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的故事

木羊不更 2020-04-28 04:11:02

   

     张三一辈子追着车子跑过三次,第一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时候张三追着小翠的解放车追了好久,小翠胸前好像还挂着一朵小小的红花,张三摇着手臂追赶直到绿色的卡车和红色的小花在道路尽头消失,张三狠狠的嘬了一口烟屁股蹲在地上骂了一句娘,第二次是小翠回来告诉张三自己要到很远的城市和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结婚,张三追着绿皮火车跑了整整一里路,脚下的解放鞋跑掉一只都没有发现,直到脚被一块小碎石狠狠的割开,张三就这么蹲在路上,看着脚上红色的鲜血和远去的绿皮火车又狠狠的嘬了一口嘴上的烟屁股骂了一句娘,这一次是张三最撕心裂肺的一次,黑色的灵车拖着父亲的遗体一直往前开,在镭射厅和狐朋狗友厮混了一夜的张三被愤怒的母亲和亲戚赶下灵车,母亲嘶吼着“我老张家没有你这么个儿子!没有!!”哥哥从车上一脚踹到张三的胸口,将他从灵车上踹了下去,张三奋力挣扎着想爬起来时被周围的亲戚反架着双臂按到地上,脸被按倒地上的张三吃了一嘴泥,两只脚使劲的蹬着地面,头使劲的朝灵车方向仰着,灵车门“砰”的一声关上,母亲的哭喊声和两个哥哥愤怒的叫骂声突然被隔绝在车内,随着车子仰起的烟尘远去,张三突然想到了什么,两只脚跳起来蹬地,眼球充血发红,抬头大喊了一声“啊!爸爸!”肩膀左右甩动丢开架着他的亲戚向着灵车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张三绿色的裤子膝盖上破了一个大大的洞,可能时刚刚挣扎的时候在地上擦坏的,膝盖上面有灰白色的尘土和红色的鲜血,鞋子已经掉了一只,就这么高一脚低一脚的向前跑着,张三觉得自己眼睛可能在刚刚被按头的时候进了沙子,他看不清东西,一直有泪水向外奔涌,鼻头像以前和人斗殴时被揍了一拳那样酸痛,鼻涕眼泪就这么顺着脸往下流,不得不边跑边扯着袖子往脸上擦,越擦越多,索性就任它这么淌吧,追到自家门口的十字路口,推着木板车卖磁带的小老板看到张三一脸泥土加眼泪鼻涕的跑过来没有敢和他打招呼,木板上的录音机喇叭正好放着高胜美,整个十字路口都可以听到,张三从另外一边跑出来,不知道灵车往哪边转了,他一脚高一脚低的对着卖磁带的小老板走过去,脸上还是一塌糊涂,走到木板车前,小老板看着张三,张三看着小老板,录音机里高胜美一直唱着,张三听到想起上一次小翠坐火车走后,自己和镇上另外一伙儿人在歌舞厅干架时听的就是这首歌,那次父亲从派出所将他接出来时,没有打他没有骂他,佝偻着腰走在前面,张三跟在后面一直走到回家的十字路口,卖磁带的小老板意味声长的看了老张一眼,嗤笑着问父亲“啧啧,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哎,老张你是劳模啊”听完这话的父亲转头看了看张三,对小老板笑着说“三儿年纪不大,翠儿走了他不好受,小孩儿的事儿,正常”说完伸手拍了拍张三的肩膀,转头慢慢的往家走去,小老板慢悠悠的瞟了张三一眼,将一盒磁带从木板车上拿下来又插进录音机里面说“劳模生个强盗儿子,啧啧,还被公安抓,以后怎么办咯!”听到这句话的老张背影抖了一下,没有转头叫了一声“三儿,回家”,想到这儿,张三盯着面前的小老板,低头看了看脚下只有一只的鞋,小老板没说话,他不知道张三想做什么,突然,张三抬脚用力拔出仅剩的一只鞋,手臂后摇使劲往小老板脸上砸去同时大喊到“我造你妈!”

        那天中午,劳动模范老张的小儿子张三和镇上唯一卖磁带的小老板发生街头斗殴,最后张三失手用木板车下卡车轮的一块板砖将小老板开了瓢,公安赶到时,张三光着两只脚坐在已经掀翻的木板车边上,又哭又笑,小老板躺在街边有出气没进气,红的白的流一地,歪到在一边的录音机还在放着音乐,张三坐在警车上木木的抬头看了一眼回家的路,不知道父亲到哪儿了,警车摇摇晃晃的开出十字路口,张三看见有几个穿白衣服的将小老板抬上一辆白色的车,他转头看了一眼穿绿衣服的公安,慢慢的说“我还能去看一眼老张吗?”公安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张三没有说话,张三想起什么往后靠了靠,喃喃的说“请人民赶快审判我吧,也许还能追上老张.......”

          十年前,还没有开始卖磁带的小老板偷盗厂矿物资,被劳模发现,第二天厂矿门口贴了一张大字报,劳模变成了强盗,和小翠一起往家走的张三刚好看到往墙上贴大字报的小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