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高校性侵犯,一个“不”字有多难?l 飞碟说

飞碟说 2020-04-14 02:17:21


面对高校性侵犯,一个“不”字有多难?



校园,曾是高校学生的安全之所,一句“我在学校”就等于给父母报了平安。可是从去年北电阿廖沙性侵事件,到对外经贸大学教授被人举报性骚扰女学生,仅仅10个月,就有5起事件被摆在大众面前。其中,北航案竟能追溯到12年前。他们带起面具教书、扒下伪装“育人”,“叫兽”的存在早就不是个意外了。



作为知识传播者,高校老师仿佛自带靠谱buff。而在我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文化传统,又让他们有了如父如兄的特殊身份。所以,和一般的性侵犯事件相比,发生在高校中的往往更有隐蔽性。动了歪脑筋的老师可以一边以关心的名义打探学生私生活,锁定目标。一边想方设法制造独处机会,伺机而动。如果是像北航案中陈某这样的“学术大牛”,学生更容易对他心生崇拜,放下防备。



国外有研究数据显示,有一半女性在大学期间遭受过男性老师的性骚扰。他们如此肆无忌惮,除了有社会角色作掩护外,也因为一部分人权力太大、监督太少。尤其是在研究生阶段,导师的意见能决定学生能不能毕业、啥时候毕业。就算毕了业,如果想在圈子里立足,学生也需要仰赖导师的人际关系。强权之下,“谨遵师命”成了有些学生的第一要务,就算遇到侵犯,她们也不愿撕破脸,不是小心委婉地拒绝,就是干脆保持沉默。



老师捏准了学生的软肋,知道她们不敢反抗。甚至他们有时也不怕学生反抗。由于性侵犯大多发生在隐蔽空间,如果举证不足,禽兽老师能以“师生恋”为借口,故意把拒绝歪曲成半推半就,把性侵扯成成年人之间的你情我愿。而对学校来说,流水的学生比不上铁打的老师。特别是很有学术地位的教授,他们的存在意味着学校科研经费的多少。所以处理性侵犯事件时,如果没有分量够足的实锤,学校更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据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至2017年间,共有13起高校教师性侵犯事件被曝光,其中有三分之一查无后续,而那些还没曝光就被压下去的,恐怕更是不计其数。



事发之后,衣冠禽兽的日子能照样过,哪怕被学校开除教籍,只要学术过硬,也可以四处开开讲座。可是,对受害者来说,曾经尊重、崇拜的老师带来的性侵伤害将影响自己一生,甚至还可能要承受着“权色交易、反咬一口”的风言风语。所以,面对老师的骚扰,我们从一开始就应该勇敢说不。别跟他们谈什么师生感情,只有谈事业聊前途,才能戳其痛点,越有地位越不会拿自己的未来做赌注。如果对方依旧不依不饶,那就随身带支录音笔,用录下的证据逼他别再轻举妄动。



目前,教育部喊话各高校要求对教师性骚扰零容忍。但你要是噤若寒蝉,他们只会变本加厉,能帮你的首先只有你自己。




网络女主播的真实生活l现实中的钢铁侠

死了都要嗑瓜子穿800美元衣服的穷人

寻找汤兰兰l历史进程的春运





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