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 唐筱 TXT小说全文阅读

大大小说资源 2021-01-12 12:10:21

☆、1(从这儿开始)

    程教授最近新收了一个徒弟。

    这不稀奇,但听说是个才读大一的新生后,程教授的学生便开始议论纷纷。

    要知道,程霖教授是双清市久负盛名的刑侦专家,他老人家的徒弟总共不过十几个,大多是各地刑警队的新锐人物,甚至还有工作多年的老刑警。这回收一个刚从高中迈入大学的小毛孩儿来跟这些老前辈一起学习,简直是另人百思不得其解。

    周日,程教授徒弟们的例行研讨会如往常一样,在庆应大学行政楼的研讨室进行。

    年近花甲的程霖坐在圆桌正前方,鼻前架着一副细金属框眼镜,低头查阅着徒弟们交上来的案件分析报告,其他的十几个徒弟分坐在四周,安静地翻阅着他们即将要讨论的案件。

    随着一串急促而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众人抬眼望去,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短发齐肩的女孩,身着简单的白衬衣和牛仔裙,白净的皮肤,再配上她蕴着灵气的眉眼,看起来格外乖俏。只是可能是由于刚才跑得过急,头顶几根乌黑的发丝不听话地炸了起来,肆意地杵在她圆圆的脑袋上。

    “对不起,我来晚了。”女孩屈身扶着门框,呼吸还因为刚才的奔跑而有些急促。

    “没事儿,来得刚好。”程霖知道唐筱上午是有课的,所以只能下了课赶过来,踩点来已经是不错了的。他合上手里的报告,笑着看向门口:“进来吧。”

    程霖示意唐筱过来,介绍道:“这是你们的新师妹,庆大2015级刑事侦查学一班,唐筱。”

    “各位师兄师姐,你们好,以后请多多指教。”唐筱满腹诚意地鞠了一躬,脸上依然挂笑容。

    在座的人们纷纷微笑颔首回应,此时他们的心情惊比喜要多得多,程老的新徒弟,不仅外表年纪小,心理年龄应该也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再怎么看也是一个稚嫩的小丫头,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程霖收这么个徒弟,实在难以服众

    。

    其实这件事,唐筱自己也是存着疑惑的,程教授专门打电话约谈她几次后,竟然无比爽快地要收她为徒。她内心当然是惊喜交加,毕竟这是别人千方百计想要拜在门下的老师,是求之不得的成长机会,她必定是要牢牢把握的。

    “找位子坐下吧。”程教授转头,朝唐筱示意后面有一个空位。

    唐筱走过去坐定,会议便算是正式开始了,正前方的白色展示板上依次出现的是双清市五年来典型案件的详细介绍,包括盗窃,抢劫,拐卖,绑架,谋杀各种犯罪类型。

    在程霖的带领下,讨论越来越深入。唐筱进入大学才一个月,一些刑侦专业术语接二连三的出现,让唐筱有些应付不来。

    师兄师姐们手里都有这些案件的备份,这是程霖之前让他们准备的。而程教授没有让唐筱准备什么,只是让她认真倾听,认真记录,认真思考。

    所以这两个小时里,唐筱的笔没有停过,她那A5大小的记录本变得密密麻麻,在大家休息的时间里,她就沉下头陷入思考,时不时眉头轻蹙。有人向她投来审视的目光,她也丝毫没有察觉。

    “接下来,是今天最重要的一案。”程教授点了下鼠标,展示板上赫然出现了几个大字“9.12庆大鱼塘杀人案”

    氛围有些低沉了下来,今天是9月25日,距离案发已经过了十三天。

    庆大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名校,校风优良。这起突如其来的杀人案打破了一如既往的宁静和谐,顿时人心惶惶。名校也是城市的一张名片,市里给市刑警队的压力越来越大,不少刑警已经连轴转了好些天。

    案发的那个鱼塘在庆应大学的西南角,已经废弃多年,虽属于庆大地界内,但庆大在重新修整时已经用铁栅栏把它同校园隔开来,监控探头早已经被撤掉。鱼塘后方有一条单行小路,小路看似荒芜,但沿路稍远处便能通向繁华的街道。所以这个地方,一方连接校园,另一方连向校外,两方潜在人流都很大,给警方的排查工作带来很大的困扰。

    这件案子唐筱一直很关注,因为受害者是开学迎新时对她百般关照的学姐,她很难接受,那个热情善良的学姐,在短短十几天后,会死于非命。她时刻关注着案件的进程,等待着凶手被绳之以法的那一天。

    “9.12杀人案,死者:陶晶,20岁,庆大14级汉语言文学学生,9月12日六点左右被目击者发现于庆应大学西南角废弃鱼塘,死亡原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除去颈部的勒痕和手腕处的扭曲痕迹,身上没有其他明显伤痕,死亡时间法医判定为9月12日00:00到02:00。无目击者,现场没有找到指纹,但是有一串奇怪的脚印。”

    说话的是何小曼,是唐筱来之前程教授唯一一位女徒弟,已经在刑警队工作了五年,她如往常一样为大家陈述案件情况。

    程教授环视了一圈,又示意她继续说。

    “这串脚印移动路线,呈一个向右旋转90度的‘T’形,纵向从学校栅栏处笔直通向鱼塘外的小道,贯穿了鱼塘右侧空地。横向是从纵线中部分支,延伸到鱼塘。”

    程霖目光转向何小曼:“你有什么看法?”

    “如果把贯穿鱼塘右侧空地的纵线中点作为中心,那么凶手不管是从校外的小道还是从学校铁栅栏翻出来进入现场,都不会留下这样一串从中点向三个方向发散的脚印。除非,他从学校出发,作案后向小道方向逃离,或者相反。但是如果是这样……凶手从鱼塘返回中点时,会留下反方向脚印,现场没有,说明可能凶手倒退时是沿着来时的脚印,这样重复踩踏,应该是为了迷惑警方。”何小曼皱起眉头,盯着白板上显示的现场勘查照片。

    其他人开始小声议论,程霖这时开口:“好了,案件大体了解了。”说罢视线落在角落里埋头的唐筱:“唐筱,你来分析。”

    唐筱本以为自己就是被教授叫来旁听学习一下,仰望一下专业刑侦人士的研究氛围的,没想到就这样突然被点到,本来在头脑风暴的她被吓得一激灵。

    她放下手中的笔站起来,平复了下呼吸,快速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

    首先,案发于深夜,并且那一天恰好是死者二十岁的生日,能让死者在生日那天凌晨翻出校门与其见面的,可能是死者的熟人,卡在0点到2点之间,约出去的理由也可能跟死者的生日有关。

    第二,凶手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并且冷静,沉着。现场没有留下指纹,并且脚印的重复踩踏形成不正常的行进路线来迷惑警方,一般人在行凶过后由于恐惧只想快速逃离现场,能沿着原来脚印返回的,心理素质一定很强大,这些充分证明了凶手这一性格特点。

    第三,凶手跟死者有着压抑很久的仇恨,这种仇恨可能导致其心理的扭曲。凶手出于某种原因反向扭曲了死者右手手腕,但扭曲力度并不大,凶手可能对死者有过一丝犹豫和愧疚,或者直接是因为凶手力量太小。

    而且死者所在的鱼塘很浅,把尸体抛入鱼塘起不到任何掩饰作用,那凶手在勒死死者后这两个画蛇添足的举动,也许是源于对死者的怨恨难以平复,情绪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泄造成的。”

    话音刚落,众人先是稍稍讶异,而后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唐筱的分析从案发时间,地点,痕迹各方面,分析了凶手的心理和性格,整套下来完整细致,还算到位。他们一时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程霖微笑着点了点头:“不错,很全面。”

    不知不觉,已经是中午了。九月已经到了尾声,因为地理位置偏南,双清市的阳光依旧炙热难耐,好在偶尔有秋风徐徐。午时阳光和着微风,在繁复枝桠中跳跃。偶有学生路过时的轻语浅笑,惊飞了枝头的燕雀。

    会议结束后,程教授让唐筱留下来。唐筱本想箭步冲向食堂去吃她心心念念的鱼香肉丝,这时只能悲壮地收回脚步,来到教授身边,这……还带拖堂的么……

    “思明,你也留下。”程教授边不紧不慢地收着资料,边抬头扫了教室另一边角落一眼。

    唐筱也不自觉地随着程霖的目光转移着视线。

    只见一个身着黑衬衣和同色休闲裤的男人正在把资料夹进文件夹,十指修长,指节处棱角分明。

    程思明也恰好抬头朝这边望过来,四目相对,他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眼眸中透出一丝清冷的距离感,让人难以琢磨他的情绪。他一手拿起整理好资料,一手勾起桌上的一串钥匙,大步朝这边走来。

    “唐筱啊,这是程思明,去年毕业,现在是市刑警的侦查员。跟你一样,都是难得的好苗子,从大一开始跟随我学习,大二就在市刑警队里实习参与办案了。他现在可是刑警队的王牌,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他请教。还有,你刚才关于这个案子的分析,还有不足之处。关于这个案子,你先尝试着去调查,有什么需要的就找他。都是年轻人嘛,要多交流交流。”

    语罢,程霖左右手各搭在身旁两个人肩上,会心一笑。

    唐筱此刻内心澎湃,虽然她早听说程教授的学生就相当于庆大刑事司法学院的基地班,学员实践的机会比一般院内学生要多,但程霖亲口应允她查案时,她心中依旧是掀起了阵阵波澜。

    “程师兄,你好!”唐筱伸出手,露出友好的笑容。

    “你好。”程思明勾起一个标准的礼貌性微笑,伸手同她握了手,又不着痕迹地迅速松开。

    “好了,唐筱,要尽心尽力地跟随你师兄学习,知道吗”程霖拍拍唐筱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

    “嗯,我会的。”唐筱笑着点头。

    #

    程思明在前健步如飞,唐筱为了跟上他,只好加快频率。她好几次想叫他等一下,但总是卡在叫他的名字的时候。

    跟到楼下,程思明准备开车离开了,唐筱眼看快来不及,终于着急地喊了声:“等等!”

    他开车门的手顿了顿,低沉嗓音中透着些不耐烦:“有事?”

    唐筱语气稍带些试探:“程师兄,能带我一起去警局吗?”

    “不能。”程思明看她的表情有掺杂着不屑,几乎认定了她就是来添乱的。

    “刚才程教授告诉我你是要去审问9.12的嫌疑人,还说了,让我在调查这个案子时,有需要就找你。”唐筱没想到刚刚在研讨室他还对程教授的话一一应允,转身却这么果断地拒绝了她。

    程思明眉头轻挑,又佯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行,那你自己先去,我现在还有其它事要办。”

    “可我一个人根本进不了警局,带我去吧,我不妨碍你!”唐筱有些不甘,依照她的观察,程思明刚刚不仅在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她,说完之后仍然没有转移视线,这是典型的说谎人在观察对方是否相信的动作。他随便扯的借口就要把她打发走,真把她当傻子看?

    看程思明仍是不为所动,她又道:“你放心,我爸是个老刑警,我从小跟着他,算是在警局里长大,知道你们的规矩,我不会妨碍你们的,我只想见见那个嫌疑人。”唐筱的脸上本是少女的稚嫩,而现在,则是一脸严肃地解释着,声音放大了些,像是迫切地证明着自己。她知道,亲眼见到嫌疑人,对案件的侦破无疑是不可或缺的环节。

    程思明还是没理她,侧身上了车,瞥了一眼站在台阶上的唐筱,炽热骄阳铺洒下来,在她身后投下一道纤长的黑影。她依旧盯着他,一动不动。

    他本来打算直接掉头离开,但却不知为何下意识地和她僵持了一会儿。

    “上车。”他随手把身边堆的一摞书丢到后座上,把副驾驶位腾了出来。

    ☆、吃糖吗

    唐筱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和平离婚,她跟了爸爸。

    所以,从她记事起,警局这个地方,对她来说就像自己家一样。爸爸唐钧,虽然没破过什么大案子,但在唐筱的记忆里,他总是忙忙碌碌,不是在会议室,就是在凌乱的办公桌前研究着什么。

    她每天放了学就被接过去,搬个小凳子,坐在爸爸办公位边上。有时候偷偷踮脚看桌上的东西,一看便入了神,爸爸总是笑着摸摸她的头,然后给她按回去乖乖坐着。

    这姑娘倒是倔得很,还是喜欢看桌上爸爸写的报告和相关资料,有时候连草稿纸都要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尽管是些零碎的记录,她也都记着,大人们在讨论时,她瞪大眼听的聚精会神。晚上回到家,会认真地问:“爸爸,今天抓到坏人了吗?”

    她还能能拉着门口坐着的老奶奶,说一下午的话,闲不住嘴,说说笑笑的。

    “鬼机灵的小孩儿,话还不少!”邻里间总是在唐筱调皮捣蛋时,笑骂道。

    #

    “筱筱长大以后想当什么呀?”爸爸总是摸她的头顶笑问。

    小唐筱手举着棒棒糖仰起头,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像爸爸一样,当警察!”

    说罢,一起在四合院里乘凉的街坊邻居纷纷笑了起来,但其实谁也没真正在意她的话,只当做是笑谈了。

    谁知这样一个小女孩儿,长大后真的想去办案,当人民警察。

    #

    听见程思明让她上车,唐筱表情立刻放了晴,一溜烟儿上了车。

    她本以为程思明作为师兄会先客套性的问点她什么,可是,并没有。

    从庆大到警局,起码要四十分钟,要是堵个车,一个小时都有可能。让唐筱在一个二人密闭空间里一个小时不说话,可能得给憋死。

    反正以后都是朋友了,再怎么说也是同一个老师的师兄妹,交道还是要打的,以后可能还要请他帮忙,我就主动一点,带动带动他。唐筱想了想,觉得还是很合理的。

    “不好意思,程师兄,麻烦你了!”

    “没事。”

    “你的字儿写的真不错啊!”唐筱看着面前一个本子封面上写的名字,笑着说道。

    程思明目不斜视,没理她。

    唐筱本是能说会道的自来熟型,此刻却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她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连空气都在逐渐凝固着。

    唐筱也不恼,反而从兜里掏出四五颗蓝色包装的薄荷糖,放在面前那摞本子上,绚丽的糖果在正午的日头下闪着盈盈光彩。

    “这是我室友从国外带回来送我的薄荷糖,不是特别甜的那种,平时犯困的时候吃一颗,很有用的。”

    唐筱看程思明朝那小堆糖果瞄了一眼,微皱了下眉,便解释道:“因为我室友说这款糖在国内买不到,所以我也只有她送我的一袋,我今天就带了这几颗,别介意啊。”

    程思明知道唐筱误解了他的意思,徐徐开口:“我不吃糖,你拿回去吧。”

    唐筱顿时很后悔送糖给他,本来是想活跃下气氛的,这下更僵了。

    她收回也不是,放那儿也不是,顿时心里有些赌气,就算不要,也说声谢谢啊,给她个台阶下也成啊!

    算了,既然他不领情,也没必要再放硬塞。唐筱悄悄咬咬牙,伸手把糖收回来。

    还是乖乖坐着吧。她已经对与他的交流无能为力了,此时不说话才是上策。

    程思明带着唐筱进了警局,还是一样,他大步流星,她在后亦步亦趋。

    程思明总是独来独往,今天后面跟个女孩儿,这场景倒是稀罕,引来不少人注视。

    他跟今天负责提审的警员打了声招呼,短暂的交流后,两人就往审讯室走去。唐筱毕竟不是编制内人员,不过既然是程教授打过招呼的学生,必定不是闲人,他们同意她参与,却也只能在观察室里看摄像。

    这是嫌疑犯第二次被提审,一审的记录两人人手一份。再次提审,是为了确定内容可信率,和寻找其它有价值线索。

    审讯室里的这个嫌疑犯,叫于子惠,20岁,死者陶晶的室友,父母在老家开小酒店,家庭还算富裕,性格外向,平时有些吊儿郎当的。和死者从认识开始就有矛盾,两人互相看不惯,一个嫌对方生活作风差,一个嫌对方虚伪。在案发前就多次与陶晶发生争执,有一次,还动了手。有人说在案发几天前,还用录音笔录下尖叫声,吓唬独自在浴室的陶晶。

    于子惠的态度一直很恶劣,她知道,现在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她是凶手,顶多再被拘几天就能出去了。

    程思明发问,语气比往常要平和许多:“9月12号凌晨12点到两点,你在哪里?”

    于子惠面无表情:“我在外面约会呢。”

    程:“具体地点在哪儿?”

    于:“清远路东的酒吧。”

    程:“怎么去的,描述一下具体路线和方式。”

    于子惠一脸不耐烦:“哎,我都说了N遍了!就是从后面那铁栅栏翻出去,穿过那片鱼塘,顺着小道出去,再走十几分钟大概就到了。”她抬头盯着程思明,不屑的笑了笑:“怎么样,你就是想听我说这个吧。不过,我当晚真的只是从哪里路过而已。”

    程:“到鱼塘时,有注意过时间吗?”

    她摇头:“谁注意那个啊?”

    “那你几点出的门?几点到的酒吧?”

    于子惠做回忆状:“嗯,大概晚上十一点半吧。到酒吧......大概12点吧。”

    程:“几点离开回到学校?从哪里进校?”

    于:“第二天早上八点回来的,我男朋友开车送我到校门口,从正门进来。”

    程思明快速整理了一下信息,又突然开口问:“室友遇害,你有什么看法?”

    于子惠愣了一下,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视线向下移了移,开口:“没什么想法,一般般吧。”明亮的灯光下,她的眼神霎时有些黯淡。

    又一些例行询问后,于子惠被带了出去。

    提审结束,程思明和唐筱下楼离开。

    唐筱蹙眉看着自己刚刚写的笔录,陷入了沉思。

    结果,下台阶的时候,她一下踩空,幸亏她及时扶住扶手才没摔倒,但是手里的记录本飞了出去。

    正好打在走在前面的程思明的肩膀上,差点砸到他的脑袋。

    他嘴角抽动了一下,回头瞥一眼唐筱,弯腰把记录本捡起来,递给她,依旧是那一副欠揍的冷漠脸。

    不过这时候,是唐筱理亏,她接过来本子,露出一个标准的,充满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啊!”

    他这次连回答都没有,转身继续下楼。

    唐筱的笑容又一次僵住。哇,这种人,怪不得没朋友!

    到了楼下,唐筱准备乘地铁回学校,一直走在前的程思明破天荒地主动开口问:“觉得有收获吗?”

    唐筱没想到他突然问话,加上她刚才又在专心思考,愣了会儿才答:“有啊。”

    “嗯,有结论了告诉我。”说话间他已经走到车前,准备离开了。

    唐筱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一个激灵,他这是愿意带她一起查案了?唐筱本就是心比天大的人,刚才那点不愉快瞬间被抛诸脑后。

    地铁上,唐筱被挤在角落里,她艰难地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15:24

    怪不得她这么饿,她都忘了自己中午没吃饭!她的茄汁鸡排,她的糖醋排骨,怕是早已经菜去锅空了!她郁闷地把手机塞回兜里,又摸出一颗刚才没送出去的薄荷糖,她盯着那一小颗糖撇撇嘴,而后转瞬把它投入口中,唉,还是先安慰下自己的肚子最重要。

    #

    回来赶着上完下午的课,直到晚上回到宿舍,唐筱才有空打开她的记录本。其中不仅记录了于子惠的基本资料和当时的对话,还有几处可疑的神态,也都被唐筱仔细地记录了下来。

    首先是她的行踪和时间,如果当晚她真的在那是从学校到酒吧呆了一晚上,不在场证明就能成立。当晚在酒吧的时间和第二天的学校大门是可以通过监控录像来确定的。至于时间问题,如果经查验录像后出发和到达时间属实,可以通过她的用时来确定她中途是否有停留。

    至于作案动机,由于于子慧跟死者长期有矛盾,所以是比较充分的。还有,于子惠在回答的时候,有时会一瞬间的转移视线,中断眼神交流,且时间短,是回忆的典型表现。小动作少,没有无意识间的多余动作,说明她的心情比较平静。初步判断大部分的话是具有可信度的。

    只是,她在案发不久前拿录影笔吓过死者,一个已经制定好谋杀计划的人,在犯案近日,会显得比平时安分一些,吵架还勉强可以理解,打架和麻烦地拿录音笔吓人,符合她的性格,却不符合她案发前的心理。

    还有,从于子惠的语言和行为来看,与她之前在会上分析的冷静沉稳,完全不一样。是哪里出错了吗?

    唐筱又重新理了一遍,依旧没有什么新头绪,又想起今天程教授说她在会上的发言也有不足之处,她思来想去依旧是没有找到,轻轻叹了口气。

    不行,不能丧气!她抚平着内心中刚刚燃起的烦躁的小火苗,默默平稳着心情。

    她拿出手机,找到程教授今天给她的程思明的手机号,就在拨通的前一刹那,今天和他相处时的各种尴尬对话场面在她眼前循环放映。

    还是发短信给他吧,比较安全。

    ☆、脚印

    唐筱正在编辑给程思明的信息时,身后一张脸凑过来:“有情况啊。”

    唐筱连忙回话:“去去去,别胡说。”

    说话的正是唐筱唯一的室友,庆大15级日语系,一个货真价实的富家千金,孟瑶。

    之所以说唯一一个,是因为另外俩都被这位跋扈的大小姐给气走了。谁曾想这位大小姐人倒是小小一只,脾气却能捅破天来。完美地解释了“骄横”这个词语。不过,唐筱自小也是个只会欺负别人的主,镇住这位大小姐,对她来说也不算难事。

    “不过,你跟他没啥希望的,趁早放弃得了。”虽然孟瑶正敷着面膜,但依然能看出她蔑视的眼神直直投向唐筱的手机屏。

    嘿,怎么了?要是真在一起,她是配不上他还是怎么的?唐筱还来劲儿了,问:“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啊?!”

    孟瑶笑笑:“他家在我家对面,我跟他叔叔熟得不能再熟了!”孟瑶看唐筱疑惑蹙眉,语气散漫地解释道:“一看你就什么都不知道,程思明是在他叔叔家长大的,他叔叔就是你的那个程老师。”

    说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闹心的事儿,皱起眉头:“程叔叔人倒是特好,但是,程思明这个人,简直是可恶!”

    程老师是程思明的叔叔?程思明从小在叔叔家长大?还跟孟瑶住对门?人还特别可恶?这惊人的信息量啊!唐筱聚精会神地支起下巴,等她继续说下去。

    “跟他邻居十几年,到现在还跟陌生人一样。我跟你讲,我小时候跟他说话,他永远是爱理不理,简直是个奇葩!谁招他惹他了?脾气那么大?我不信邪,给他送零食,送玩具,结果不管我做什么,他都是一个反应。哼!本小姐是谁?多少人巴巴的要跟我搭话呢!他算老几?拽给谁看?!就他这样的,活该找不着女朋友!”

    孟瑶越说越气,本来她就是个容易暴走的脾气,再加上,在她眼里,她是个人人都必须臣服于她的公主,敢无视她,简直是不可理喻的。

    唐筱算是明白了,她没理头上快冒火的孟瑶,转过头继续发短信去了。按她风风火火的脾气,把她晾一会就风平浪静了。

    不过,孟瑶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唐筱没忍住跟着来了一句:“他不止找不到女朋友,可能连朋友都找不到。”

    孟瑶眼神一亮:“对!说得太对了!”

    唐筱无奈摇摇头,也许这是这些天来她说的话中最对孟瑶胃口的话了。

    短信发过去后的十分钟。

    回复是:重点?

    唐筱正在刷牙,听到手机响感觉飞奔去看信息。

    看了之后赶忙把口漱了,连嘴都忘了擦就又回到桌前思考。

    谨慎总结后,她才又回话:检查于子惠的不在场证明是否成立。扩大调查范围,寻找其他潜在嫌疑人。

    回信:晚上十一点,庆大樱园宿舍门口见。

    樱园宿舍,就是于子惠的宿舍。

    我去,大晚上的,外面黑灯瞎火,这么着急的吗?她睡衣都换上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程思明本来就没太把她当回事儿,这也正是考验她的时候,她要证明她宝贵的价值!

    到了十一点,唐筱快到樱园宿舍门口时,看见路灯下,有一个瘦高的身影。走近后,程思明的面容逐渐清晰,一双清冷的眸子,高挺的鼻梁。白天没仔细看,没发现,这个人,长得还是可以的嘛!要是话再多一点,再温柔一点,还是能凑合凑合的。

    唐筱见程思明朝她看过来,连忙收回她垂涎的目光,正经地问:“叫我来,是来检验于子惠当晚所用时间是否符合的吗?”

    “嗯,下午调取录像后发现,她所说符合事实,最后一步,就是检验她所用时间了。”他低头看了看手机,道:“于子惠当晚23:34出现在宿舍楼下的监控内,到达酒吧是00:10。”

    唐筱接着说:“现在我们要检验宿舍到酒吧的一般时间是多少,确定她中途没有停留,就可以排除她了。”

    说完后顿了顿,又问:“我们完全可以明天来啊?干嘛非要现在,大晚上的。”

    “在特定的时间内,每个地方发生的事情都会有变化,为了精确,最好采用相同时段。”他这次解释的倒是很耐心,但随即目光落在面前的唐筱身上:“身高和体力条件最好也相等。”

    唐筱顿悟,难怪他这么晚偏偏要叫她出来!她指着自己,难以置信地咬牙道:“你,你是准备让我一个人去实验?”

    他低头望着抓狂的唐筱,无比笃定地点了点头。他看了下时间,声音低沉:“十分钟后,你就可以出发了。往返一次,到酒吧给我发信息。做的到吧?”

    虽然唐筱胆子从小就很大,但是她却有点怕黑,连睡觉必须要开小夜灯才能入睡。此时,她虽在心里默默打鼓,犹豫地打开手机的手电灯,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咳嗽一声,道:“没问题,小case……”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嘛!

    到点,唐筱用正常的速度行进,到达铁栅栏,她脚踩住水泥墩,手扶铁栏,一蹬,越过了铁栏,面前就是一条泥土小路,小路左边就是鱼塘了。

    今夜没有风,四周的杂草和树都安静地沉睡在黑暗中,跨过栅栏就没有路灯了,越往前走越黑,唐筱有些害怕了,她咬咬牙继续往前走,并没有因此影响速度。于子惠说她经常从这里出去,按她的性格来说,她是不会害怕的而放慢脚步的。

    她望着地上自己留下的脚印,每一个之间的距离都大致相等。她回想起案发现场的步伐,一个新的想法倏然闪现。

    案发现场的步伐,纵线的步幅大小与她现在的步伐一致,属于正常速度。而那一段横向的步幅明显偏大,速度明显加快。那么就是说,凶手进入和离开,都无比冷静,只有在抛尸这一段有紧张的表现。一个人在短短几步的距离里,心理活动会有如此大的转变,并且转变界限分明,似乎不太合理。那么,有没有可能,是两个人造成的?

    就像,前一个人步伐平静,后一个人踩着前一个人的脚印进入,而步伐变大的那一段,才是后一个人真实的步伐,这样解释重复踩踏的原因,比之前认为的一个人在现场重复两三次踩踏,合理的多。

    唐筱因为这刻的豁然开朗,心情明朗起来。思考间,她已经快到了。走到门口,她拨通了程思明的电话:“我到了,33分钟。”

    “嗯。返程测试时,加快速度。”

    “好。”唐筱刚准备挂电话,他又忽然开口:“注意安全。”

    唐筱忽然被关心,有点不自在:“哦......好。”

    “嗯。”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挂断了。

    连关心都这么稍纵即逝的,看来还真是个闷葫芦。算了,对他来说也算有进步了。

    返程用了26分钟。程思明悠闲地坐在长椅上,手臂随意地搭着椅背:“嗯,于子惠当晚用的正常速度,误差不超过5分钟。不在场证明成立。”

    唐筱站在他旁边,喘着粗气:累死老娘了!她永远都不会想到她会大半夜的在外面蹿了一个小时!

    她看着程思明坐得稳如泰山,也不维持形象了:“手起开!我要坐。”

    唐筱觉得可能因为周遭太黑导致她眼花了,竟然看见程思明脸上闪过了一丝笑容,然后淡然地把手收回去。

    “于子惠排除了,现在要找新的嫌疑人了。你怎么看?”唐筱头仰青天,语气认真。

    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张照片,是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长发女孩,笑容可掬。

    程思明把照片举到唐筱眼前,说道:“记得她吗?在我看来,她才是真正的嫌疑人。”

    “孙婉?死者的那个室友?她,她不是死者的闺密吗?”唐筱在案件资料上,见过这个人,检举于子惠拿录音笔吓死者的人,就是她。

    “嗯,就是她。她的不在场证明存在问题。”

    “可是当晚宿舍的另一个人说她晚上没出去的呀?监控里她也没有出宿舍啊?”

    “剩下的那个室友夜间并没有醒来过,她的证词只能证明孙婉在她入睡前,和她起床后在宿舍。死者宿舍在一楼尽头,从阳台翻出去简直易如反掌。”

    唐筱懊恼自己太依赖监控录像,而忘了分析实际情况,但同时又有点怨念:“你早就知道于子惠不是凶手,我们还费劲儿查半天?!”

    程思明冷哼一声:“于子惠是作为嫌疑犯被拘的,她现在受的煎熬都是拜凶手所赐,既然还抓不到凶手,现在起码能证明她的清白,让她早点出来。”

    “那你又为什么怀疑孙婉?”

    程思明瞥了一眼唐筱,兀自道:“刚才你回来,说你有新发现,是什么?”

    “哦,我是说可能有两个人造成的脚印......”唐筱眼光一亮,突然明白了:“那么,后来的那个人,是先知道第一个人要在那个时段经过案发地。从笔录的情况看,只有孙婉知道当晚于子惠要出去。”

    “嗯,那么,剩下的调查,就交给你了。”

    “好!没问题!”唐筱刚刚打开新思路,顿时热血沸腾,似乎离真相又进了一步。

    程思明凝神又轻念了一句:“这个孙婉,可比于子惠难对付十倍。”

    唐筱有些止不住困意,眼皮懒懒地耷拉下来,也没在意他的话,此时她的脑子里的小齿轮已经完全转不动了。

    ☆、进击

    程思明看着身边一副葛优瘫的人儿,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再看看身边的这位,已经仰头会周公去了。

    “起来,送你回去。”程思明走到离他不远的车旁摁开车锁,看唐筱迷迷糊糊跟上来,才开门上车。

    樱园宿舍到梅园宿舍也就七八分钟的车程。

    此时,宿舍大门禁闭。程思明自大三开始住在外面,早就忘了还有门禁这档事。

    唐筱倒是一副淡定的模样,她下了车走到角落花坛深处,脚踩住一旁的石墩,双手撑住一楼的阳台侧边,稍一用力就扒在了防盗网上,孟瑶睡眼惺忪地走出二楼阳台,伸手拉住唐筱,猛一用力,唐筱便利落地到了寝室阳台上。感叹:没办法,自己寝室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不爬都可惜了。

    黑色的丰田RA V4转向灯闪闪亮着,缓缓驶离。

    程思明修长的手轻轻打着方向盘,望着后视镜中的人影,眼角浮露出笑意。

    倒是还有点意思。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每本小说需要团队很费心的整理,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654404325(伸手党勿扰)。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由樱桃团队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