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你,所以不晚(宋北辰.宋云夕)~ TXT全文阅读

玲珑小书城 2019-12-31 09:16:27

第一章我是你姐

“宋北辰!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是你姐!”“干的就是你,我的好姐姐!”洗手间里,宋云夕惊恐地看着把自己压在马桶上的男人,用力挣扎,“北辰,你别乱来!这是乱伦,被人看到就完了!”“呵呵!”宋北辰阴鸷的眸子里燃烧着怒火,咬牙道,“你他妈当年勾引我的时候怎么不说乱伦?真特么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言落,一把扯破了她的丝袜。“住手!”宋云夕满眸惶恐,不敢再激怒他,只能小声求饶,“北辰,当年是我错了好不好?不管怎么样,你先放开我!”宋北辰邪肆地勾了勾唇,大手在她胸前一拧,“五年不见,我亲爱的姐姐,还是这么诱人……”“不要!”看到宋北辰眸中的冷意,宋云夕终于害怕了起来,声音开始颤抖,“北辰,你清醒点!我是你姐姐……何况,我已经有老公了,你千万别做错事!先放开我好吗?”听到“老公”俩字,宋北辰眸中的怒意更甚,骤然抬手抽出皮带,一个用力挺身,进了她的身体。“啊……”宋云夕蓦地瞪大了眼睛,惊叫出声。宋北辰俯身咬住了她的耳朵,一边粗暴地占有她,一边低声道,“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爱那个男人!”他咬着牙,狠狠地撞击着身下的女人,猩红的眸中怒恨交织!她和他是一起长大的姐弟,只是她是宋家的养女,大他 2 岁。五年前,她喝醉后抱住他表白,说不想做他的姐姐,要做他的女人……那个时候只有 20 岁的他,本就对这个朝夕相处的姐姐情愫暗生,哪能经得住她身体上加语言上的双重引诱……那一夜,他们疯狂 zuo爱,不知疲倦,整整一夜。事后,她却说是她睡错了人,没几天就和那个姓严的富二代远走高飞出国了。不仅如此,她还为了那个男人把“宋”姓改成了“严”。她是他的初恋,是他第一个爱的女人,她却让他刚舔尝到恋爱的滋味,又狠狠甩了他!他恨她!恨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宋云夕被宋北辰折磨得浑身疼痛不堪,却又不敢再大声叫,只能闭上眼睛死死咬着唇承受他的攻城略地。心中,却蔓延开一片难言的苦涩。北辰,对不起……良久,他终于偃旗息鼓,满足地从她身上离开。宋云夕快速穿好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慢条斯理整理裤子的男人,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宋北辰,刚才这一切都被我录下了!你放过我老公的公司,我就不揭发你强暴自己的姐姐这事!否则,以你今天的地位,一定会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宋北辰深眸一凛,瞧着她脸上的挑衅,本因方才这场情事情绪有些缓和的他,瞬间又睚眦欲裂,“宋云夕,你他妈敢算计我?”宋云夕忙把手机收起,故意妩媚一笑,“没错!为了我爱的男人,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何况,你只是我一个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弟弟,能利用自然不能放过!”她那笑,明明是刻意为之,在宋北辰眼里,却恶毒至极!“贱人!”宋北辰怒火中烧,抬手“啪”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宋云夕的脸上。宋云夕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打得脑袋偏到了一边,耳鸣眼花,嘴角甚至渗出了血迹。尝着那腥甜的味道,宋云夕嘴角勾起一抹苦涩凄然的弧度。北辰,打得好!恨我吧!越恨越好!看到她脸上的痕迹,宋北辰攥了攥拳头,满眸嗜血的冷笑,“严云夕,你可知道,你老公的公司是谁动的手脚?恩?”闻言,云夕一怔,眸中一点点沁出恐惧,“是你搞的?


第 2章取悦我


宋北辰邪肆地勾唇,“你不是很爱那个姓严的么?不是说他很有本事么,那就让他去查啊!”“呵呵。”宋云夕怔愣之后,却是忽而挑衅地一笑,“刚才的录音,我自动备份已经上传云端。不管是谁害了我丈夫,你救也得救,不就也得救!”“威胁我?”宋北辰深眸里,汹涌



着龙卷风似的怒潮,但面上却依旧一副玩世不恭的冷笑,“让我帮他也可以,你得答应做我的情妇,随叫随到!”“宋北辰!”饶是宋云夕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但仍是被他这条件气得瞬间拔高了声音,“我是你姐!你说这话不怕遭天谴吗?”说着,抬手就想向他挥过去。宋北辰及时抬手捉住了她的腕子,冷笑一声,“呵!姐?早在你当年不知廉耻地勾引我的时候,你就不配当我的姐了!你自己考虑好,要想救严亦森的公司,就乖乖把我伺候好!”最后一句话,他的俊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森冷,绝狠,还有不容置疑。心,一点点沉下去。宋云夕缓缓抽回自己的手,眼泪在眼眶中很快蓄满,“北辰,你当真要用这种羞辱的方式报复我吗?”看到她泪眸中突然生出的柔弱,宋北辰深眸一凛,似有一丝不忍滑过,那很快那不忍就变成了更浓更深的恨意!抬手捏住她的下颌,男人咬牙冷笑,“宋云夕,哦不,严云夕!收起你这令人作呕的眼泪!你比我更清楚,能救严亦森的,除了我没人敢没人能!要不要救他,就看你的了!”言落,松开她,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作势就要离开。宋云夕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一直爱着也唯一爱着的男人,眼泪大颗大颗滚落。心宛若被一把又冷又锋利的刀割一样,疼得呼吸一下都哆嗦。“别走!我同意!”她忙擦去眼泪,伸手捉住了他的衣襟。手,颤抖着向他的皮带摸去……宋北辰有一瞬的怔忪,不过之后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便只剩下了熊熊燃烧的怒火!“别他妈一副委屈的样子,没人欠你!”宋北辰咬着牙一把推开了她,“当年勾引我时的浪骚劲头呢?哪去了?是不是都被严亦森那个王八蛋给操得没力气了?恩?”他的话,每个字每个词里,都染着满满的羞辱,带着冷冷的恨意!宋云夕被他推得后背撞在墙上生疼,但远不及她的心痛。想起曾经那些个美好的过去,她牙一咬,起身用力把宋北辰推到了门后,抬起脚尖,吻了过去。双唇相碰的瞬间,她的眼泪顺颊而落。北辰,我是爱你的,一直爱的都是你……她的吻极其笨拙,但却让宋北辰瞬间有了反应,他反捧住她的脸,深深地吻了过去。可是下一秒,一想到这个女人这样取悦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他就蹭得又睁开了眼睛。那双猩红的眸子里,恨意昭然!“贱人!”他骤然推开她,抬脚一脚踹到他大腿上,将她狠狠踹开,“真他妈下贱!恶心!”说完,转身摔门而去!宋云夕被他踹得跌坐在了地上,脑袋撞到马桶上,疼得她眼冒金星。只是,身上的疼,远不及心里的痛来的痛快和彻底。她坐在冰凉的地上笑得自嘲又凄凉,“北辰,对不起……我知道你已经有了未婚妻,我也不想回来再让你生气,但我没办法,除了你没人能帮我……”第 3章傻小子发布:2018/3/1013:56:55




加入书架



宋北辰离开后,宋云夕连续三天都没见到他,去宋氏找他,每次都被告知他不在公司。她这日刚从宋氏集团大楼走到停车场,身后传来一道清丽的声音。“云夕姐!”宋云夕脚下一滞,转过身去。“啪……”她还没看清楚来人,脸上便吃了一巴掌!这一巴掌猝不及防,打得她后退半步,差点跌倒。错愕地抬眸看去,刚好和打她的女人那双怨毒的眸子对上,“苏晓萌?”这个穿了一身精干职业装的漂亮女人,正是宋北辰的未婚夫,苏氏千金苏晓萌。苏晓萌双手抱臂,冷冷地打量了她一眼,“骚货!一回来就勾引辰哥哥!你怎么不死在国外啊?”宋云夕站直了身子,淡淡笑道,“苏小姐,你怕是误会了。北辰是我弟弟,你难道不让我们姐弟见面了?”“呵!”苏晓萌鄙夷地笑道,“你那点龌龊的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看严亦森有钱就跟他跑了,如今严亦森快成乞丐了,你又回来勾引辰哥哥,真不要脸!”说着,抬手又要朝宋云夕打去。宋云夕及时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面上仍然一副清冷,“苏小姐,别失了你的身份!”苏晓萌气得憋红了脸,“那你说,你不爱辰哥哥,你对他没兴趣!”宋云夕微微蹙眉,勾唇笑道,“我从来就没爱过宋北辰!他就是一个傻小子,只有你这样的蠢女人才会喜欢他!”“好!希望你说到做到!”苏晓萌忽而满意地笑了下,抽回手,转身捏着手里的录音



笔蹬蹬蹬地离开。宋云夕松一口气的同时,不解地皱了皱眉。找不到宋北辰,宋云夕只好回到宋家,去看养父母。父母从来不知道他们姐弟之间的纠葛,看到远嫁的女儿回来,非常开心,一个电话过去,叫宋北辰回家吃晚饭。让宋云夕意外的是,他竟真的回来了。饭桌上,宋母李清影一个劲给宋云夕夹菜,“云夕啊,在那边到底怎么样啊?改天把孩子带回来给爸妈看看。”宋云夕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对面,始终冷着一张脸的宋北辰,对母亲笑道,“挺好的,亦森很爱我,对我很好。”“啪!”宋北辰突然把筷子摔到了桌上,起身淡淡地说,“有点事,先走了。”说完,抓起外套就走了出去。宋父宋母一脸的诧异,正要去叫他,宋云夕忙站了起来,“爸妈,你们吃,我去看看!”宋北辰刚下楼来坐进了车里,手机收到了一条语音短信。他心烦意乱,随便点了开来。宋云夕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我从来就没爱过宋北辰!他就是一个傻小子,只有你这样的蠢女人才会喜欢他!”宋北辰剑眉一凛,咬牙狠狠把手机摔到了挡风玻璃上,“宋云夕!你他妈真有种!”不知情的宋云夕走出来见他的车子还没开,连忙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上去。“你还敢上来!”宋北辰眯着眸子看她一眼,那眸中汹涌的恨意,似乎快要把她吞噬掉。宋云夕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只垂着眸子低声道,“北辰,你讨厌我可以。但请不要在爸妈面前表现出来,他们会怀疑的。”“你他妈有什么资格教育我?”宋北辰冷冷地骂了一句,突然推开车门下了车去。还不等宋云夕反应过来,他已经绕过来打开车门,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强行把她拉下来,又塞进了车后座。“嘭”得一声,车门被关上的瞬间,宋云夕的心狠狠震了一下。“宋北辰,你又想干什么?”她惊恐出声。宋北辰欺身过来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咬着牙冷笑得如同暗夜里的修罗,“当然是干你!”言落,粗暴地扯去了她身上的衣服,没有任何前奏地刺入了她的身体里。“啊!”宋云夕吓得咬住唇不敢大叫,一边用力挣扎,一边低声骂,“宋北辰,你这疯子,这是在家楼下!”万一父母下楼来看到,后果不堪设想!


第 4章白血病

“你不是说我是傻小子么?恩!”宋北辰怒吼着咆哮了一声,大手在她身上肆意揉捏,身下的动作猛如野兽!她越是挣扎,他越是兴奋,满眸的怒火和欲火交织,把一切都发泄在了她身上。宋云夕逃无可逃,索性不再挣扎,睁着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努力地看着他,看着这个自己爱的傻小子,狠狠地折磨她自己。身体是痛的,心却是染了蜜的毒药一般,又苦又甜。如果这种方式,成为唯一可以和他近距离接触的方式,她宁愿被他折磨!宋北辰毫不怜惜地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咬着牙狠狠地说,“我告诉你,严亦森的公司就是我破坏的!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一辈子都别想好过!”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发泄完,车子开出几公里之外,直接把她扔到了马路边,扬长而去!大雨,倾盆而下。宋云夕望着雨帘中那个周身散发戾气的男人,嘴角的苦笑,格外的凄凉。回到严家老宅,宋云夕便早早上了床,却没有一丝困意。睡在外面的严亦森听到她辗转反侧的声音,轻轻地走进来在她床边坐下,“云夕,是不是很为难?为难的话,就不要去找北辰了。”严亦森根本不知道她和宋北辰之间的一切事情,以为只是找弟弟帮忙注资公司这么简单。宋云夕努力地笑着摇头,“没关系的,是我连累了你,我去找家人帮忙,是应该的。”犹豫了一下,严亦森又问,“好不容易回国一次,你不打算带儿子去见他亲生父亲?”宋云夕眸光一闪,连忙摇头,“不!不用!他父亲不知道他的存在,还是不要去了。”她的话音刚落,保姆阿英匆匆地敲门闯了进来,“先生,太太,不好了!向南发高烧了!”儿子发烧了?闻言,严亦森和宋云夕一惊,连忙起身跑出去奔向婴儿房。医院。折腾了一夜,儿子严向南终于退了烧,但医生说要留院观察,需办住院。清晨,宋云夕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急诊室出来,去办入院手续。刚走到走廊,一抹熟悉的身影迎面走了过来。



苏晓萌看到宋云夕,先是一怔,随即喜笑颜开地走了上去,“云夕姐,这么巧?”“恩。”宋云夕硬着头皮打招呼,挥了挥手里的单子,“我还有事,先走了。”“别嘛!”苏晓萌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笑得妩媚至极,“云夕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上辰哥哥的孩子了,很快,我们就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了。”她怀上北辰的孩子了?宋云夕心中一震,心里莫名地有些堵。不过在看到苏晓萌满脸的挑衅时,她又平静了下来,淡淡道,“恭喜。”言落,正要离开,医生从旁边办公室走了出来,“严太太,关于您儿子的事,请借一步说话。”云夕点头,和医生进了他办公室。苏晓萌一脸的八卦:宋云夕和严亦森的儿子病了?看这医生的样子,难道她儿子病的很重?医生看了一眼宋云夕,拧眉不忍道,“从血象看,您儿子疑似白血病。但为了确定,还需要进一步检查,您先做好心理准备。”白血病?宋云夕只觉一道惊雷劈到了自己头上,脚下险些没有站稳,好在医生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没事吧。”“医生,不可能的,我儿子身体一直很好,可能刚回国还不适应才发烧的……你好好检查一下,他一定不是白血病的!”宋云夕捉住医生的胳膊,声音颤抖,语无伦次。眼泪,猝然滑落。“先别着急,等下午结果出来了再说,你们做父母的一定要有更好的心理素质。”医生安慰道。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从耳畔响起,“宋云夕,你儿子得白血病啦?哈哈,报应啊!”第5章 亲生父亲



宋云夕浑身一震,蓦地转眸看去,刚好和苏晓萌那双恶毒的眸子对上。“你胡说八道!我儿子没病!”宋云夕怒从中来,毫不犹豫地上前去,狠狠地给了苏晓萌一巴掌。苏晓萌被打得一个趔趄,脚下的恨天高没站稳,直接跌坐了下去。“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苏晓萌捂住肚子惨叫起来。那刻意放大的声音,很快把周围的医患视线都吸引了过来。宋云夕一心只想着儿子,本来想转身就走,看到苏晓萌疼得脸都皱在了一起,只好上前去扶她,“你……你没事吧?”“宋云夕!你干什么!”突然,一道冷怒又着急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宋云夕的肩膀被扣住,抓起来又被狠狠地甩到了一边。她拧着眉愣了一下,回头看去,突然出现的宋北辰已经将苏晓萌扶了起来。苏晓萌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哭得梨花带雨,“辰哥哥,我就和云夕姐分享了一下我怀孕的好消息,她就好像很生气,把我推倒了……肚子好疼,下面好像流血了……”宋云夕诧异地看过去,果然见苏晓萌的仔裤上,已然沾满了鲜血。宋北辰冷眸如淬了毒般,恨恨地看着她,“宋云夕,你给我等着!”说完,抱着苏晓萌快速去了急诊。宋云夕愣了好久,才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去办了入院手续。刚把还在睡眠中的儿子送进病房,医生走了进来。“严先生,严太太,十分抱歉地通知你们,你们儿子最终诊断的结果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白血病。”闻言,一夜未眠的宋云夕,连反应都没反应一下,直接晕倒了过去。“云夕!”严亦森连忙把她扶起。……病房。“云夕,医生说你血糖低压力大导致的眩晕,你一定得注意自己的身体啊。”严亦森拧着眉,看着躺在病床上一脸苍白的云夕道。宋云夕双唇干裂得渗出了血,整个人憔悴不堪,她摇摇头,轻声道,“我没事……我只是在担心,儿子怎么办……”话音未落,眼泪又滚了下来。好端端的,亦森的公司还没起色,儿子又病了,这让她怎么办啊!严亦森握住她的手,“这不是还有我呢!别担心,现在白血病治愈的几率很大。”白血病?站在门口的宋北辰,正要推开门的手,又收了回来。那眸中,是难以掩饰的震惊和错愕。他是听过宋云夕为严亦森生了一个儿子,好像已经四岁多了。那个孩子,得了白血病?宋北辰腹诽间,宋云夕推开门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站的是他,愣了一下,转身就朝儿子的病房走去。“宋云夕!”宋北辰厉声喊住了她,上前道,“孩子在哪?带我去看看我的大外甥。”苏晓萌被宋云夕一巴掌打得流产,他本来是兴师问罪的,但看到面无血色的宋云夕,话到嘴边竟换了话题。他不想去关心她的事,但莫名地,竟有些担



心那个或许应该把自己唤一声“舅舅”的孩子。听到他的声音,云夕的双眸瞬间红透,却是生生地忍住了夺眶的眼泪。“和你没关系!”宋云夕不去看他,扔下一句话,大步向前跑去。“不识好歹!”宋北辰气得攥了攥拳头,愤然离开。云夕来到儿子的病房时,孩子还在睡觉。手轻轻地抚在儿子的脸颊,想起方才宋北辰的问话,她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攫住了一般,疼得窒息。突然,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向南的亲生父亲,是宋北辰吧?”第 6章配型发布:


宋云夕面色一白,慌忙转身看去。站在身后的严亦森对她勉强地勾了勾唇,在她旁边坐下来,看着睡着的向南,叹口气,“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让儿子去见他了,因为儿子和他长得太像了!”所有见过向南的人,都说儿子长得和他不像,像云夕。但如今见到宋北辰之后,严亦森就忽然明白了一切。这俩人长得太像了!尽管孩子还未完全长开,咱这深邃的五官,尤其是这双黝黑的眸子,简直和宋北辰一模一样!即便是外甥长得像舅舅属正常的遗传现象,但……宋北辰并不是向南的亲舅舅……只有一种可能,宋北辰是向南的亲生父亲。宋云夕默了片刻后,咬唇道,“亦森,对不起……当年我发现有了北辰的孩子,舍不得打掉,但如果被扒出来孩子是他的,乱伦的高帽子一定会戴到我们姐弟俩头上……我无所谓,我怕影响了北辰的前途。”严亦森握住她颤抖的手,安抚地笑了笑,柔声道,“没事!你不用跟我说抱歉,我说过,既然我们选择用这种方式在一起,我就不会问你的过去。”宋云夕感激地点头,“谢谢你,亦森。”严亦森温柔地勾了勾唇,握住她的手站了起来,“走!我们去做配型!医生说了,儿子的白血病是慢性的,一边化疗一边等配型,移植了骨髓,就能治愈。”病房外走廊上。看着严亦森揽住宋云夕的肩膀,两个人亲昵地离开,刚找过来的宋北辰攥紧了拳头。那落在那俩人身后的目光,阴鸷冷厉,恨不得将他们凌迟掉!“嘭!”一记重拳,砸在了墙上,拳头拿下来时,那雪白的墙面上,赫然留下一滩血迹。他真是贱!已经回到了苏晓萌的病房,居然还是想去看一眼那个生病的外甥!没想到,刚过来,就看到他们俩卿卿我我地从眼前走过去。他们的儿子,关他什么事?就算这个医院是他的,就算这个城市都是他说了算,又能怎样?那又不是他的孩子!越想越怒,宋北辰咬着牙忿忿离开。他没有看到,一直尾随他走到这里来的苏晓萌,把他刚才的愤怒和纠结全都看在了眼里。瞧着墙上那抹骇人的血迹,苏晓萌的指甲快要陷入了手心里。“宋云夕,你这个贱人!都这么多年了,竟然还可以让辰哥哥放不下你!等着瞧,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宋云夕和严亦森都和儿子严向南做了骨髓配型。遗憾的是,当几天之后结果出来,医生却说他们俩人和孩子的骨髓都不匹配。“医生,会不会搞错?我是孩子的亲生母亲,怎么会不匹配呢!”宋云夕急得捉住医生的胳膊问。严亦森亦是焦急地问,“不是有骨髓库吗?难道就没有配对成功的?”医生看了看他们夫妻俩,犹豫了一下,说,“如果我没猜错,严先生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吧?不仅骨髓无法配型,连血型也不符。严太太,如果想尽快救孩子,还是尽快去找孩子的亲生父亲吧!”医生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宋云夕满眸的震惊,双脚下意识后退几步,差点跌倒,严亦森及时扶住了她,“云夕,为了向南,去找他吧。”宋云夕的眸子里,除了对儿子的心疼之外,就只剩下了满满的纠结和绝望。难道,非要走到这一步?“你要是觉得难以启齿,我去找!”严亦森建议道。宋云夕连忙摇头,“不!还是我去吧!我去找他!做个配型而已,他一定会同意的!”

第 7章仓皇逃离

在宋氏集团楼下堵了宋北辰三天,宋云夕才被秘书领到了他办公室。这是宋云夕第一次来宋氏——这个由宋北辰一手创办的商业帝国。看着清俊帅气的男人如王者般坐在那奢华低调的办公室内,宋云夕的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北辰果然很厉害!靠他自己的能力,终于成为本市数一数二的优秀青年企业家。这是他年少时的梦想,他做到了!她就知道,她从小就爱的男人,说到就能做到!可是一想到即将要面对面求他的事,云夕心中又不无忧虑。“什么事?”宋北辰懒懒地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办公桌对面一言不发的女人,不耐地开口。宋云夕连忙收回思绪,抬眸看向他,“北辰,你也知道了,我儿子向南得了白血病,现在正在紧张地找骨髓配型成功的捐赠者……能不能看在孩子叫你一声舅舅的份上,你也去做个配型,说不定就匹配成功了……”“舅舅?”宋北辰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听的笑话一般,冷笑着打断了她,挑眉看去,“宋云夕,是你傻还是我傻?我是你儿子的亲舅舅吗?我凭什么给他做配型?恩?你告诉我,凭什么?”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骤然拔高,冷得不带一丝温度。宋云夕身子一震,忙慌乱地解释,“你是孩子的舅舅,做个配型不是应该的吗?”“住口!我没有姐没有妹,所以不存在什么外甥!”宋北辰厉声打断了她,眸中瞬间染满寒意。不过一两秒之后,还不等宋云夕回应,他又忽而一笑,笑得格外轻佻淫邪,“与其让我这个非亲生的舅舅做什么配型,还不如你再生一个!严亦森不行的话,我可以免费帮忙,你看如何?”宋云夕眸光一僵,难以置信地看着说出如此轻佻话语的男人,眼睛里一点点沁出了泪光,“北辰,你可以羞辱我,但你必须去做配型!”“那你给我一个必须的理由!”男人慵懒地坐进椅子里,修长的手指一下下叩击着桌面。宋云夕放在膝盖上的手,狠狠地纠结在一起。心一横,她勇敢地迎上他的目光,“因为向南是你……”“辰哥哥!”“儿子”俩字正要说出来,突然被人打断,苏晓萌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看到云夕坐在这里,苏晓萌眸底滑过一抹杀意,又若无其事地掩饰住,笑嘻嘻地上前对宋北辰说,“辰哥哥,我身子都好了!你不是说要选婚期吗?我托人看了几个好日子,你选一下!”说着,把手里画了圈的黄历递了过去。“好!”宋北辰接过来,只看了一眼,就在最近的一个日子上打了勾,“就三个月后的这天吧!我可是迫不及待想把你娶进门!”闻言,苏晓萌本瞪着宋云夕的脸瞬间换了一副娇羞的模样,“讨厌!”看着他们你侬我侬,宋云夕的心,仿佛夹在中间被他们俩人扯来扯去一样。纠痛,不知所措。她脸上的煞白被苏晓萌看在眼里,甚是得意。“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宋云夕起身,垂眸轻轻说了一句,转身仓皇离开。乜斜着眸子看了一眼女人离开的背影,宋北辰眸光深了深,眸底滑过一抹一闪即逝的怒意。妈的!该死的女人!这是来求他的态度?



第8章要了我吧


苏晓萌甜蜜幸福地离开后,宋北辰烦躁地一下子把办公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扫了下去!想起宋云夕那满眸的泪水,他捏紧了拳头,狠狠地往桌上砸了几拳。末了,脸上的怒意终于消退了一些,打电话叫来了助理张非,“宋云夕儿子的病,查了没?”张非见他面色不虞,连连点头,“查了,的确是……白血病。宋云夕严亦森夫妻俩,正在到处找可以跟孩子配对的骨髓。”宋北辰靠进椅子里,深深地闭上了眼睛。良久,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眸中一片猩红,“安排下去,去找合适的配型。”张非不无诧异,但看到男人阴沉的脸,也不敢多问,只好点头,“是!”张非正要离开,宋北辰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知道了!”宋北辰剑眉紧蹙,那赤红的眸中,交织着复杂的情绪。最终,再次深深地闭上了眼睛。宋云夕,你他妈



真有本事!明明我恨不得你死,却又为什么不忍看到你为别的人别的事掉泪?宋云夕和严亦森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俩人轮流去医院陪伴儿子。严亦森正处落魄期,尽管用尽了全力,仍然没能很快找到适合给儿子移植骨髓的捐赠者。看着只有四岁多的儿子因为化疗日渐憔悴,宋云夕不知道在夜里哭醒过多少回,整个人迅速瘦成了皮包骨。只是,她再也没去求过宋北辰。一个月后,医生把他们夫妻俩叫进了办公室。主治医生王大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开门见山地道,“严先生,严太太,孩子我们现在可以用药控制着。但是,这么久都找不到匹配的骨髓,我建议严太太尽快再怀个孩子,用老二的脐带血来救老大。这样,治愈的几率更大。”严亦森看了一眼突然怔住的宋云夕,低声问,“医生,是不是必须和向南同父同母的孩子才行?”王大夫点头,“同父同母成功的几率更高!不建议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宋云夕一直处于茫然状态,一言不发,但那双眸里的纠痛让人不忍多看一眼。严亦森紧紧握住她的手,“云夕,为了孩子,去找他吧!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什么深仇大恨,都没有孩子重要!”闻言,一直隐忍的宋云夕,眼泪怆然滑落。泪眸看着鼓励她的严亦森,终于重重点头,“好,我去!”孩子生病的事,宋云夕没有告诉父母,假装若无其事地回了宋家,亲自做了一桌子菜。宋父宋母心情好,自然又一个电话叫回了宋北辰。饭桌上,宋北辰始终沉着一张俊脸,除了应付父母的问话,几乎一言不发。宋云夕偷偷去看那张脸,一颗心噗通噗通狂跳。饭后,宋北辰又要着急离开,宋云夕连忙起身拉住了他的胳膊,笑道,“北辰,姐有点公事想跟你聊会。”说完,又把提前准备好的电影票塞给了父母,“爸妈,这是你们喜欢的电影,去看吧,我和弟弟谈点正经事。”瞧着脸上明显有些焦急之色的宋云夕,宋北辰微眯了眸子,虽一句话没说,但还是坐了下来。父母离开后,宋云夕快速反锁了门。看着坐在那里正准备抽烟的男人,宋云夕敛了一口气,走过去,直接跨坐在了他的腿上,“北辰,要了我吧!”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玲珑小书城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