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伊人 在水之湄

杨媛莉 2019-09-21 10:47:45

惠子因发现自己跟蓝湄失散以后,有些恼火,心里觉得蓝湄可能是故意避开她的,然而又无法找到人。于是她只能气恨恨的回去,路上接到电话,知道一直追踪蓝湄的无人机已经不能工作了。惠子因心里充满了疑问往回赶去,回去时却发现蓝湄已经回来了。

 

蓝湄看上去心情不错,正在摆弄着刚刚从街上抢过来的一把手枪,看到惠子因回来,她笑了笑,说:“你没事吧?”惠子因也笑了笑,仔细打量着蓝湄,说:“我们两走散后,你干什么去了?”

 

蓝湄闻言说:“走散之后,我就脱身回来了,等你。”她忽然伸手拉着惠子因在身边坐下。说:“瓦克德这两天没叫你过去陪他?”惠子因说:“他让我去,我告诉他我身体不舒服。”她说着忽然抱住了蓝湄,在她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说:“为什么你看上去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飞儿正在那里烤鱼,欧阳逆雪正在跟吕倩雅打电话,问她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吃了些什么,电话里吕倩雅不耐烦的说:“晚饭吃的是阿姨炖的鲜贝粥,今天的叶酸吃过了,没怎么吐,胃口还不错,汇报完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欧阳逆雪吃吃笑着,说:“那你有没有想我?”电话里立刻传来吕倩雅抓狂的声音说:“我想你干什么?一天三遍电话,一个电话一小时,我还要不要做别的了?”欧阳逆雪只好说:“我这不是担心你吗?行了,我不打扰你了,你去看你的剧吧,记得晚上想我。”

 

正说着,飞儿忽然警觉起来,给欧阳逆雪使了个眼色,欧阳逆雪会意,挂了电话坐了下来,飞儿说:“你烤鱼吧,我去解个手。”欧阳逆雪把烤鱼接过来,飞儿起身走了。

 

这里飞儿刚离开,一个身影突显,枪口指向了欧阳逆雪,说:“不要乱动,你们是从中国过来的?”欧阳逆雪举手转身,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人是哈依,他们之前也交过手,此时见到,欧阳逆雪有些意外,却依旧不动神色,只是说:“我最讨厌被人用枪指着。”

 

话音刚落,突然之间一个身影窜了出来,眨眼之间将哈依摔在了地上,哈依刚要反抗,欧阳逆雪已经在这一瞬夺走了枪,枪口指着他的脑袋,说:“你现在可以说你是来干什么的了?”

 

把哈依打倒的自然是飞儿,飞儿此时还按着哈依,哈依叹口气,一脸无奈,对飞儿说:“我衣服左面的口袋里,有东西要给你们,你们是蓝湄的朋友对吗?”飞儿伸手在他口袋里摸了一下,摸出一支录音笔,她看着录音笔迟疑了一下,点头说:“是的,怎么了?”

 

哈依说:“她现在在惠子因哪里,让我把这玩意交给你们。”飞儿疑惑了一下,打开了录音笔,里面传来蓝湄的声音。于是飞儿把哈依放了起来,哈依说:“现在把枪还给我行吗?”欧阳逆雪迟疑了一下,把枪扔换给了他,然后说:“蓝湄现在还好吗?”

 

哈依说:“她还不错,不过被惠子因胁迫了。对了,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什么?”欧阳逆雪有些疑惑,哈依说:“她不是同性恋对吗,虽然她自己说不是,但我有点不信。”欧阳逆雪更加疑惑,搞不懂哈依为什么问这个,飞儿已经伶俐的回答说:“当然不是!她喜欢富有男人味的男人。”

 

欧阳逆雪更加不解,不过暂时没说什么,哈依闻言似乎心情好了不少,转身离开了。欧阳逆雪看着飞儿说:“她明明是同性恋,你为什么说不是?”飞儿无语了一下,说:“欧阳姐姐你是不是基本对男人没有过任何了解?”

 

欧阳逆雪闻言想了想说:“我不需要了解他们。”

 

飞儿也是无语,说:“他是瓦克德的人,现在帮蓝姐姐送消息,说明什么?说明他喜欢蓝姐姐,所以现在当然要先哄着他了,你告诉他蓝姐姐是个同性恋,他就知道自己根本没戏了呀,就不会再帮蓝姐姐了。”

 

欧阳逆雪这才反应过来,于是说:“先听听蓝湄说了什么?”

 

眼前是一片空地,空地上一堆堆的叠落整齐,码的高高的砖堆。飞儿正在用望远镜观察这里的情况,欧阳逆雪在一边纳凉,又去打电话了。飞儿看着无奈,转头对她说:“欧阳姐姐,你有什么发现吗?”

  

 

   欧阳逆雪闻言,才挂了电话,过来说:“你看那边,一直有人守着呢,这个砖厂说不定是惠子因买下来的呢。不起眼又能藏匿人,砖厂里面这些人可能都是惠子因的爪牙。”飞儿闻言,觉得有道理,于是说:“那我们怎么下手?按蓝姐姐说的,她在那间地下室里装了炸弹,随时可以引爆,我们怕是不好下手。”

 

欧阳逆雪想了想,说:“到时候行动迅速点,十分钟搞定,等她反应过来,我们已经把人弄走了,而且蓝湄现在一定会千方百计稳住惠子因的,晚上下手。”

 

蓝湄现在心情的确好很多,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欧阳逆雪把东方炙炎就出来一切都好办了,她不怕短兵相接,兵锋相对,就怕受制于人,不得不受窝囊气,就像现在。

 

惠子因贴在她身上,抱着她的腰,把她的背心脱下来。蓝湄脱了背心,顺手又拿过一瓶酒打开,仰头喝了起来。惠子因没有拦着她喝酒,蓝湄喝醉了那一种风情和柔媚没有人能抵挡得了。惠子因吻着激动起来,抚摸着蓝湄修长的大腿,把她的内衣也解开了,蓝湄似乎还是毫无所觉,依旧喝着她的酒。

 

外面已经星光满天了,砖厂里那个一直守着人的孤零零的房间里,守着的那个人无聊的打着游戏,过了好一阵才走到角落里一个半尺间房的孔洞那里,向下看了看。东方炙炎安静的抱腿坐在哪里,眼神木然,似乎没有任何感情。

 

那人于是回来,重新坐下继续打游戏。突然间一个黑影闪出,那人一声不吭的摔在了地上,闪现的人影却是飞儿,飞儿把这人拖到了角落里。欧阳逆雪立刻将一个炸弹探测器的触端放进了角落里的孔洞里,然后一边看着探测器上反馈回来的画面。

 

不多时探测器发出了警报声,欧阳逆雪看了看,说:“距离这个孔有三米远,安全距离足够了,我们只需要把这个孔再炸开一点点,够一个人出来就够了。”飞儿有些担心说:“真的没问题吗?”

 

欧阳逆雪说:“你放心啦,你去把风,我装炸弹。”

 

惠子因看蓝湄喝完了最后一口酒,把酒瓶拿到了一边,然后把她推倒在床上,蓝湄感觉到她热切的嘴唇,于是伸手抱住了她,长长的腿缠住了惠子因的腰。惠子因心荡神摇起来,一寸一寸的吻着蓝湄的肌肤,缠绵不舍,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拥有蓝湄多长时间。也许一个转身,蓝湄就对她视若仇敌了,她把手指送入了蓝湄的身体里,蓝湄的身体一紧,在醉意中挺起了腰肢。

 

东方炙炎眼前画面突然又一次闪现,但是这次出现的是室内的情景,惠子因和蓝湄就在床上,两人纠缠在一起,蓝湄象牙色的胴体就在惠子因的身下,东方炙炎呆愣愣的看着,然后听到头顶上传来了一些声音。

 

欧阳逆雪把两个微型炸弹贴在了孔上,比划了一下位置距离,退到一边,按下了引爆按钮。

 

轰然一声炸响,欧阳逆雪被气浪冲的退了一步,挥手驱散了烟雾,准备去看看情况,突然间一个身影将她冲撞的几乎摔倒,欧阳逆雪惊了一下,转头看去,就见那个身影极快地消失在视线中了,而她连这人是谁都没看清楚,飞儿起始状态跟欧阳逆雪差不多,但是冲出来的人跟她有些距离,她还有时间反应一下,所以这人一冲出去,她就飞快的追了上去。

 

欧阳逆雪诧异了一下,看看地上的那个孔洞,的确扩大了很多,虽然还是小,但是足以让东方炙炎这样瘦小的体型出来了。但是欧阳逆雪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她趴下去,向孔洞里面看去,里面空无一人,而一边墙上是一面屏幕,屏幕上是惠子因和蓝湄正在床上纠缠的情形。

 

欧阳逆雪诧异了一下,说:“这下可好看了。”她说着转头看看,飞儿气喘吁吁的回来了,于是说:“你没追到?”

飞儿喘吁吁的说:“她跑得比兔子还快,我还没追过去就已经看不见人了,砖厂那些人已经发现我们了,快走。”



实体书看这里,w瑜伽↓↓↓↓↓  或者加qq:758542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