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带里的两个人疯子

平凡人王崇和她的朋友们 2021-09-30 15:21:59

一种传统公共场所擦手巾,我很喜欢。用过了,就卷起来,全部用完了,就换下里面的布,然后送洗。减少了一次性纸张的使用。


【上期来信回故】


署名“一个即将离婚的人”给我写信,告诉我,她是一个初中孩子的妈妈,老公外遇对象怀孕,提出离婚。她从最初的不知如何是好,到现在考虑再三决定同意离婚。她想与我探讨的问题是,要不要如实告诉孩子,以便把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在上一封来信中,我们讨论了照顾好孩子的最大前提是,照顾好自己。并且,我们约定,这一期,我们一起来讨论如何与即将离婚的丈夫对话。

 


【王崇回复】


一个即将离婚的人,你好。如约,我们一起来讨论一下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父母离婚对孩子的伤害问题。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可能我们需要来问一个问题:父母离婚为什么会对孩子造成伤害?我想到的是,如果父母在离婚的过程中,没有造成成年人之间的伤害,可能离婚对孩子的伤害,就会自动消减或化解。

 

这样一来,我们的第一个问题就转变为:如何减少离婚可能造成的当事成年人之间的伤害。让我们一起看看,通常意义上离婚可能会造成哪些伤害。请你允许我,借由你的案例来加以说明。


1  造成妻子自我价值认同的伤害。

2  造成夫妻间、个人与他人关系间信任危机。

3 可能存在丈夫不得不离婚,或者被动离婚的真相。无论离婚多久,都不能使丈夫真正地投身于下一段生活中,而长期活在对孩子、前妻深深的愧疚中。

4  妻子因为无法真正接纳和理解丈夫的行为,而长久地活在怨恨、愤怒中,也不能真正地投入下一段生活。


大致总结这些。可以看出,无论我们最终的决定如何,要想真正帮助孩子,我们首先需要先帮助自己。建议你们,基于对孩子的爱和保护,认真地对待你们的离婚。离婚如同结婚一样,是人生的大事,需要认真对待。那么,如何实现“好好离婚”呢?我建议你们可以寻找专业心理咨询师帮助。

 

就我了解,目前在一些发达国家,夫妻离婚前一起寻找心理咨询师现象非常普遍。一些夫妻最终仍会选择离婚,但是经过专业人士的帮助,双方放下婚姻中累积的恩怨,各自开始不同的生活,对双方以及孩子都有着莫大的帮助。当然,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共同咨询和学习后,很多夫妻发现,他们之间的分歧与差异并没有大到必须离婚的地步,有很多问题是完全可以通过不同的办法和智慧得到更好解决的。有调查显示,一些已经离婚的夫妻,经过自我成长后,因为孩子的连接,重新组成家庭,这样的比例正在增加。


这一现象表明,离婚这件事是“空性“的,如何对待,如何处理,会让原本以为确定无疑的事情,发生很多可能性。由此可见,若是我们以单一的观点看待离婚,早早将离婚定性,极有可能让所有的人困在局中,无法突破。

 

除了寻找专业人士帮助外,当事人愿意花更多的时间,探索自己,探索生活也是非常重要的。若在这件事中,妻子或丈夫可以主动地邀请对方,一起谈谈婚姻,谈谈自己,像陌生人那样聊天,可能更能让双方当事人,放下一切,彼此了解。想象,如果此刻你对话的丈夫,是一个陌生的男士,你看着他,他身心疲惫,你会问他什么问题?会如何与他聊天?

 

我这个朋友,丈夫身体不好不太出门。这样的身体状况,使得这位丈夫常常指责妻子,妻子非常痛苦。有一次,我又一次听这位朋友抱怨她的老公,我突然发奇想,建议她去采访她的丈夫。然后,把她的采访录下来,整理成文字。我鼓励她的办法是:“如果你想要刻画一个总是抱怨自己妻子的丈夫,你会如何写?”我这个朋友听了,觉得这个建议非常有意思,决定回家尝试。过了两天,她来找我,神情沮丧,显然她败下阵来。我继续鼓励她:”没关系的,采访自己的老公并不容易。现在的情况是,记者被采访对象气坏了。我们休息休息,状态好时再干。“

 

隔了一段日子,这个朋友告诉我,有一天她的丈夫又开始抱怨她,她竟然按动了录音笔。她很庆幸,因为在以往,她完全被对话气得忘了录音。可是,令她更感到意外的是,当她重听自己与丈夫的录音时,她震惊了,“录音带里的两个人简直是一对臭味相投的疯子。“她笑着对我说。

 

现在,这位朋友对丈夫的采访工作进行得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我发现她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生气了。说一点关于我的事情。我的丈夫有时候会不自觉地嘲笑一下我。比如,我常常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定下一天的计划,然后无法完成。接着,在下一天,我又开始定新一天的计划。有时,他会不经意地在我又写下一天的计划时开我的玩笑。开始我有些认真和生气。后来,有一天我告诉他:“你就嘲笑我吧,总有一天我可以写一本书,书名叫《理想妻子和一天到晚嘲笑她的丈夫》。“我真的觉得这个点子不错。你觉得呢?


我再说另一个画面。我想为单亲家庭平反。我不认为单亲家庭就如何如何。我在新西兰看到很多单亲或混合家庭,这类家庭的数量之大远远超出我的想像。那是另一个大的议题。但是,我想说的是,就我所看到的,无论父母如何选择,是否在一起生活,他们都各自是相对独立的个体,他们都能非常好地照顾好孩子。他们彼此合作、商量与孩子有关的事,但是他们选择分开。并且,他们总是能再次找到喜欢的人,尝试与人连接与生活。而他们的孩子,都非常坦然地接受这样的事实。可能是离婚率实在太高了(我说过,这是另一个大的话题,在这里不予过多评价)。另一个事实是,即使没有离婚的家庭,家中都有二、三个孩子。孩子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与人分享,与人连接,成为自己。总体来说,由于成人的成熟,孩子都被照顾得不错,因此孩子都会在恰当的年龄呈现他们应有的独立。这个现象非常吸引我,也引起我很多思考。


一个现象,比如离婚,会被赋予如此不同的内容,这多少说明,离婚、单亲家庭,这些概念是“空性”的,全看你如何想的,又是如何做的。


谢谢你的来信。我们长长的对话,有许多人在看,在思考。包括我。即使我现在不面临离婚这样的事,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同样面临类似的情绪纠葛,烦恼。我想,这些感受以及与感受相连的具体事件也是“空性”的,是我的惯性思维引起的。我愿意为自己负起全面的责任,照顾好我自己,活得更像自己。


顺便问一句:你认为什么是“做自己”?你“做过自己”吗?还记得那是什么感觉?

这么好的问题,我也想想。我很想找到一张照片来说明一下“做自己”。可惜,当我做自己的时候,就只顾着做自己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与你分享这张。这是我在帮助孩子学校打扫厕所的照片。我以前不太打扫厕所,是很久以前。比如我更年轻的时候,总觉得厕所很臭。后来有一次,大概17年前,看到一位香港太太去一个公共场合,发现那里的厕所有不好的味道,就动手打扫起来。我正巧看到,很触动。后来,看到特蕾莎修女的传记,说她每到一个地方,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厕所。自此,我也爱上了打扫厕所。孩子的学校由于各种原因,有经济原因,也有其他原因,不雇专业人员打扫,都是家长帮助。于是我报名打扫厕所。


以下是我的成果。还有一张在最上面。那是一种传统擦手巾,我很喜欢。用过了,就卷起来,全部用完了,就换下里面的布,然后送洗。减少了一次性纸张的使用。




祝福你。


王崇




王崇


记者生涯20年。

过去10年,只做了二件事。

一是在晨报上开设儿童教育与成人心理专栏。

二是采访有趣,有独特想法的人。

内向,坦诚。相信真理存在。


联系邮箱:xinshijie1010@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