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曾问过归期.傅南风苏漓.txt完结小说

皮皮剧场 2021-09-13 09:10:31

更多资源尽在皮皮剧场

《爱不曾问过归期》主角:傅南风苏漓【txt完结小说】

“傅南风!你简直不是人!”

“我苏漓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这样对我?”

“逼我签离婚协议!骗我吃堕胎药!你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痛下杀手!”

“前脚把我从傅家赶出去!后脚就和夏如沐在这里结婚!”

“傅南风你有没有心的!?”

正    文 

“我说了我不吃!”

莫名的,苏漓心里生出一股烦躁。

英姨斜昵着眼,鄙夷地看着苏漓,突然重重地把碗往旁边一放,就走了出去。

几分钟之后,傅南风阴沉着脸出现在门口。

“为什么不吃?”

他几个踏步就走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漓。

苏漓诧异地看了一眼站在傅南风身后的英姨,想不到她居然是跑下去告状了。

强忍住心里的伤痛,苏漓靠坐在床头,说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

“让我走。”

傅南风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她难道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么?竟然还想着走?上一秒离开这里,下一秒就会被父亲活生生地扒皮抽筋!

苏漓的不识好歹在傅南风看来,简直就是愚蠢。

“你想走去哪?找你在外面的姘头么?!”

英姨在身后面露嘲笑,跟以前慈祥和蔼的样子大相径庭。

在傅南风冷漠的样子下,苏漓的心一阵阵刺痛,她猛地直起腰,愤怒的说着违心的话。

“对!我要去找别的男人!反正就是不要和你在同一个屋檐下!”

这个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她都熟悉无比,在时刻提醒着她这段伤痛的婚姻,既然傅南风怎样都不愿意相信她,还逼她承认自己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那她又何必再跟他有牵扯?

傅南风的怒火瞬间就被点燃,他猛地上前掐住苏漓还肿着的脸,端起旁边已经冷掉的白粥就往苏漓的嘴里灌。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要求!就算离婚了,你苏漓也是我傅南风养过的一条狗!”

听到苏漓承认自己要找别的男人的话,傅南风反常的失去了理智,出口的话就像一把把钢刀狠狠地扎在苏漓的身上。

苏漓紧紧抿着唇,不停地拍打着傅南风的手,眼角的眼泪流个不停,粥却没有喝进去一口。

她以为自己的心早已经死了,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还有更痛的程度……

直到碗里的粥见了底,傅南风才松开手,看着苏漓放生痛哭满脸满身都是白粥狼狈的样子,突然暴躁地一把将手里的碗扔出了窗外。

“你最好给我老实呆在这,千万不要想逃跑。”

傅南风狠狠地甩下这句话,迅速地离开了房间,将门甩出了巨大的响声。

白粥顺着苏漓的脖子一直流下,沾满了整个枕头和她身下的床单,狼狈不堪的样子像极了傅南风口中的一条流浪狗。

她绝望地哭泣着,眼睛看不见一点生活的希望。

英姨默默地在原地站了会,终究还是拿起托盘退了出去。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傅南风再也没有来看过苏漓一眼。

期间英姨端着饭菜进来,从热放到冷,苏漓始终都没有再吃一口。

弄脏的床单和衣服可以换,可是残缺的心要怎么补救……

深夜,月光笼罩在别墅前的院子里,鬼鬼祟祟的身影慢慢走到了墙角的位置。

英姨望着被摔得细碎的碗旁边几只僵硬的麻雀尸体,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正文

苏漓就这样被囚禁在了曾经的家里。

不论白天黑夜都躺在床上,屋子里只有她和英姨两人。傅南风已经两天没有回来过了。

苏漓摸着自己已经消肿的脸,目光空洞而麻木。

再次拒绝了英姨送来的食物之后,苏漓在床上虚弱地翻了个身,长期以来没有进食的身体已经让她有点不堪重负。

就在她意识昏昏沉沉快要进入休克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

傅南风领着自己的私人医生站在门口。

他冷冷的看着苏漓,朝医生使了个眼色。

“太……苏小姐。”

医生拿着自己的医药箱,试探地唤了一声,却没有得到苏漓的回应。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针筒,轻松地就拿起苏漓的手臂,将针管里的液体推入了她的血管。

苏漓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反抗了,不管傅南风给她输入什么东西,都不费吹灰之力。

医生收起箱子,对着苏漓缓缓的开口。

“苏小姐,我给你打了一只营养针,但是你这样一直不吃东西是不行的,恐怕撑不了几天。”

苏漓对他的话置若罔闻,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仿佛面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似的。

医生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傅南风,无奈地后退。

“苏漓,难道你不想要你父母的骨灰了么?”

傅南风突然冷冷地出声。

那日从苏漓家把她带出来,他就看到了供奉在桌子上的灵位和骨灰盒。震惊之余,他特意留了个心眼。

当看见苏漓因为她的话猛地瞪大了双眼的时候,傅南风就知道这个不怎么道德的威胁见效了。

“如果你再继续绝食的话,我不敢保证骨灰盒还能完整地回到你手里。”

苏漓的心在这一刻枯萎成了灰烬,她怎么也想不到傅南风会用这个来威胁她。

热烫的眼泪顺着眼角一点点滑落,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了一个“好”。

傅南风这才松了口气,嘱咐英姨再去准备一份饭菜,随即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床上的苏漓,转身离去。

英姨很快就做好了一顿清淡的饭菜,端到了苏漓的面前。

打了营养针之后的苏漓,恢复了一点力气,却还是有点端不动碗。

稍微往上抬了一点,手就颤抖得厉害,英姨还来不及帮她稳住动作,苏漓的手指一软,一大碗白米饭就整个倒在了床上。

“真是的!尽添麻烦!”

英姨满脸的嫌弃,小声地抱怨着,正要去处理洒了一床的米饭,就惊讶地看到苏漓把手里的筷子一丢,直接就用手抓起被子上的饭放进嘴里。

开始的动作还很慢,渐渐的苏漓就变得狼吞虎咽起来,重复着一上一下的动作。

大颗大颗的眼泪砸下,苏漓艰难地咽着沾着眼泪的米饭,心口痛得快要无法呼吸。

英姨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苏漓将被子上的米粒一颗颗捡起来放到嘴里,都久久回不过神来。

“谢谢,我吃饱了……”

苏漓面色平静地说,仿佛刚刚失常的举动不是她做的一样。

正文

苏漓的身体也慢慢在英姨的调理下恢复了过来,只不过当初流产身子留下了病根,苏漓经常无缘无故地头痛。

傅南风再也没有来过,又也许他来的时候没有见她而已。

她不止一次地问过英姨傅南风的消息,英姨总是避而不谈。

苏漓感觉自己就像被圈养起来却又被主人忘了的宠物狗。

日子就这样压抑地过着,直到这一天,别墅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苏漓正躺在床上看遗落在抽屉里的一本书,实际上她从来没能走出过这个房间,英姨很谨慎,每次都不会忘记给门上锁。

就在她的注意力正集中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苏漓抬头一看,就看见了夏如沐精致的脸。

在别墅里拘束的生活,都快让她忘记夏如沐的存在了,直到这一刻她才想起来,傅南风早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了。而这栋房子,大概早已被傅南风舍弃了。

“苏漓?你怎么在这?英姨和我说我还不相信。”

夏如沐满脸惊诧,慢慢走进了房间,坐到了床边,望着苏漓的眼神里满是好奇。

苏漓有些尴尬,总不能说是他老公把她养在这里吧。

还没来得及解释,夏如沐就自我开导一般的找了个台阶下。

“南风也真是的,干嘛不给你找一个新房子,这栋别墅都旧了还送给你干嘛,也不跟我说。”

言语间竟是误会了傅南风把这栋房子送给苏漓当离婚的补偿了。

苏漓脸色一白,心口莫名地有些发堵。

眼前的女人一副单纯无害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字字刺痛苏漓的心,让她想发火都发不出来,只能嗯嗯啊啊地应着。

突然,夏如沐口袋里的手机传出铃声,她递给苏漓一个微笑起身走出了房间,走廊外传来她轻言细语地说话说。

苏漓鼻头一阵酸涩,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她无奈地低头,却发现床边有道红光一闪而过。

定晴一看,是一只录音笔,想来应该是夏如沐留下的。

纵使苏漓告诉自己不能随便去碰别人的东西,右手却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将那只精致的录音笔拿在手里打量,苏漓突然就有一股深深的不安感。

上头的按钮被轻轻地一按,录音笔就传出了清晰的声音。

落入耳中的是女人放浪的呻吟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听起来就是一对男女正在做那档子令人面红耳赤的事。

而苏漓的脸色却瞬间变得惨白,因为这录音笔里女人的声音,正是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傅南风给她看过那段害得她身败名裂的监控录像,连苏漓都会认为这段录音里面的女主角是自己。

就在她陷入深深的震撼中的时候,夏如沐接完了电话推门而入。

“苏漓……啊!”

她惊呼,声音落在苏漓耳中,苏漓到这一刻才发现,原来夏如沐和她的声音如此相像。

来不及去理清脑海中混乱的思绪,苏漓手中的录音笔被冲过来的夏如沐一把抢过关掉,暧昧的声音戛然而止。

正文

夏如沐羞耻地头都抬不起来,脸蛋涨得通红。

“你怎么能……乱碰人家的东西呢……”

她的样子,俨然一个写给喜欢的人的情书被偷看了,羞愧得抬不起头来的小女孩。

苏漓像是根本就听不见她说的话一样,双手颤抖的可怕,突然缓缓地站起了身,缓缓朝着夏如沐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

她指着夏如沐手里的录音笔,眼里的视线变得支离破碎。

夏如沐根本没有看出苏漓的不正常,听到她的问话反而把头低得更下,细弱蚊蝇的声音从鼻腔里传出来。

“南风非要在亲热的时候录这个,我都说不要了,被人发现的话丢脸死了……”

苏漓捂住绞痛的心口,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傅南风啊傅南风……苏漓在心里不断默念这个名字,生平第一次对自己当年嫁给他的决定感到后悔莫及。

恐怕傅南风早就想跟她离婚了,才设计出轨这么一出来陷害她,而喝醉的傅靖,也只是被他利用了!

苏漓从来不知道,原来心痛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痛得就好像快要死了一样。

她没有看到夏如沐低下的脸上一抹得逞的笑容。

“苏漓你怎么了?”

她装作刚刚才发现不对劲的样子,紧张地去搀扶摇摇欲坠的苏漓,手刚一接触到苏漓的身体,就被狠狠地打开。

苏漓双目赤红地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女人,突然歇斯底里地冲她喊。

“滚!你给我滚出去!”

她推搡着夏如沐出了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关上,自己却崩溃地靠着门板滑坐了下来,绝望地失声痛哭。

原来她不惜一切想要得到的真相,居然如此残酷,苏漓甚至希望自己就这么一辈子蒙在鼓里,永远也不要知道。

苏漓想起自己苦苦哀求傅南风的时候卑微的样子,就像一只被丢弃的流浪狗,可笑至极。

那个男人一定在心里使劲地嘲笑她吧……

“为什么……为什么……”

苏漓悲戚地呢喃着,却没有人可以回答她。

门外的夏如沐一改之前羞涩单纯的模样,望着紧闭的房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对她来说,玩死苏漓就跟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而她要的,不止是让苏漓身败名裂、伤心欲绝那么简单……

“打电话给傅南风,就说苏漓想逃跑被你发现了。”

夏如沐吩咐身后的英姨,得到了应承之后施施然地走出了别墅。

打开车门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睛一亮,从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机。

“喂?哪位?不说话我挂了。”电话那头传来沙哑的男声,语气很是不耐烦。

“想知道苏漓在哪么?”

夏如沐轻飘飘地问,饶有兴致地仔细翻看着自己红艳的指甲。

男人的语气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声音震得夏如沐耳膜都发麻起来。

在电话那头的下一次高分贝攻击之前,夏如沐及时挂断了电话,“咯咯咯”地放肆笑了起来。

这场戏,主角要到齐才有意思啊。

正文

深夜,苏漓躺在床上目光呆滞地看着窗边的月光,心里升起一片密密麻麻的刺痛。

楼下突然响起碰撞的嘈杂声,有人踩着楼梯上来了。

她坐起身,紧盯着门口。

果然下一秒门锁就传来了转动的声音。

傅南风带着满身的酒气斜靠在门框上,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床上的人影,跌跌撞撞的就走了过来。

“苏漓……”

强烈的酒精味道熏得苏漓一阵作呕,再听见傅南风叫她的名字,她只觉得苦涩。

还没来得及看清男人的脸,他庞大的身躯就压了下来。

傅南风满是醉意的吻落下来,被苏漓一个侧头就躲了过去。

“你不去陪你的新婚妻子,找我干什么?”

她冷冷地讽刺傅南风,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对他的吻满怀期待。

傅南风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苏漓抵住胸口狠狠地推开。

似乎是没有想到她突如其来的抗拒,傅南风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从英姨那里听到她想要逃跑的消息时,心里积压的愤怒在此刻悉数爆发了出来。

傅南风猛地扑上去,一只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高高的举过头顶,另一只手倏地就探进了女人的睡裙里。

“别的男人都行,就我不行么?”

他狂躁地低吼着,仿佛急于证明什么一样,下一秒炽热的吻就落在了苏漓深深凸起的锁骨上。

苏漓感觉到衣服下的那只冰凉的手像条毒蛇一样爬过身体上上下下每个角落,记忆瞬间回到了差点被傅父的手下强·暴的那一天。

强烈的恐惧侵袭了她的全身,她尖叫着,挣扎着,却始终摆脱不了傅南风满带情.欲的吻和气息。

热烫的眼泪瞬间就打湿了她两边的鬓角,又在挣扎的动作中被枕头悉数吸收了进去。

傅南风这样,和试图强·暴她的那些男人有什么区别?

苏漓崩溃地哭喊着,声音一声比一声沙哑而绝望。

男人牙齿下的肌肤滑·腻而甜美,只把他吸进情.欲的深渊里。

醉意冲上头顶,傅南风的手渐渐松开,起身脱起自己的衣服来,再俯身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身下女人的不对劲。

苏漓像是魔怔了一般,身体颤抖的频率惊人,嘴里不停呢喃着什么。

“不要……不要……”

傅南风心间一紧,像是突然遭到了一下当头棒喝,他半搂住苏漓的身体,焦急地呼喊着她的名字,手一下一下轻轻拍打着她的脸。

“苏漓!你怎么了?!”

也许是他的方法有效,苏漓呆呆地看了她一眼,突然猛地起身一把推开他摔下了床,趴在地上不停地呕吐,却什么东西都没吐出来。

傅南风的面色铁青,下床去搀扶她,却在手一碰到她的那一刻,她爆发出尖锐的叫声。

仿佛要冲破耳膜的分贝惊得傅南风下意识的后退,地上的苏漓也迅速地向床头的角落爬过去,抱住双腿止不住地颤抖。

不论傅南风怎么试着叫醒她,她都保持着这幅戒备的样子。

看起来,苏漓竟像是疯了一般。

正文

医生揉了揉酸胀的眼睛,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转头凝重地看着傅南风。

“你应该找个心理医生来,而不是找我。”

傅南风没有答他的话,眉头紧皱,深邃的目光投在角落的苏漓身上。

一晚上过去了,苏漓依旧是这幅瑟缩的样子,像一个掉进捕兽夹心惊胆战不敢动弹分毫的小动物。

尽管医生的话很沉重,但傅南风不得不认同,他说的是对的。

苏漓这个样子,已经完全脱离了精神正常的人的范畴了。

傅南风正烦躁的时候,楼梯突然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你给我滚开!傅南风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

傅靖暴躁地一把推开阻拦他上楼的英姨,满脸都是隐忍的怒火。

英姨为难地和他推推搡搡,一个不小心就重重地摔倒在地,直喊哎哟。

傅南风打开门,就和跑上楼的傅靖眼神相对。

许久未见的两兄弟再见像是红眼的仇人,傅靖骂了一句脏话猛地就提起拳头像傅南风砸去。

“你是不是把苏漓藏起来了?你把她还给我!!!”

傅南风冷笑了一声,抬手用胳膊挡开他的拳头,不甘示弱地回击。

“苏漓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真是可笑!”

两个同样高壮的男人拳脚之间生出阵阵凌厉的风声,眼看矛盾越来越激烈,医生在一旁焦急地劝解。

“不要再打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苏漓的事啊!”

苏漓的名字就像一个带有魔力的咒语,让他们同时停下了动作。

“苏漓在哪?她怎么了?”

傅靖焦急不已,眼神里满是深深的担忧和焦虑。

顺着医生的目光一看,瑟缩在角落瘦小的身子就落入了他的眼中。

傅靖欣喜若狂的奔过去,就像看到了失而复得的宝贝。

“苏漓,我终于见到你了……”

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苏漓的脸,却在下一刻听到她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傅靖瞬间呆住了,才短短几个星期没见,她怎么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傅南风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满脸的伤痛。

“你把她怎么了?!混蛋!”

傅靖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声嘶力竭地冲他怒吼,眼中依稀可以看到晶莹的泪花。

在他的质问下,傅南风一句话都回答不出来。

因为苏漓确实是被他刺激成了这个样子。

望着亲哥哥回避的眼神,傅靖越发变得怒不可遏,他一把松开傅南风的衣领,复又走到苏漓的面前,温柔地伸出了手。

“苏漓,我带你走,我带你离开这……”

然而当他的手试探着去牵苏漓的时候,得到的依旧是害怕的尖叫和激烈的抗拒。

傅靖痛苦地把脸埋进手心,难受地快要不能呼吸。

在爱苏漓这一点上,他没有比傅南风逊色半分。

就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一直站在门口沉默的英姨突然说话了。

“我儿子就是心理医生,我叫他来看看吧。”

这句话对傅南风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他感激的望向英姨,立马就下了决定。

正文

英姨的儿子叫蒋子路,在a市开了一家心理诊所,听说名声还不错,就连傅南风的私人医生都略有耳闻。

接到母亲的电话之后,蒋子路立马赶了过来。

长相气质都颇佳的年轻男人看了一眼苏漓的情况后就信誓旦旦地面向傅南风。

“她这是受到了极大刺激之后的短暂性精神失常,一旦被男人碰触到就会惊声尖叫,全身发抖,其实和恐高症密集恐惧症的性质是一样的,但是被女性碰到就没事。你们看,我妈还是可以接近她的。”

他一番通俗易懂的解释讲下来,众人就大概明白了。尤其是傅靖,更是仇视地看着自己的亲哥哥,那凶狠的眼神就像在指责傅南风到底对苏漓做了什么令人无法原谅的事。

傅南风低头沉思了一番,面色凝重的看着蒋子路。

“那你有把握让她恢复么?”

他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这个太过年轻的心理医生看起来远没有足够令人放心的信服度。

蒋子路轻笑一声,对傅南风的质疑不以为然。

“当然了,我前两天刚接诊过一个类似的病人。”

他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箱子,里面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塔罗牌,比如十字架。

“请你们出去,医治过程中我不能被人打扰。”

傅南风听到他的话,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莫名有种不安的感觉,他看了一眼苏漓的样子,终究还是顺从的带上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面顿时只剩下蒋子路和苏漓两个人了。

三个男人站在外面面面相觑,面色却是一样的沉重。

在傅南风眼神的再三警告下,傅靖还是稍微收敛了自己随时要暴走的怒意,一言不发地坐到了楼下的客厅,焦虑地等待着结果。

天色渐渐沉了下来,不知不觉,蒋子路已经在里面待了将近八个小时。

突然,门把手一阵响动,几人灼热的视线都汇聚在了门口。

蒋子路擦着满头的大汗,脸色惨白,看起来竟像是干了什么体力活一样。

“她没事了。”

他喘着粗气说。

傅靖瞬间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噌噌地就往楼上跑,却在门口被蒋子路一把拦住。

“人现在睡着了,不能进去打扰她!”

尽管心里很担心,傅靖却没有敢轻举妄动,透过门缝看见安静地躺在床上沉睡的苏漓,重重的松了口气。

他回头极不情愿地朝傅南风点了下头,轻轻地把门重新关上。

傅南风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身体脱力地靠在墙壁上,喉咙一阵干涩。

优秀如他,也有束手无策的事情。

他无比地懊恼,回忆起苏漓惊恐的缩在角落的样子,心脏一片抽痛,连呼吸都在无形中被剥夺了。

如果苏漓从此就没办法恢复正常,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对苏漓背叛的埋怨和愤怒,仿佛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幸好,苏漓没有事……

也许,只有到了生老病死的关键时刻,人才会看清自己的内心。

正文

苏漓感觉自己的意识浮浮沉沉,一会看到米白色的天空,一会看到赤红色的湖面,她躺在一张不足一条手臂宽的竹筏上,有一只浑身漆黑的大鸟突然就从高处俯冲了下来,尖锐的鸟喙直直地对着她的眼睛。

苏漓尖叫了一声,下意识抬手臂遮挡,下一秒就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她睁开酸涩的眼睛,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重重地嘘了一口气。

原来只是一个梦。

正怅然间,房间的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了,傅南风满脸的憔悴站在门口的位置。

抬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俨然已经醒来的苏漓,看起来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的样子。

他欣喜若狂地跑过去,却在接触到苏漓冷若冰霜的眼神时动作戛然而止。

“苏漓你……怎么样?”

他讪讪地询问道,表情僵硬。

这短短的几十秒已经够苏漓回忆前一天发生的一切了,夏如沐的录音笔,傅南风的强迫和威胁……

还没等她说什么,另一个火急火燎的身影又从门外冲了进来。

“苏漓你终于醒了!”

傅靖像个惊慌失措寻找妈妈的小孩子,一把将苏漓紧紧地搂入怀中,说话的声音鼻音浓重。

苏漓甚至感觉肩膀上的人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她尴尬地拍了拍傅靖的背,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了傅靖的背后傅南风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你先松开我。”

苏漓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难听地不像话,喉咙里就像沾满了灰尘和沙粒一样,正难受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杯清透的水。

顺着杯子的手往上一看,却是傅南风。

“昨天我喝多了……对不起……”

听见这三个字,苏漓一声冷笑,心中升起无限的悲凉,她猛地挥开傅南风的手,杯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就像他们之间的关系一样,难以再复原。

“我不原谅。”

要不是夏如沐不小心落下的录音笔,她可能一直都会认为傅南风只是一时被假象蒙蔽了双眼,只要她找出事情的真相和证据,他们就能重归于好。

却没想象到傅南风早就不想要她了,她还傻傻地贴上去。

多么可笑啊……

如果所有的过错都可以用一句“对不起”轻易弥补的话,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伤心人。

苏漓望着傅南风僵硬的脸,一字一顿地说。

“如果哪一天,我往你心口上插了一刀,再跟你说对不起,你会笑着说没关系么?”

傅南风的沉默让答案显而易见。他愣愣地看着苏漓哀伤的眼睛,一时之间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看着苏漓慢慢地掀开被角下床,与他擦肩而过,站在了他看不见的身后,捡起了地上的玻璃碎片。

傅南风一回过身,就看到了苏漓决绝的眼神,心中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慌乱情绪涌了上来。

“傅南风,我苏漓在这里宣布,我不爱你了,从此都不爱你了。”

她手里的玻璃死死地抵住脖子,空洞的眼神里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

“放我走。”

【未完待续,后续加微信m10005m

更多资源尽在皮皮剧场


长按二维码可以秒加哦~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更多资源:

《乖一点就亲你》主角:江沅 沈漾【txt完结】

婚易攻,爱难守 》主角:林愉悦穆离【txt完结】

《爱似繁星》主角:纪繁星傅绍琛【txt完结】

《白首不相离》主角:【txt完结】

《月夜待君归》主角:简颜谢旻【txt完结】

《爱你的心已枯槁》主角:席莫宇叶时欢【txt完结】

《爱不曾问过归期》主角:傅南风苏漓【txt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