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3):导演一场她自己消化情敌的好戏

郑言凡语 2019-10-17 14:50:59



作者按:

 

 自2000年因婚前女友的背叛,而开始从事婚外情调查以来,做过了近2000个婚外情的调查及小三劝退案例,很多人对我的职业充满一种好奇感,希望我能将自己的办案经过写出来,为此,几年前,我就曾经梳理过自己办过的案子,还挑出了15个案例写成文章,本来,想把它做成一本书,遗憾的是,因各种原因未能如愿。

 

今天我决定独家在我的微信公众平台,首次以连载的形式公开发表这些案例,目的不外乎这两个,一个是告诉大家我是怎么工作的,二是通过这15个案例,告诉各位婚姻可能会出现哪些问题,且我是如何挽救的。

 

长话短说,开始连载。(说明:为保持连载的连续性,每一篇的大标题仍旧保存在文章中即每篇开头加粗题目,当天微信标题系根据连载内容另拟)



(接上篇)


(四)

    周末上午10点半,我乔装打扮,陪着婷婷走进了华强北的一家商场。这里是深圳一处热闹的购物场所,聚集了许多品牌时装,也是不少女性流连往返之地。



在四楼的女装专卖店,等候在那里的男助理告诉我们,邱雪仪此刻正在不远处的某休闲品牌专柜挑选衣服。我顾不上擦汗,匆匆交代婷婷:“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就假装没事出来逛街。等会儿我们去那边的一个专柜,我会告诉你谁是裴川河的相好。”




婷婷不知所措地应了一声,在我的“陪同”下,从另外一个方向慢慢逛进了那个品牌专柜。我故作惊讶地说:“婷婷,看看这里有没有适合你的!”婷婷也机灵地附和着说:“这个牌子我喜欢。我要好好看看。”说话间,我看见一个身穿浅蓝色休闲上衣和牛仔裤,长发披肩、身材高挑的女孩在离我们不到两米处挑选衣服。我向婷婷使了个眼神,示意就是她。



婷婷用眼睛瞟了瞟女孩,又假装挑衣服,靠近她仔细看了看。邱雪仪没有留意我们,一边挑选衣服,一边在打电话撒娇:“讨厌啦,今天我好无聊,你都没有时间陪我逛街呀。”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担心婷婷沉不住气。如果她冲动起来,那我们的计划也会中途“流产”。



眼看着婷婷狠狠瞪着邱雪仪,脸色也不好看,我忙把她拉了出来,让助理继续盯梢。



“你听到了吧,和她打电话的人,肯定就是裴川河!”婷婷恨得咬牙。我把她带到三楼的休息处,向她面授机宜,部署今天逛街的“任务”。我再三叮嘱婷婷:“你如果想挽回丈夫,等下再次见到那个女人时,一定要沉住气,否则就功亏一篑。”



短暂的“中场休息”后,我带着婷婷,跟随邱雪仪来到又一家品牌服装专柜。邱雪仪拿了一套紫色的连衣裙,进了试衣间。两分钟后,她一身紫衣出来了。婷婷转头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做了个鼓励的手势。她咬咬牙,按照我事先的交代,走上前去,像背台词一样夸赞起来:“哟,小姐,你穿这衣服真合身啊,把身材都穿了出来!服务员,这位小姐身上的裙子多少钱啊?”



    “哦,是吗,好看吗?谢谢你的夸奖啊。不过我觉得这裙子材质较厚,夏天穿起来可能会有点热。”见有人抬桩,在镜子前左照右照的邱雪仪十分高兴。



“不会的。去年我也买过这种料子的裙子,感觉蛮舒服的。不过在夏末秋初的时候穿会更好一点。”婷婷和邱雪仪你一言我一语聊了起来,越聊越投机。谈话中,邱雪仪告诉婷婷,自己也是80后,比婷婷小几岁。一会儿,她准备掏钱买下那套紫色裙子,婷婷借机对店员说:“请帮我也拿一套试穿。”



“不好意思,我们店就剩这位小姐身上这一套了。东西好,已经卖断货了。”店员回答。



“那太可惜了。今天逛了一个上午,好不容易看中一件,又没货了,真扫兴!”婷婷故意叹息。我在旁边微微一笑。



“姐姐,你这么喜欢,这件衣服我让给你买算了。我再看看其它的。”邱雪仪热心地说。



“谢谢了,妹妹,还是你买吧。你先来的,再说你们上班族穿得好看,我整天在家带孩子,都不讲究打扮了。”原本就“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婷婷聪明地做了个顺水人情,博得了邱雪仪的好感,为接下来的“剧情”打下了铺垫。我再次朝婷婷笑了一下,示意她可以走了。



“谢谢你啊。买单!”邱雪仪向婷婷投来了友善的笑容。



远离了那家品牌专卖店。与情敌两度“狭路相逢”的情绪开始发泄出来了。婷婷呸了一口说:“真是个狐狸精!长得也不怎么样嘛,不就是比我年轻几岁,舍得穿漂亮衣服?唉,郑先生,您教教我该怎么收拾她?”



“收拾?!你想怎么收拾她?臭骂一通还是暴打一顿?”我故意逗婷婷。

 婷婷越发上火了:“你以为我不敢吗?我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扇她几耳光。然后,光天化日之下,大骂一顿,让所有人知道她勾引别人的老公。”



    “哦,那这样又会怎么样呢?”我顺势帮婷婷分析:“如果你真的打骂了她,让她在公共场所出丑,你以为别人会同情你吗?旁观者只会看热闹罢了,还会觉得你的素质低,像个泼妇骂街。你这样做,她还会在第一时间向裴川河诉苦。今天回家后,裴说不定也会‘收拾’你。说来说去,所有的苦你还得自己吞。”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听了我的话,婷婷不甘心地问。



“其实,一个星期以前,我们已经确认这个女人是裴川河的情人了。他们两人在咖啡馆约会后还去了她家。我怕你承受不起,一直没敢告诉你。今天让你来这里,也不是来刺激你,而是要你配合我们的计划,一起演一出‘离间计’。我有个要求:你不仅不能冲她发火,反过来还要和她交上朋友。只要这样,你就能自己将这段婚外情化解掉。”我说出了下一步的计划。



“是吗?”沉思了一会儿,婷婷抬起头,答应继续和我配合,照计划行事。



这时,助理又来电话报告,邱雪仪走出了商场,正往一个卖重庆酸辣粉的大排档而去,看样子是想吃东西。我和婷婷也加快脚步,跟到了那个档口,撞见邱雪仪在掏钱买票。婷婷马上“入戏”了。她主动上前,和邱雪仪打招呼:“哟,妹妹,这么巧,你也来吃酸辣粉呀!刚刚那件连衣裙买下了吗?”



“买了。我还和那个店员磨了下嘴皮,她给我打了个九折。呵呵,谢谢你呀。”邱雪仪也认出了婷婷。我特意找了个三人座位,高喊她们:“这里有座位。”



不一会儿,邱雪仪和婷婷一前一后端着粉坐了过来。怕邱雪仪误会,婷婷向她介绍我:“这是郑哥,我最好的哥们儿。”我爽快地应着,没有多言语,低头只顾吃粉。不到五分钟,一大碗酸辣粉就吃了个底朝天。再看这两个女人,只一会儿的工夫,她们已经像无话不说的老朋友一样,聊得眉飞色舞,一碗粉足足吃了半小时。邱雪仪主动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婷婷,婷婷笑着说:“以后有机会我再约你来逛街,我们还真有许多相同之处呢。太有缘分了!”“好呀,姐姐,我几乎每个周末都来逛街,正愁没人陪我逛。”邱雪仪也像找到知己一般,显得很兴奋。



吃完酸辣粉,在我的暗示下,婷婷说太累想回家休息,和邱雪仪分开了。目送邱雪仪往公交车站方向走后,我和婷婷拐进了中航路,准备吃午饭。吃饭时,我才把之前调查到的邱雪仪的身份资料和个人喜好,慢慢地告知婷婷。我又提出了新要求,继续和邱雪仪联络,而且一定不能让邱雪仪或裴川河知道整件事。听说要和情敌交往,并且做朋友,婷婷有些接受不了。最终还是在我的耐心劝说下答应了。



从那以后,我们没有再多花心思去调查裴川河和邱雪仪的婚外恋情了。婷婷则强忍着老公背叛带来的心灵煎熬,在我的指导下,与情人“违心”地交上了朋友,只要与邱雪仪增进交往就随时告知我。



进展异常顺利。在华强北“邂逅”后的第二个周末,邱雪仪打来电话,要婷婷陪她逛东门步行街。婷婷也请她去素菜馆品尝素菜。一段时间后,婷婷从邱雪仪嘴里套出了她的“恋爱史”:邱雪仪所在的公司是裴川河公司的供应商。在一次去裴川河的公司送样品时,两人认识。随后,裴川河多次打电话找邱雪仪,询问产品的问题,还介绍一些业务给她。两人不知不觉“相爱”了。裴川河还一直欺骗邱雪仪,没有把已经结婚的事实告诉她。在我的授意下,邱雪仪这些无意的“曝料”,都悄悄地被婷婷用录音笔留作“纪念”了。



随着时间推移,婷婷无法忍受邱雪仪一再在她的面前幸福地提起裴川河,她不断催促我收网。没过几天,婷婷的女儿要过两周岁生日。我感到机会来了。我又和助理一起制定了一个详细的收网计划。一场好戏即将上演了。

 


(五)



    在我们的安排下,婷婷女儿生日那天,邱雪仪在婷婷的盛情邀请下来到她家做客。我也和一个女助理扮成婷婷的朋友登门祝贺。



晚上6点半,我和女助理先到了婷婷家——深圳南山区的一个住宅区。婷婷故作熟悉地介绍后,我和裴川河握手问好,寒暄起来。我自称是一家国产手机的湖南省代理商,来之前还特意恶补了相关的行业知识,为的正是和裴川河多多“交流”。



我们从一路聊到3G的出现和前景。口若悬河之际,门铃响了。婷婷飞快地跑出去开门。果然,邱雪仪一脸盈盈浅笑,袅袅婷婷地出现在门口,穿的正是我们“巧遇”那天买下的紫色连衣裙。进门后,邱雪仪先看见我,向我微笑了一下。我也礼貌地向她问好,同时拉过女助理,向他介绍我的“女朋友”。



偷空我注意着裴川河的反应。在婷婷开门把邱雪仪迎进门的一刹那,他突然止住了和我聊天,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起来,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难堪。邱雪仪这时也瞅见了裴川河,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不容他们说话,反应敏捷的婷婷作起了介绍:“川河,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我在华强北逛街时认识的好朋友邱雪仪,她还是我们江西老乡呢。当时我们两人同时看中了她穿的这件连衣裙,可惜店里只有一件了!呵呵,来,雪仪,这是我老公裴川河,我女儿正在睡觉,她很可爱,一会儿抱出来让你看看!”



“哦,邱小姐……欢迎你来做客。”裴川河极不自然地和邱雪仪打了个招呼,随即耷拉着脑袋。婷婷故意悄悄轻拍了下我的背脊。我又看着邱雪仪。她显得很不自在,明显地紧张。半晌,她小声应了一下,算是回答了裴川河。随后,她绕过茶几坐在我和女助理的旁边,小心地和裴保持着距离。



气氛有些凝固。裴川河坐不住了,起身走进卧室,假装打电话。我也试着打破僵局:“婷婷,客人都来齐了吗?开始准备晚餐吧。”



“来齐了。那我去做饭了。”婷婷给邱雪仪倒了一杯茶,向厨房走去。



“你们两个男人继续侃大山吧,我们去厨房当婷婷的下手。”女助理拉着邱雪仪去了厨房。裴川河也从卧室回到客厅,我们继续聊天。这回,他已经完全没有刚才聊天的兴致了,眼睛有意无意地瞥向厨房,说起话来前言不搭后语。厨房里不时传来女人们的说话声和笑声,邱雪仪一直没有出来。这下裴川河更加沉默不语了。他点了根烟,没有再同我多说。



无声的尴尬,在三个女人从厨房端出一碟碟“杰作”时缓解。满满一大桌菜肴,飘散着诱人的香味。我连声称赞,裴川河却没有太多表示。



饭局中,裴川河一直不敢直视邱雪仪。他端起酒杯,找借口和我喝着啤酒,一仰脖自己先灌了几大杯。邱雪仪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低头匆匆扒着饭,也很少去夹菜。婷婷则显出女主人的好客风范,一直热情地招呼大家吃饭。



恰在此时,嘤嘤的啼哭声从卧室传来。婷婷当即放下碗筷,走向卧室,将两岁的小女儿抱了出来。孩子的确很可爱,皮肤白皙粉嫩,黑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头上顶着一圈柔软的幼发,真是人见人爱。女助理不住口地夸赞小姑娘真漂亮,还塞给她一个红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