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作家】中篇小说 || 拆迁,拆迁 (中)——王宽

前沿作家 2019-07-10 16:13:09



4

向阳提心吊胆地踩着爱情钢丝,扮演着典型的“双面人”角色。上班时,他处处依着顺着龙珠珠,让龙珠珠觉得他似乎很在乎她。晚上,他和刘佳佳聊微信时,又装出一付好男人的样子,说一些言不由衷的甜言蜜语,让刘佳佳觉得他对她一往情深。

三个多月后,滨江市征拆办正式行文,任命向阳为宣传科副科长,龙珠珠为科员。

向阳心里清楚,他能这么快被提拔为副科长,是由于他已经被牢牢困在了龙珠珠精心编织的大网中,他要想再挣脱,实在太难了。

向阳考虑再三,终究还是没敢把他“高升”这件事告诉刘佳佳。向阳心想,刘佳佳要是晓得他这么快就当上了副科长,肯定会产生怀疑,步步紧逼他解释清楚原因。

向阳和龙珠珠在滨江市征拆办的主要工作是把中央、省、市关于征地、拆迁的有关政策,外地征拆工作的经验和本市各区县几十家房地产公司的征拆情况及时收集汇笼,每半个月编辑一期《滨江征拆简报》,送市、区住建局和市、区有关部门领导参考,下发本市各区、县的各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深入部分拆迁的住宅小区了解拆迁情况,陪同领导到基层调研。工作倒没啥子困难,但令向阳苦恼的是自从他当上副科长后,应酬一下子比原来多了许多,不是这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请他吃饭,就是那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邀他赴宴。向阳很为难,吃了这家没吃那家,那家有意见,吃了那家没吃这家,这家又有意见,但如果每家的邀请他都来者不拒,不善喝酒的他又受不了,况且,世界上绝没有免费的午餐!向阳思来想去,对所有的吃请通通加以拒绝,借口他的肠胃不好,他可不愿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如今的房地产开发商,能够真正经得起检验的简直是凤毛麟角,施工时偷工减料、质量不过关的反倒是普遍现象,滨江市当然也不例外。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为了能在《滨江征拆简报》上粉饰、夸大自己的业绩,总是巧立名目给向阳和龙珠珠送去高档会所金卡、各种消费卷和名烟、名酒,向阳一律拒收,说他不愿自己年纪轻轻就被人抓住把柄犯错误。龙珠珠见向阳坚持原则,也就和向阳一样对送礼一律拒收。

龙珠珠把向阳“不食人间烟火”的事告诉了她的老爸和老妈,她的老爸曾经在视察滨江市住建局时见到过向阳,对向阳的第一印象不错,听龙珠珠这么说,情不自禁地夸赞说没想到向阳这小伙子不但人长得帅,思想境界也这么高,难得,难得。龙珠珠的老妈见龙珠珠满脸喜色,心里一动,试探说,珠珠,你给老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小向啊?龙珠珠羞涩地说,老妈,您说些啥子啊。她的老妈心里有了底,笑着说,珠珠,你就用不着掩饰了,你的神情已经出卖你了。难得小向能博得你的芳心。你要是真喜欢小向,我和你老爸是不会阻拦你的。

龙珠珠羞得低下头,吃吃直笑。

龙珠珠暗暗决定,加快追求向阳的速度。

         一个周末的晚上,龙珠珠邀请她最要好的几位闺蜜在一间酒吧的雅间聚会里。几杯红酒下肚,借着酒性壮胆,龙珠珠坦诚地对闺密们说她真的很爱向阳,可四个多月了,尽管她作出种种努力,但她和向阳的关系始终没有取得质的突破,她看得出来,向阳的心里还是放不下他的那个刘佳佳,她感到很苦恼,不晓得该咋个办。

          龙珠珠的几位闺蜜先前经龙珠珠引荐都见过向阳,对向阳的印象不错。

          得知龙珠珠的苦恼后,龙珠珠的几位闺密纷纷给她献计献策。

          丽丽说,珠珠,这有啥子难嘛,你不是说向哥是一个大孝子吗,只要你多花一些功夫,先拿下向哥的老妈,博得向哥老妈的喜欢,这事就成功了一半。

          龙珠珠说,我晓得向哥是一个大孝子,我已经在尽力这么做了,向哥他老妈对我的态度还是比较可以的。

          丽丽说,光是可以还不行,必须得对你在意才行。

          蓉蓉说,珠珠,要不这样办,你干脆当面锣、对面鼓,找到刘佳佳,当面把事挑明,叫她自己知趣点,不要再纠缠向哥。

          龙珠珠摇摇头说,不行啊,蓉蓉,我怕自己贸然地去找刘佳佳摊牌,反而弄巧成拙,再说,刘佳佳要放寒假才回来,我可没耐心等那么长时间。

          梅梅说,珠珠,我建议你呀,对于向哥,你光是一味示弱绝对不行,必须软硬兼施。

         龙珠珠眨巴着眼问,梅梅,咋个软硬兼施?

          梅梅说,软的一面,就是你在向哥的面前一如既往,处处表现出温柔可人。

          龙珠珠问,那硬的一面呢?

          梅梅转过脸望了一眼红红,咯咯笑着说,珠珠,这还用我教你吗,就用红红当初对付兵哥的妙计嘛。

          红红瞬时羞得满脸通红,用粉拳锤打梅梅的大腿,梅梅,讨厌,讨厌。

          丽丽和蓉蓉听梅梅一说,乐了,对呀,对呀,珠珠,就用红红那个妙计。当初,兵哥始终不愿和红红明确关系,红红使出妙计后,兵哥不是立马乖乖就范了吗?如今,俩人的感情不也很好吗!

         龙珠珠当然清楚红红用的啥子妙计,迟疑着问,可这妙计用在向哥身上,管用吗?

          梅梅说,肯定管用!你不是说向哥的思想很传统吗,不要再犹豫了,干吧!

          龙珠珠沉默了好一阵,一咬牙说,那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自己的幸福,我豁出去了!

          红红拍着手说,这就对了嘛,珠珠,你不是要满21岁了吗,到时候,我们给你举办一个生日pat,趁此机会,我们全力配合你实施妙计,别到时候打退堂鼓啊!

          龙珠珠坚定地说,只要能套牢向哥,我绝对不打退堂鼓!

          梅梅、红红、丽丽、蓉蓉齐声叫好,珠珠,看看你,哪像个大姑娘?你呀,硬是被向哥迷魂汤灌得失去自我了。说定了,到时我们全力配合你。

         一转眼,龙珠珠21岁的生日就快到了。这天在办公室,龙珠珠对向阳说,再过几天她就满21岁了,她生日那天晚上,她的几个闺蜜将为她举办一场生日pat,邀请他参加。

          听了龙珠珠这话,向阳本能地想推辞,但他看到龙珠珠的热切期待目光,不忍心扫她的兴,只得勉为其难答应了。

          龙珠珠松了一口气说,向哥,谢谢你给珠珠面子。

龙珠珠21岁生日的前一天上午,向阳和龙珠珠陪同马主任、邹副主任参加由滨江市征拆办主持召开的“红星住宅小区”拆迁安置协调会。向阳和龙珠珠在会议室意外地碰到了关鹏。向阳问关鹏咋个会参加这个会,关鹏说他的叔叔生病住院了,委托他当代表。看见向阳身边的龙珠珠,关鹏笑着对向阳说,这位小美女是哪个?也不介绍介绍。向阳说她叫龙珠珠,是他的同事。

龙珠珠接口说她是向阳的女朋友。

关鹏笑着说向阳艳福不浅。

龙珠珠说不是向阳艳福不浅,是她的运气好。说完,自个笑了。

关鹏也笑了,小美女说话真逗。

这时,“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汪常青在几个部下的簇拥下,趾高气扬地步入了会议室。看见向阳和龙珠珠,汪常青笑着向他俩打招呼,并请龙珠珠代他向她的老爸和老妈问好。汪常青走过去后,关鹏惊讶地问向阳啥子时候当上了科长。向阳说不是科长,是副科长。关鹏说副科长也不错呀,这下子可以帮着他叔叔说话了。向阳很尴尬,心里埋怨说关鹏咋个不识时务,大庭广众之下说这种话,这不是有意让人他难堪吗。龙珠珠似乎看穿了向阳的心思,及时替向阳解围,说向阳很有正义感了,喜欢帮助弱势群体。关鹏说他就放心了。向阳害怕关鹏无休止纠缠,忙对关鹏说他和龙珠珠要去开会了,和龙珠珠去了前排座位。

协调会开始以后,汪常青代表“滨江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介绍了对“红星住宅小区”的拆迁方案,请参加协调会的“红星住宅小区”拆迁户代表发表意见。

“红星住宅小区”的十多位拆迁户代表争先恐后地抢着发言,七嘴八舌抱怨说“滨江常青房地产开发公司”准备安置他们的“美好家园住宅小区”的地理位置太过于偏僻,距离城区太远,交通很不方便,医院、学校、商场都还没有修建,纷纷表示反对“滨江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提出的安置方案,并提出了具体意见。

关鹏一直沉着脸没有吭声,直到十多位拆迁户代表都说完以后,他才站起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希望汪常青尽快拿出新的合理安置方案。

关鹏坐回座位以后,汪常青鼻子哼了一声,态度蛮横地说,各位代表提的意见我认真听了,我只能说,你们的要求太过分了。我在这里表个态,除了临时租房补贴这一条可以再商量以外,其余的免谈。你们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都必须按照设定的安置方案执行。汪常青高声说,你们的眼光要放远一些,随着滨江市区的日益扩大,用不了多长时间,“美好家园住宅小区”的交通将会得到有效改善,医院、学校、商场等配套设施也会很快兴建起来。

汪常青刚刚说完,关鹏就站起来针锋相对地说,好哇,汪董事长,那我们就等“美好家园住宅小区”的交通改善、相关配套设施完善以后,再搬迁过去,这些条件没实现以前,我们哪也不去。

汪常青也站了起来,怒视着关鹏说,想得好,只怕是到了搬迁的最后期限,你们不搬也必须得搬。

看见关鹏和汪常青剑拔弩张,针尖对麦芒,马主任急忙招呼关鹏和汪常青说,大家冷静、冷静,坐下,坐下,听我说几句。

关鹏和汪常青坐了下来。

会议室里安静下来以后,马主任说,我代表市住建局和征拆办在这里表个态,希望拆迁户们发扬高风格,以大局为重,支持我们的城市建设。市里已经作出规划,用不了三五年时间,“美好家园住宅小区”那一片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像当年上海人说“宁要老城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座房”,可如今呢,浦东发展起来了,房价早就超过了上海老城去数倍了,当初没搬迁到浦东的那些人后悔死了。我敢拍着胸口说,几年以后,“美好家园住宅小区”那一片变成繁华的闹市区以后,别人想搬去都搬不去了。

马主任口沫四溅,越说越离奇。一位拆迁户代表忍不住站起来打断了马主任的话,马主任,你搞清楚点,我们现在住的小区是正宗江景房,你画的饼虽然叫“美好家园住宅小区”其实一点儿也不美好,既不临江,也不靠山,离市区足足有十多公里,猴年马月也怕是发展不起来。你们硬要我们搬也不是不行,那必须给予特别优惠,按照一赔三的面积比例进行安置。

汪常青听那位拆迁户代表提条件,气急败坏说,放你妈的屁,你咋个不要求“一赔四”、“一赔五”呢,硬他妈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狮子大开口!

另一位拆迁户代表站了起来,两眼瞪着汪常青,愤愤说,汪董事长,请你把嘴巴放干净点!你要是真的肯“一赔四”、“一赔五”,我们倒也不反对!

汪常青被彻底惹火了,厉声吼道,硬他妈的越说越离谱了,做梦娶媳妇,想得美。

关鹏站了起来,冲着汪常青说,汪董事长,你既然这么不通商量,没有半点儿解决问题的诚意,那我们也就没得啥子可谈的了。关鹏离开座位,转身向会议室外走去。

其余的拆迁户代表也相继气愤地议论着离去。

拆迁安置协调会不欢而散。

龙珠珠用手肘碰了碰向阳说,向哥,你这个同学的嘴巴还硬是有点儿厉害。

向阳侧过脸说,珠珠,你不晓得,关鹏读中学的时候,大家都叫他“牛板筋”,认准一个理,整死都不改。

这时,马主任、邹副主任和汪常青走了过来,马主任叫向阳和龙珠珠把会议记录和录音整理一下,尽快搞份简报出来。

向阳和龙珠珠答应着,收起录音笔和记录本、签字笔,站起身,跟在马主任、邹副主任、汪常青的后面,出了会议室。

当天下午,向阳和龙珠珠把整理会议记录和录音后形成的一份简报,交给了邹副主任审阅。

邹副主任审阅以后,叫向阳把简报拿去请马主任审签。向阳拿着简报来到马主任的办公室门口,正要敲虚掩的门,听见马主任在里面打电话,就在门口停了下来。向阳听见马主任兴奋地说,哦,上午来开会的代表中只有三个人没领取500元午餐补贴,其余十个人都领了?汪董事长,这是好事嘛。啥子,有代表自嘲说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呵呵,他们还当真以为天上会掉馅饼啊。汪董事长,你这一招实在高明,俗话说,吃人口软,拿人手软嘛。各个击破,内部瓦解,高,高,实在是高。

原来,马主任是在和汪常青通话。向阳当然晓得,“滨江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这天上午给每一位来开协调会的拆迁户代表都提前备下了一个装有500元现金的红封封,美其名曰“午餐补贴”,协调会结束以后请代表们在会议室门口签字领取。向阳感到很忧郁,十三位代表中居然有十位代表领取了红封封,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贪图小便宜,最终会吃大亏吗!

等马主任和汪常青通完电话,向阳才敲门进去,把简报交给了马主任。

晚上回到家,向阳思来想去,觉得有必要给关鹏通通气,让关鹏有所防范。向阳拨通了关鹏的电话,问关鹏上午散会后签字领午餐补贴没有,关鹏哼哼说汪常青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拉拢人,他才不会上当呢,当然没领取。向阳问关鹏晓不晓得有参会的代表里有好多人领取了补贴,关鹏说他劝大家不要领取,劝不住,就冒火地先走了,不晓有好多人领取。向阳告诉关鹏,有十个人领取了,有的还说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关鹏气得大骂叛徒、叛徒,贪图小便宜的叛徒!向阳说关鹏,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叫他赶紧做那十个领了补贴的拆迁户代表的思想工作,免得他们落入汪常青的陷阱。关鹏问向阳晓不晓得哪些人领了午餐补助,希望向阳能够告诉他,向阳说他当然晓得,告诉关鹏也可以,但关鹏千万得保密,不然,要是马主任和汪常青晓得是他泄密,他的麻烦就大了。关鹏请向阳放心,说他绝对替向阳保密。向阳于是便把那十个领取了补贴的拆迁户代表名字告诉了关鹏。

挂断电话,向阳把手机放到枕头旁边,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出神,由“红星住宅小区”联想到“滨江住宅小区”,心想幸亏龙珠珠找了她的老舅,“滨江住宅小区”的拆迁户才不至于受窝囊气。由龙珠珠又联想到刘佳佳,向阳的心情变得沉重了起来,还有不到一个月,刘佳佳就要回滨江过寒假,到时候,他真不晓得该咋个向刘佳佳解释。

向阳正神情恍惚时,耳畔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他这才想起和刘佳佳聊微信的时间到了。他拿起手机点开微信,刘佳佳的笑脸立刻出现在了屏幕上。刘佳佳喜气盈盈说,向哥,我们将提前放假,1月中旬就可以回来了。你想不想我啊?

向阳赶忙说,想,当然想,天天都想。

刘佳佳笑得很甜,向哥,你没说谎吧?

向阳有些心虚,赶紧掩饰说,没有,绝对没有说谎。

刘佳佳问,向哥,我没在你身边的这些日子,你没有偷偷跟别的美女潇洒吧?

向阳暗暗大吃了一惊,紧张地猜测刘佳佳会不会是听到了啥子传言,如果是那样,麻烦可就大了,硬着头皮否认说,佳佳,你想些啥子哦,我的人品你还不晓得吗,我只忠于你这个大美人,咋个会跟别的美女潇洒哦!

向阳的稍一迟疑被刘佳佳看在了眼里,刘佳佳笑着,单刀直入地问,向哥,你跟那个龙珠珠处得咋样啊,该没有跟她玩暧昧吧?

向阳急得连声否认,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绝对没有!

刘佳佳一扬柳眉,逼问,向哥,当真没有?

向阳判断刘佳佳很可能是在套他的话,忙警醒自己千万得沉住气,于是肯定地说,真的,当真没有。

见向阳回答得毫无破绽,刘佳佳稍稍放下了心,笑着说,向哥,看把你紧张得,我不过随便问问而已。你别生气啊。

向阳赶紧说,不生气,不生气。

看着刘佳佳的笑脸,听着刘佳佳说的话,向阳的心里真不是个滋味。聊完微信,向阳关上手机,忍不住扇了自己两个耳光,他觉得自己变得实在太虚伪,说起谎来竟然也不羞愧脸红。


5

龙珠珠21岁生日的这天晚上,龙珠珠的闺密们包下了“滨江大饭店”16楼的一间小餐厅。上午上班时,龙珠珠再次提醒说,向哥,晚上你一定要参加我的生日ptai哦。向阳不无警惕地问,珠珠,你都邀请了一些啥子人?龙珠珠咯咯笑着说,向哥,放心,我只邀请了我的几个闺蜜和她们的老公或男朋友。征拆办只邀请了你一个。

听龙珠珠这么说,向阳放下了心,表示一定参加。

当天晚上,龙珠珠的生日pati在“滨江大饭店”16楼6号小餐厅举行。在热烈的掌声中,龙珠珠眉开眼笑地说,感谢各位闺蜜、各位朋友前来为珠珠过生日,请大家尽情喝酒尽情玩,来个一醉方休,一玩方休。龙珠珠的话音刚落,丽丽就嚷了起来,珠珠,点生日蜡烛、点生日蜡烛,许愿。龙珠珠用打火机点燃生日蛋糕上插的蜡烛后,双手合十,闭着眼睛许愿。许完愿,龙珠珠吹灭了蜡烛。她的几个闺蜜一齐起哄,珠珠,你许的啥子愿,能不能坦白交待?龙珠珠幽默地笑着说,不行,天机不可泄露。梅梅说,珠珠,你不说我也晓得,你许的愿哪,一定是希望早日和向哥步入幸福的婚姻殿堂,早生贵子!龙珠珠的脸上瞬间飞起了两块红霞。丽丽、蓉蓉、红红拍着手说,看看,被梅梅猜准了,珠珠的脸都羞红了。

大家尝蛋糕、喝红酒、吃美食、唱歌、跳舞、说笑话,玩得非常的尽兴。三个多小时以后,在龙珠珠几位闺密的蓄意围攻下,一向不善饮酒的向阳终于醉倒了。看见向阳醉倒,龙珠珠的几位闺蜜得意地叫嚷起来,珠珠,珠珠,快点儿、快点儿扶向哥去房间休息哪。

沉醉在亢奋中的龙珠珠这才如梦初醒,在梅梅和丽丽的协助下,扶着醉如烂泥的向阳去到1606号标间,把向阳安顿在了宽大舒适的席梦思床上。

梅梅和丽丽朝龙珠珠吐吐舌头,扮了个意味深长的鬼脸,轻声叮嘱说,珠珠,就看你的了,加油,一定要搞定哦。说完,带上门走出了房间。

龙珠珠咬着嘴唇,把自己和向阳浑身脱了个精光,闭上眼睛,躺在向阳的身边,盖上了被子。

半个多小时过去后,向阳迷迷糊糊中觉得浑身躁热难忍,他伸手一摸,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这是咋个回事?他努力去想,却怎么也搞不明白。忽然,一个光溜溜的温润柔嫩身子靠紧了他。哦,原来是和佳佳在一起。向阳的欲望急速膨胀,翻身骑了上去,肆意地亲吻、揉捏和抚摸。他惊喜地发现,几个月没作爱,佳佳的乳房竟然变得比原来更加坚挺,更加富有弹性,佳佳的腰肢似乎变得细了一些,浑圆了一些,啊,对了,一定是这几个月,佳佳加强了锻炼。但他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刘佳佳咋个变得像木头人一样,不像过去那样主动热烈迎合了,嗯,也许是几个月没做爱,有些生疏了吧。向阳亲吻、揉捏、抚摸了一阵,觉得他像要涨裂开似的,便迫不急待地动作了起来。他明显觉察到刘佳佳颤抖得很厉害,他暗自好笑,都老夫老妻了,还颤抖啥子哦。他挺身用力进入,听见了一声痛楚的尖叫。他不管不顾,动作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终于一泄如注。他长出了一口气,身子掏空了似的翻到了一旁。片刻,一阵压抑的抽泣使向阳陡然惊醒了,他睁开眼睛,借助柔和的床头灯灯光,这才惊讶地发现躺在他身边的根本不是刘佳佳,而是泪流满面的龙珠珠。向阳吓得睡意顿消,忙结结巴巴问,珠珠,咋个是、是你?这是咋个回事?龙珠珠可伶兮兮地望着向阳,委屈地说,向哥,你喝醉了,我扶你到客房休息,你硬拉着我不让我走,说你太爱我了。我说我不是刘佳佳,挣扎着想离开,奈何你力大如牛,根本不放我,强行把我抱上席梦思床,硬是夺去、夺去了我的处女身,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龙珠珠一边哭泣,一边揭开盖住她身子的被子。灯光下,向阳看见了龙珠珠雪白细腻的裸体和龙珠珠下身的斑斑血迹。向阳的头轰的大了,他明白自己闯下了大祸,心里叫苦不迭,忙伸出手扇自己耳光,该死、该死,我咋个能这样玷污、玷污了珠珠,该死、该死。龙珠珠拉过被子重新盖住身子,一把抓住向阳的手,泪流满面说,向哥,珠珠不怪你,你这样做,说明你爱珠珠。如今,珠珠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得向珠珠保证,一辈子只对珠珠一个人好,不然,珠珠、珠珠饶不了你。事已如此,向阳哪还敢说半个不字,只有连连点头的份了。

向阳懊悔中回过神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马上回家,他想翻身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疲软无力。龙珠珠察觉到了向阳的意图,侧过身子紧紧地抱住了他。

龙珠珠对向阳说又了一些什么话,向阳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满脑子只有挥之不去的追悔莫及。不知道过了多久,浓浓的倦意又使得他昏睡了过去。

向阳再一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七点过了。他拧开床头灯翻身坐起,觉得头仍然有些昏昏沉沉。他的身旁,早已经不见龙珠珠的踪影。他努力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真怀疑自己是作了一场梦。但当他拉开被子,看见雪白的床单上一团斑驳的血迹赫然映入眼帘后,他确信昨晚发生的一切全是真的,他狠狠捶了几下头,百感交集,刁蛮的龙珠珠这下子算是牢牢套住他了。咋个办?咋个办?向阳不晓得自己如何面对一心爱着他、为他刮过两次宫的刘佳佳。若是向刘佳佳坦白他占有了龙珠珠,刘佳佳绝不会原谅他。以此作为理由向刘佳佳提出分手,刘佳佳还不气得发疯,寻短见自杀也未可一定。咋个办,咋个办啊,向阳挖空心思考虑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阳光透过鹅黄色的金丝绒窗帘渗透进来,房间里变得越发明亮了。向阳拿起手机看看,快打七点半了,他不敢再磨蹭,赶紧下床穿戴齐整,一转脸发现床头柜上压着一张餐劵和一张便条,他拿起便条,看见上面有龙珠珠的笔迹“房费已付,离开时记住把房卡交到总服务台。”向阳苦笑摇摇头,穿上拖鞋走进卫生间。他没想明白,昨天晚上他一直克制着没喝多少酒,咋个会醉得那么厉害!向阳哪会想到,他是被龙珠珠和她的几位闺蜜合伙算计了,他和龙珠珠一起唱《夫妻双双把家还》时,在市医院当医生的红红偷偷在他喝的那杯啤酒里放进了药粉,使得他乖乖地上了钩。

第二天上班,向阳心情烦乱,郁郁寡欢,和兴高采烈的龙珠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十点过,趁着向阳到马主任办公室送一份简报草稿的机会,龙珠珠关上办公室的门,分别给梅梅、丽丽、蓉蓉和红红打电话报喜,说她已经把向阳搞定了。龙珠珠夸张地炫耀说,你们不晓得,吃了药的向哥像一头饿极了的色狼,既粗鲁,又厉害,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梅梅、丽丽、蓉蓉和红红在电话里笑个不停,说龙珠珠可得当心了,今后长期与狼为伴,够她受的。梅梅更是打趣说,珠珠,把向哥让给我试试,让我看看他是不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龙珠珠吃吃笑着说,梅梅,你想都别想。向哥是我珠珠的菜,谁也别想尝一口。梅梅笑着说,你一个人的菜,珠珠,我嫉妒死你了。

吃过午饭,向阳刚走进办公室,就接到了关鹏的电话,说“红星住宅小区”出大事了,请向阳立即去一趟。向阳问关鹏出了啥子大事,关鹏说向阳去了就晓得了。说完,挂断了电话。肯定是拆迁的事!电话里很嘈杂呢。向阳对龙珠珠说,关鹏打电话要他马上去一趟“红星住宅小区”,他猜测肯定是拆迁的事,他去去就回。说完就冲出了办公室。

向阳在滨江市住建局办公大楼门口的街头拦下一辆的士,十多分钟后赶到了“红星住宅小区”的大门前。下了的士,向阳走进大门,看见十几台推土机、挖掘机在“红星住宅小区”施工,一幢旧房正被强行推土机推倒,一大群拆迁户骂的骂,哭的哭,吼的吼,和身穿统一制服、戴着安全帽的几十名拆迁队队员扭打成一团。

向阳快步走过去,强行拉开正在和一个拆迁队员挥拳互殴的关鹏,叫关鹏赶快住手。关鹏见到向阳,觉得自己有了底气,说“滨江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欺人太甚,拆迁队事前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对他叔叔他们住的这“红星住宅小区”强行强拆。正好他昨天上夜班,今天在家里休息,接到他叔叔打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的赶了过来,他赶到时,已经有十几位老人、小孩被打伤了。向阳顺着关鹏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十几位额头流着血,胳膊和腿上受了伤的老人和小孩。向阳十分生气,侧过脸责问与关鹏扭打的那个拆迁队员咋个能这样干,应该先和拆迁户商量好以后再拆迁啊。那个拆迁队员见向阳说话的口气很冲,摸不清向阳是啥子来头,没有回答,转身喊来他们的范队长。范队长走过来问那个拆迁队员,牛莽,啥子事?牛莽指着向阳说,范队长,来了一个管闲事的家伙。范队长打量了向阳一眼,恶狠狠问,喂,你是干啥子的,跑到这里指手画脚。关鹏在一旁说,干啥子的,人家是市征拆办的向副科长。范队长轻蔑地冷笑说,哦,向副科长,给老子算个鸟哦。说着一挥手说,向副科长,这里没你的事,赶快滚蛋,免得受了误伤,老子不负责。范队长的蛮横态度让向阳火冒三丈,他沉下脸对范队长说,市里明文规定禁止野蛮拆迁,你们必须立即悬崖勒马,停止施工。范队长哼哼两声说,停止施工?说得轻巧。除非汪老板下命令,否则,天王老子也没有权力让我们停止施工。范队长一边说,一边接过牛莽递给的一根木棒,威胁向阳说,你再不滚蛋,谨防老子对你不客气!正在这剑拔弩张之际,龙珠珠赶到了现场,看见范队长扬起木棒要打向阳,急得她几步冲过去,挺身护住了向阳。范队长看见龙珠珠挡在向阳的身前,气得破口大骂,妈的,哪里跑来一个小婊子,给老子找死啊!龙珠珠听见范队长骂她是小婊子,气得冲了过去,扬起右手就想扇范队长耳光,但她的右手刚一扬起,就被范队长一把抓住了手腕。范队长用劲一捏,痛得龙珠珠哇哇大叫。范队长放开龙珠珠的手,阴阳怪气地说,小婊子,脾气还不小啊,想打老子,你给老子还差点儿火候。龙珠珠忍痛摸出手机,问关鹏是哪家房地产公司的拆迁队?关鹏说是“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的。龙珠珠咬牙切齿说,那好,我马上找汪常青那个老混蛋。范队长听见龙珠珠说找汪常青,认为龙珠珠是在虚张声势吓唬他,不以为然地说,小婊子,你找汪董事长?想糊弄老子吧。龙珠珠拨通了汪常青的手机,气呼呼地说,汪董事长,我是珠珠,你们公司拆迁队的人骂我是小婊子,还差点把我的右手骨头捏碎了。汪董事长,珠珠长到21岁,还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欺负。我要把这事告诉我的老爸。汪常青认识龙珠珠,当然也晓得龙珠珠的身份,接到龙珠珠的电话,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急忙说,珠珠,对不起,对不起,你别忙着告诉龙副市长,我马上就处理这件事。龙珠珠语气强硬地说,那好,汪董事长,我等你给个说法。关了手机。范队长听见龙珠珠和汪常青通话时语气很冲,心里顿时感到忐忑不安,莫非这小婊子还真有来头。范队长胡乱猜测着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他摸出手机一看,是汪常青打来的,赶紧接听,电话里传来一顿臭骂,范桐,你小子吃了豹子胆啦,竟敢欺负龙副市长的独生女儿龙珠珠,你想找死是不是。你马上给珠珠赔礼道歉,祈求她的原谅,否则,后果你自己晓得。道了歉,你马上带着拆迁队滚蛋。说完,汪常青关了手机。汪常青的这一顿训责,使范桐晓得自己闯下了大祸,他早就听人说,现任市长将很快将调省里,龙副市长将接任市长。欺负龙副市长的独生女儿,骂她是小婊子,还捏痛她的右手手腕,他这个拆迁队长这下子算是当到头了,搞得不好,饭碗也保不住。想到这里,范桐扬起手,一边自己扇自己耳光,一边对龙珠珠和向阳说,龙小姐、向副科长,我范桐有眼不识泰山,求您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原谅我的冒犯。龙小姐,您打我一顿,消消您心头的气。龙珠珠柳眉倒竖瞪着范桐说,打你一顿,嫌搞脏了珠珠的手。带着你的人立刻消失,我不想再看见你。范桐忙说,就滚,就滚。拿出哨子吹响,带着拆迁队灰溜溜地撤走了。

关鹏和“红星住宅小区”的拆迁户们看见范桐低三下四向龙珠珠赔礼道歉,带着拆迁队狼狈地离去,呼啦啦全都围了过来,向向阳和龙珠珠表示感谢。向阳指着龙珠珠说,你们不要谢我,要谢就谢珠珠,是她镇住拆迁队的范队长。

关鹏说,大家不晓得吧,珠珠姑娘是龙副市长的独生女儿,汪董事长见了她也要让着三分,拆迁队那个范队长算个屁呀,居然敢对珠珠姑娘撒野,看汪董事长咋个收拾他。

听关鹏介绍了龙珠珠的身份,几位大妈大喜过望,拉着龙珠珠的手,连声夸她有爱心,说真该好好谢谢她。

龙珠珠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脑子一热,当即表示说,向哥朋友的事就是我珠珠的事,我珠珠一定得管,而且要一管到底。顿了顿,又接着说,请受伤的爷爷、奶奶、大伯、大婶、叔叔、阿姨们赶快去医院治伤,我会打电话给汪董事长,叫他公司负责赔付您们的医疗费和护理费。

关鹏和拆迁户们自发地鼓起了掌,发出一阵欢呼声。

返回办公室的路上,龙珠珠一边开车一边对向阳说,向哥,汪常青公司的那个流氓拆迁队长实在太可恶了,我珠珠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向阳说,拆迁队都是一些啥子人,珠珠你又不是不晓得,那些人里十有八个不是流氓就是地痞,或者小混混,好人真没几个!停了停,向阳又说,珠珠,你来得可太及时了,要不然的话,我还真镇不住,被拆迁队打个头破血流也完全可能。龙珠珠说,向哥,你要是真的被那些流氓、地痞打伤,那就太不值了。向阳说,是啊,太不值了。龙珠珠叮嘱说,向哥,今后有啥子事,记得一定叫上珠珠,珠珠我和你一起共同面对。

龙珠珠的这番话,让向阳心底涌起了一股难以言表的暖流。

当天晚上,关鹏给向阳打来电话,感谢向阳和龙珠珠,说“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拆迁队下午派人给他叔叔他们“红星住宅小区”被打伤的十几个拆迁户送去了五万元医疗费和护理费,说如果不够,还可以追补。关鹏说,珠珠姑娘一出马,“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拆迁队那些丘八全都变成龟孙子了。“红星住宅小区”有了珠珠姑娘和向阳作后盾,啥子事今后都不是事了。


6

向阳应付了关鹏几句,挂断了电话,刘佳佳准时发来了视屏微信,告诉向阳说学校提前放假了,她和进修的几位同事包了一辆小面包车,如果不堵车,第二天中午就可以回到滨江,她给向阳和向阳的老妈买了礼物,至于啥子礼物,到时就晓得了。向阳心情复杂地叮嘱刘佳佳请驾驶员开慢一点,安全第一,最近几天,电视上连续报道车祸事件。刘佳佳大大咧咧埋怨向阳硬是真是乌鸦嘴,说哪有那么巧的事,她不会有事的。让向阳记着明天中午到车站接她,帮她提东西。向阳说那是当然,请刘佳佳一路上随时和他保持联系。刘佳佳答应她发车后每半小时和向阳通一次电话。

整整一个晚上,向阳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第二天早晨起床,觉得精神状态很差。他吃过早餐,刚跨进办公室,龙珠珠迎上来对他说,昨天晚上,汪常青提着一网兜奶粉、麦片、巧克力到了他们家,向她和她的老爸、老妈赔礼道歉,说都是由于他平时管教不严,才使得拆迁队肆意妄为,他已经撤销了范桐的拆迁队队长,停发范桐三个月工资和奖金。向阳说,处理也太轻了吧!龙珠珠说是太轻了,就像没处理一样,她很不满意,指责汪常青护犊子,那个流氓恶棍范队长骂她小婊子,捏痛了她的右手手腕,不仅是对她的肆意侮辱,更是对她老爸和老妈的肆意侮辱,咋个能够仅仅撤职、扣三个月工资和奖金就算了事,得立马开除才行。她的老爸赞成她的意见,批评汪常青平时疏于管教,才使得范桐和拆迁队如此嚣张至极。这事要是被捅到网上,那不就仅仅是“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的问题了,将严重影响滨江市的城市形象。龙珠珠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接着说,她老爸要求汪常青必须壮士断臂,开除那个范桐,辞退所有动手打人的拆迁队员,彻底整顿拆迁队。汪常青被她的老爸训得额头直冒汗,支吾着说不是他不想开除范桐,主要是因为范桐是市中区刘区长的小舅子,他怕得罪了刘区长。向阳一愣,问龙珠珠,你老爸听了汪常青这话是啥子态度?龙珠珠说,啥子态度,我老爸听汪常青说他害怕得罪刘区长,更是火起,说汪常青怕得罪刘区长,就不怕得罪几百户拆迁户?刘区长的小舅子乱整,刘区长要是敢包庇他,那就连刘区长一起处理。啥子乱七八糟的人,弄来当拆迁队长?不光范桐必须开除,凡是参与打骂拆迁户的拆迁队员也一个不能留。向阳说,对,就该这样。龙珠珠说,汪常青见我老爸发了火,连忙满口答应开除范桐,辞退所有参与打人和骂人的拆迁队员,保证说从今往后再也不敢强拆了。

龙珠珠说完后,向阳解恨地说,野蛮拆迁,就应该坚决制止,龙副市长做得对,对汪常青和范桐这种人绝不能心慈手软。

龙珠珠说,向哥,你不晓得,汪常青之所以这么有持无恐,这么嚣张,除了刘区长是他的姐夫外,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后台,那就是他的表哥是马平副市长,正由于有马副市长给汪常青站台,“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才敢处处给我老舅他们的“兴盛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作对,这一回,正好可以趁机杀一杀汪常青的威风。

听到这里,向阳不得不佩服龙珠珠,她昨天的见义勇为,既维护了“红星住宅小区”拆迁户的合法权益,也给她自己挣足了面子,还打击了“兴盛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的竞争对手“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真可谓一箭三雕,不失为绝妙高招。

龙珠珠说,向哥,我建议把昨天“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拆迁队强拆这事写成一份简报送欧阳主任草签、再送马主任审签,上报市有关领导、送市有关部门,印发全市各家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给各家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敲敲警钟,杜绝今后再发生类似事情。向阳还没有表态,龙珠珠又接着说,向哥,简报就由我先起草,你补充修改后再送给欧阳主任草签和马主任审签。看见龙珠珠态度如此坚决,向阳不便执意反对,也就同意了。

龙珠珠只用了四十多分钟,就起草好了简报草稿,向阳修改后,让龙珠珠送签,等欧阳主任草签和马主任审签、编号后,送打字室打印发送。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点半。向阳告诉龙珠珠,他有事要提前一点儿下班,中午不在单位吃饭了。龙珠珠问有啥子事?需不需要她开车你一趟?向阳说不必,他打的就行了。龙珠珠追问向阳,啥子事这么要紧啊?向阳犹豫片刻,告诉龙珠珠说刘佳佳今天中午回来,十二点钟左右到高客站,叫他去车站接她。得知向阳提前下班是为了去车站接刘佳佳,龙珠珠就不再坚持开车送向阳,还叮嘱向阳接到刘佳佳以后,把她和向阳的事告诉刘佳佳挑明,叫刘佳佳自觉退出,今后不要再瞎渗和。

向阳打的赶到了滨江高客站的出站口,还没有打十二点。天阴沉沉的,飘着毛毛细雨。向阳在出站口旁边一家超市的雨棚下站住,注视着车站出站口的每一批旅客,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诫自己见到刘佳佳后千万要镇定,不能有半点儿慌乱,至于和龙珠珠的事,今后有适当的机会再给刘佳佳说。

向阳一直等到快打一点半了,也没能见到刘佳佳的影子,心情渐渐变得紧张了起来,他自从十二点半和刘佳佳通过电话后,就和刘佳佳失去了联系。

一种不详的预感掠过向阳的脑际,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刘佳佳家的坐机,电话一接通,刘佳佳的老妈就头痛不欲生地说,刘佳佳的老爸刚才接到高速交警打来的电话,刘佳佳出车祸了,四十多分钟前,刘佳佳她们乘坐的小面包车在高速公路上被一辆大巴车追尾,刘佳佳和她的三位同事当场身亡,另外两位同事和驾驶员身受重伤。交警、公安都已经赶去现场,殡仪馆的车刚把刘把佳佳和另外三位死者的尸体拈往南郊殡仪馆。刘佳佳的老妈泣不我声地说フ她还特意给刘佳佳炖了鸡汴,等、等着刘佲佳回家喝,可惜刘佳佳她再也喝不上于 说完,愂断了紵话。

劘佳佳老ᦈ这席话,让向阳犹雷霆击顶,差点没跌倒唨街头,他怎么也不敢癸信,青春勇发、爱说爱笑的刘佳佳咋个说没就没了。一个小时噍,刘佳佳还在电话对他说$她打算利用这个�假,和几位闺蜜一道去海南岛玩一鶟,问俖能不能请假陪她一起去。向阳的心像被人捅྆刀子似的在滴血,这下子,他连䱞求刘佳佳原谅的机䬒都䷲经失冻,他注定將对佳佳愧疚䰀辈子䚆。

向阳弪打精神沿大街的人行道往市住建局襐去�下剈帤点卋,他要参加市住建屠的一个重要会议。
下午开会时,向阳一直云里雾里,精神恍惚,庄局长喌马副᱀长、沈副局长讲了一些什么,他半句都梡有听进去,脑子里兠是ᒌ刘佳佳在一起时的往事。会议一结束,他就匂匆奔出会议室,直接到街头打皤去�市殡仪馆。

的壻开出不久,向阳接到了龙珠珠打来皌电话,问他在车竛接到刘佳佳没有>到不到机关餐垅吃晚餐?

向鸳有气无力휰说他没接到䵳佳,刘佳佳她䛬坐的面包发生车祸,刘佳佳当场ᰱ走了。他歡坐的士去殥仪馆,就不到机关餐厅吃晚褐了。

听到刘佳佳出车祸去世瘄噩ꀗ,龙珠珠⣊呆䪆,好一阵才会过筞来,说她吃过饭ᩬ上去殡仫馆,给嘑阳带点儿吃瘄。

向阳让麙珠矠不要殡仪馆,说殡仪馆智上鈴水太里ﴌ龙珠珠的샆孒小-会害䀑。

龙篠珠不听們ᘳ的劝告,坚持要去,说只要有吐阳在,啥子혴气她郿不怕。又说刘佳佳毕竟和向阳恊爱过一场,也就是她的姐姐,她俅顫表示一下心意,至尙也该送个花圌。挂断了手机〢

向阳赾到市殡仪馆,到服务部给刘佳佳买了一个大花圈,冉上字,举着花圈去到了播放着令人心碎哀乐的吊唁厅。向阳摆政好芰圈,在刘佳伳的脁爸ခ老妈和哥哥、嫂嫃的陪同下面容躺在水晶棺里的刘佳佳遗体三鞠躮,然吞走近水晶棺。看着近在咫尺却阴阳相隔、和自己有过旡数美好囚忆的刘佳ཱི,向阳忍丌住泪水夺眶而出,哽咽失声,圸刘佳佳的老爸、老妈和哥哭、嫂嫂的劝慰下,好一阵子才揩干眼泪,在水晶棺퉍蹲䰋身子,给刘佳佳烧了一些纸钱。烧完纸钱,向阳和刘佳佳的老爸、老妈、哥哥、嫂嫂到吊唅大厅釄的一张桌子旁輹坐了下来。向阳安ⅰ刘佳佳的老爸和老妈说,佲佳不幸离去了,我这辈子虽然不可能再当两佝老人的女婿L但我폯໥当您们皅冿子,今后,我会尝儿子的贫任照顾您໬。说着.琑阳檊乖上午领刱的一千五百元生活补輴硬塞进了刘佳佳耡爸的手里。刘佳佳的老妈抹着眼泪说,小向﬌佳佳多次说,等她进修回来,就和你扯证结婚,明年生一个大胖小子,如今,佳佳这愿望是再也没法实现了。说完,又哇地哭了起来。

这时,龙珠珠赶到了,送了刘佳佳一个大花圈,送了刘佳佳的老妈一千元礼金。龙珠珠语气沉痛地对刘佳佳的老爸和老妈说,伯父、伯母,我是向哥的同事,也是佳佳姐刚结识不久的朋友,从今以后,我愿意和向哥一道尽心照顾您们两位老人。

刘佳佳的老妈误以为龙珠珠真是刘佳佳刚接识不久的朋友,忙拉着龙珠珠的手说,唉,我们佳佳能结识你这样的好朋友,是她、她的福气,也是我们、我们的福气啊。

趁着龙珠珠和刘佳佳的老爸、老妈、哥哥、嫂嫂说话的机会,向阳在一旁吃龙珠珠买来的肉包子、喝龙珠珠买来的热牛奶,心里暗暗说,不晓得九泉之下的佳佳听了珠珠的话,会作何感想哪。

龙珠珠在吊唁厅坐了没多久,看见陆陆续续有吊唁的人赶来,就在向阳和刘佳佳的老爸、老妈、哥哥、嫂嫂的劝说下离开了殡仪馆。刘佳佳的老爸、老妈和哥哥、嫂嫂劝向阳陪龙珠珠回家,但是向阳不肯,表示一定要留下来为刘佳佳守灵。

龙珠珠失望地独自驱车离去了。

连续两天,向阳白天坚持正常上班,晚饭后就赶到殡仪馆帮忙料理刘佳佳的后事,直到第三天上午请假把刘佳佳火化后安葬在滨江市南郊公墓。

在帮忙料理刘佳佳后事的两天多时间里,向阳心里隐隐感到有些不安,刘佳佳的哥哥、嫂嫂对他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淡淡冷漠。难道是佳佳的哥哥、嫂嫂发现了我和珠珠的事?向阳一次次在扪心自问,又一次次予以了否认。

安葬刘佳佳以后的接连几个晚上,向阳总是梦见刘佳佳,梦里的刘佳佳还像活着时那样生机勃勃、爱说爱笑,还像活着时那样爱耍小脾气,爱撒娇,甚至娇羞地说她已经怀上了向阳的亲骨肉。每每从梦里醒来,向阳意识到伊人已逝,总是禁不住以泪洗面。

这一天上午,向阳在办公室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个男人在电话里威胁说,向副科长,你小子在几天前的一份简报中恶意中伤“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怕是给老子活够了,要是你小子再敢管闲事,休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坐在向阳对面的龙珠珠看见向阳很生气挂断了电话,不禁关切地问,向哥,哪个来的电话?惹你生气了。向阳说,简直是欺人太甚。龙珠珠再问,向哥,究竟咋个啦?向阳说,一个男人在电话里威胁我,说我在简报里恶意中伤“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叫我少管闲事,否则对我不客气。得知原因后,龙珠珠拿起桌上的座机,拨通了“114”查号台她的一位高中同学吴小竹,请吴小竹帮忙查查刚才打进征拆办她办公室的那个电话来自哪里。很快,吴小竹回电话说,电话是从街头的一个公用电话亭打的。

龙珠珠挂断吴小竹的电话,用座机电话通了汪常青,汪董事长,我是龙珠珠,刚才向哥接到一个电话,威胁他少管“常青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的闲事,否则,对他不客气。是不是你支使你手下干的?汪常青一听这话,急忙否认说,珠珠,你冤枉我了,我根本不晓得这回事。不错,我是看了你们发的这一期简报,已经解聘了范桐,辞退了参与拆迁打人的其他人,但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没有支使人打电话威胁你。

龙珠珠晓得汪常青不会承认,挂断了电话。

一连好多天,向阳都情绪低落,沉默寡言。龙珠珠一次又一次劝向阳不能总是活在回忆的悲伤中,说那样的话,只会对他的身心只能造成伤害。刘佳佳要是还活着的话,也一定不愿看到他那样。

向阳对刘佳佳的一往情深让龙珠珠越发坚信她自己的选择没错。她明白,在向阳最痛苦的时候,她应该给予他最大的温暖,尽快让他解脱出来。拿定主意后,龙珠珠三天两头往向阳的家里跑,每次都带上一些好吃的,想方设法哄向阳和向阳的老妈开心。

龙珠珠还明白,这个时候她还应该多安慰刘佳佳的老爸、老妈和哥哥、嫂嫂,使向阳知道她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姑娘。临近春节的一个周末,龙珠珠独自到超市采购了一大堆年货,放进她那辆奥迪5A私家车的后货箱,向向阳要了刘佳佳的家庭地址,开车把年货送到了刘佳佳的家里。

收下龙珠珠送去的年货,刘佳佳的老妈忍不住老泪纵横说,唉,佳佳要是在天有灵的话,也会为有珠珠姑娘你这样的朋友感到欣慰的。龙珠珠诚恳地说,伯父、伯母,佳佳姐姐走了,珠珠我就是您们的女儿,替自己家置办点儿年货责无旁贷。刘佳佳的老爸和老妈先前已经晓得了龙珠珠的身份,借机提出了刘佳佳哥哥工作的事。

第二天下午,向阳在办公室出乎意外地接到了刘佳佳哥哥的电话,刘佳佳的哥哥在电话里说,他下午刚上班就被总经理叫去办公室,通知他接替退休的吴师傅担任二楼楼长。他想他能够遇到这样的好事,肯定是向阳和龙珠珠帮的忙,向他俩表示感谢。向阳一头雾水,说他不晓得这事,他问问龙珠珠,看是不是她帮的忙。刘佳佳的哥哥又告诉向阳,其实他早就晓得向阳和龙珠珠恋爱的事,市住建局里一个他的哥们儿早就告诉了他,他原本想找一个机会和向阳好好谈谈,哪晓得刘佳佳竟突然走了。也好,没让刘佳佳晓得这事,让向阳在她的心里永远保留着一个好印象。如今看来,龙珠珠倒也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希望向阳好好珍惜她。挂断电话,向阳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豁然明白,办刘佳佳丧事那几天刘佳佳的哥哥和嫂嫂对他态度冷漠的原因。向阳稳住心态,问正在他对面办公桌旁电脑前上网的龙珠珠是不是帮了佳佳的哥哥?龙珠珠抬起头轻描谈写地说,也算不得帮啥子忙,她只不过打了一个电话给高阿姨,说佳佳姐姐是她的好朋友,佳佳姐姐的哥哥在她们超市,请高阿姨关照一下。向阳好奇地问,那个高阿姨是商场干啥子的?龙珠珠说,是那家超市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向阳恍然大悟,说难怪不得,佳佳的哥哥被提拔为二楼的楼长了。龙珠珠说她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还佳佳姐姐一个大人情。向阳奇怪地问,还一个啥子大人情?龙珠珠咯咯笑着说,佳佳姐姐让出了向阳,她不是欠佳佳姐姐一个天大的人情?佳佳姐姐走了,她答应过要照顾她的老爸、老妈和哥哥、嫂嫂,总不能言而无信吧!

龙珠珠的回答,让向阳内心五味杂陈,真不晓得一时该说啥子好。






王宽,男,1983年毕业于重庆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四川省宜宾市人大常委会调研员、《宜宾人大》编辑部主任。1998年5月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宜宾市作家协会理事。已在各级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小小说)、散文、诗歌、纪实文学、电视文学剧本70多万字,多篇作品获奖或者入选集子。)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前沿作家】以弘扬优秀文学作品为己任,打造文学爱好者的后花园,发表原创的小说、散文、诗歌、游记······欢迎投稿。来稿请附作者简介、照片和微信号

    投稿邮箱 :153650147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