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领跑】|回顾2003-孙志刚事件引发的司法渐变

法学青年 2020-11-25 15:11:44

案件详情

经过

孙志刚,男,27岁,湖北武汉人,2001年在武汉科技学院艺术设计专业结业。今年2月24日受聘于广州达奇服装有限公司。

(2003年)3月17日晚10时许,孙外出上网,途遇天河区黄村街派出所民警检查身份证,因未带身份证,被作为“三无人员”带回派出所。孙的同学成先生闻讯后赶到派出所并出示孙的身份证,当事警官仍拒绝放孙。

3月18日,孙被作为三无人员送往收容遣送站。当晚,孙因“身体不适”被转往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护站。20日凌晨1时多,孙遭同病房的8名被收治人员两度轮番殴打,于当日上午10时20分死亡。救护站死亡证明书上称其死因是“心脏病”。4月18日,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出具尸检检验鉴定书,结果表明,孙死前72小时曾遭毒打。

6月5日上午,孙案开庭。

6月9日孙案一审判决:主犯乔燕琴被判死刑,李海婴被判死缓,钟辽国被判无期。其他9名被告人也分别被判处3年至15年有期徒刑。同日,孙案涉及的民警、救治站负责人、医生及护士一共6人,因玩忽职守罪,被分别判处2年至3年的有期徒刑。


庭审侧记:戒备森严 记者受阻


虽说是公开审理,但遗憾的是,这次“有资格”进入法庭的人都经过了严格“审核”。据了解,法院事先就拟好了旁听名单。孙家亲属及其代理律师进入,均要审核身份证。准许进入的少数记者不准带任何采访设备,最先报道孙案的南方都市报记者王雷因为带了一支微型录音笔,在第二次“安检”时被“查获”,另一名摄影记者只能背着重重的摄影包在外面“打转转”。在法院对面的马路上,中央电视台两名记者架着摄像机无奈地说:“这里的法院不让进,我们就在这里向观众朋友做个介绍。”

关注孙案的还有不少当地群众和学生。广州中山大学的学生早上7时就赶到法院门口,他们被挡在门外后质疑:既然是公开审理,为何不让我们旁听?


新闻纵深:孙母至今不知真相


4日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孙志刚家属所在的某宾馆。据孙父孙六松介绍,经媒体披露和有关领导批示后,5月中旬,他们才被请到这里,广州有关部门还送来1万多元钱。

此前,他们一家挤在一个出租屋里,月租金600元。孙志刚出事后,他的同学和朋友都来打抱不平,大家在地铺上滚了50多天。

说话间,天河区黄村街一位负责人黄某进入房间。黄要记者的名片和电话,记者称是打工者一个,没有这些东西。黄走后,孙六松说,隔壁房间住着当地派来“照顾”他们的人,记者来了,有关部门会很敏感,记者应该先“躲”一会。

3时许,孙母到里边的房间去休息。孙六松、孙的弟弟孙志国抚摸着孙在殡仪馆告别时的照片,相拥而泣。孙六松说,孩子出事后,先是瞒着他的母亲,只说孩子病很重。火化前两天,才告诉她儿子“病死了”,让她与儿子见上最后一面。“至今,她对事情的真相都蒙在鼓里。要是她知道孩子是被活活打死的,她肯定承受不了。”孙六松说。


案发当晚:惨不忍睹 庭审现场疑犯供述残酷一幕

通过12名被告的供述和相关的证人证言,孙志刚3月19日晚在救治站206病房中遭遇的悲惨一幕重现在大家面前:

当晚,一名叫罗小海的病人的家属来接罗小海出院。孙扑到窗前大声向罗的家属呼救:“我是大学生,达奇服装厂的,求你们通知我的老板来救我出去。”罗的家人询问其老板的电话,可孙志刚却想不起来了。孙的呼叫引起了护工乔燕琴的不满,乔就和同班护工乔志军商量要把孙调到206房去,乔志军同意了。乔燕琴对206病房的李海樱等人说,孙志刚太闹了,等会儿弄过来让他们好好教训一下。

3月20日凌晨,乔燕琴对来接班的护工吕二鹏、乔金艳提出给孙换房的事,吕乔二人没有反对。乔燕琴叫孙换房,孙不肯,乔就上去打了他几下,把他拉了出来。吕打开206的房门,孙被关了进去。乔在外授意:“隔半个小时再打,注意不要打头,不要打出血,打出事了我负责。”孙一进门就在给他指定的铺位上躺下。半个小时后,李海樱说时间到了,指挥同病房的另7个人一同扑上去打孙。每个人下手都非常狠,他们不仅拳打脚踢,还把孙抬起来往水泥地上扔,然后跳起来往他身上踩,孙被打得跪地求饶。这时值班护士曾伟林和胡金艳从监控录像中看到了这一幕,立即上去阻止。胡对李海樱说,再闹,你还想不想出去?乔燕琴却认为打得还不够狠,叫李不要理会胡,继续打。胡离开病房后,乔给室内的人挥了两下拳头,示意继续打孙。李海樱还对同室的人说,看样子打得“保安”不满意,“保安”交待的事若不办好,大家都有麻烦,再打半个小时。

此时孙已被打倒在地,殴打继续进行。曾胡二人再次上来制止,孙跪地求二人说,要求调换一个房间。二人同意把他调到对门的205室去。205室住着15个精神病人,孙就抱着被子走了过去。吕二鹏提着警棍跟了上去,捅了孙的胸腹部几下。孙发出凄惨的叫声。

第二天上午10时,值班护士去查房,发现孙趴在水泥床边一动不动。孙被立即送往救护室抢救,但10分钟后,值班医生即宣告其死亡,并填写了“猝死”的死亡纪录。

庭审焦点:还有谁打过孙志刚

被告们都穿着统一的黄背心,神情各异。

对于起诉书上指控他们殴打孙志刚的内容,他们大多承认属实,但又都齐声喊“冤”,他们喊“冤”的理由有三:孙志刚在被他们打之前已被人打过,被他们打之后也可能被别人打过;他们的殴打只是孙志刚的一个死因而非全部死因;他们在打孙之前自己也挨过暴打,他们是受了胁迫。

四川南都籍被告张明君称,他其实是和孙志刚一样的受害者。他只比孙志刚早进去几小时,已挨过三次打。当他被命令打孙时曾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打他?”结果遭到李海鹰的威胁“你不打就整死你”。“自己不动手就会被打”,这是8名打人者都提到的辩护理由。

除此外,庭辩的焦点还有,8名被告的殴打行为是否是孙志刚致死的原因?律师们认为,孙志刚的死亡有多种原因,在206室被打可能只是多项因素中的一项,但其他可能导致其死亡的原因未能查明,而且被告们提到孙在进入206前已经挨过打的,但未有此方面的调查。





判决结果

2003年6月27日,广东省高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乔燕琴(救治站护工)死刑;李海婴(被收容人员)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钟辽国(被收容人员)无期徒刑。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刑。市公安局、市卫生局、市民政局和天河区、白云区纪委、监察局对孙志刚案件中有关责任人员进行处分


由于此次受害者身亡,并且其身份不是流浪汉而是大学生(相反,如果是流浪人员的话,则根本不会引起注意),因而产生极大影响。许多媒体详细报道了此一事件,并曝光了许多同一性质的案件,在社会上掀起了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大讨论。先后有8名学者上书全国人大,要求就此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违宪审查。

2003年5月23日,贺卫方、盛洪、沈岿、萧瀚、何海波5位著名法学家以中国公民的名义,联合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孙志刚案及收容遣送制度实施状况提请启动特别调查程序。同年6月22日,经国务院第12次常务会议通过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正式公布,并将于2003年8月1日起施行。1982年5月12日国务院发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同时废止。


12

孙志刚墓志铭

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生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人之死,有轻于鸿毛者,亦有重于泰山者,志刚君生前亦有大志,不想竟以生命之代价,换取恶法之终结,其死虽难言为舍生取义,然于国于民于法,均可比重于泰山。

以生命为代价推动中国法治进程,值得纪念的人---孙志刚。


by/法学青年

图文及案件来源:百度

编辑:刘依依

校对:李丹 常廷宣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