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下身总潮湿是怎么回事?真相原来竟是这样!

养生小知识 2019-01-16 03:38:36

 

A市,风暴王朝主题酒店。

 

高大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面上神情似笑非笑,斜睨着被保镖按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娇小女人。

 

“咔。”

 

他慵懒而优雅地俯下身去,看似随意地动了动手指,一支做工精美的手枪顷刻便抵在温珊光洁的额头上。

 

温珊只不过是一个实习记者罢了,哪里曾见过这样大的阵仗?

 

她惊呼一声,下意识地不敢去看面前男人那双深邃的双眸,却被像打量猎物一般看着她的男人狠狠地捏住下巴,被迫地抬起头来。

 

男人手劲出奇地大,她娇嫩的下巴上顷刻便多了一个红印,疼得皱起了细细的眉毛。

 

“你好大的胆子。”他缓缓勾起唇角,黑眸里冰冷的笑意流转,盯住面前容貌只能算得上是清秀的女子:“谁派你来的?”

 

温珊对上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裴勋衣着考究,贵族气质仿佛是与生俱来。他笑得戏谑而不经意,修长的手指微微扣动扳机。

 

“不说?”他英俊面容上笑意渐浓,言语中却只有森森冷意:“你要相信,我能让你——生,不,如,死。”

 

“没谁派我,我只是作为记者想要采访你而已。”

 

温珊颤抖着闭了闭眼睛,老实说道。

 

宽敞的总统套房里有瞬间的静默。

 

“你找死。”

 

裴勋捏着温珊细细脖颈的大手瞬间加大力度,眼神冷漠如冰,“告诉你,我裴勋一向没什么耐心,你最好少说废话。”

 

温珊白嫩的小脸一下子被憋得通红,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断地咳嗽。

 

“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咳咳……”

 

话还没说完,温珊就被甩出去五米远。

 

“严司宇的女人,果然够嘴硬。”

 

裴勋笑容玩味,手指灵活地转动着那支精美华丽的手枪朝着温珊缓缓走近,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躺在地上不断咳嗽的女子。

 

五官虽只算得上清秀,身材倒是不错。再加上那头如同海藻一般的长发,倒也别有韵味。可惜严司宇却不懂珍惜,不如就让他先尝尝味道吧。

 

想到这里,他眼中嗜血意味更浓,舌头微微伸出舔了舔性感唇角。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隔着厚重的地毯清晰地传到温珊耳中。

 

温珊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居然一下子坐了起来,清澈的眼睛里像是被点燃了一般,居然亮得让人不敢直视。

 

“裴总,你有病!”

 

“……”

 

戏谑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又浮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有趣。

 

“我进来的时候你没有开灯,而是独自一人在黑暗的房间里,说明你内心孤独,并且不愿和别人接近。”

 

温珊生怕被眼前这诡异的男人打断,她便没有了活下去的机会,因而说得飞快:“地上散乱的贵重物品说明你非富即贵,但内心极度不安,并且压力巨大,不知如何发泄;你和我说话的时候极其容易被激怒,并且出现攻击行为,说明你内心已经极度狂妄自大,容易被激惹……”

 

面前的英俊男人只垂头看她,黑眸里神色深不见底。

 

“裴总,您一定得尽快治疗才行啊!”温珊喋喋不休,苦口婆心,“您最近是否感到烦躁不安,意识行为增强,睡眠减少而不知疲倦,X欲增强,甚至想要在不适当的场合出现强行亲热、接吻甚至…啪啪啪的症状?这全是因为您的狂躁型抑郁症啊!一定要尽早治疗!”

 

面孔精致的男人却突然笑了笑。

 

“你说得很对。”

 

温珊心中激动,立刻掏出手中录音笔打开,正要发挥她作为一个记者的本职工作,进入她这次采访正题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身子一轻,随即被重重地扔到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裴勋将上衣狠狠甩到一边,精致深邃的脸上面无表情。

 

“既然你那么懂,不如我们现在就试试吧。”

 

温珊瞪圆了眼睛,强烈的危机感自心头涌现。她不要命地滚下床去,朝着门口处双手双脚并用地攀爬而行,却被一双铁钳一样的大手箍住腰部,牢牢地捞了回来。

 

面容深刻得如同刀刻一般的男人冷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刚刚说得那么尽兴,现在你想去哪儿?”

 

一个轻柔得近乎恐怖的声音在她耳边缓缓响起。温珊心中一跳,刚要大呼救命,嘴巴却被身后男人牢牢捂住,身上传来布料破碎的声音。

 

“求你,不要……”

 

怎么都挣脱不开身后男人的桎梏,深深的绝望将她淹没。温润的身影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温珊心如刀绞。

 

“司宇……”

 

她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低声喃喃。

 

“听清楚了,现在在你身上的这个男人,是裴勋。”

 

放在她腰间的大手猛地一紧,低沉的男声居高临下地说道,狂妄而不可一世。

 

撕心裂肺的剧痛很快传来,已经挣扎得失去所有力气的温珊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意识,像是破布娃娃一样地任由狂暴的男人随意摆弄着。

 

微型录音机和温珊的白色苹果手机一起滚落一旁,呼吸灯微微闪烁。

 

良久后,这场风暴方才结束。

 

裴勋望了躺在床上熟睡着的女人片刻,眉眼间竟有一丝他自己也不曾发觉的宁静。站在落地窗前,他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他明明是讨厌女人的,可偏偏不排斥她,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砰砰砰。”

 

极其轻微的敲门声礼貌地响起,却不见回应。杨秘书身着干练女装,美丽大气的脸上化了有些呆板的职业装,推了推眼镜闪身进去。

 

她本想要报告一下明日谈判的行程,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噔噔”后退两步。

 

裴总只裹着一条浴巾站在落地窗前抽烟,地上散落着一地烟头。而宽敞柔软的大床上此刻竟躺着一个熟睡的女人,身上盖了半条被子,露出若隐若现的旖旎风光。靠近门口的地上,全是破碎的衣物。

 

一向淡定的杨秘书此刻终于目瞪口呆。

 

裴勋唇角一凝,深邃眉眼间一片恼意,怒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杨秘书长长出了口气,如蒙大赦,几乎是踉踉跄跄地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眉眼好看的男人神色微微有些不耐,粗鲁地迈步上前,把整个被子盖在温珊的身上脸上,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犀利的眼神落在床上的一块血迹上沉吟不语。

 

“杨姐,怎么了?”

 

门口值班的一个保镖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杨秘书勉强压下心中震惊,善意地笑道:“我看裴总还是很生气,你们暂时不要进去的好。”

 

“嘿嘿,知道啦,多谢杨姐。”

 

黑黝黝的保镖搓着手不好意思地说道。

 

杨秘书一直走到电梯里,方才压制不住脸上震惊的神色,完全地显露了出来。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多管的好。杨秘书推了推眼镜,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一番,低下头去看明日的谈判计划书。

 

而明天谈判的地点,就在刚刚那个总统套房。

 

--------------

 

第二天。

 

昨日还空荡荡的风暴大厦五十五层此刻却挤满了保镖和公司高层,记者们手中的相机始终咔嚓咔嚓地响个不停。

 

今天是熙乾娱乐公司成立以来最为重要的一场收购会,被收购对象则是曾经拥有大批知名影帝影后的德铄电影公司。

 

“裴勋先生,能否请您说说为收购德铄都做了哪些准备?”

 

“裴总,您在过去的二十七年间一直不曾有过任何女朋友。外界盛传您是同性爱好者,您对此有何看法?”

 

“裴先生,据传目前当红的影后陈怡霓即将来到熙乾娱乐公司,您又准备开出什么样的高价呢?”

 

“裴先生……”

 

衣着考究,身材高大有料的裴勋刚刚一出面,就被众多记者围在一起。他精致面容上面无表情,朝着杨秘书微微点头示意。

 

“明白,裴总,外面的记者就交给我吧。”

 

杨秘书立刻上前,打开一份早已对外界准备好的文件,一五一十地读了起来。

 

裴勋大踏步走向总统套房,英气眉宇间渐渐升起一丝狂躁之意。

 

…该死的,明明一个小时前才将那女人送走,他现在为什么这么想念她?

 

错觉,一定是错觉。

 

他深吸口气,压住心中莫名的狂躁,率先在最中央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做工考究的西装被随意地扔在一旁。

 

“可以开始了。”

 

裴勋修长手指交叠,犀利的鹰眸扫视四周正襟危坐的高层,薄唇微启,低沉地说道。

 

A市,晨星报社。

 

“吱呀”一声,温珊无精打采地推开门,微微有些不自然地跨步走了进来,浑身上下疼痛得要命,像是被车碾过一般。

 

“呦,一身的Dior名牌。几块钱在地摊上买的?”

 

同事樊月月抬起头来有些不屑地看了她一眼,继续悠闲地拿着镜子补妆,肚子上的赘肉一坨一坨,二郎腿快要翘到了天上:“怎么这么没精神,难道昨晚和你的裴总裁春宵一度了?”

 

她本是为了打击温珊,却没想到这句话听在温珊耳里却截然不同,她如遭雷击,脸色苍白,本来就站不稳的身影此刻更是摇摇欲坠。

 

“你怎么……”

 

“我怎么了?”

 

她本想问樊月月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却没想到这个对自己态度一向冷淡的同事却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尖利。

 

“没错,什么采访到了裴总裁就能转正的屁话全都是我骗你的。怎么样,昨晚傻呆呆地在风暴王朝的楼下呆了一夜吧?哈,傻逼一个!”

 

她涂了不下十层的大红嘴唇一张一合,目光里充满厌恶:“温珊,你算是个什么玩意儿?只不过是有娘生没娘养,甚至连爹都没有的杂种而已!出生的时候没带脑子吧?咱们总经理连裴总的毛儿都没见着呢,你以为你是谁?想和我斗,再回去修炼十辈子吧你!”

 

“这么说,让我去采访裴勋的任务也是你编出来的。”

 

一向对人友好温和的温珊一想到昨晚的遭遇,不禁心如刀割,再也抑制不住话语当中的颤抖,冷声说道。

 

“樊月月,你怎么能这样?”

 

“哈,我愿意。”樊月月嫉妒的眼神在她姣好的脸蛋和身材上转了一圈,“要怪,就怪你自己没长脑子吧。”

 

温珊气得浑身发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我说你怎么这么大火气。”她睁开如水一般清澈的眼睛,面如桃花嫣然一笑:“看来是减肥又失败了吧?还是和你那个刚傍上的男朋友分手了?也难怪,你每天除了嫉妒和算计别人,还会什么?这样的人,我都替你爹妈感觉造人失败。”

 

“温珊,你他妈的敢骂我!”

 

樊月月手中的化妆镜被她狠狠地摔在简陋的办公桌上,顷刻间便七零八落:“你找死是不是?”

 

“对啊,我找死。”

 

温珊冷冷地看着她,粉唇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可你又算是什么玩意儿?有本事你开除我呀。对了,我忘记了,你上次勾搭总经理没成功呢,暂时还不能给总经理吹枕头风吧。”

 

樊月月脸色铁青,出乎意料的没有反击,而是冲着温珊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意。

 

“温珊。”

 

一个阴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是不是很想被开除?”

 

“总…总经理。”

 

温珊脸色通红,尴尬地回身,“她昨晚骗我去采访裴勋,我……”

 

“没长脑子。”

 

满脸痘痘,肥头大耳的总经理也一脸不屑地看着她,“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你要是能见到裴勋,我的位置给你坐了我都没话说!”

 

“……”

 

“再有下次,直接开除。到时候你就给我上大街上吃土去吧!”

 

月薪足足是她一倍,手下更是有十几号人的总经理傲气十足地威胁道。

 

“是,总经理,我知道错了,回头就写一万字的检讨书给您。下午的场外采访温珊也包了。”

 

想到被开除她就一阵后怕,垂头丧气地说道。

 

站在不远处的同事金姐有些担忧地看了她一眼,长长叹了口气。

 

樊月月傲气凌人地冷笑了一声,重又拿起桌上的口红。

 

而风暴大厦里,裴勋鹰眸微眯,盯着一块地毯走了神。

 

这就是昨晚将她拖回床上的地方。她肌肤细腻柔软,触手温润,让他忍不住深深沦陷。微卷的秀发仿佛此刻还在他胸膛微微拂动,仿佛在他心里生根发芽。

 

真是,太美好了。

 

他眸色深沉,衬衣领口处解开而露出的喉结无意识地上下滚动了一下。

 

“公司在去年一整年收入仍超十亿,更是创下了拿下两个最高奖的记录。影后陈怡霓于今年年初更是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收视率最高,可以说公司仍然有非常好的发现前景。”

 

谈判对方在听了裴勋的收购价格之后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高层有些忿忿地说道。

 

一向言辞简短犀利的裴勋却没有回声,修长手指在黑色宝石桌面上缓缓摩挲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裴总,您怎么看?”

 

那人有些不安地咳嗽一声,提高声音问道。

 

而裴勋鹰眸深邃,嘴角还缓缓勾起一丝笑意,显然是在这样重大的收购会上走了神。

 

“裴勋!”

 

德铄老总终于再也忍受不了,怒喝一声,“如果你裴勋不想收购的话就直说,我们有的是机会重新起步!”

 

鹰眸猛然收缩,他自美好的回忆里回过神来。旋即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裴勋性感薄唇微勾,眼神犀利冷漠。

 

“据我所知,德铄今年上半年光负债就有上百亿。你们去年一年的收入,都砸进去了吧?”他剑眉微敛,修长手指轻微而有节奏地在桌上弹击着:“别妄想拿你们那个影后来压我,在我眼里她还不算什么。杨秘书,给他们看我们公司上个月的收益。”

 

杨秘书立刻站起来,将一份份早已印好的纸张分发给在座的所有德铄高层。

 

裴勋狂傲犀利的眼神自所有人匪夷所思的神色上一闪而过,颀长身躯自柔软的真皮座椅上站起,气场狂暴而强大。

 

“如果各位同意收购,该得的股权自然会一分不少全部奉上。如果还是执意拒绝,那你们现在就可以离开了。”他薄唇不耐地抿起,“花五十亿来收拾这么一个烂摊子,居然还要送出一部分股权,说实话我很心痛。”

 

短暂的静默。

 

“我同意。”

 

“我同意。”

 

“老总对不住了,我也同意。”

 

络绎不绝的同意声在豪华的总统套房里不断响起。

 

“很好,散会。”他居高临下地扫视全场,“细节问题找秘书商谈。”

 

说罢率先迈开大长腿,朝着门口处走去。

 

而熙乾的副总——谢钦则眼神复杂地看了裴勋的背影一眼,若有所思。

 

----------------

 

晨星报社。

 

已经是饭点时间,周围同事都去了楼下饭点吃饭,而温珊正垂头丧气地坐着写检讨。

 

“啪。”

 

闺蜜安美佳没好气地推门进来,将打包好的外卖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又不是你的错,凭什么你写检讨?”

 

“小声点,等会儿总经理又听到了。”温珊连忙瞪她一眼,活动了一下酸软的手指:“我这不是说了总经理坏话,怕丢掉工作吗?”

 

“我艹,温珊,你什么时候竟也为五斗米折腰了。”安美佳恨铁不成钢,“摊上这样一个同事,你竟然还能忍?要是老娘,分分钟教她重新做人!等会儿最好别让我看见她,不然非得扒了她的狗皮不可!”

 

“小声点。”

 

温珊无奈,“我下午要去外场采访。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拜托,外场采访能把人累得脱下一层皮来,亏你居然敢接。”她不耐烦地白温珊一眼,“不去不去,我在家里继续创作漫画。”

 

“那好吧。”

 

温珊对着一个三明治大口咬下去,含糊不清地说道。

 

吃完了三明治,温珊背起沉重的相机和安美佳一起下楼。刚刚走到二楼就听见楼下一群女同事的尖叫,她不禁皱了皱眉。

 

“你们这报社怎么天天跟杀猪的一样。”

 

安美佳嗤笑一声,直言不讳地说道。

 

“裴勋!裴勋好帅!”

 

“啊啊啊裴勋,尊贵的裴总!请看我一眼吧!”

 

“裴勋,裴勋!”

 

浓妆艳抹的樊月月几乎要跳了起来,浑身赘肉不断地抖动着,涂抹得跟苍蝇腿一样的睫毛一抖一抖,使劲地朝着迈着大长腿从车里走出来的英俊男人抛媚眼,激动得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

 

走到楼下的温珊刹那间便白了脸。

 

不就是有几个臭钱,拽什么!

 

粗心的安美佳有些看不惯地皱了皱眉,丝毫不曾发现身边闺蜜的异样。她仔细地看了一眼全国出名的裴勋,撇了撇嘴:“也就那样而已,你不觉得他还没严司宇帅么?”

 

皮肤小麦色有什么好看的?长得高有肌肉了不起啊?眼神深邃怎么了?鼻梁高能吃吗?嘴唇好看又怎样,他又不是女的。

 

安美佳越看他越不顺眼。

 

…不是来找她的,一定不是。

 

温珊额头冒出冷汗,使劲地低下头往人群里钻去。

 

“滚开,死穷鬼,别碰我!”被不小心碰到的樊月月使劲抖了抖自己价值好几百块的衣服,用力地在温珊腿上跺了一脚,又继续大声地喊着裴勋的名字,声音又尖又嗲,简直震耳欲聋。

 

“真是的,都疯了。”

 

安美佳一面和温珊艰难地在围观的人群中穿行,一面摇头叹息道。

 

裴勋在破旧的晨星报社楼前站定,缓缓摘下墨镜,鹰眸犀利霸道。

 

“小温珊,你还不快过来?”

 

他一眼就发现了在人群中正被樊月月使劲踩踏着的温珊,目光冷色一凝,淡淡开口问道,却自有种无可辩驳的力量。

 

沸腾的人群一下子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温珊则眼前一黑,瘫软在安美佳身上。

 

“完了,完了。美佳,救我……”

 

温珊恐惧得紧紧抓住安美佳的衣服,手心全是汗水:“他是魔鬼!”

 

而裴勋则在众目睽睽之下,迈开大长腿朝着温珊走来。

 

“温珊,我最讨厌等人。”他精致英俊得一塌糊涂的眉眼中涌起一丝不屑和厌恶,“你再不过来,我就把这个东西放给在场的所有人听。”

 

温珊循声望去。

 

一个白色的微型录音器正在裴勋的大手中闪闪发光。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