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举国居民,谁是人民?

宜宾微杂志 2019-10-23 08:41:32



你既不是人民,又何来为人民服务呢!



据媒体报道:老外史蒂芬来昆明旅游,4月15日在乘顺风车时,他不小心把录音笔遗落在了车里。这不是一支普通的录音笔,里面记录了他游历六个国家时的相关资料及口述内容,史蒂芬本打算回到荷兰后根据这些记录整理出书……

于是,史蒂芬两次到昆曲交巡警大队设在昆明北的警务站寻求帮助。由于近期大队监控正在维护,为了获取全面的监控资料,警务站民警与辖区派出所取得联系,希望通过各自的监控资源找到丢失的录音笔。之后,警方经过多方努力,最终找到了史蒂芬当晚所乘坐的车辆,并帮忙联系到了车主。

4月18日,已准备在昆明城区广发传单寻找录音笔的史蒂芬获知,警方已帮其找到了录音笔。史蒂芬表示,得知自己的录音笔能够失而复得,非常开心,他很感谢(人民)警察们的鼎力相助。



真的是个挺暖心的新闻,人民警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帮老外史蒂芬寻找录音笔的事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只是不知道,这回昆明警方帮老史找回录音笔后,老史有没有依例给昆明警方送一面锦旗?如果要送,罗胖子建议锦旗上面必须大书以下大字:(对不起,我一时想不到恰当的)!


1


或许因为我是中国居民,而史蒂芬不是。


在以前的文章中,罗胖子记录过这样一件事情:一名身患绝症的中国人,在某小县城坐车时丢了手包,包里有化验单、身份证、银行卡。因为按照之前制定的医疗计划,该失主必须在十天后前往北京做骨髓移植手术。但因为筹集的费用都在卡里,就医的信息都在包里,当然还有做手术所需要的所有资料。失主万分着急,因为这个包就是失主的命,丢包就意味着丢命。

于是,失主在多方寻找不着的情况下,向当地警方求助。刚开始,警方当然不理。后来失主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值班警员可能终于同情,打了几个电话寻找,尤其是拨打了车主提供的第二个坐车人的电话,但对方称自己没捡到。警方便表示除了同情外,无能为力了。最后,当然至今没找到包。

当罗胖子看到昆明警方排查几百辆车的回史蒂芬的录音笔时就想,咱也是有录音笔的人。而且,罗胖子的录音笔里,也有着很重要的采集内容,对于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资料。如果我去向警方求助说我的录音笔遗失,会招致什么样的对待呢?我觉得警方不大可能主动去排查几百辆车,我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因为我是中国居民,而史蒂芬不是。


2


谁是人民?人民在哪儿?


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很火,火到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市井小民,见面不问你吃了没,而是问你看(人民的名义)了没?但是,人民在哪儿呢?谁才是人民呢?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今天这则警方排查几百辆车找录音笔的新闻让罗胖子很感动,我终于看到了人民的影子。



罗胖子曾就学部陈大人提出的需要时刻警惕的敌人问题,进行了非常认真而非装逼的思考,更对身边的亲人、朋友、老师甚至学生们搞了轮翻的秘密审查。然并卵,罗胖子实在不知道敌人在哪儿?本想虚心想请陈大人说个明白,结果天高大人远,又隔着空气中的微小粒子,陈大人根本听不见!

敌人没找着。罗胖子却发现一个更惊人的问题:谁是人民?人民在哪儿?

3


刁民算是人民吗?


去年上半年某地发生城官打人的严重事件,罗胖子曾致电几位当地领导。不同部门的领导们虽对城官打人各有看法,但他们在提及被打者时,不约而同地使用了一句话:这是一帮 “刁民”!

以前,罗胖子只知道知识分子曾在特定历史时期被”妖魔化“,任人打来任人骂。现在,中国小贩已经“刁民化”。按照《百度大字典》的解释,“刁民”就是邪恶的老百姓。刁民一日不打,上墙揭瓦?把小贩刁民化,可以彻底解决城官打人的合法性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曰:中国是人民民主专政国家,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如此,在中国享有民主权利的,只有人民这个绝对群体。如果不是人民,就可能是应该被专政的敌人。那么问题来了:刁民算是人民吗?

刁民是与官员相对应的,是官员对一些难以对付的人民群众的专用称呼。刁民就是对官员刁难,很难对付、很难管理的一类百姓。刁民的称呼是官员们给的,刁民的贬义也是官员赋予的,刁民的范围也是官员划分的。刁民绝对不是人民,而是敌人!



刁民可不是愚民,更不是傻逼。他们可能是民众中的聪明人。中国自古以来,官员是不喜欢刁民的。刁民多了,工作难做,官员难当。罗胖子认为,如果想要管理对象服服贴贴,言听计从,不敢反对不敢抗争,那最好别当官,最好去做养猪场的猪倌。连弼马温管理的马还乱跑呢,何况人呢?

有些能力低下又不怀好意的官爷,自己不去做猪倌,却又希望他管理的人好管,便开始推行渔民教育。中国的老百姓,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七爷子八条心,一个中国人条龙,俩中国人是头熊,仨中国人是头猪,四个就是小爬虫。中国人要是不变成渔民,就可能变成刁民。

刁民似虎狼,难管难缠,搞不好还咬官一口;渔民如猪,吃其肉寝其皮,任人宰杀!


中国最喜欢吹的牛皮,就是五千年灿烂的文明。其实过去这五千年,不是灿烂的文明,而是被自己吹烂的文明。自罗胖子脚下这块宝地有国家以来至清末皇权的罐子被彻底打烂,中国五千来就没有真正出现过人民,只有农民、草民、顺民、刁民、流民、变民、暴民、灾民、难民……


4


人民和居民,就像房东和租客。


清朝那会儿,满人治国,那才真是一锅两治。对汉人一套,对汉人以外的其他少数民族又是一套。全国上下,只有汉人剔头留辫子,其他民族都不带如此羞辱的。亿万汉人,没一个是满清的人民。甚至连做奴才的资格都没有,当奴才的都得是满人,是皇帝自己人。汉人即使做到太傅、军机大臣,也不敢妄称奴才,只敢称臣。



日据时期,更没有人民,只有良民。日本鬼子像狼,他们驱使着占领区的中国人,想杀就杀,想上就上。乖乖听话的,就发给良民证,凭证可以出入城郭乡村,可以打工购物。没有良民证的,自然就是反民、暴民、刁民,不是惨遭屠杀,就是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中国老百姓好不容易在历史的长河中摇身一变,成为人民。在国家前面,也被冠以神圣的“人民”二字。人民当家作主,中国人第一次成为了国家的主人。宪法规定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中国人身子直了、腰板儿硬了、终于昂起头来做回人了。连墙上,都写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足可见,人民之于这个国家的重要性。

罗胖子一直以为,中国人只要遵守法律,就该是人民。但拿出我的二代身份证一看。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问了好多人,大家的身份证 上写着的都是居民,而不是人民。宪法规定人民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但居民只是居住在这个国家而已,显然不是国家的主人。


人民和居民,就像房东和租客。

根据法律规定,这个国家是人民的,只要找到了人民,自然就找到了这国家的主人。可是,全国上下,都是居民、农民、刁民……根本不见人民的影子。


5


以居民的名义,向人民致敬!


为人民服务,是一句神圣而庄严的承诺。现在很多人以为,这话变味了,已经没人会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了。其实不是,为人民服务,一直都庄严地挂在墙上的,其人民性从始至终没有任何改变。为人民服务者说为人民服务完全实事求是,一点不带装逼。但问题是:你拿出你的身份证好生看看,你敢说你是人民吗?

你既不是人民,又何来为人民服务呢!

最后,请允许罗胖子,以居民的名义,向人民致敬!




本文由公号“敏敢话提”授权推送
作者:时评人  罗敏
ID:loum2929
支持原创,扫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