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故事 | 寻爱启事——茫茫网海,只为找到你

微读吧 2019-11-11 15:48:09

微 读 吧     微 摄 影

V 微

摄影

+

阅读,只为遇见



|北雁   |北雁

|止囫  时墨

寻爱启事

她说

茫茫网海,只为找到你,说一声“对不起”

导  读

这个故事,它的名字就挺让我纠结的。是叫《寻人启事》,还是《对不起》?我想了又想,绞尽脑汁,一夜失眠,我顶她个肺!

最后,我想了一招,抛硬币定结果。

正面:寻人启事;反面;对不起。

一松手,“咣”的一声,硬币在桌上翻了好几个筋斗云,停下来的那一刻,我看到是正面。

该死的“对不起”,这回真是对不起啦。

好吧,就叫《寻人启事》。

不,不,想了想,还是叫《寻爱启事》比较妥帖。

人的善变,在这一瞬间我是彻彻底底想清楚了。

2016年2月14日晚10点11分,我的好友弓嘴同学发了一条“朋友圈”。

打开一看,是一张手写的“寻人启事”的图片,上书:

寻人启事

我的初恋,2008年。

一匹北方的狼,你在哪里?

茫茫网海,我想找到你,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弓嘴

2016年2月14日 情人节

弓嘴一个爱写诗爱旅游爱喝酒爱骂街爱在午夜发微信打电话讲鬼故事的拒绝爱情鄙视土鳖独爱iPhone的大龄神经文艺未婚老处女女青年。在我朋友圈,算不上百分百奇葩,但绝对是个另类。

三十好几的老姑娘了,整天都说不想谈恋爱,不想找个人把自己绑住,不想为爱失去快乐失去自由失去自我。但有个癖好,喜欢收藏“艳照”。但凡是朋友圈露胸肌秀胳膊的男性半裸照,她看到后立马偷偷收藏。不过,她说不喜欢收藏明星的,不是一个圈,收藏了也没意思。朋友圈是“朋友”,收藏了,说不定哪一天见了面,还可以有故事。我一度怀疑,她有严重的艳照癖,对男人的好奇和好感都藏在一张一张半裸的艳照里了。

一次,我们同去一个酒吧,弓嘴喝了半桶啤酒后,一激动冲到舞台中央,当众宣誓:“哪怕一辈子孤单,也不想找个王八蛋凑合。我自由,我快乐,我是我……”

那一晚,因为弓嘴,整个酒吧都嗨翻了。

如今,她竟然在直播全球的微信朋友圈突然提起初恋,着实有点出人意料,甚至让我感觉有些故意炒作的味道,莫非愚人节和光棍节提前来临,莫非她受了什么刺激,莫非他又自编自导自演一场爱情闹剧。

我记得,她说自己的笔名叫“弓嘴”,谐音是“共醉”。

当时一听,我是彻底醉了。

嘴巴,喝吧,醉吧!

看了她的“寻人启事”,纯属好奇,便@了一下弓嘴姑娘,聊聊。

聊聊,对,就是聊一聊。

2016年2月22日下午,农历正月十五,我和弓嘴姑娘相约在小蛮腰下的Starbucks Coffee。

下午5点55分,弓嘴姑娘按照约定时间提前五分钟出现在Coffee的门口。远远一看,真是太刺眼了。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人群中一个随风摇摆的红窗帘。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第一想的便是逃跑,想躲得远远的,又艳又俗,真是太刺眼了。

什么叫艳俗,看了小蛮腰下的弓嘴姑娘,你就知道了。

好久不见,这一见面,她像刚刚吃了带血的猪肉一样的红唇小嘴一裂开,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寒碜我:“大忙人终于闲了啊,真难得,最近就没有去出个差旅个游闯个天涯拔根野草什么的,还有空听我这个智慧和美貌兼备的妹纸讲七十年代的糜子八十年代的谷子,这很奇怪啊。”

我懒得跟她废话,直言劝告:“得了,得了,你再夸自己我都想吐了。这一次,是冲你的疯狂初恋来的,要不然,哥才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喊你喝咖啡。即便有,我也宁愿窝在家读《金瓶梅》,懒得千里迢迢到小蛮腰下陪你瞎聊。”

真的好朋友就是这样,见面不损几句,就不能表达真情实感,不能冲开世俗人际关系的那张破网。太多客套,就免不了作秀和敷衍。

“得了吧,得了吧,不瞎掰你怕嘴歪心碎啊。”弓嘴姑娘竟然敢诅咒我了。

“好久没有训练嘴巴了,怕它一罢工,我今后该怎么吃吃喝喝吧嗒吧嗒哼哼唧唧啊……”

又是一句胡扯,气死个张嘴闭嘴讥讽我挖苦我的老姑娘死弓嘴。

到了咖啡店,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每人一杯摩卡,弓嘴付钱。好久不见,这姑娘终于不那么吝啬了。

从认识她那天起,就从来没有见她这么豪爽过,上当当买本烂书上淘宝买双袜子,她都有要认真做几十条攻略,挑肥拣瘦,从不偷懒。在吝啬这方面,弓嘴绝对是“女神”级别的。

讲吧,初恋,初恋,我最想听的是她初恋。

不好听,哥就赶紧闪人,才懒得跟她废话。

原来,弓嘴真的恋爱过,有过正儿八经的初恋,三周时间的初恋,恰好21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看她认真的样子,不像是讲故事说笑话,那我姑且信了吧。

要是敢忽悠我,叫她这辈子永远嫁不出去。

这姑娘,不简单,竟然还恋爱过,我一直以为她对任何男人都过敏,却不知竟然还真的有一段隐情。

“那为何失恋了呢?”我问。

弓嘴姑娘喝了一口咖啡,说失恋的原因就是想对他亲口说一声“对不起”的理由。

弓嘴姑娘抬头向四周看了看,然后低声问:“喂,你说说,恋爱了是不是一定就要kiss就要那个啊……”

停,打住!

那个那个啊,哥怎么听不懂了。

弓嘴瞪了我一眼,一副懒得理我的又丑又怪的嘴脸。

 

真的,真的,真的!

好吧,好吧,好吧!

弓嘴姑娘说了三遍,我再一次相信她了。

原来,哈哈,哈哈,哈里个哈!

在这里,我先放声大笑几声,以防我讲到一半忽然狂笑起来忘了该讲什么。

2008年8月8日晚8点,北京奥运开幕。电视机正在直播29个大脚印的那一刻,当时我蹲在广州大街上和一群民工看奥运开幕式直播的那一刻,弓嘴也在导演一场初恋的闹剧。

当时,在大街上,一个身高一米七八的男生为了铭记这一伟大的历史时刻,一激动就用大嘴巴长舌头去亲吻一个恋爱21天的心爱姑娘。

这一吻,是表白,是浪漫,是爱的升级。却不知,最后搞成了一个事故。

姑娘顿时傻了眼,一时慌了手脚,又气愤又恼火,心想才恋爱多少天啊,就想趁机占便宜,就想吃豆腐喝豆浆,就想把唾沫和口水往老娘的嘴里吐……太丢人了,太突然了,太他妈的了。

姑娘一气之下,猛地一推,抬手就是狠狠的三巴掌,打得男生眼冒金星脑袋发晕,嘴巴像是脱离了肉体一样,一时也傻了眼,蹲在大街上捂住双脸泪眼迷茫不知所措。

三巴掌!一个姑娘拼劲全力的三巴掌,吸引了街上看奥运直播的人们的视线,太吵闹太精彩太激动,一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

这个姑娘当然是弓嘴,至于那个男生,姑且就叫他可怜的蠢蛋笨蛋傻蛋吧。

听到一半,尤其听到狠狠三巴掌的那一瞬,我噗嗤一下,一口咖啡喷了满桌,差点儿笑岔气。顿时,咖啡店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我们,像是看两个不知从哪个山旮旯里跑出来的妖怪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俺错了,各位大哥大姐嫂子妹子,让你们恶心了,我认错,我认错。

我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以示歉意。

说到做到,我自罚咖啡一杯,好不好。猛喝一口,差点噎死我了。额滴个乖乖啊,喝咖啡也要命。听个弓嘴的初恋故事,就这么不明不白噎死了,实在太不值了。

可我还是忍不住狂笑起来,笑得弓嘴姑娘瞪直了眼,恨不能当场一口吃了我。

哈哈!这样的傻姑娘,笨姑娘,活该单身!活该!活该!

不过,我怕她一冲动也给我三巴掌,所以就强忍着不让自己狂笑,不让又笨又傻的弓嘴又气愤又尴尬。

弓嘴看我笑翻了,傻傻地问:“好笑吗?”

“难道不好笑吗?傻小子亲一口,差点连命都丢了,你说谁还敢跟你谈恋爱呢?”

“没那么严重,不就是三巴掌。再说,人家现不在知错了。”

知错了就是好姑娘,就是聪明可爱吃苦能干有才的好弓嘴。

“后来呢,怎么收场的?”

“哎,他可能气糊涂了,骂了一句神经病就掉头走了,从此在我的世界彻底失踪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弓嘴姑娘的嘴巴一翘,傻傻地问,“你说这男人是不是挺狠了,不就是三巴掌吗,竟然给我整个彻底失踪……”

真是一傻妞,又笨又蠢又可爱又搞笑的傻妞。

这是三巴掌的问题吗,这是一个男人的尊严问题,好不好?!亲一口,挨个三巴掌,估计他这辈子想起接吻都会心惊胆战,再也不敢为爱放肆了。说不定都有阴影了,这辈子再也不敢亲吻了。

“现在后悔了吧,是不是还想着人家,活该!”

“也没有,只是,哎……”弓嘴说了一半,喝了一口咖啡,突然沉默起来。

“不想,谁信呢?那还来个寻人启事,你这是直播全球,在美国在欧洲南极北极都可以看到,如你这般低调的妹子,这一高调起来真是没谱啊。”

“别胡扯!我就想对他说一句‘对不起’。当时,我还小,不懂事,他也不该当众吻我啊,我心里一慌,乱了手脚,就打了三巴掌……”

“照理说。那你们扯平了啊,谁也不欠谁什么啊。他也走了,失踪了,你还惦念个啥呢?”

“前不久看了一本书,突然觉得我好像过分了,所以就想对他说一句‘对不起’。其实他挺优秀的,对我也挺好,就是……哎!”

“好吧,那去找吧,说不定找到了,人家早就妻妾成群了,你就蹲在珠江边去哭吧。”

说到这,弓嘴姑娘眼泪汪汪,真的差点哭起来了。看来,这平日里没心没肺的姑娘,一认真起来就动真情,说到底还是念念不忘初恋。

转眼都十年了,当初不去找,等某一天后悔了,想对某人说一句“对不起”,却找不到他的踪影了。缘深缘浅,缘聚缘散,起初美好的缘分,如果不珍惜,那就永远无缘了。

到此为止,一切都已明白了。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潮起潮落,花开花落,一切随缘吧。

寻吧,说吧,好吧。

对不起”值几个钱,实在很难估算。但这一句对不起,是认错,是忏悔,是告别,是对心灵的抚慰。这一点,弓嘴或许最清楚。不说,也许她这辈子都放不下。说了,也就彻底和过去拜拜了。

该撤就撤,还待何时。已知子丑,管它寅卯。

哎呀,还有最后一口咖啡,不能浪费,人家吃个“光盘”,那我就喝个“倒杯”。

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哥也该为拧巴的生活、为瞎扯的梦想去战斗了。

告别时,弓嘴问我:“这么多年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我说:“随缘吧,找到了是缘,找不到只能说明今生无缘了。你也别耿耿于怀,下次遇上一个人,矜持一些,含蓄一些,别再动不动就来个三巴掌,那你这辈子就只能孤单又可怜了。”

弓嘴姑娘嘴巴一嘟,说了一大堆废话,说爱就是恨,恨就是爱,越爱越恨,你们男人不懂,你们男人都是花心大萝卜爱情大苦瓜……俺都不知道她哪里学的爱情哲理,听也听不懂。哈哈!

啧啧啧,停停停!

此处删去250字,有兴趣,上知乎,搜百度,查一查弓嘴姑娘生搬硬套学来的那些爱情哲学。

该说的都说了,再见。

弓嘴姑娘,甭废话了,拜拜。

再不走,我就喷一口咖啡到你粉嫩的脸上,看你还敢不敢多嘴。

弓嘴走了,看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茫茫人海,我突然陷入三秒钟的迷茫。她在寻找爱,寻找丢失的记忆,而我呢,还能寻找什么呢?是梦吗?我也要不要发一个“寻梦启事”。想到这,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忙,一周后我就差不多忘了弓嘴的寻爱我的寻梦。苦逼的生活,会让人在日复一日朝九晚五周末还加班的悠悠时光中忘记日期、忘记潇洒、忘记自我。

我忙,一月后我都差点忘了弓嘴……

我擦!

我这是太健忘了了吗?以前不会啊,现在是不是老了。一想到就这样不明不白老了,我感觉太不值了,我还没有真正年轻过怎么就老了呢?还有,弓嘴姑娘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气很火辣高喊“后果很严重”逼我请她搓一顿才放我一猴。

我忙,转眼半年都过去了,时间真TM快,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把一切都偷偷带走了。

哎呀,我这么一想,得出一个结论:时间才是最大的小偷。把一切美好的生命偷偷带进坟墓,从来不提醒,也不吓唬,只会默默地慢慢地吞噬一切。

我本忘了,可弓嘴又@我,非要逼我再一次想起她的破事。

她说:“找到了,我说了……”

我疑惑:“说啥了,就这么简单?”

她说:“就这么简单。”

我问:“没有故事?”

她回答:“没有。”

这姑娘奇了怪,从几条信息就可以窥探出她的全部精神世界来。

我忙,不瞎扯了,说了一句:“好吧!”

说完这句话,她的这事我就不再关心了,也不感兴趣了。

可在我放弃追问的时候,弓嘴姑娘却又补充了一句:“他结婚了,又离婚了,人也老了……”

“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人老,这是自然规律,毕竟十年了,能不老吗?十年前的时髦少女,如今大概都沦为少妇了。当然,弓嘴是个例外。和她一样年纪的人,孩子都已经读小学了,可她还不想随便,不想妥协,还在苦等爱情,还在寻找真爱。

我忙,真的很忙很忙,很多乱七八糟的烂事都等我面对和处理。直到下班后,我打开微信一看,弓嘴发了很长很长的一条微信,像是多年前写的一篇日记。

我粗看了下,算是知道了大概。

原来,弓嘴这个姑娘其实一直知道他在哪,只是没有主动去找他罢了。有一次,她还在人群中远远地看到他的背影,只是她没有走过去说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

她一直在等待,等待爱情。等他来找她,可这一等,就是十年。

看后,我回复了一句:“好好爱,不要太累了,祝你幸福!”

弓嘴姑娘没有回复,就这样罢了。



过了两周,弓嘴姑娘打来电话。我拿起手机一看,有些好奇,像她这么吝啬的姑娘愿意花几毛钱的电话费给我打个电话,真是太意外了。更多的时候,她是发微信,在WiFi地世界里玩腻了,才愿和我聊几句。一聊,不是我请客,就是“她请客户我埋单”。

这辈子,能遇上弓嘴姑娘这么个奇葩朋友,我也是彻底醉了。不懂事的小男生亲她一个嘴,就挨了三巴掌,估计也可以算个小小新闻了。要是弓嘴是个女明星,估计就这条小新闻都可以买一栋别墅了。

当时,我在天涯的海滩上漫步、拍照,被一个红裙长衫的姑娘所吸引、诱惑。

(插播一条,各位看客,别多想了,我只是瞬间迷恋一种美罢了。黄昏,沙滩,海浪,随风飘扬的红裙,是不是有些诗情画意呢?)

接通电话,我说了一句:“不会恋爱了吧?”

过了几秒,弓嘴才说:“不要胡扯,我还在失恋中……你在哪?”

“我在天涯,请我吃饭吗?”我问。

“你请我还差不多,哪有一个大男人叫一个美女请客的?”

“停,停,打住,你这句话有两个错误。第一,我还算不上大男人吧;第二,你是美女吗?说这样的话,我都替你有些不好意思。”

“去你的不好意思。不跟你胡扯了,看来你心情不错,那好,什么时候回大广州喊我一声,我请客你埋单,就这么定了,你要是再多嘴,我祝福你掉进海里去,让你浪里个浪……”

”的一声,电话挂了!

我擦!

该死的弓嘴,永远都嫁不出去,一辈子孤单寂寞可怜去吧。

告别了天涯,我又回到朝九晚五糊涂匆忙的现实生活继续战斗。

在天涯,可以守望,可以回忆,可以听海,可以观潮,可以静坐,可以呐喊,可以踩着朝露回家,可以背着夕阳远行。但天涯不过是一个梦,一个虚妄的梦,一个真实的梦,一个真实世界中自造的虚妄的梦。

回到现实生活,除了忙,还是忙,没完没了的忙,甚至都不知为什么忙。

我忙!

谁敢吵我,我废了谁!

这不,周五下午,弓嘴微信又@我:“今晚请我吃饭,不能拒绝,如果放我鸽子,我就变一只鸽子飞到你的梦里……不说了,一想我都恶心了,所以还是不说的好。”

嘿!这妞真是越来越嚣张了,不教训她一下,都不知哥的“嘿哈”。

晚餐,和弓嘴姑娘相约在“鱼嘴”,地点是她选的。到了店门口,一看名字我就乐了,这姑娘这辈子最爱“嘴”了,可偏偏就是个命薄的女子,三十好几的老姑娘了都没几个梦中男神亲她的那个涂红抹油的嘴。唯一的那个傻蛋,一亲还挨了重重的三巴掌。一想起来,我就想仰天大笑。

到了鱼嘴,刚坐下,弓嘴姑娘露出吝啬的嘴脸说:“说定了,今天你请客!”

我心里一笑,翻开菜单笑道:“我请客,你埋单!”

“什么什么,今天是我请你,所以你埋单。”

看,这就是女人的逻辑,完全没有逻辑的逻辑。

不管了,先吃吧, 吃饱了喝足了,再和她好好理论,饿着肚子拼命谈钱,那是笨蛋的行为。

弓嘴一看我点的菜,睁大眼睛说:“你中奖了,今天点这么贵的菜?”

我窃笑,安慰她说:“能和你这么高贵优雅美丽嘚瑟的女子吃一顿饭,俺也是太荣幸了,不破费一次真实对不起大街上的那些整日无所事事的光棍啊。”

弓嘴小嘴巴一翘,嗔怒道:“得,得,得,罢了,别以赞美的语气骂我好不,太坏了,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说吧,找我吃饭是诉苦呢,还是诉爱?今天我带了录音笔,还有笔记本,我可以随时记录,保证把你的语录记下来,向全世界宣布你的爱声。”喝了一杯茶,我快人快语直言相告。

“好吧,职业病又犯了,本姑娘就是个小人物,等某一天我能像那个董什么珠宋什么英王什么蓝一样出名和有钱时,你想和我坐下来吃顿饭都得排队好几年,所以珍惜吧,不是谁都愿意和你坐在一起好好吃饭陪你瞎聊的。”弓嘴姑娘毫不示弱地教训我。

“不是谁都愿意和你坐在一起好好吃饭陪你瞎聊的。”这句话说得好,我得记下,牢牢地记在心里。我怕一拿出笔记本,弓嘴又笑我了。

“好吧,太给我面子了,太荣幸了,看来我要一辈子感恩戴德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吃饭疯狂瞎聊。要不然,那就真是对不起前世的一万次的回眸了。

吃了一半,弓嘴姑娘突然停下疯快的筷子问我:“大傻哥,你说像我这么善良这么优秀这么智慧的姑娘怎么就落了个孤单可怜又今天呢?”

“哈哈,别夸自己了,我都替你害臊。今天的你,难道不是最好的你吗?有多少人做梦都想你这样自由潇洒又浪漫呢?”我反问。

“和他说了声‘对不起’后,感觉心里空空的,好像什么惦念都没了……”

这姑娘终于推心置腹了,要不然,胡扯几句哥就溜了。

“这种感觉就对了,说明你为下一场恋爱做好一切准备。只有你的心空了,好的小伙才能把爱装进你的心,要不然你就只能一辈子孤单可怜了。”

弓嘴姑娘嘴巴一翘,满嘴的鱼油,稀里哗啦的,傻傻地说:“那我不是马上就可以恋爱了,我的心空了啊。”

我趁热打铁,就给她出了一个馊主意,叫她在朋友圈发一个“寻爱启事”。

一听,弓嘴姑娘睁大了眼睛,傻乎乎笑呵呵地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可以发,可以发,我要发一个征婚启事。”

“得了,别着急了,傻孩子,先找到了爱再去谈婚论嫁吧。没有爱的婚姻是一种诈骗。”我不能继续火上浇油了,像弓嘴这种姑娘,看起来老实本分又善良,但心里其实很野的,一旦疯起来就真没谱了,说不定真会举个牌蹲在广州的地铁站或大广场“征婚”。

“对,先找爱,后ML,再结婚,这个顺序不能颠倒……”弓嘴吃了一口大鱼头,激动地说。

“停,停,停,你这叫顺序啊,简直是对世俗和传统的冒死挑战啊,那个爷听了,估计又要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我急忙纠正她的错误,以免她走上爱的不归路。

“顺序?”她想了想,脸微红,傻笑了一声,接着说,“错了,先结婚,先结婚,后ML……”

这顿饭,在我和弓嘴姑娘你一句我一句闲扯和瞎聊中完美散场。

走出“鱼嘴”,弓嘴姑娘嘴巴一翘,喊了一声:“大忙人,再见了,后会有期!”

转身告别时,我感觉好像有些不对劲,走了很远,想了很久,才猛然想起来,哎呀,这顿饭又是我刷卡的。

该死的弓嘴,我那个悔呀,真是无处说。

过了两天,深夜打开微信,我看到弓嘴姑娘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寻爱启事”,内容如下:

寻爱启事

本姑娘,失恋了十年。

这一次,心终于空了,

如果你能把爱装进我的心,今晚

我就跟你睡……

弓嘴

今天是我的生日

一看我就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太牛了,给她发了99块钱的“蛋糕”,点了99个大大的赞。


微读吧
阅读,只为遇见

阅读,只为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