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桐丨梦想规划师·为自己的梦想买单

人间职场浮世绘 2019-12-10 16:26:49


作者肖桐:就职于知名外企多年

 

 

苏丽诺站在马路沿上来回的走,廖杰的车被不远处的红绿灯隔住。苏丽诺开始梳理她各个时期的男朋友,短暂又毫无营养的恋情。每个人都是同一个款型,甚至品位。她开始回忆在职场的每一次表现,尽管她觉得她从没想过利用过家人的关系,可这些关于她的争夺明显都不是为了她。多么可悲的三十岁。

廖杰的车在夜色里穿过路口,朝她驶来,苏丽诺觉得这场阴谋终于要落幕了。

 

“彭警官走了?”苏丽诺坐进车里,廖杰没再问冷吗或者其他。

“走了,送我回家吧。”爱是种感觉,脆弱地不堪一击。一旦熄灭,便连灰烬都是冷的。

廖杰送苏丽诺回家,本想跟她上楼的,但是他想了想又说公司有事情。苏丽诺几次想问他那套房子的事情,都忍住了。在副驾驶的位置,她甚至觉得廖杰的耳朵有点招风耳的形状。

第二天开始,苏丽诺开始在公司留意所有跟项目本身相关的一切,任何一个协作单位,任何一个人的信息都尽量去搜集。然而她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到。

万爸爸恢复的不错,已经出院了,安阳和苏丽诺去看了两次,每次都看到梁朝伟跑前跑后地给老人按摩,沏茶。万朵拉第一次被大家推进咖啡店时,激动了哭了好几次。尤其是看到店里等待她的设计师,更是意外惊喜。

“朵拉,这房子交给你了。你来规划,设计它,把梦想实现。”安阳大手搭在朵拉肩膀上。

“这次要珍惜机会,不要搞砸啦。我们几个的全部家当啦。”万朵拉听着苏丽诺的嘱咐决定不辱使命大干一场。

彭湃那边传来好消息,雷子的确有个表叔严贵才在做建筑项目。而且他的工地有两个和东方地产有关系,其中一个就在胶东项目,是十到十五号楼的施工方。

“这样只需要告诉我对方建筑公司的名字就好。”

“平安建筑公司。你能查到京郊项目报告里有平安建筑公司的影子话,Tom和廖杰都脱离不了关系。”

“可这样在法律上算证据吗?”

“不算直接证据。要想办法让他们自行说出来。”

“我有个计划。”苏丽诺故作神秘。

“什么计划?诱敌深入吗?”

“不告诉你,一定不辱使命。”

“我得保护你安全。你想当个好市民,我也得成全我当个安全的好警察吧。”

“呵呵,真贫。有结果再说。”

“随时跟我联系,手机二十四小时开着,你要注意安全。”彭湃在电话里命令中带着一种不难察觉的感觉。是那种小姑娘们都不自觉地喜欢被大哥哥保护自己的感觉。苏丽诺嘲笑自己三十岁的人了,能听出一个警察话外音,挂了电话由衷地笑了。

 

交出投标的策划书的日子临近了,苏丽诺基本上每天都能听到三楼的走动声,可是她再也没见过林世亮的身影,甚至也没能从其他人那里打听到半点跟项目相关的事情。彭湃那边关于平安建筑公司的侧面调查也毫无进展。

廖杰去了胶东,去查看他的胶东项目。走的时候匆忙,只是电话了一通,甜言蜜语不多,只是些宽泛的嘱咐。从那天在马路上接上苏丽诺送她回家起,他们的关系就如天上的水,散落一地,没有了重点。人是多么的奇怪,疯狂的拥吻之后连点念想都没有了。而苏丽诺依然念念不忘,可是她再明白不过,这事,廖杰脱不了干系。

阳光从山坡上滚落,落在苏丽诺脚边。北京的风吹起来无拘无束,一阵一阵地呼号。苏丽诺站在公司小楼的门口,仰头眯着眼睛,看着三层那么神秘那么筹谋深远,那里有林世亮在指点江山吗?廖杰他们曾经在这里研究过方案吧?她拿出手机,拨通了Tom的电话。

“嗨,Tom,有时间谈谈吗?”

“我在机场,可能不方便接听,要谈的是?”

“谈谈我的方案吧。”

“要交作业了?时间过得这么快吗?”

“时间是过慢了,我到今天才明白,你找我来的目的。”

“目的?”

“我想,我可能完不成那个投标的方案了。我们看看怎么处理吧。我要辞职。”

“辞职?有什么资源没有配合你吗?都是全力配合的啊。现在说辞职,我的损失很大的。我会失去那个项目。还有之前给你的预付款。苏,你在开玩笑吗?”

“二百一十万不是小数字,除了卖血,我只能卖房子了。”苏丽诺笑了起来。风让她的声音听上去断断续续。Tom突然卡住了,很明显他没有第二套方案,他赌苏丽诺的懦弱和处处躲避,会让她委曲求全地获得舅舅的批准。苏丽诺的舅舅是个十分清廉的人,二百一十万对他来说也不是小数字。

“我们要不要见面聊聊?”

“好啊。就在元旦见面的那个咖啡店吧。我在那里等你。你什么时间可以?”

“下午三点。”

苏丽诺开始整理她的私人用品,只有简单的杯子和笔记本。那只杯子是廖杰送的,一只手工的瓷质杯子。廖杰跟她说,一只杯子就是一辈子。苏丽诺拿起那杯子在阳光下端详。一颗什么的心才能说出这样的许诺而如此不负责任呢,随着一声脆响。杯子跌落在垃圾桶里,碎成无数没有灵魂的瓷片。

苏丽诺比Tom先到,她的怀里放了一只早就准备好的录音笔。Tom开门时,依旧是那阵门铃的声音,今天的咖啡店格外安静。Tom先是跟苏丽诺点头,然后扬手要叫喝的。

“加一杯拿铁谢谢。”苏丽诺抢在他开口之前喊了一声。

“你知道我喝拿铁?”

“这是秘密吗?”

“谈哲学是吗?这世上没有绝对的秘密。”

“这话廖杰讲过。同样的。”

“呵呵,想说什么?”

“没什么。三楼是私密办公室吗?”

“怎么发现的?”

“不难发现吧,或者说你早就想让我悟出来,其实我对你毫无用处,还傻的愿意跟你来签这么有挑战的一份合同。你算准了我要帮万多拉去补这个亏空。算准我要在危急时刻虚荣心爆棚。”

“呵呵,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办。”Tom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推到苏丽诺面前。

“你希望我怎么办?”

“这份合同我可以当场就撕掉。我希望你冷静地考虑一下我们的长远合作。你知道除了京郊项目,我们可以置换的空间还很多。我需要你跟鲁副市长递个话。他太难搞,难道摆平他夫人,都打不到他心里去。”

“他夫人?”苏丽诺犹豫了,录音笔在她衣服里正在一丝不苟地记录着。

“你舅妈曾经购买了大量的铁线莲和德国大汉泥炭,廖杰在进口包装里做了文章。但是后面的情况是,你舅舅不为所动,视而不见。”

“你们曾经贿赂我舅舅?”

“共赢。别说的那么难听。”

“我可以帮忙,但是我要看到你们需要我舅舅签字的全部方案。”

“这就对了,二百多万不是小数字。你该为自己的仗义买单的,不是吗?”说着Tom讲一份厚厚的纸质方案副本拿了出来。看来他早有准备。

苏丽诺接过方案,看似随意地翻了一遍。在施工单位处一眼看到了平安建筑公司。

“我可以想办法去说服我舅舅。但是我想不明白,你们怎么知道万爸爸会丢掉那笔钱?”

“呵呵,想不明白就不用想了。希望能有你的好消息。”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和鲁副市长的关系的?”

“多年前,入职表格里社会关系上写了他的名字。你的导师林世亮告诉我的。”

“是他?”

“世上没有哪个人的秘密可以成为永远的秘密。”

“你的也一样。”服务生小心的端来了拿铁,苏丽诺笑着对Tom说。

“那我们就算开始合作了?”

“先撕掉合同吧。”

Tom在苏丽诺面前当场撕毁了合同,每一下都撕地轻松自如,像是一个巨人一口吞了一只老鼠,让看的人作呕。

掌握了证据的苏丽诺却不敢轻易和彭湃提到录音笔上的内容。她先去了舅妈那里,却遇上了等待已久的彭湃。

“怎么了阿诺,表情这么沉重?”

“舅妈,您来一下。”苏丽诺拉着舅妈进了里屋。放了那段录音来听。谁知舅妈幽幽地说:“早说廖杰眼熟了,就是一时想不起来。没错,他们在花盆里放了五十万人民币,还署名一个不存在的建筑公司。你舅舅早就上交啦。”

苏丽诺如释重负,跑到客厅把录音笔交给了彭湃。之后的事情全部由彭湃处理。平安建筑公司的老板很快要求协助调查,并交代了雷子的去处。抓捕雷子后,雷子因为不敢不交代钱的去向,于是终于牵扯出这场闹剧的主谋。这场Tom和廖杰主谋,严贵才和于浩,林世亮参与,陈三和雷子动手的狗血剧情就算彻底演完了。

从那天起,苏丽诺便再也没见过廖杰。他从她的生命里如流星一般闪过,却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尾巴。苏丽诺并不开心,尽管案子判了,人抓了,万爸爸拿到了应有的补偿。可是苏丽诺感觉自己站在一场大雨了,就像去商学院面试那一次一样。

咖啡店开张那一天,万朵拉穿了服务员的衣服,头发干净地扎起马尾,干练地忙里忙外。

“还以为她要把自己弄成性感女老板的样子。”安阳抚摸小肚子,在老王的帮忙下坐在了木椅子上。

“你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才两个月而已,你这反映不科学啊。”苏丽诺挤兑她。

“科学,我算好了,刚好赶在寒假生。”安阳拉着老王的手,眉飞色舞。

“老板,来杯经典美式。”苏丽诺扬手招呼万朵拉。万多拉和梁超伟眉开眼笑地端来几个人的饮料。

“干嘛穿成这样?”安阳还在纠结同一个问题,怀了孕的女人多少可爱的有些一根筋。

“我就想踏踏实实做点事情,三十岁了,不再把自己当大爷供着了。以前想过的不平淡,现在明白了,那些得不到,现在不想要了,这次是成熟了。哦,对了,别煽情,我爸妈婚宴今晚,谁也不许缺席。”万朵拉笑着说完,把头靠在梁超伟身上。两人平静从容的表情,看上去像是要过一辈子的。

安阳终于拿到她要的实验室,她不适合行政环境,在学校里,她可以不顾及别人的眼光,完全投入科研和养育宝宝的事业啦。收获很多时候是平实的,不花哨,不妩媚,且最合适自己的脚。

苏丽诺在闺蜜们完美的欢笑声里没有落寞,她第一次感到平衡,并且那么真心地为她们开心。你会发现,这世界兜兜转转值得珍惜的人并不多,而她们一直在你身边。

咖啡店门口的铃声是万朵拉喜欢的木质铃声,推开门就是安阳喜爱的读书区,穿过读书去是冷艳高贵的科学范吧台。苏丽诺喜欢的枫木颜色充斥着整个咖啡店。为了节省开支,梁超伟和老王忙活了整整一个月。

叮当,门铃响了。彭湃走进来,一身警服,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时间差不多了。”

“去哪里?”安阳和万多拉像是同时有了不好的预感,站了起来。

“抱抱吧。我今晚的飞机,去爱尔兰。跟万爸爸万妈妈道喜。”苏丽诺拥着万朵拉和安阳,三个人哭了。

“我们完成了梦想,为什么还有去爱尔兰?去找那个嘟噜吗?”万朵拉人性地问。

“只是去拜访一下。我想清楚我的梦想了,我有步骤的去实现我它。我卖了房子,打算去周游世界,去画画 ,去看看世界上千百种人生。不过,我还会回到这里,因为这里有你们。”几个人抱在一起,久久不愿意分开。

那天在车上,彭湃给苏丽诺讲了一个故事。苏丽诺带着一种十分释然的心情上了飞机。那个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彭湃小时候很想当警察,因为喜欢见义勇为还受过伤。长大了为了当上警察做了近视眼手术,考进了警校,顺利毕业成了一名光荣的刑警。他每天努力工作,却看尽了各种社会的黑暗和不公平。工作顺利的时候就是犯人招供,工作不顺利就是要绞尽脑汁地找线索,让他承认。时间长了,彭湃开始觉得自己坚持的梦想是错的。一直以来的梦想规划都是为了一个错误的方向。

“梦想不能规划吗?”苏丽诺在车里问彭湃。

“当然可以规划。但是你要为自己的规划买单。看你到底想要什么,并且不遗余力地去努力。当你得到了也不要否定和怀疑。”

“你还不是否定自己了?”

“我最近又坚定了。人嘛,总是很摇摆的节奏。”

“什么事情让你变了?我吗?”

“别美了。是个小女孩,她因为分手,愤怒之下在酒店纵火。我抓的她,现在也是我提起要求要放了她。年纪太小了,可惜了。有机会就帮一把。好多人都觉得我收了他们家的礼了,才愿意帮忙,其实我一分钱没有拿。可我觉得这是当警察的光荣,我心里舒坦。这就是我的梦想,可能比较深层次。”彭湃说完,跟苏丽诺挥手道别,那个背影意味深长。

苏丽诺下飞机的时候,收到的第一条短信便是彭湃的:回来说一声,机场接你。

苏丽诺笑了笑。开始联系吉塔斯。

“对不起,可能打错了。男爵他搬走了?” 苏丽诺听着对方传来的陌生声音,心跳空了一拍。

“不,他有一段时间没回来了。他的联系方式,你记录一下?”

“哦,好的。”苏丽诺有种不祥的预感。

苏丽诺将写有吉塔斯地址的纸条递给司机时,司机的眉头皱了一下。然后操着浓重的爱尔兰口音开动了车子。风景在苏丽诺眼中掠过,那些自然的美丽,让她心情释然了很多。

车子在一座医院前面停下,天空开始下起了雨,不大,但是天越来越黑。苏丽诺提着行李走了进去。那是一座郊外的精神病研究院。

“找男爵,这边请。”招待的护士笑容很轻松。带领苏丽诺穿过一个有一个的病区。苏丽诺的心情紧张到极点。梦想,指引她走向这里的人难道真的是个精神病人?那梦想规划就太可笑了,不是吗?可是尽管这样,安阳和万朵拉都找到了自己的梦想啊。自己能够冲破樊篱,了解自己,认清自己,倾听自己,也是一步一步地规划和接近啊。苏丽诺心里打鼓一样。

“里面请,他早就说过,您会来。”护士小姐带着甜美的微笑离开了。苏丽诺轻轻推开门,抬眼看到门上写着几个字:院长办公室。

推开门的瞬间,吉塔斯名片上那句话在她心里响起:别人看见我们的行为,但上帝看到我们的动机。

而此刻,苏丽诺已经不在执着那句话的含义,人生风景游走的,过去不留,才能物来则应。

窗外,雨停了。

(全文完)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欢迎关注人间职场浮世绘姊妹公众号

“科幻故事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