,她两眼放光,没想到更刺激的还在后面等着她。

 

转眼两天过去了,正值周五,叶道情和吴珊珊从商场大采购回到了叶道情家。鞋子一脱,大包小包随手往桌上一扔,吴珊珊整个人往沙发上一躺:哎呀妈呀,逛个街骨头都快散架了,女人还真是奇怪,东挑西选,磨破了皮,走肿了脚,却依旧乐在其中。

 

这女人逛街的乐趣在于享受成品,几番折腾后,穿着心仪的衣服,吃着甜美的食物,那幸福的感觉可是蔓延到全身。叶道情从包装袋里拿出一盆炸鸡,开了两罐啤酒,盘腿坐在沙发上。开启味蕾的旅程。

 

这炸鸡味道简直没法说吴珊珊仰头一口啤酒下肚:你说的一点也没错,这女人逛街的乐趣就在于享受成品。

 

美食根本堵不住吴珊珊那张停不下来的嘴,又衔起一块炸鸡,喋喋不休地讲起了白天左依娜录音被曝光的事情。

 

想起左依娜在大庭广众之下,事情被揭穿后那面如土色的神情,真是大快人心。关于左依娜的惩处,张锡详全权交给了叶道情。她一天没离开,她就是这里的一天店长,人事的管理是她的义务也是她的权利。

 

吴珊珊刚开始担心叶道情会不会一时心软,故意放过了左依娜,后来才知道自己的顾虑是多余的,叶道情不仅直接开除了左依娜,还按照合同要求她赔偿了相应的损失,并向那些受害的顾客赔礼道歉,直到得到原谅。

 

至于陈雨韵,她上头有人替她撑腰,左依娜也没把她拱出来,她就此躲过一劫。多行不义必自毙,终有一天原形毕露。

 

面对这么霸气的店长,吴珊珊的小眼神中散发出崇拜的目光,要不是道情,她可真成了六月飞雪的窦娥,一世英名加大好前程都要灰飞烟灭了。

 

吴珊珊吃着吃着,就想着叶道情即将离开北京去上海工作的事情,心情跌落到谷底,干脆一口气喝下了整罐啤酒,她是真舍不得叶道情离开。

 

要不你和我一起去上海工作吧。叶道情从厨房拿了两个香瓜,是何向青前两天特意送过来的,说是进口货,口感确实不错:我上次听林启辰提到,我这次去的上海分店是一家新店,员工还没有招齐,你去肯定没问题的。

 

“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决定了,为了和你在一起,我也去上海。”

 

你说你这背井离乡千里迢迢地去上海工作,到底是为了我呢还是为了何向青?叶道情话刚说完,吴珊珊就伸着油腻腻的手往她身上靠。叶道情往后一躲,半个身子靠在沙发的后背上

 

好了,不闹了......叶道情打住了吴珊珊的嬉闹,重新坐正了身子,整了整衣服:“既然决定要去,就先回家征求叔叔阿姨的意见,他们同意了,就要提前向店里做好交接工作。”

 

叶道情这番话颇有道理吴珊珊低着头撕着鸡肉,思考着怎么家人商量。幸好还有一个开出租车的哥哥照顾父母,异地工作的顾虑也就减少了一大半,爸妈总是在她旁边念叨要她独立。这次去上海工作刚好能锻炼锻炼。

 

吴珊珊下定了决心,非要去上海工作不可,放下了喝到一半的啤酒,背上包就往屋外冲,还有半个月叶道情就要走了,她必须得抓紧时间做好爸妈的思想工作,手边的工作也要加快交接。

  

叶道情回过神,这吴珊珊早已消失不见踪影了。呵,这雷厉风行的。她喝了口啤酒,压压惊,给林启辰打了下电话, 得知叶道情在这么短时间内把事情都解决了,并没有感动惊讶,他对她的办事能力一向很有信心。

 

只是想到她快回到自己的身边了,一扫工作上的阴霾,干劲十足,走到窗口,打开了一扇窗,有丝暖风透了进来,钻进了他的心里。

 

浮动的月光里划过玻璃窗,他仿佛看到了她的身影,明亮的像繁星。

 

 

 

在叶道情离开前的一个星期,大家得知消息,万分不舍,特意办了个送别会,煽情了一把。叶道情向来是有分寸的人,助兴喝了两三杯红酒,便换了橙汁。倒是吴珊珊借着酒劲,鼻涕眼泪一大把,喝完红的喝白的,一副不醉不归的架势,最后还是叶道情把她拖回了家。

 

这场送别会张锡详并没有出席,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毕竟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他帮了她许多,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他是一位出色的上司,也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现在,他们之间,恐怕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吧。

 

也好,反正这辈子也不会再见面了,就不要再有任何瓜葛纠缠不清了,人的一生中有太多的插曲,活得洒脱,才不会太累。

 

 

 

离开北京的那天,三个人叫了辆出租车开往机场。

 

叶道情头偏向窗外,看着街边的一草一物,这座带给她无限悲伤和喜悦的城市,她即将离开。

 

她突然想起张爱玲在《小团圆》中写的一句话:有时候她想,会不会这都是个梦,会忽然醒来,发现自己是另一个人,也许是公园里池边放小帆船的外国小孩。

 

从上海到北京,再从北京回到了上海,一切就像做了一场很久很久的梦,醒来又回到了原点。

 

旁边何向青和吴珊珊的吵闹声打断了叶道情的游离。

 

你说你好端端地干嘛要和我们一起去上海,可怜的我,又要换个地方忍受你的折磨。何向青百思不得其解。

 

吴珊珊在吵架这件事上永远不会吃亏,和你有什么关系,不要说的我跟你关系很好似的。

         ······

 

叶道情坐在前排,对于他们的这种相处方式早已习惯成自然,拿出手机给林启辰回了条短信: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

 

办完登记手续,顺利通过安检,一切准备就绪,坐在候机厅等待登机。抬头望了望天,才发现六月流光之际,北京的天空居然可以蓝得那样澄清耀眼。

 

上海的天气应该也和这差不多吧,或许还会再热一点。

 

广播里响起了登机通知,叶道情拖着行李箱,一步一坚定地走向登机口,她开始期待这次的重逢,期待见到林启辰。

 

在机场的一个角落,张锡详默默地看着叶道情离去的背影,和她满带笑意的嘴角,他手插着口袋,低头转身走出了机场,头顶上飞过一架刚起飞的飞机,声音大的让他失了神。

 

你走后,那清秀的柳眉,冷落了整个夏天。

 

 

叶道情没有和吴珊珊、何向青坐同一趟去上海的航班,而是直接去了W市,回了家。这么大的调动理应告知家里人。况且她们已有好几个月没有相见了。

 

叶祖元和谢云都十分满意叶道情从北京调到上海,以后见面也就一个小时的功夫,方便了许多。叶道情并没有跟他们细讲这次回上海的原因,她和林启辰复合的事情也只字未提。她很清楚叶祖元对林启辰的态度和看法,等过段时间,时机成熟了再把林启辰正式介绍他们认识。

 

叶道情在家休息了几天,便买了高铁票去了上海。正赶上端午节,白天的票早已被抢光,不得已,买了晚上的票,到上海将近8点。

 

她拖着行李走出来的时候,只一眼就看到了林启辰。天蓝色的衬衣搭配卡其色的休闲裤,略微挽起的袖口,稍敞开的领口,更显得昂藏七尺,气宇非凡。

 

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茫茫人海中,她一眼就能认出他,永远都是最闪耀的那颗星,在他身边,自己都会变得熠熠生辉。

 

林启辰抬头间看到叶道情在人流中向他走来,嘴角不自觉上扬,朝她挥了挥手。

 

等很久了吧?叶道情走到他跟前,四周用羡慕的眼光望着她,竟有些害羞,懊恼着当初那个没脸没皮,风风火火的叶道情死哪儿去了?

 

林启辰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看到她微红的脸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牵起她的手,往车站外走去。

 

给,你最爱吃的蟹粉小笼。林启辰晃了晃手里的袋子,还未打开就香味扑鼻。

 

叶道情见到小笼,两眼发光,在北京生活那几年,每当看到别人啃着馒头,她就回想起了上海的蟹粉小笼,特别是城隍庙那家店。

 

蟹黄小笼外形小巧玲珑,褶皱整齐地如花瓣,小咬一口,就有鲜美的汤汁流出,蟹肉散发的香味溢满整个鼻腔,那肉嫩得简直没话说。

 

大二的时候,叶道情特意坐了半个多小时的车,拉上林启辰,来这家店吃上一口小笼,害得他在她面前再也不敢提小笼两字。

 

叶道情心满意足地吞了半个,几年过去了,小笼还是那个味

 

她越吃越兴奋,朝着启辰不断地傻笑,林启辰似乎又看到了之前那个叶道情,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认真起来又是那样的执着。时间会改变很多事,但有些本质的东西是不会变的,它只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弥足珍贵。


他和她就这样漫步在城市中,偶尔的嬉闹,间断的交谈,自始至终他都紧紧牵着她的手,即使他的左手上拖着沉重的箱子,挂着给她买的各式各样零食的塑料袋

 

叶道情望着身边再为熟悉不过的男人,笑靥如花,他和她会在一起一辈子吧!

 

林启辰本想把叶道情送到家中,没想到在楼梯下就被阻止了。一来,时间已不早了,林启辰没有开车,她不想让他太晚回去,二来是吴珊珊在家里,他去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的。

 

林启辰只好乖乖妥协,将手中的行李与糕点都给了她。一阵清风吹来,叶道情的秀发在初夏特有的花香中飘舞起来,拂过林启辰的脸颊,让他失了神。

 

他转身抓住叶道情的手臂,正打算上楼的叶道情被他突然的一脸专注弄得不知所措,停下了脚步:怎么了?

 

明天我来接你,带你去个地方。林启辰缓缓捋起她的细发,在她耳边低声地说着,声音柔得让人骨头都酥了。

 

他把手环在她的腰间,抚摸着她润滑的脸颊,叶道情小鹿乱撞的神色,看得他越发的喜欢。就在还剩1厘米的时候,叶道情突然转向他的脸,蜻蜓点水般小啄一口,便拖着东西一溜烟地走上了楼,独留林启辰一人摸着她方才轻吻的痕迹,笑容如流光溢彩般璀璨。

 

叶道情一上楼,开了门,和吴珊珊打了声招呼,走到窗口,见林启辰站在原地还未离开,便朝她挥了挥手,示意他赶快回家。

 

林启辰做了个遵命的手势,便悠哉悠哉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别望眼欲穿了,人影都没了。吴珊珊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着综艺节目。这重色轻友的家伙,回来也不给她一个深情的拥抱,只关心她的林启辰。

 

叶道情把带回来的糕点袋扔向吴珊珊,走向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行李箱中的物品。

 

哇,蟹黄小笼,梨膏糖......我亲爱的道情,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拿开你的猪蹄。叶道情推开吴珊珊的魔爪,把衣服归类放在柜子中,我哪有时间买这些,是林启辰买的。

 

好吧,我就跟着你享享口福吧。吴珊珊才不管是谁买的,有吃的就行,我听何向青说林总在我们来上海之前就已经给你安排了一套房子,你干嘛不要?

 

据说那套房子有180平方米,精装修,家电设备样样齐全,林启辰的一位朋友去美国工作了,空留一套房子在上海。

 

林启辰钥匙都拿到手了,只等着叶道情和吴珊珊住进去,没想到被叶道情拒绝了。

 

这房子不也挺好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自从在北京工作几年后,叶道情更加学会独立,很多东西,都是靠她自己努力得来的。在经济上,就更不希望太依赖别人,哪怕是林启辰。住这里多方便,还常常能与何向青碰面,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没一会功夫,吴珊珊就把所有的糕点都消灭光了,舔了舔嘴角;知我者莫若道情,这样一来,拿下何向青,分分钟的事。

 

这房子就是何向青帮她们找的,就在他家的楼下,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表面上天时地利人和,实际上......叶道情拍了拍吴珊珊的肩膀,拿下何向青可是场硬仗啊。

 

明天白天我和林启辰要出去,要不晚上我让他叫上何向青,来我们这一起吃个火锅?

 

吴珊珊听到这话,眼里发光,追着叶道情没完没了地撒娇,叶道情眼疾手快地把她关在了房门外,否则,今天就别指望睡个安稳的觉。

 

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明天林启辰会带我去哪呢?思考了半天,也没个答案。所幸翻了个身,关上台灯,嘴角浅笑地进入了梦乡。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叶道情拉开黑白相间的窗帘,敞开半扇窗,一抹金色的朝阳如期而至。她伸了个懒腰,享受着大自然的洗礼。

 

洗漱、穿衣、梳妆完毕下楼,林启辰手中拿着牛奶和生煎正靠在车窗边等着她,听到脚步声,他转过身,朝着她微微一笑,成了阳光下最迷人的景象。

 

她的笑点很低,最低的程度就是,看见他笑了,她也笑了:等很久了吗?

 

没有多久。林启辰把早点递给了她,还冒着热气。

 

咱们这是去哪儿?

 

保密。林启辰卖起了关子,叶道情便乖乖吃起了生煎,管他去哪儿,只要能和她在一起,被拐也乐意。

 

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叶道情就猜到即将前往的目的起——A大,他与她相遇、相恋的地方。只是没想到,学校的门卫依旧是以前那位大叔,更悲催的是他还记得叶道情。

 

小姑娘,好久没见到你了。大叔很热情地和她叙旧,看了眼旁边的林启辰,一副一目了然的神情:这是你的男朋友?小伙子长得很正气嘛,一看就是值得托付的人。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听到别人这么夸奖林启辰,挽着林启辰手臂的叶道情偷着乐,没想到大叔又来了一句:可比那个王八蛋林林启林启辰好多了,至少不会让你伤心到撒酒疯。

 

Oh my god!大叔我知道你的记性好,但是请别再说了,不然我又该发酒疯了。叶道情低着头,不敢看身旁人的反应。

 

大叔你好,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王八蛋。林启辰面不改色地自我介绍。

 

啊哈哈,你就是那个王八蛋…… 不是,你就是林启辰啊?大叔表情甚是尴尬:挺好的,一表人才,哈哈…….”

 

叶道情就这样在门卫大叔诡异的笑声中被林启辰带进了校园,见她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紧挽着他的手,林启辰故作生气:你难道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吗?

 

在林启辰的威逼下,叶道情只好老实交代自己在校门口撒酒疯的事情:我当时真喝醉了,所以才…….”

 

看着她紧张着急的样子,越是想逗逗她:都说酒后吐真言,原来我在你的心里就是一个王八蛋。

 

我错了,别生气了。叶道情双手合十,求原谅。

 

林启辰上前一步,欠了欠身子,把脸往前凑:你该怎么补偿我?

 

这是在学校。没想到他还有这么耍赖的一面。

 

林启辰依旧保持着姿势,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叶道情扭不过他,趁周围没人的时候,朝他脸上轻轻一吻,他如愿以偿地牵着她往教学楼走去。

 

学校好像翻新过了,教室里刷上了乳白色的墙,桌椅也改成了草绿色,操场旁建起了高尔夫球场,一切都焕然一新。

 

有些专业已搬往新的校区,整个校园开阔了不少,幸好经管系仍旧在当年那个位置。

 

叶道情和林启辰去了第一次他们相遇的那间教室,里面有一批毕业生正在答辩。林启辰从后门偷偷溜了过去,选了后排角落的两个座位,却还是被张教授一眼就认了出来。

 

启辰,一个人来的?你的小跟班呢?当年叶道情追求林启辰的事迹可是传遍了校园,连给他们上课的张教授也为之操碎了心。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林启辰,他倒也不避讳:她去上厕所了。

 

刚说完,叶道情就出现在了后门,张教授对她印象深刻,摘下了老花镜:道情啊,你还真是一碰到答辩就跑厕所。

 

叶道情在学弟学妹的欢笑声中低头走到林启辰旁边的座位上,这学校里的人记忆力着实厉害。

 

叶道情毕业答辩那段时间,为了减肥,吃了泻药,肚子痛得只想上厕所,从答辩开始到结束,每隔10分钟上一次,张教授气得以为她在恶作剧,硬要求她上讲台完成答辩。

 

至今,叶道情对那天的答辩内容仍记忆犹新:大家好,我是经济与管理学院的叶道情,我论文的题目是《论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关于这本书,说实话…….哎呦,肚子痛…….说实话我并没有全部看完,对于马克思……不行,肚子好痛……我就对我所知道的内容谈谈自己的见解……张教授,对不住了,我要先去解决燃眉之急……”

 

被她这么一闹,真个答辩氛围全无,都等着看她折腾到何时。叶道情到现在还记得张教授哭笑不得的表情和略带哀怨的声音:叶道情啊,你总是让人匪夷所思!

 

或许大学时期自己的脸皮真的是太厚了,才会让林启辰和张教授都拿他没辙。如果换做现在,应该没有这份勇气了吧。

 

人啊,越是长大,越是不敢追求自己想要的。

 

叶道情和林启辰趁中午的间隙请张教授吃了顿饭,席间突然下起了雨,倒也不觉得吃惊。反正不赶时间,便闲聊起来。

 

张教授料到他们俩最后会在一起 看到两人这样幸福,张教授倍感欣慰,用情至深的人就应该被时光温柔对待。

 

得到祝福的两人相视一笑,张教授下午还有事,林启辰便拉起叶道情的手起身告别。

 

那雨来得急去得也快,没过一会雨就停了,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在云雾里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想伸手触摸。

 

大雨过后的A大,凉风习习,空气中带着花草的清香味,林启辰和叶道情就只样漫无目的逛着校园,樱花树下,池塘边,食堂里……每处都有他们的身影,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两人正打算离开时,看到一群学弟学妹正如火如荼地拍毕业照,变换着各种姿势,各套服装,不变的是脸上洋溢的笑容,四年的大学生活将永远定格在这张照片上。

 

叶道情想起了自己和林启辰一起拍的毕业照。作为学长的林启辰比叶道情早毕业,林启辰拍班级毕业照的那天,叶道情和他正巧在市里看电影,接到消息后立马赶回来,叶道情跟他们班的人关系都混得不错,加上几位女生有事请假,她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他们班毕业照中的一员。

 

林启辰和叶道情慌乱中换上了学士服,在摄影师再三地催促下,跑到人群中。等完全反应过来,叶道情才发现自己和林启辰的衣服穿岔了,穿在叶道情身上的学士服都可以当戏服了。可摄影师偏偏安排了跳起来抛帽的动作,结果可想而知。

 

整个人就一张脸露在外面,再加上风中凌乱的散发,叶道情看到照片的瞬间,恨不得把自己给剪下来。

 

要不,我们一起拍一张?林启辰上前向刚拍完的一对情侣借了一套服装。

 

淡蓝色的上衣下裙显得叶道情身姿曼妙,挽起耳垂边的碎发,莞尔一笑,眉目粲如画。

 

左边的林启辰身着全黑的中山服,干净、简单。正如书中所说: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好一对男才女貌,才子佳人。

 

金色阳光照得校园暖意融融,雨后初晴的风景最是可人,夹带着微微热浪,杂糅着丝丝水分,配合得天衣无缝,轻柔的云雾与绚丽的彩虹,撩开了,背景就是一个湛蓝的天空。

 

那张他们相偎相依的相片从照相馆洗出来,背面是叶道情亲手写的八个字:岁月静好  与君同心

 

从学校出来,两人去市场买了一些晚上吃的伙食,到家将近5点,正遇上何向靑拎着半打啤酒下来,敲了半天门没人应答,叶道情从包里掏出钥匙,开了门:里面那位估计还睡着呢。

 

还真被叶道情猜对了,一进门就看到吴珊珊睡眼惺忪从房间出来,半打哈欠:你们来啦,我还打算去开门。

 

何向靑拿起沙发上的抱枕朝吴珊珊身上扔去:你是猪吗?这个点还睡觉!

 

你管得着嘛。吴珊珊把抱枕扔了回去,在卫生间洗了把脸。昨晚看片子一晚上没睡,早上睡了三个小时,起来吃了个饭,又接着补觉,一醒来没想到这么晚了。

 

睡饱后的吴珊珊神清气爽,想着去帮帮忙,结果在客厅就看到,厨房里叶道情和林启辰洗着菜仍不忘恩爱的身影,吴珊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坐在何向靑旁边,没聊上几句,又毫无征战地拌起嘴来。

 

等叶道情和林启辰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完毕,吴珊珊这边也吵累休战了。

 

何向靑起身开了两瓶啤酒,斟满四大杯,率先举起酒杯,颇有主人风范:来,让我们举起酒杯,为两位美女的到来,为咱们四个未来的美好生活干杯!

 

干杯!四人皆一饮而尽。

 

你说你们也真是的,都6月份还煮火锅吃,不怕热晕啊?何向靑的嘴就是闲不住,整只猪脚都堵不住它。

 

吴珊珊听了不愿意了,伸手就想把他的食物连碗端了,请他吃饭,话还这么多。

 

另外两人在一旁见了,只觉得好笑,默不作声,随他们去闹。

 

看着叶道情碗里的菜都快被林启辰夹得堆成了山,何向靑一脸欣羡:这恩爱秀的,当我们不存在呢?

 

林启辰从锅中挑了一根辣椒往何向靑口中送:来,我也给你夹,别客气。辣的何向靑面目通红,扯着嗓子直灌啤酒:你小子现在把道情重新追到手后,又开始得瑟了。想当年,也不知道是谁,喝醉了酒,半夜喊着道情道情,叫得那个凄凉。

 

眼看着第二根辣椒又要被塞进嘴里,半路被叶道情好心制止,真怕他东西还没吃饱,就被辣的虚脱。

 

吴珊珊瞪了眼一脸得意的何向靑:人家那是专情,不像某人女朋友换得比衣服还勤。

 

我也很专情的,每次分手,当天晚上我都会在家面壁思过。

 

是啊,思考下一个目标是谁。更不要脸的是,没过几天,麻将三缺一,打电话给前女友来凑人数。那女的气得把你的手机号码贴满大街,上面写着无痛人流。

 

听到林启辰的爆料后,吴珊珊差点一口酒喷出来,这女的也太狠了,不过何向靑也是该:像你这种人,肯定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才会对爱情抱着游戏的态度。

 

没有听到何向靑的反击,大家都抬头望向他,他也不辩解,只顾埋头喝酒,空气瞬间凝结,只有火锅冒泡的咕噜声。

 

叶道情把火关小了一格,顺势推了把吴珊珊的胳膊,朝她使了个眼色。

 

吴珊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胸口堵得慌,不是因为冷场,而是因为,第一次知道在何向靑心底有人。

 

道情,后天你和珊珊就可以去上班了,店里我已经全部交代清楚。林启辰故意错开话题,他知道再这样沉寂下去,今晚得扛着何向靑回家了:运营模式与北京差不多,上手也快。

 

叶道情收到信号,也在一旁配合:嗯,没事,有什么问题我可以找向靑帮忙,他反正已经驾轻就熟了。

 

要是平常,何向靑早就大胸脯一拍,自信满满地打保票。可现在的他头也不抬,只往嘴里倒酒。别喝了,再喝该醉了。林启辰拦下他手中的酒杯,再三劝阻。

 

这火锅也没心情再吃下去了,何向靑从裤兜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支烟,出了门。

 

看来那道伤疤还是未愈合,林启辰喝了口汤,换了双鞋,也跟了出去。

 

两个人离开了,锅里的菜基本没动,煮得太久,都浮在水面上。吴珊珊从一旁拿起何向靑没喝完的啤酒,一口闷。

 

好家伙,这两个人还真是一个德行:你也少喝点。苦了叶道情。刚劝完一个,又来一个。

 

酒杯被吴珊珊无情地拍在桌上,气势汹涌:说,向靑心里的那个人是谁?

 

却被她这仗势吓了一跳。再漫不经心的人,也逃不了爱情这一关:她叫秦湘虹。

 

秦湘虹,A大艺术设计系的系花,长得漂亮,家里有钱,成绩出色。典型的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不光这样,人还特别友好,常常把自己应得的那份奖学金让给生活条件差的同学。

 

也有不少男生追求她,但都被她拒绝了。

 

意外的是,大三下学期一次篮球比赛,秦湘虹对何向靑有了好感。据说是因为他那股不服输的劲吸引了她。

 

那场校际篮球赛何向靑是带伤上阵,比赛期间不知道摔了多少跤,一声不吭坚持下来,在最后获胜全场欢呼的那刻,何向靑无意中扫向观众席,秦湘虹对他微微一笑,那笑容使他整个人都平静下来。

 

他以相同的方式回应她的注视,从此,他们之间的故事便开始了。

 

她会连续一个星期没日没夜的折千纸鹤,只为了在生日那天亲手给他惊喜,她会偷偷画他,开心时的他,生气时的他,打篮球时的他,孩子气时的他......每一笔都那样的用心,就像对待他们之间的爱情,真挚专注。

 

他也会陪她一起去泡图书馆,从没想过学渣的自己会在那里安心地待了一天又一天;周末没课的时候,他会和她一起跑到电影院,看上一部爱情片,即使看着看着眼皮快打架了,也会在她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送上自己雄健的臂膀让她靠,献上衣袖给她擦眼泪......

 

他们就这样相处了一年半,大四毕业,情侣们都面临同一个问题。

 

何向靑家庭条件虽然不富裕,但是他一直坚信通过两个人的努力,一定会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而秦湘虹的父母已在美国生活,安排她去那里深造。

 

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现实的残酷,秦湘虹最终还是放弃了他们的爱情,去了美国。

 

那天,秦湘虹定了晚上的机票,何向靑捧着一大束玫瑰赶去机场挽留她。我到现在还清楚记得那时何向靑的眼神,就像即将失去一件珍宝。故事很平常,吴珊珊却听得入了神,这样的何向靑她从未见过。

 

秦湘虹还是拒绝了他,登了机。

 

回去的路上,叶道情和林启辰跟在何向靑的身后,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从那一大捧玫瑰花中抽出一枝又一枝,默默地插在街边的每辆车前。

 

那一晚,月净无声,一路花香。

 

如果,他先遇到的那个人是我,该多好。

 

如果是我,又怎么会舍得离开他。吴珊珊捏着杯脚,暗自为他心疼。

 

秦湘虹离开的这几年,向靑也曾特意买了去美国的机票找她。叶道情从火锅里捞出一颗蘑菇放进嘴里,这么多菜,不吃怪浪费的。

 

然后呢?吴珊珊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结果,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催促着叶道情。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只是再也没有听他提起过秦湘虹这个名字。

 

虽然知道何向靑和林启辰在一起,不会有什么问题,却拦不住吴珊珊已经飞出去的心,拿上钥匙出门寻找两人。

 

下楼走了5分钟,便看到两人在柳树底下静站着,沉默不语。

 

吴珊珊停下脚步: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秦湘虹的事?

 

夜深人静,叶道情的声音显得更为轻柔:我们以为秦湘虹对他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了,没想到.......”

 

人的心里不怕死过人,就怕藏着一个半死不活的。

 

何向靑转身,看到她们两人,又恢复了之前的本性,似乎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吵着嚷着要继续回去喝酒。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不是怕付出,而是怕努力了还是得不到想要的结果,所以才会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是因为受过伤害,才会格外小心翼翼。

 

吴珊珊紧跟在他的身后,却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一向能说会道的她词穷了。但唯一确定的,有些事是时候行动了。

 

林启辰牵着叶道情的手,走在最后。因为曾经经历,所以感同身受。

 

在何向靑身上,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只是,他们比他幸运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