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燕姗:最美的韶华,最好的你们

游思学社 2019-07-10 10:45:45

1月23日,我坐在武昌火车站的候车室翻看手机照片,回想起八天以来与小伙伴们一起吃饭、一起听课、一起交流,心中满是留恋与不舍。


2月9日,时隔半个多月,脑海中还是会时常浮现出游学的点点滴滴。借此“游学反思”的机会,把回忆整理成文字,述说给你们听。


缘起



故事起源于某个妖风肆虐、阴霾笼罩的下午,昕悦问我,要不要寒假一同去武汉游学。游学?可能是专业原因,第一时间想到游学也可以称为修学旅行或是研学旅游,当时觉得应该更侧重于“游”。点开文案才发现,相较于旅行社主导的游学和学校举办的夏令营,游思学社的游学主要是拜访各领域的学者,更倾向于将其做成“流动的书院”,强调自主学习,共同交流探索。这种模式引起我的兴趣,可是想到文案的第一句话便是“寻找精神明亮的你”,我是有点心虚的。自认为读书甚少,且还有多篇论文尚未完成,加之身处津南阴霾中,自觉得思想混沌,何来明亮之说?

燕珊与昕悦

过了不知多久,又一个妖风肆虐、阴霾笼罩的下午。与昕悦在湖畔咖啡厅交流困惑时,昕悦提起今日恰好是武汉游学报名的截止日期,要不一起报名武汉游学,尝试一种新活动。听到“截止日期”,我便有一种想要完成任务的使命感(大抵是源于拖延症),此时顾不得地书写个人与史与填写报名表。



印象


游学之前,这里的城市、人和事于我而言都是陌生的;游学之后,我发现因为一群人,我爱上了一座城,与游学有关的一切都变得生动起来。


印象之武汉


高校学生最多——当动车到达汉口站时,广播里提示,武汉是全国高校学生最多的城市。说实话,我有点诧异,后来一想武汉是华中地区的中心城市,大概是周边的学生都涌到武汉来了吧。


比北纬40°还冷——到达武汉的第一天发觉室外温度有11℃,我立即摘下围巾,暗暗想跟天津天气比起来,武汉太暖和了。然而后面的几天,气温骤降,偶有小雨,天气湿冷湿冷的,加之空调坏了,丝丝寒意侵入身体。不得不感慨:“来自北方的狼,在南方冻成了狗”。

生活气息浓厚——武汉这座城市给我最深的印象便是生活气息浓厚。走进武汉小区,不难发现路边、窗边都晾着腊肠、腊肉。小区外围道路的拐角处便有卖水果、熟食的小摊,一些行人路过时会笑着跟摊主打招呼。路过卖元子的小摊时,因为嘴馋,我忍不住停留下来,怯怯地问阿婆能否只卖我四颗元子,想不到阿婆十分爽快,“可以,给你们尝尝”,她笑着说。这件小事让我颇为感动,更加觉得武汉很有生活气息,很有人情味。此外,与天津五大道相比,武汉租界似乎更具生活气息。租界里的老建筑仍有很多人在居住,随处可见一根根竹竿横跨在两幢楼的窗户之间,竹竿上晾满了衣服。驻足在租界,不免觉得随着时间流逝,只是建筑颜色老了,换了一批人而已,而生活却没有变化。


印象之武大和华科


由于游学期间只是匆匆游览,尚未充分了解武大和华科,此次只谈谈对这两所高校的表面的、直观的印象。


武大给我第一感觉便是大,毕竟武大承包了整座珞珈山。而后是古朴,走几步便能看到青瓦白墙的建筑错落地矗立在绿树丛中。随之是浪漫,走到樱花城堡时,似乎能想象到三四月樱花盛开之时,这儿该有多美。至今仍记得某段小路拐角处有一石头,上面刻着“樱园”,谐音“姻缘”,据说情侣们在樱花盛开之时便会在此石前面合影,实在是浪漫。


说起华科,最是喜欢那日聚餐时骑车路过的漫长的校道。校道十分宽敞,两旁种满高大的树木。犹记那天傍晚,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在校道上骑着小黄车奔向同一地方,一路回忆,一路说笑…… 



印象之小伙伴


出发之前,我写下的期待是:希望遇见有趣的你们。很幸运,我遇到了。


谈及“有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我对有趣的定义是:有学识、有故事、有温情。你们正是一群有趣的人,不甘于现状,满怀期待。


想必江边飞旋的舞步让小伙伴们记住了昕悦,一位颇有灵气的姑娘。学舞十余年,舞蹈已然成为她生命的导师、心灵的寄托。除了灵气,她也是一位有才气的姑娘,自幼饱读诗书,喜欢文学、历史,关注现实问题,时时思考人生,对每一件事做到尽善尽美。


从未想过“萌”字可以用在一个大三的男生身上,启珉大概是个例外。他总是像只小松鼠一样蹦蹦跳跳,喜欢捂着脸,喜欢逗猫,喜欢卖萌。然而认真起来却又比谁都严肃。在听老师分享时,他认真思索、十分专注,并同时拿出录音笔和ipad进行录音。


迁迁一直都很温柔体贴,外出游行时一直走在人群后面,以确保每一个小伙伴都能跟上大部队。每次老师前往启林分享时,她总是细心地为老师沏上一杯茶,递上一盘水果,当然不忘为小伙伴们准备一份。那日在武大,迁迁还带着我们在武大食堂饱餐一顿,并为我们拍下了许多照片。


庆勋说起哲学话题、两性关系便滔滔不绝,时不时引经据典,展示出博学的一面。庆勋待人温和,尤其喜欢与昕悦这样温柔、有才情的姑娘说话。


过淼很斯文,喜欢笑着说话,脸上总是有点儿红。离别前夕,他不忘将女神的照片发给大家看,有点小害羞可是掩盖不住其中的欣喜与自豪。


如果用两个字概括大非哥,那就是“独特”——口音独特,走路方式独特,笑容独特。印象最深的是,那日他有点霸气地说:“我走前面,大家跟着我,过淼你在最后”。于是,他领着大家轰轰烈烈地跨过武汉各大区域,协助大家登上微信运动排行榜前几名。

98年”、“南方人”、“菁菁”,这几个词让人联想到江南雨巷里撑着油纸伞的柔弱姑娘。而现实中的菁菁是一位大大方方、直率、喜欢篮球的妹子,她谈论她的银行柜台理想、她的爱情、她的处事方式,她的成熟稳重让人忘记了她是所有小伙伴中最小的。


原以为笑容暖暖的、有小虎牙、有酒窝的姑娘总该与“岁月静好”这种词汇结合起来,殊不知,许靓的梦想是“星辰大海”。一个人,一背包,便走过澳洲、日本、台湾等地,在那里她体验着不一样的青春。


颖聪说,学旅游的人大抵都有一颗想浪的心。学旅游管理的她在探索着自己的道路,听完杨老师讲古建筑背后的文化后,她动情地说以后若成为一名导游,不只是让游客走马观花,而是想挖掘背后的文化,将背后的故事讲述给大家。


丽颖是一个作息特别规律的妹子,喜俄罗斯文化,善做树叶书签,乐于分享各种食物,正在思索复杂的感情问题,希望她早日遇到自己的小幸运。


圣华乃医学生一枚,熟知人体各大器官结构和功能。说话时,眼睛炯炯有神,配着以各种手势。圣华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待人真诚,与其交谈有一种轻松愉悦之感。


朝鸿喜欢读诗、作诗,有点小腼腆,对着镜头会咧着嘴笑,那时脸上像抹了腮红一样。诗人字写得好,勤于做笔记,常提问题,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小学弟。


王伟经常刻意卖萌,总说“那你很棒棒哦”、“那可不”。他喜欢在深夜招呼大家到青旅楼下看剧、玩狼人杀,是个很能嗨的小学弟。他喜欢笑,喜欢思考,更喜欢纠结。


还有眼睛大大的、玩狼人杀很厉害、喜欢提问的老大可可;喜欢与人交流、重感情、为公益事业努力的增群;说粤语很好听、蛮有行动力、同大家一起过生日的琳菁;拍记录片、支教、筹办西安游学的可心;社团、实习、支教都不误的张荣;用单反细心地记录下游学点滴、很有气质、有独特见解的海培;有着“南山南”故事、会织围巾、很有气质的慧腾;话有点多、有点调皮、也很会照顾人的魏晋小学弟;很文静、说话声音很轻、站着也能睡的莹慧;胡说胡有理、喜欢唱歌、记下各位生日的张涛。



师说



在“流动的书院”里,我们倾听老师的声音。


记得游学第二天晚上,我们一同来到有熊青年空间,见到了武大公益与发展法律研究中心的丁鹏。他说,制度和人的观念是影响女权发展的两个因素;他说,法律与道德的结合之处是公德;他说,我们是没有办法就正义与所有人达成共识的,人权是最有共识的。他还说了很多很多,可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选择这样一项公益事业,致力于提供公益法与人权法培训,为贫困地区的人们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和法律服务。从他身上,我看到财富和地位并不是最重要的,理想和奉献更加崇高。

第四天早上,湖北大学的蒋良才老师在朝夕青年空间同大家分享青年人应该具备的核心价值观——情商、知识和道德。他强调一个人走得高不高,远不远,在于格局,并鼓励青年人应该多出去走走。蒋老师为了给青年人提供一处阅读、思索之地,辗转于各地研究青年空间的发展模式,并出资将自己的房子打造成朝夕青年空间。他对青年人成长的关心实在令人感动。

和蒋良才老师在朝夕青年空间

当天下午,我们前往武大拜访了刘道玉老校长。刘老校长十分亲切,还特地留下每个同学的名字。他讲述了学习的本质、学习优劣的区别、学习的境界以及学习的目的,层层递进,引人深思,受益颇多。谈及当年武大改革时,刘老校长直言,虽然改革付出了代价,但是不后悔。那一刻,觉得为理想而上下求索,静待时间流逝,写下改变,足矣。

刘道玉先生

第六天,我们来到武大古琴研究室。古琴室墙上挂着琴谱,房间内有着二十来张琴桌,还有一个装满了古琴书籍的木制书柜,给人一种古朴典雅之感。一开始坐在琴桌前,我是有点忐忑的,毕竟对音乐知之甚少,对古琴更是一窍不通。但当江老师笑着邀请我们一同喝茶时,之前的拘束顿然无存,我知道这是一位随和又热爱学生的老师。在江老师两个多小时的讲解中,我才知道原来不需要阅读太多音乐书籍,不需要知道作曲家,不需要了解其历史渊源,只需要“倾听”—— 不泛听,不常听,专门听。

武大古琴教室

很是喜欢听刘伟老师讲述他对自己研究过程的反思,由此了解到做研究应该注意的一些东西,收获颇多。如谈及借鉴外国文献时,他说:“外国文献是基于国外的经验、模式的,应用到中国研究时需要进行转化。”再如提及客观性时,他说:“做学问既要不偏向民众,也不偏向官方。” 


此外,在“流动的书院”里,我们还倾听到许多老师的声音。晓庄公益的大熊强调“贫穷源于不公平,公益让社会更公平”,主张弱智联合、自强,让受益者参与;CECP的杨帆带领大家寻访古建筑,讲述背后的文化故事;华中师大的彭晓辉谈论同性恋观念的变化历程,介绍其在性别教育的研究内容;语文教师梁卫星将汉字的故事娓娓道来,从人类起源到文明的标志,从汉字奇迹到汉字起源全过程;作家胡发云与我们共同探讨自由、劣根性、理想主义、新闻媒体和隐匿者等多个话题,并鼓励我们到台湾去看看,了解海峡对岸的年轻人;中大教授艾晓明指出提升自己需要多看书、拥有说理的能力以及对行为规范有一些改变;评论主编肖畅讲述话语体系,对时事热点发表评论,引发大家思考……

cecp的杨帆老师带人文行走


言己


言己有三,反思、感恩、幸运。


关于“反思”


一直以来,我被贴上“好学生”的标签,听话与好学,然而缺乏独立思考,脑子里充斥着单一观念。游学中,老师们发出各种不同声音,小伙伴们对同一话题有不同见解,各抒己见,没有对错。这大概就是学社所倡导的“流动之精神,自由之灵魂”,慢慢地,我的固化思维也发生了改变。虽上着大学,可我总觉得自己更多的是以高中的认知模式过着大学生活,这让我苦恼不已。直到那天拜访刘老校长,他说大学的本质在于“启蒙与智慧”,大学普及高等教育,而不是培养专门人才。这让我更加清楚在大学期间,不能只是学习本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要学习通识理论知识。后来偶然间看到《北大批评》中的一段话:“大学的成立,就是共同体的自治……在这样的共同体中,人人有责任,学生当然也有责任。”这让我想起游学初始,大非哥便说不想由组织者主导游学活动,更希望每个学员自治学习、自我教育。这,也是同样的道理吧。通过这次游学,我明白了不管是一场游学活动,还是大学生活,都应该实现独立思考、自我教育、自主负责。


关于“感恩”


某次讲课开始之前,我抱有很大期待,可后来发现它并没能给我带来新的思想,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后来经由小伙伴提醒,老师们都是自愿前来给我们做分享,并没有讲课费,我顿时为之前的想法感到羞愧。回想起有的老师已经80岁高龄,仍前来解答大家的疑惑;有的老师前一天还在另外一个城市,第二天来不及休息便立即赶来与大家共同交流;有的老师暂时放下手头繁杂的任务,尽管中途被工作打扰仍然继续为大家分享观点;有的老师将自己的办公室无偿地借用给大家,以便大家能更好地学习和休息……想到这,心中满满的感动,更加懂得“感恩”一词的分量。


关于“幸运”


还记得离别那天,我在朋友圈写道,遇见你们是我的小确幸。正是你们,让我看到不一样的青春。话题分享会上,各位小伙伴们纷纷畅所欲言,让我更深入了解想要为事实发声的海培、为公益不辞辛苦的增群、心系支教活动的张荣、喜欢吟诗作诗的朝鸿、在境外度过间隔年的许靓、尝试拍摄记录片的可心……


深夜听歌会上,随着歌声缓缓流淌,每个的故事也在缓缓述说着——慧腾的异地恋、昕悦的十年、圣华的成长、启珉的邂逅、王伟的星星、增群的执念、迁迁的回忆……听完大家分享,我发觉我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可是好像突然间就看到了未来需要努力的方向。


也记得开营那晚,迁迁让小伙伴们写下多句简短的自我介绍,其中一句我是这么写的:“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身边的人都很好,很照顾我。”与庆勋互换纸张时,他指着这条说,那么之后游学的人也是你身边的人咯,也都是很好的人咯。是呀,游学的各位都很友善,很关心我。这里主要想分享两个关于我和小伙伴之间的话题,一个关于“小孩子”,一个关于“鼓励”。


记得游学第二天时圣华就看出了我的“本性”,“燕珊啊,你不要总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嘛”,他瞪着大眼睛调皮地说。那一刻我很诧异,原以为沉默寡言的我很容易被大家忽略,可是在相识的第二天就有人看出我的“真实面貌”。还有寻访古建筑时,王伟指着儿童图书馆,开玩笑说:“学姐,这儿很适合你呀”。当然,早在游学第一天,昕悦就说:“我发现你比以前外向多了,但是呀,不要老是蹦蹦跳跳,要淑女一些……”。在被大家说“小孩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不再是别人眼中很文静、很淑女、很害羞的我,而是一个很不成熟、有点调皮、喜欢玩的女生,这,或许才是最真实的我吧。


另一个是关于“鼓励”。回程那天,当我提及其实我很迷茫时,增群鼓励我要多去尝试,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圣华一直觉得我情窦未开,鼓励我多去尝试,多跟昕悦交流;启珉在述说我黑历史的同时也不忘鼓励我要自信起来。现在回想起来,满满的感动。

写在最后

武汉游思,遇见你们,是我的小幸运。也愿你们不负时光,不枉青春,在最美的韶华,遇见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