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着丈夫一次次的出轨, 我以为离婚是我人生的终结,却不曾想......

核桃书城 2020-03-03 18:31:57


 第1章 这是第几个女人


  知道怀南出轨,大概是在半年前,他的衬衫上开始不间断地出现女人的各色长发,还有各种或刺鼻或清淡的香水味。

  那时我们结婚不过一年多,正该是浓情蜜意的时候。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从最初的震痛和不可置信,变得麻木又习以为常。

  就像现在。

  我坐在卧室的小沙发上,周围灯光很暗,怀南在床上睡得正熟,而我的手里紧紧握着他的手机。

  ——“亲爱的,今天你走的太匆忙,都还没尽兴。明天一定来我家,我准备了你最爱的超薄草莓味,还有我刚买的黑丝,到时候可千万要对人家手下留情呀~”

  这条短信,是在怀南应酬完回来倒头就睡的时候,我帮他脱衣服的时候正巧发送过来的。

  我明知道不该去翻他的手机,可是当时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有道声音一直敦促着我去这么做。

  然后我就看到了上面的这一行字。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我一直知道怀南外面有别的女人,却选择一忍再忍。

  哪怕知道这场婚姻已经腐朽到了骨子,却还是舍不得拆穿,也舍不得放手。

  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透过这条短信,我看到了一个跟我认知中截然不同的丈夫。

  在我面前,他清冷、矜贵又寡言少语,可在别的女人眼中,他原来也可以如此真实又下流。

  我死死握住手机,僵直着身体坐了一会儿之后,突然猛地站起身,走到床边将他刚换下来的衬衣拾起来。

  正睡着的怀南眉头稍稍皱起,我知道他此刻有些不舒服。

  他平日的酒量还算不错,但到醒酒的时候就会比常人难受许多。

  所以每次他应酬完回来,我都会准备好些东西帮他醒酒,以免他整个晚上都睡不好。

  但是这一次,现在,我只想把这件沾着香奈儿味道的衣服扔在他的脸上。

  这么想着,我也这么做了。

  很快怀南便醒了,他跟我一样,身边一有动静就会马上惊醒。

  “这是干什么?”他将头上的衣服拿开,有些不悦地皱眉看向我。

  我笑了一下,坐在床边,重新拿过那件衬衫。

  “说说,这是第几个了?”

  他领子上沾染的口红印,是第几个女人留下的了?

  那个说着在家里等着他,准备好避孕套还有黑丝的女人,又是他第几个女人?

  怀南原本还有不解,但也许是看到我眼中的决绝,还有我手上拿着的他的手机,很快也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他撑着身体坐起,倚靠在床头,淡淡地望向我,语气更清淡道:“你怎么知道不是一个人?”

  “是啊,也可能是同一个人女人,而且唯一的解释是,这个女人每次都会用不一样的口红,还有每一次都会变换不一样的唇线。”我的声音很轻很温和,像是在讨论明天早上吃什么这样的话题。

  可能是见我这么冷静,怀南先是顿了一下,然后用有些不耐的声音对我说道:“今天到此为止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好啊,明天再说,然后他再出去找别的女人。

  以前我不是不知道这些事,但我选择忍了下来,无非还是相信他,相信我们两个结婚这么多年,感情基础还是有的,怀南再怎么出去玩也不会毁掉我们的婚姻。

  但是这样的忍让,到头来,只换来他的变本加厉,所有的苦果只留我一个人尝。

  我看着怀南依旧英俊的脸庞,即便是喝了酒有些委顿也掩盖不住他的帅气。

  当初嫁给他的时候,换来多少人的艳羡,我已经记不得了。

  我作为一个孑然一身的孤女,嫁给了陆氏集团的继承人陆怀南,至今还是上流社会的谈资。

  可是这样近乎“传奇”的经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消去了所有的甜蜜,只剩下桎梏的枷锁。

  每走一步,都是疼痛。

  我再没了跟怀南继续说下去的力气,拿着那件衬衫,我缓缓地站起身,又缓缓地走出卧室,关上门。

  第二天,我从次卧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大亮。

  我很少会睡过头,以往每天都是早早起床去准备早餐,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起身出去洗漱的时候,房子里已经不见了其他人影,怀南显然已经先去上班了。

  这样也好,昨晚那样吵过之后,再这么若无其事地相对,总归是有些尴尬。

  可即便是躲过了这一时,该面对的还是迟早会面对。

  只是我没想到,我接下来先面对的不是怀南,而是那个给他发暧昧短信的现情人。



第2章 见他的情人


  半个多小时后,我前脚刚进公司,杨礼就把陆怀南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高清图片发给了我。

  紧接着我便接到了他的电话。

  “何总,没想到这么快又联系了。”

  从话筒里传来的这个声音顿时让我的心情坏的彻底,要是可以的话,我真的永远不想跟他有任何的接触。

  不过很多事情我都是身不由己,爱着的时候要努力克制,讨厌的时候又要装作客气。

  “杨记者,这回又有什么消息?”我尽量稳下声音,但不免有些冷硬。

  杨礼也不在意,从头到尾,他的目的只有钱而已。

  “这几天陆总又另外找了个新欢,不知道何总知不知道。而且您应该想不到,那个女人,可是陆总的初恋女友,叫林蔚然。”

  林蔚然。

  我怎么不知道,昨晚给怀南发短信的那个人,备注上就是蔚然。

  我稍顿了一下,继而平静地说道:“这回价码是多少?”

  “老样子,一百万。不过这次陆总把那个女人保护的很好,我们费了好大功夫才弄到这些资料,所以另外再加一百万的制作费。何总,这个价钱算得上合理吧?”

  杨礼听上去有些得意,又有些志在必得。

  也对,这么久以来,他靠着搜集怀南的花边新闻来我这里要钱,每次都能得逞,屡试不爽。

  所以他越来越吃定我,以为不管开出什么价钱我都会接受。

  我顿住没说话,而是转头看向窗外,深秋的天空阴沉沉的,显得有些萧瑟零落。

  正如我跟怀南的婚姻,从开始时排除万难的璀璨绚烂,到现在的死沉如水,仿佛也到了深秋初冬这般消亡的时刻。

  而且让我疑惑不解又倍感失落的是,我曾经那么细心呵护的婚姻,为什么到头来,在意的人只剩下我一个。

  杨礼见我长久不回答又忍不住催了一遍,我也在这时做出了决定。

  我回过神,也做了决定:“好,我同意,今天下午钱就打到你的账户上。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何总尽管说。”

  “我要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家庭地址,还有其他生平信息,相信这些对杨记者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哈哈,当然。我也感觉出来,陆总这次对他的这个初恋情人可不一般。不过就是这制作费嘛……”

  “再给你追加五十万。”

  “何总痛快!最晚今天晚上,我绝对把这个林蔚然的所有信息都挖出来给您发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我的眼中应该是一片冷意。

  可是没办法,我要保护自己的婚姻,就必须得狠一点。

  初恋情人吗?

  怀南,这次我倒是很想看看,到底是你保护得她更周到,还是我出手更快。

  如果你不能自己离开她,那就别怪我了。

  ……

  晚上下班的时候,我留在公司没走,反正我加班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没人会生出什么怀疑。

  七点整,杨礼把林蔚然的资料通过邮件给我发了过来,而我也早就把钱打进了他的账户。

  打开那个超大的附件时,我心里没有想象中的痛恨,也没有想象中的畅快,居然只剩下平静。

  上面写的每一个字,加载的每一幅图,我都仔仔细细地看过了。

  再然后,我拿起手机,给上面标注的号码打了过去。

  很快那边便接通了。

  “谁呀?”手机里传来一个软侬的女声,带着几分娇嗔的不耐。

  我也没时间跟她废话:“陆怀南是不是在你那?”

  “……你到底是谁呀?”听了我的问题,林蔚然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分,还无比尖锐。

  我此时竟还很有耐心地再跟她重复了遍:“我问,陆怀南现在是不是在你身边?”

  “……你是他老婆?”林蔚然不笨,这时也猜了出来。

  我淡淡笑开:“如果他在的话,你让他接电话。如果不在,你现在马上出来跟我见一面。”

  “呵,我凭什么听你的!就算你是他老婆,也管不着我!”

  “我是管不着你,不过你要是不想上明天的花边头条,最好听我的话,毕竟,我也是知道你在大学毕业之后跟好几个男人睡过的事。怀南一直以为你还是他纯洁的初恋吧,要是让他知道他曾经喜欢的女人是这样一朵被无数人上过的白莲花,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你、你别太过分!”林蔚然气得声音都有些发抖。

  我承认,自己是很过分。刚才说的那些粗鄙肮脏的字眼,以前我从不屑去用。

  可是这回我是真的慌了,看到怀南跟林蔚然过去相爱的甜蜜,我是真的害怕起来。

  之前他怎么玩我都能忍,因为我知道那不过是逢场作戏,过去就过去了。

  但这回……真的过不去怎么办。


第3章 你没资格


  一个小时后,林蔚然出现在我跟她约好的咖啡馆。

  她刚走进来,不过是左右张望了一眼,就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

  我自然也看到了她,也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个性感又妩媚的尤物,连我这样的女人也免不得被吸引住视线。

  我伸出手朝她示意了一下,后者也很快看到我,接而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款款地走了过来。

  坐在我面前的时候,她抚弄了一下头发,朝向我的是高傲又不屑的半张脸颊。

  我也不在意,说到底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欣赏她的花容月貌的。

  “要喝什么?”处于礼貌,我先问了一句。

  谁知林蔚然哼了一声道:“晚上喝咖啡容易浮肿的,而且会影响睡眠质量。看你黑眼圈这么大,眼袋也都快要掉到下巴上,啧啧,真难看。”

  我承认自己长得或许真不如她好看,但是从小到大,也是别人眼中公认的清秀美人,何曾被人这样连嘲带讽过。

  不过我还是忍了下来,我一贯习惯忍耐,也擅长忍耐。

  “说吧,你找我出来干什么?”见我不说话,林蔚然先杨着声音问了句。

  我淡淡笑了下,接着说道:“没什么,就是想看看,我丈夫身边的女人,一个个的都是什么模样。”

  “一个个?”林蔚然显然是抓住了我话里的重点,皱了皱眉头道,“还有别人?”

  “不然呢,你以为怀南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女人?”我不屑地又笑了笑,“林蔚然是吧,你觉得自己除了长得漂亮之外,还有什么能让一个男人死心塌地的特质?更何况还是怀南这样一个让所有女人都趋之若鹜的男人。”

  林蔚然被我问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黑,好一会儿才有些底气不足道:“你凭什么来质问我这些?你不就是个被男人冷落的黄脸婆,还来问我怎么拴住男人的心?”

  我闻言脸色未变,依旧笑着平静着声音道:“我是不是黄脸婆根本不重要,因为无论怎么样,怀南都不会跟我离婚,我还是陆家唯一的少夫人。你呢,等怀南厌倦你之后,你又该用怎样的身份自处。”

  这下林蔚然终于沉默下来,眼神也稍稍有些波动,我知道她的心已经产生动摇。

  只不过我见此没觉得有丝毫的胜利的快感,只觉得悲哀,更觉得厌弃。

  我何曾用过这样恶毒的手段,又何曾说过这样恶毒的话语。

  可是为了挽救这段已经摇摇欲坠的婚姻,我当真算是破了例,坏了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没了耐心,没有再等下去的耐心。

  怀南自己回不了头,那我就帮他一次,拉着他,绝不放手。

  过了会儿,我冷着声音继续说道:“现在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拿着钱离开怀南,我不管你以后做什么事跟什么人,但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第二,你不想自愿离开,我也不介意找人送你一程。”

  我的话音刚落,坐在对面的林蔚然突然一改方才的心虚和气急败坏,反而是冷笑一声,继而说道:“知道在我面前怀南都是怎么说你的吗?没情趣没修养,要不是当初他鬼迷了心窍,怎么可能跟你结婚。今天一看,他说的还真是毫不夸张,所谓的陆家少夫人,活脱脱就是个泼妇!”

  听完她的话我顿时哑口无言,倒不是因为她说我是泼妇什么的,而是因为她所说的怀南对我的评价。

  没情趣,没修养……

  我在怀南的眼中,真的就是这般模样吗?

  林蔚然见我顿住不说话,又冷笑一声之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录音笔之类的东西。

  我看着桌上放置的这个小物件,心里一片空白,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今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大概要跟我说什么了。何时暖,我早知道你,要是当初我没离开怀南,陆家少夫人这个位置你也坐不上去,所以你没资格在我面前表露出什么优越感!这一次就算了,要是下一回你还敢这么威胁我,我不介意把这个录音笔给怀南,让他亲耳听一听,他的好老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猜,到时候他会怎么看你?”

  我怔怔地看了一会儿那个银亮色的小物件,有一瞬间确实不可避免有些懊恼和紧张,但之后却是猛然平静下来。

  原来恶人真的不好当啊,一个不当心,反倒被人抓住了把柄。

  看来林蔚然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当真是气急攻了心,才会这样冲动地来找她。

  其实我刚才说的哪是威胁呢?不过是几句壮胆的话,在这件事情上,最没有底气的人其实是我。

  我闭了闭眼睛,然后拿起身边的包,站起身,最后对林蔚然说了句:“你想给他就给他吧,我无所谓,就像你说的,我在他眼里早就什么都不是,这东西对我来说也同样构不成威胁。”



 第4章 那就忍吧


  走出咖啡馆的时候,深秋夜晚的凉意一阵袭来,我裹紧身上的大衣,接着朝自己的车边走去。

  等我刚坐上驾驶座,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拿出来一瞧,发现是我的婆婆秦素玲。

  接通之后,一道声线优雅却不免有些清冷的声音传来:“上个星期是怎么回事,怀南为什么没有回老宅?”

  我将车内的温度稍稍提高些,接而低声答道:“我不知道,妈。”

  婆婆闻言愈发不满起来:“你平时对怀南到底是多不上心,每次问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当的陆家儿媳妇?!”

  我将手机稍稍拿离了一些,努力忍下心中的无奈和疲惫。

  婆婆说我对怀南不上心,但我哪是不上心呢?怀南的任何事我都恨不得用十倍百倍的心思去关注。

  只不过他从不需要,也觉得无关紧要。

  我抿了抿唇,接着才继续低着嗓音说道:“妈,我回去跟怀南说一说,让他这个周末一定回去。”

  婆婆冷哼一声:“不用麻烦了,我的儿子我自己联系。我打来就是想告诉你,要是还想做陆家的儿媳妇,就给我收起你的脾气,好好伺候着怀南。想进我们家的好姑娘不知道有多少,不缺你一个,明白吗?”

  明白,怎么不明白,从我跟怀南结婚的时候开始,婆婆就一直对我不满意。当时要不是怀南铁了心要跟我在一起,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嫁进了陆家。

  只是当时拼进全力也要做到的事,如今看来,只剩一片苍凉狼藉。

  我没有反驳婆婆的话,因为我不敢,以前的我还有怀南撑腰,现在我却只剩下一个人了,要是真的闹起来,应该没有人会站在我这边。

  我要是还想安然留下来,除了忍好像已经没了其他的选择。

  我按了按眼角,接而答道:“知道了,妈。我会好好照顾他,听他的话。”

  “这样最好。还有这次怀南回老宅的时候你就别跟着了,你应该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别耽误你的时间。”

  我再应道:“嗯,我记住了。”

  挂断电话之后,我呆坐在车内怔愣了几分钟,好久才发动汽车离开。

  回家的路上,我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夜景,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也是陷入一片昏暗当中,偶尔有几盏灯光点缀,也是转瞬即逝,杯水车薪。

  ……

  这晚怀南没有回家,我一直等到十二点,接着就一个人回到主卧睡了。

  第二天到公司上班时,刚到办公室,我就接到了总裁办的电话,说陆总要见我。

  陆总自不必说是谁,我放下电话之后顿了顿,最终还是起身,上楼。

  来到怀南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眉目间带着耐心的温柔。这个模样的他我也见过,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之前了,久到,已经快要在我的记忆中消失。

  见我走进去,怀南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然后低声说了句便挂了电话。

  我径直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神色平静地看着他:“找我过来什么事。”

  怀南盯着我看了会儿,之后才缓缓说道:“昨晚应酬的有点晚,就没回去。”

  哦,他还知道跟我解释一下,对此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有其他的情绪。

  只不过一想到昨晚跟林蔚然见面的情景,我的心便蓦地沉了下来。

  “没事,我很早就睡了。”我垂下视线,一如既往地说着这样的谎话。

  而我的回答怀南也从不在意:“嗯,早睡就好。”

  他会这么说,看来林蔚然并没有把昨晚我跟她见面的事告诉怀南。

  对此我算是发现了,林蔚然真是个极聪明的女人,起码在某些事情上拎得清轻重。

  要是她把事情说出去,怀南会因此对我产生些看法没错,但我毕竟是他的妻子,为了逼退“小三”,使出些手段也并非完全不可理喻。更何况到时候撕破了脸皮,她在舆论压力之下大概也没办法跟怀南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要是她不说,我会因为她手中握着的“把柄”对她跟怀南的事视而不见,那她就可以稳稳当当地待在怀南身边,享尽宠爱和荣华。

  好啊,真的是很好。

  怀南,你身边的女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聪明,把她们一个个都当做玩物的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其实也被蒙蔽在其中。

  那个会给你发撒娇短信的女人,真的会如你所看的那般单纯无害吗?

  我闭了闭眼睛,这些疑惑我没办法说出口,因为若我说出来,那就是把这场婚姻最后一块遮羞布给掀开了,那到了最后,怎么还会有转圜的余地。

  所以林蔚然真的赌对了,我不敢说,我不能说,所以只能忍。

  那就忍吧,看看到最后,他们一个个会把我逼到怎样的境地,我会不会被他们给逼疯。


第5章 你真香


  怀南特地叫我过来肯定不是仅仅为了解释昨晚没回家的事,果然,很快他又开口了:“这个周末我妈让我们回趟老宅,记得提前打点一下。”

  我闻言轻轻笑了,同时向后靠坐在椅子上。

  想到婆婆昨晚跟我说的话,我还真的佩服她,在一些事情上果真看的清楚。

  只不过怀南让我跟去应该没什么其他意思,只是懒得去准备,把所有东西都丢给我罢了。

  我自然是不会去,这种摆明了会惹婆婆不高兴的事,也摆明了会让我自己难堪的事,我不会傻的一头撞上去。以前我可以为了怀南不顾一切,现在却慢慢开始要为自己考虑一些了。

  “这个周末我没空,恐怕去不了了。”

  怀南听完像是很惊讶:“你会有什么事?”

  他问的理所当然,我的心却跟着有些凉意。

  从相恋到结婚以来,我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他和陆家身上,就像他说的,我自己几乎没什么私人的时间,也没什么朋友,平日里除了工作应酬之外也不常出门。

  我这么多的付出,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天经地义。

  我垂下目光,声音清淡道:“是有个约会,而且推不掉。爸妈那边,我会提前打招呼,他们也会理解的。”

  说完我站起身要走。

  怀南没有喊住我,因为我的决定与否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痛痒。

  他会惊讶和意外,不过是因为之前我从来都是顺着他的意思,没有忤逆过他的想法。

  男人大概都会喜欢看上去坚强独立的女人吧,或者是小鸟依人懂得撒娇示弱的。

  可哪一样我都不是。

  我既没有自己坚定的想法,也不会撒娇讨喜,就是这样一个让人觉得如鲠在喉的存在,吞不下,又吐不出。

  有时候我甚至在想,要是我是男人,也绝对不会喜欢我这样子的。

  推己及人,我又哪能苛求别人。

  ……

  很快到了周末,一大早我就起床开始收拾,怀南不多久之后也睡眼惺忪地从卧室走出来。

  他看到我一身清爽的模样,忍不住轻哼了声:“真的有约会?”

  我将做好的早餐放在桌上,接着对他淡淡说道:“难道还是假的?过来吃饭吧。”

  这几天我对怀南的态度冷了许多,是我刻意为之,他也应该感受的出来。只不过我不是为了拿捏什么,只是想让自己适应一下这样的情境,以后说不定会是常态,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任由其发展。

  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下,进了条短信。

  我没去翻看,倒是怀南瞥了一眼问道:“谁的短信?”

  我闻言拿起手机,简单看了看,又重新放了回去。

  “移动公司。”

  “移动公司的短信你会看那么久?”怀南有些不太相信,又哼了声。

  我忍住没再去答复,起身将碗筷收好放到厨房里,接着就去卧室挑了件黑色的长裙。

  等我化完妆出来的时候,怀南正巧也换好衣服要走了。

  今天他要回陆家老宅,所以也穿的比较正式,只是领口那里有些内翻。

  我想提醒他自己整理一下,但是犹豫了会儿,自己便走上前去帮他整理好。

  怀南的气息洒在我的头顶,有些痒痒的。

  只不过这样温情的时刻在我们之间总是那么的短暂,很快我听到他冷冷问道:“今天喷的是什么香水?”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轻笑着退开两步,看向他:“香奈儿公司最新的产品,你应该不陌生了吧?”

  他的那个初恋女友林蔚然,用的也是这款香水。

  怀南一瞬间脸色沉了下来,他本想跟我再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并没有开口,只是摔门离开。

  站在原地的我怔愣了好久,才缓缓笑了出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和死穴,当被人触碰的时候,便会产生本能的排斥和防御。

  所以怀南,那个女人,已经在你的心里这样重要了吗?

  ……

  晚上八点钟,我看了眼时间,想要起身离开。

  身旁坐着的一个年轻帅气的混血帅哥将我的手握住,同时将俊脸埋在我的脖颈处嗅了嗅,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太太,你真香。”

  我闻言忍不住笑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结婚了?”

  “成熟少妇的味道,我辨认的出来。”帅哥抬起头,舔了舔性感的嘴唇。

  我一瞧没觉得多魅惑,只觉得有些好笑。

  或许是我的笑意让眼前的帅哥有些挫败,他便搂着我的肩,凑过来要亲我。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下,而在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之后,又僵硬着身体停住,任由男人亲吻我的脸颊和脖颈。

  到这里来的目的我很清楚,周围也都是同样来寻欢作乐的上流贵妇人,如果一味躲避的话只会显得不入流。

  我今天来还有其他的目的呢,哪能就这样退逃。

  等到帅哥想要再进一步的时候,我终于抵住他的胸膛,表示到此为止。


(未完)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