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人堆里长大的女孩(完整版)

京祺的江湖 2020-03-22 02:07:21

1

身边的人都知道,我从小在囚犯堆里长大,倒不是我出生在监狱,而是我爸开了一家火锅店,火锅店里聘用的服务员,都是从监狱里释放出来的人。

我爸的火锅店,开了快二十年了,店铺地址从城西搬到城东,从四环搬到了三环,而店里的服务员,从最开始的二叔三叔,发展到了今天的十二弟。

店里一共十二个固定服务生,都是曾经犯过事儿蹲过局子的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特殊的标签,我家的火锅店在当地是格外的火,老顾客都说,吃我家火锅需要勇气,好吃是一码事,能听到惊心动魄的故事,是另一码事。

热气腾腾的锅子旁,客人围着一个服务生目不转睛,耳旁是血雨腥风的当年往事,身旁是热闹的走菜吆喝声。

或许,这样的场景听上去有些令人紧张,但只有我知道,我家的这十二个服务生,虽然年轻的时候都犯过错,但他们现在都是安安分分的老百姓,人品性格,都好的很。

以前外面的人都说,我爸是故意招聘蹲过局子的人来我家打工,以此来阔开知名度,但只有身边的人清楚,我爸退休前,是一名立过无数功的人民警察,是个实打实的钢铁汉子。

以前我不理解,我爸为什么要这样做,后来问的多了,归结成了一句话,他说他相信,人心是可以改变的。

这是他给我的理由,但二十年了,每次他喝醉酒的时候,他都会口无遮拦的,跟我说当年的事,我把那些零散的片段拼凑在一起,后来才明白,他为什么要开火锅店,又为什么要用那些蹲过牢狱的人。

简单的说,他是想赎罪。

我爸年轻的时候,曾因为一起案件,立了大功,那是他人生里程碑式的一次突破,但那个案子结束以后他才知道,他抓错了人,而抓错的那个人,服毒自杀了。

虽然这事儿我爸没和我详谈过,但我明白,他对当年的事件是有愧的,他对不起那个死去的人,以及因为他抓错人,而牵扯到的所有糟糕的事。

我爸是个有恩必报、有错必改的人,所以也不难理解,他为什么会过不去这个坎。

他想偿还,但他没有机会,他只能通过这种自认为赎罪的方式,来弥补心里的罪恶感。

客流不多的这个周一上午,我家的火锅店,来了一个新人,没意外的,也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改造过的人。

我们这店里有个规矩,凡是新来的人,都要经过几轮考核,说白了,就是我跟着几个叔叔哥哥弟弟,一起捉弄新人。

当然,都是一些小把戏而已。

我爸常说,我就是生错了性别,如果我是个男孩子,早就上天下地了。

可我觉得,以我现在的状态,我也能上天下地。

大概是因为,我从小到大,就是在叔叔们的“江湖故事”里长大的,我听过了很多奇怪甚至可怕的案子,所以对于一些常人无法接受的犯罪案件,我都见怪不怪,甚至能剖析出,犯罪人当时的心理活动。

我爸还一度对我说,我大学就应该报一个心理学的专业,以后可以在这方面发展。

可我任性惯了,选了服装专业,自命清高的,梦想未来当一个设计师。

好在,店里的叔叔哥哥都特别支持我,而且我做给他们的店服,他们也都特别的喜欢。

想来也是好笑,我是在一群男人的疼爱下长大的,从小没受过欺负,以前念小学的时候,经常有男生冲我示威,我倒是不怕,第二天带着我的叔叔们,就堵在了学校门口。

我家的叔叔们,有几个长得特别的凶,小朋友一看,就吓得屁滚尿流,从此,我在学校有了一个称号,人称“牢子一姐”,没人敢动我一下。

但好在的是,我的性格并没有变成称号那个样子,我依旧天真善良,女孩子该有的样子,我都有。

我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幸福的很。

只是,如果不是亲耳听我爸说,叔叔们曾经犯过的错,我也是没办法在他们平和的外表下,看出他们曾经的模样的,平日里的他们开朗健谈,对每一位顾客都笑容盈面,完全不像是,有过牢狱经历的人。

或许,是岁月的流转带走了他们当初不堪的过往,也或许,当初的那些错误,是被无奈生活所逼迫。

总之,我相信他们的心地本为善,而且会越来越好。

今天来店里应聘的小伙子,25岁,大了我五岁整,个子高高瘦瘦,长得很白净,眼睛大大的,但有些无神。

打眼一看,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在校大学生,一点不像刚出狱的人。

他是因为抢劫而进了局子的,不过比较奇葩的,他抢的……是我爸的钱包……结果直接就被我爸反手一扣,送到了警局,连110都没打。

我估计,当他得知我爸就是警察的那一刻,他应该肠子都毁青了,而且,这可能是他的毕生耻辱了。

不过,正是因为他抢了我爸的钱包,所以我格外的反感他,总觉得他手脚不老实,所以,我也不太想让他在我家做服务生。

叔叔们在对他轮番轰炸的时候,我去了厨房,找了我父亲,我站在父亲身后,问着说:“新来的那个,我们不要行不?感觉高冷的要命,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我不喜欢。”

我爸一边调着新研究的蘸料,一边回头对我说:“那小子偷我钱的那天,他奶奶去世了,他和警察说,他只想偷张车票钱,回去办个丧事,但这丧事……没办成。”

我爸的话里,带着几分愧疚,虽然这事一码归一码,可在我爸那,他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可能人上了年纪,都容易伤感。

我觉得我爸想太多,就劝着说:“爸,你就是年纪大了!他家里怎么样,那是他的事,可他偷钱,就是他的不对了,跟你无关!”

我爸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瓷碗,“好在他们当地政府把这个丧事给办了,我这心思也就算是了了。”

我无奈的摇着头,“你压根就没听进去我说的话,我说了这不是你的责任!”

我爸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遇见就是缘份,能帮一个是一个。”

我爸揭开围裙走出厨房的时候,我心情极差的跟在他身后,而大厅里,那个男生仍旧被叔叔们轮番轰炸着。

我发现,这个男生似乎很不爱说话,别人问他什么,他就说是或者不是,总之一句话不超过十个字。

我觉得心里闹的慌,就大步走到了他面前,问道:“你为什么来我爸这?因为我爸把你送进局子了,你想报复我爸?是不是!”

他冷眼看了我一下,“是你爸让我来的。”

“……”

2

当我从那个男生的嘴巴里听到,“是你爸让我来的”这几个字,蹭的一下,我心里的怒火,就攻到了嗓子口。

我觉得他这是在跟我抬扛,明明我爸好心让他来店里工作,他却不领情!

我转身就面向了我爸,义正严辞的说道:“这个人我们不要!店里不需要这么没礼貌的人!现在店里后厨走菜的人已经够了,不要再添人了!”

我承认,我的这句话,完全就是在生气的情况下说出口的。

叔叔们知道我生气了,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哄着我,十二弟更是,还从兜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说是让我别发火,发火不可爱。

这一句“不可爱”,瞬间就把我的火气给浇灭了。

我爸倒是没什么反应,他绕过我,走到了那个男生的面前,我爸一米八的大高个子,在男生的面前,竟然还矮了那么一点。

我爸深沉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开口说:“是我让你来的没错,那你有心留下吗?如果你觉得当一个普普通通的服务生会让你没面子,那你直接离开就可以,我这里欢迎你来,但也绝不强留你。”

我爸把话说得明白,但谁想到,那男生当场就从外套兜里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放在桌子上说:“没觉得丢人,有个地方收留我挺好的,工作需要合同吧,这是我的证件。”

就这样,这个令我无限厌烦的男生,就这么留在了我家店里。

他叫周帆,名字听上去挺温和,但为人实在令人讨厌。

而自从周帆正式成了我家员工以后,整整三天,我都没和我爸说话。

生气!太生气了!必须冷战!

冷战第四天的时候,店里因为有满额赠啤酒的活动,生意愣是从早忙到了晚。

上午的课一结束,我就急急忙忙跑回店里帮忙,我爸在吧台里收钱算账,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十二弟,端着三四盘手切羊肉,就凑到了我身后,小声嘀咕说:“老爷子给你炒了蛋包饭,在厨房饭锅里保温呢!他说你早上没吃饭,让我督促你一声,把饭吃了。”

我哼声笑了一下,“那么大岁数了,性子还那么硬,明明就想跟我和好,还让你来传话。”

我换好衣服溜到厨房以后,直奔我的私人饭锅就跑了过去,可意外的,饭锅前,竟然站着周帆,而且正在偷吃我的蛋包饭!

我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后背上,大喊道:“你偷吃!你要不要脸了!”

周帆回过头的时候,硬生生的呛了好几下,嫩黄的大米饭粒就这么准确无误的喷在了我的整张脸上。

我抽了抽嘴角,有些犯呕的说:“你好恶心啊……”

周帆愣了一下,接着他憋不住笑的说:“你吓我一跳……”

他随手在身后抽出了几张纸递到我手边,继而恢复了冷冰冰的表情,“擦掉吧,很脏。”

我没好气的扯过了他手里的纸,转身擦拭的时候,心里越来越觉得生气,我走到了水龙头前,一边清洗一边生气道:“你一个大男人,偷吃我的饭!你脸皮怎么那么厚!经过我同意了吗?你以前也是这么讨人嫌吗?我真是烦死你了!”

周帆靠在了我身旁的操作台上,他抓过一条干净的毛巾,搭在我肩膀上说:“饭,你爸做了两份,你的那份,在角落的电饭锅里,我的已经吃完了。”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随意的擦了一下脸,回头看向了厨房角落里的那个电饭煲。

没一会儿,十二弟风风火火的跑进来拿空的餐盘,嘟囔着说:“对了,除了你爸给你做的饭,还有周帆给你榨的芒果汁,你别忘了喝啊!在锅旁边了!”

我看了看那个黄灿灿的透明塑料杯子,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外面的大堂,响起了几阵剧烈的呼喊声,我以为是忙不开了,外面在叫人,急急忙忙跑出去的时候,让人意外的,外面打成了一片。

两男一女正抓着周帆的身子不停的撕扯,那女的最过分,掐着周帆的脖子,就不停的放粗话。

我傻眼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叔叔们看不下去,三五成群的就要上去拉架,我爸快步的跑到了他们面前,眨着眼睛,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这么多年了,这样的场面,我还是第二次见,第一次是七岁那年,我家被附近的竞争对手盯上,对方来我家闹事,最后被叔叔们连窝给端了,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们。

眼下这一幕,还真是许久没见到过了。

我爸弯腰去拉架的时候,那女的就恶狠狠的盯着我爸,嘴巴很脏的说:“我说老板,我们知道你家店有特殊来头,这店里的服务员,都是有点背景的人!但你也不至于……在窝里犯罪吧?我这新买的手机,刚才就放在手边了,可转头的功夫,就没了!我说让你家服务员把兜翻出来给我看,他不同意,那不是证明他心里有鬼?而且,你家服务员,可都是手脚不老实,人品有问题的人!我让他翻翻兜,是难为他了?”

原来,是那个女人的手机丢了,还硬怪在了周帆的头上。

虽然我讨厌周帆,但是,看到外人欺负我们家服务生,我是绝对不允许的。

我起身就走到了周帆的身旁,我用力的拉扯住其中一个男人的手臂,说道:“你松手!不松手我就让我家叔叔们把你们抬出去!”

我的狠话一落地,我爸就在身后瞪了我一眼,压制周帆的那两个男人倒是松手了,周帆从地上站起的时候,我扯着他身上的工装说:“脱给他们看!一部破手机,谁会稀罕!”

可周帆似乎并不愿意脱掉自己的外套,我看他在犹豫,就跟着催促了过去,“你把外套脱了,把兜翻给她看,如果能证明你清白,那就让她当着店里所有人的面,给你道歉!你快点!”

可周帆仍旧不愿意脱掉外套,更不愿意把自己身上的兜,翻给对方看。

这时,我爸走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好声好气的说道:“你看这样行么?这顿饭的餐钱,我给你免了,你丢的手机多少钱,我赔给你就是。”

3

终究,闹事的那两男一女,还是从我爸那里,拿走了一部手机的赔偿金,六千块。

而这件事,最后还是私了了。

叔叔们很生气,但父亲的决定就是圣旨,没人敢反驳。

闹事的人一走,店里一切照旧,但总有嘴碎的顾客,在背后念叨我们。

我爸把周帆拉到了厨房的角落,我和两个叔叔就跟了过去,只是厨房的门一关,我爸扬手,就朝着周帆的脸扇了过去。

“你把手机给我拿出来!你以为我刚才没看见吗!”

父亲的嘶吼声落地,我和两个叔叔都吓了一跳,如果不是亲耳所听,我是不会相信,周帆真的偷拿了手机。

父亲上手就扯住了周帆的衣领,眼神里冒着怒火,额头青筋暴起,“你是想让我亲手把你送去警局吗!你想一辈子都吃牢饭?”

眼前,我眼睁睁的看着,周帆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部手机,手机的壳子是粉红色的,很明显,那不是他的。

我瞬间觉得很失落,我们所有人对周帆的信任,都在此刻化成了灰。

我没想到,他真的偷了东西,并且表现的若无其事。

我忍不住的走到了周帆的面前,指着他说道:“你真的偷了手机?为什么?手痒吗?是觉得不偷东西不抢东西,就难受?你那些日子的牢狱饭都白吃了?你当初说,你之所以会抢劫只是为了一张车票钱,难道那都是骗人的?周帆,你对得起我爸给你的照顾吗?”

眼前的周帆没说话,而此刻,我觉得我情绪低落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周帆的作为有多令然失望,而是,我爸对这个店的苦心经营,都化成泡影了。

店里的十二个叔叔哥哥的弟弟,他们都是曾经犯过错的人,但自从来了我爸这里,他们每一个人,都洗心革面,重新开始。

我爸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让所有曾经质疑过我们火锅店的客人,都对我们有了信任感,现如今,一次偷窃事件,足以毁掉我爸苦心树立的店内形象。

周帆将那部手机交给我父亲以后,父亲指着厨房门口对他说:“我这里不会留你这种不知悔改的人,明天别让我看见你!”

父亲离开后,周帆一个人站在原地,我的两个叔叔走到了周帆身旁,说道:“你是职业小偷?偷东西上瘾?这店里一个月给你四千多的工资,你还觉得不够花?偷手机做什么?换钱?还是为了找刺激?小子,你还有没有点脑子了,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做的事,会带来什么后果?”

而眼下,当我看到周帆那面无表情的模样,我忽然觉得,他或许是故意这样做的。

我并不觉得他是一个愚钝的人,也不觉得,他偷东西上瘾,相反的,我觉得他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然后他还是做了。

现在他那副冷漠无波动的样子,像极了他第一天来店里时,被众人审核的状态。

我觉得他很奇怪,越来越奇怪。

这件事过去的第二天,我和我爸提早来了店里,意料之中同样也意料之外的,周帆不在了,没来上班。

正式营业前,我爸还朝着门口望了一眼,似乎是在期盼什么,但什么都没有。

周帆离开了,彻底离开了。

只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周帆走后的这一天,火锅店迎来了彻头彻尾的灾难。

从上午开业开始,店里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以前的老顾客,而每个顾客的脸上,都是将信将疑的表情,他们似乎有难以启齿的话要说,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直到,店门口闯进来了一个不太眼熟的男顾客,他风风火火的找到了我爸,接着开口喊道:“你们店里那个偷东西的服务员呢!你让他出来!我要问问他,他前几天是不是偷了我的钱包!我一开始还不敢相信呢,你家也算是个网红火锅店了,现在竟然闹出了偷东西的事!现在我觉得,我前两天丢的钱包,就是在你们这丢的!肯定是那个服务生偷的!”

接二连三的,站在这个男人身后的几位顾客,也开了口。

“是啊,我前两天也来你家吃饭了,我丢了一个卡包,我以为是路上丢的,就没怀疑到你们这……”

“我丢的是一个购物袋子,里面是我新买的半袖,但那衣服是奢侈品,一件六千。我还想着,是不是我落在电影院了,我是压根就没敢往你们这怀疑!毕竟你家店的口碑在网上传着呢!可昨天的事一发生,我觉得我的东西,应该就是在你们这丢的。”

听到这些话,我一开始以为,他们是昨天闹事的那两男一女,派来找茬的,可越听他们叙述,我越觉得,这可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他们很多人都丢了东西,而丢东西的时间,恰好是周帆在的那几天。

我觉得心里很慌,急忙就给周帆打了电话,但他一直不接听,我即刻就想到了店里的监控,我怕父亲因此而受刺激,就挡在了父亲的身前,对着那些人说:“你们说你们丢了东西,但我们不能无缘无故的就背锅,我家店里有监控,我查给你们看!”

所以,当我准备调出顾客用餐时的视频时,更扯的事情发生了,店里大厅的监控,竟然离奇的坏掉了。

什么证据都查不到了。

而这个消息,彻底激怒了店里的顾客,他们都说,我们是故意的,他们让我们赔偿,让我们把周帆交出来。

而无奈下,父亲应该是承受不住这么多人的辱骂和追责,他主动报了警。

说来也可笑,曾经的警局大将,竟然有一天,会报警追查自己。

整整这一天,我们都是在调查和询问当中度过,而令人绝望的是,周帆不在了,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说他偷了东西。

我原本打算把周帆偷手机的事情讲出来,但临着开口的一刻,我父亲忽然阻止了我。

此刻正是下午三点钟,父亲的手里握着一份单子,单子上写的是什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当我起身要去同警察说明周帆偷手机的事情时,父亲拦住了我。

我不明白这样做的理由,父亲却不再让我出面了。

警察离开,天色渐渐入了黑,而这一夜过去以后,我再也没听闻这件事的后续,而我家的火锅店,也渐渐的没了客流。

好似一夜之间,我家的店,就被网络上的人推到了风口浪尖,更有甚者,把店里的叔叔哥哥和弟弟,都给扒了出来,各种妩污蔑造谣的信息,在网络上流传。

我家的店垮了,店里的服务生,也没办法正常的出门见人了。

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二周,我爸断然的就把店给卖了,这件事我不知情,等我知道的时候,我爸已经把店铺钥匙交给别人了。

这晚,父亲把我们所有人都聚到了一起,父亲准备了很多白酒,一屋子的人,围着一张桌子吃着老味道的火锅,喝着辣嗓子的酒。

而尽兴的时候,父亲回身在一个黑色的皮包里,拿出了十二捆儿用报纸包裹的人民币,他挨着分发了下去,分发的时候,嘴巴里念叨着对方的名字。

好似,父亲对他们十二个人这么多年的交情,都在这一声呼唤里。

叔叔们、哥哥们、弟弟们,当他们接下红包的一刻,无一例外的,都红了眼眶落了泪。

而整个桌子上,只有我不知道,父亲今天的这顿饭,是散伙饭。

4

一顿散伙饭,十三个男人,一个我。

我这辈子都没想过,竟然有一天,我会跟他们分离。

叔叔哥哥和弟弟们,终究还是在我和父亲的生活里消失了,他们各奔东西走南闯北,拿着父亲给他们的经费,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而这一夜,饭桌下摆满的酒瓶,是他们最后一次团聚的留念。

我忽然觉得,老天对我和我的父亲,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一个周帆的出现,一场奇怪的偷窃预谋,他成功的摧毁了我和父亲的生活,更摧毁了我们一家人的桃源之乐。

我恨周帆,我想把他抓出来,我想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让他一辈子蹲在监狱里,看不到外面的阳光。

所以这些天,我背着父亲,拜托所有能帮忙的人,查找周帆的消息,我找到了父亲以前的警局老友,让他帮我调查信息。

我无法想象,一个习惯偷窃的人,竟然是正规的一本大学毕业生,甚至于,他年年都能拿到一等奖学金。

而看过资料以后,我愈发觉得,周帆是一个行为极端的不孝人渣!

他是被自己的奶奶一手带大的,可如果他的奶奶知道了,自己给予厚望的孙子长大以后是个偷窃的犯人,会不会很失望?

这个周六的下午,我从线人那里拿到了周帆的消息,他最近在一家销售公司工作,日子似乎过得还不错。

我得到了他的联系电话,而这天下午,我试着联络约他出来见面,没想到,竟然还成功了。

我不能让我的父亲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坑害,我父亲没有追究周帆的责任,但我不能!

临着出门前,我从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我担心周帆会在情绪冲动的情况下对我做出不利的事,所以用此来防身。

晚上六点左右,我到了周帆的公司楼下,我站在公司门口等他,一点一点的看着天色入了黑。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他下班走出了公司大楼。

我就站在门口一侧,他看到我的时候,面无表情的抬手指了指我身后的方向,说:“我要过天桥坐地铁,你有话,就在路上说吧,我晚上还有事。”

他的态度冷冰冰,好像我约他出来,让他多为难一样。

我跟在了他身旁,说道:“店里的东西都是你偷的吧!你是故意谋害我父亲的!还有网络上的帖子,也都是你弄的,对么!”

周帆停住脚,侧头看了我一眼,“你先把你兜里的录音笔关掉,我再考虑要不要好好跟你说话。”

“……”

的确,我的包包里,放了一支录音笔。

我没有动,只是漠然的看着他。

周帆转身就继续朝着天桥上走,根本无视我的存在。

我跑上了前,拉住他手臂的一刻,说道:“东西就是你偷的!你凭什么这么对我父亲?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我一定会找出你犯案的证据!别忘了,当初你在店里偷手机的事,我和我爸都知道!”

周帆冷笑了一声,“那你就去报警,最好让你爸来抓我!你爸以前不是警察吗?他不是最喜欢抓人了么!而且还喜欢抓好人!不是么!”

周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带着狠戾,好似,他对我父亲的过往,很了解。

我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一时语塞。

而周帆完全不理会的就继续往前走,头也不回。

等他走上天桥的时候,眼看着他的身影就要消失,我急忙就追了上去,我冲到了他的身后,用力的扯着他的手腕,“我爸是好警察!他没有抓错人!你没资格这么污蔑他!你就是个人渣,偷窃成瘾的人渣!你都不怕遭报应吗?你都不会觉得,你做的这些事,会让你已经逝世的奶奶难过吗!”

眼前,周帆大概是被我激怒了,忽然,他扬手就用力的推搡了我一把,我重心不稳的撞在了身后的铁栏杆上,胸口一阵嗡鸣。

我下意识的将右手放进了包包里,我是担心周帆会对我不利的,我在包里死死的握着刀柄,而周帆留意到了我的动作,他皱眉看了我一眼,随即就抓住了我的手腕,说道:“你包里装的什么?”

我使尽全身力气的跟他抗衡,但最后,还是没抵过他的力量。

连带着我手里的水果刀,一起被他拉了出来,当他看到这把刀的时候,他冷笑了一声,“你想杀了我?还是觉得我会对你怎么样?拿来防身?”

我还没有开口说话,忽然,身后有人用力的拉住了我的肩膀,我的身子连连向后退,手里的水果刀,落在了地上。

我没想到,我的父亲,竟然跟着我一路来了这里。

眼下,天色已经黑了,天桥上没有灯光照明,而地上的水果刀,也不见了踪影。

我惊诧的呼喊着父亲,父亲就将我挡在了他的身后,他站到了周帆的面前,说道:“你有什么火气,你冲我来,你别对她动粗!”

周帆眼神轻蔑的看着父亲,“我对她动粗?我只是推了她一下,就是对她动粗了?那你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是不是可以用杀人灭口来形容了?”

听了这句话,父亲没有开口说话,父亲回头看了看我,说道:“你在这里等我,哪都别走!”

转身,父亲指着天桥下的方向,对周帆说道:“我们的事,我们去下面说!”

父亲准备离开的时候,周帆并没有听从,父亲继续朝着天桥下的方向走,而周帆直接就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不清楚他要做什么,而父亲发现他往这边走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就伸手扯住了周帆的衣袖,跟着喊道:“你离我女儿远点!”

而周帆大概是被激怒了,他用力甩手去推我父亲的时候,父亲直接就撞在了旁边的栏杆上。

我们谁都没想到,那栏杆竟然在这时出了问题,父亲从天桥摔了下去,而下方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无数辆车子穿梭而过。

我亲眼看到,父亲被一辆车子撞飞了十几米,消失在视线当中。

我惶恐,我恐惧,我无法接受。

我木然的站在天桥上,傻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耳边的声音静止了,全世界都定格在了这一刻,我感觉到了心脏的剧烈绞痛,以及无法呼吸的窘迫感。

身旁,周帆慌张的拿着自己的手机,他双手发抖的不停的按着手机屏幕,嘴里嘟囔着说:“快打120,快打120。”

直至救护车抵达的这段时间里,我全然忘记,我是如何度过那些恐怖时刻的,我亲眼目睹了父亲奄奄一息的模样,这些支零破碎的画面,一下一下的撞破着我的心。

父亲被送去了医院,而我报了警,让警察抓走了周帆。

只是我这辈子都没想过的,父亲终究还是没能挺过来。

从抢救到得知结果,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医生给了我最后的通牒,准备后事吧。

父亲走了,就这么突然的走了。

我无法接受,好似这是一场噩梦,我想醒,却醒不过来。

父亲逝世的消息被公布,叔叔弟弟们都纷纷回到了我的身边,准备出殡的这天清晨,我在父亲的房间里,收拾好了他全部的东西,而意外的,我在他衣柜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很老旧的牛皮纸袋。

我掏出纸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翻看。

我看到父亲当年错判的一起案件,看到了案件后续里写着,被抓捕的犯人因看管不严而自尽,而第二日,犯人的妻子在家中服毒自杀。

这起案件被命名为781案件,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清楚的知道,这起案件,就是让父亲一辈子没办法释怀的案子,他抓错了人,而抓错的这个人,最终因为父亲的错误,而选择了自杀,最后导致他的妻子,也跟着丧了命。

看完这些资料的时候,我在那些文件的下面,发现了一张很白很干净的纸,看样子,应该是最近才放进去的资料。

资料上是周帆的个人信息,信息的最后一行,写着一句话:此人为781案件犯人周天的长子。

看到这里,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周帆要对我们做出那样的事,也明白了,为什么父亲要原谅周帆。

我将资料重新装回袋子里,可就在这时,我在袋子里,看到了一个很小的类似证书的东西。

掏出的一刻,身后的房门外,刚好走进来了二叔的身影。

二叔看到我手里的东西的时候,他愣了一下,而我这才注意到,这是办理领养手续的领养证,已经有很多年头了。

我觉得心里发慌,就手抖的打开了证件,而身后,二叔忽然就阻止了我一下,“孩子……你……”

我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而这一刻我才知道,我竟然,是被父亲领养的。

我无法相信的对着手中的证件苦笑,我不可思议的回头看着二叔,说道:“这是父亲的吗?我是被领养的?我……”

我摇着头,“不对,这不可能的,二叔,你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父亲说过的,我妈是因为生完我之后生病死的,我是他亲生的,对么?”

可眼前,二叔的脸色迟疑了,他没有说话,而我心里又何尝不清楚,这证据就在手里,我就是父亲领养的孩子。

而二叔,他是陪在父亲身边二十多年的人,他最清楚我的身世。

我从地上站起了身,站到了二叔的面前,“二叔,你是知道……”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二叔忽然叹了口气,“孩子,我是想瞒着你的,但是你爸生前跟我们几个老友说过,如果哪天他不在了,让我们把你的身世,讲给你听。”

我的心倏然间开始剧烈颤抖,这样的感觉,好似在生和死之间徘徊。

我无力的张口:“你说……”

二叔重重的叹了两口气,“当年的781案件你应该知道吧……你爸一直心里有愧,所以主动去孤儿院,把你接了回来……你的亲生父亲,是781案件的凶手,但是后来你爸才知道,你爸抓错了凶手……所以他为了赎罪,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养。”

“……”

听到这里,我无法相信的说道:“我的父亲是周天?是周帆的父亲?”

二叔不太理解的看着我,“周帆的父亲是周天?”

我傻眼的面对着眼前的一切,而二叔忽然就慌张了起来,“当年那个犯人周天出事以后,当地政府只把你一个孩子,接到了孤儿院的啊!怎么这周天还有一个儿子?”

这一刻, 我终于明白了所有的事实真相。

我是781案件里,那个被冤枉的周天的女儿,而当年这件事发生以后,我的母亲,也跟着服毒自杀了。

我和周帆是亲兄妹,可我们的奶奶,只把我一个人送去了孤儿院,然后偷偷留下了周帆,并独自抚养长大。

理顺了这些线索,我忽然觉得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我万万不会想到,我竟然会是周天的女儿。

我浑身瘫软的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二叔死死的皱着眉,对我说道:“孩子啊,二叔不会说话,但是二叔是用命跟你爸做过保证,一定要在他离世的时候,把这些事跟你讲清楚,他还说了,他不怕你埋怨憎恨他,只要你好好的,他怎么都可以。”

二叔慌张的继续说道:“但是你爸是真的把你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在养!从他把你接回家的第一天开始,他就跟外面的人说,你是他亲闺女儿!身边是没有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的,你爸为了保护你,也是用了心的!”

可是,现在的我,已经分辨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会埋怨父亲。

我的心很乱,乱的一塌糊涂。

客厅里,家门口忽然响起了铃声,客厅里的十二弟打开了房门,而没一会儿,我听到有人叫了我的名字。

我走出了房间,漠然的看着家门口的警察。

其中一个警察站到了我们面前,说道:“你是死者的女儿对吧?那天也是你报的警,是吧?”

我点着头,“是我。”

警察低头拿出了一份单子,说道:“我们需要你配合做一下调查,关于那晚死者遇害的全部经过,这里我要和你确认一件事,死者是被人推下天桥的,还是自己失足落下天桥的?”

当我听闻,警察询问我的问题时,我来来回回的在心里问自己,我到底应该怎么回答。

或许,周帆在警局里跟警察说的,是父亲失足落下了天桥,而那晚我报警的时候,我对着话筒嘶喊的,是父亲被人谋害了。

可此时此刻,我徘徊在这两个答案里,挣扎不出来。

警察再次复述的询问了我一遍,而我,在抬头的一瞬间,眼泪莫名的顺着脸颊向下滑落。

“我父亲是不小心落下桥的……”


 

我有一碗酒 可以慰风尘

京祺的江湖

心情|阅读|鸡汤|电影|牢骚

 

嗨,我是京祺

每周不定时更新走心短篇

长按上图 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popo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