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书坊书号:1968《染指成婚:总裁坏坏爱》萌小宝作品 许小妖冥纵肆小说

掌中云阅小说 2020-04-24 02:52:35

《染指成婚:总裁坏坏爱》花语书坊书号:1968


第1章 被吃干净了

  江海市,高级会所扶苏宫。

  许小妖抚了抚身上砍砍到大腿的吊带白裙,拢了拢长卷发,小心翼翼地将隐形摄像头藏在正对床的香薰后,反复确定不会被察觉到才迈开修长雪白的腿侧躺在床上,摆出妖娆的睡姿。

  今晚,这一战,她只能赢!

  冥纵肆低头看看手表,走到了约定的包厢门口,应侍生替他打开门,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勾起了嘴角,今晚这一场安排,看样子有人要出手了。

  他走进包间,漫不经心的扫视了一圈,落在坐在床上睡姿妖娆的许小妖身上,这女人浓厚的妆容在小巧的脸上显得倒有些风尘又清新,嘴角浅浅的梨窝倒像那个人。

  "你来了?"许小妖一对上进来的冥纵肆的眼睛,即使是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身体轻微颤动了一下。

  面前的这个男人眸色幽深如同夜幕下的远山,神秘而危险,五官深邃而立体,俊美异常,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个人的气场,很强。

  冥纵肆不置可否的扬扬眉。

  许小妖有点动摇,这个任务很可能是个大麻烦。

  "先生是先洗澡,还是?"许小妖想到自己已经收下了那张支票,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于是摆出习惯性的娇媚的神色,纤纤玉指慢慢地撩开在她身上半掩的蚕丝绒,露出那白皙光滑的肌肤。

  这对任何一个男人而言,无疑是躁动的诱惑。

  "既然你这么急,那就先满足你!"冥纵肆索性直接大跨步向许小妖走了过来。

  "你……"还没等许小妖躲闪,冥纵肆直接是爬上来床,一只手环上了她纤细的腰肢。

  许小妖只感觉整个身体一软,落到了一个冷冽的怀抱,男人的唇贴了上来。

  "别,不要!"许小妖用力挣扎,身体却被男人钳制在了怀里。

  不是说他是x无能吗?怎么会……

  "女人,欲擒故纵那套已经过时了!"冥纵肆身体火热,然而眼眸却冷得发寒。

  逃无可逃,许小妖只能装作推冥纵肆,顺手盖上摄像头。

  冥纵肆直接抓起许小妖的手,翻身将许小妖压在了自己的身下,他低头看着这女人,这个女人出乎意料的对他的胃口。

  他无法抑制自己狂热的血脉和躁动的神经,只想撕碎了身下这软糯糯的身体,直接压了上去。

  很久之后--

  感觉到脸似乎被什么异物不断拍打,不堪折磨累晕过去的许小妖慢慢睁开了眼睛,不料!

  眼前的男人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遮住重要部位,这身材,八块腹肌简直。

  而这个男人正在拍打自己的脸,许小妖惊慌的一颤,只感觉疼痛感就在一瞬间侵入了四肢百骸。

  而自己竟然被五花大绑在床上!

  "你为什么绑我?"许小妖想起那男人之后撕扯开她身上的纱裙,在她身上肆意妄为,只感觉人生无望。

  现在都已经吃干抹净了,这男人还绑着她干什么?!

  冥纵肆目光在许小妖脸上搜寻,随后目光变得冷冽问:"应该是我问你,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爬上我的床又有什么目的?!"

  许小妖面对这一番突如其来的质问只感到欲哭无泪,却只能逶迤:"不是你让我等你么?"

  冥纵肆转过脸不屑的扫了一眼许小妖,冷言冷语说:"最好老实告诉我,否则……把你捆个三天三夜,让你尝尝滋味!"说完背过了身,语气凌厉又摄人心魄。

  冥纵肆的可怕,她也早有耳闻。在江海市,既然他说的出来自然也能做的出来。

  许小妖一想到这,赶紧挣扎起身,可这覆住手脚的绳子绑的实在太紧,她的挣扎颤动撞下了床边的香薰,随后没了支撑物香熏后的隐形摄像头也就自然掉落在了地上。

  听到了声响,冥纵肆转过了身体,目光直接就落在了他脚下的隐形摄像机,气氛瞬间冰到了零点。

  许小妖心里咯噔一下只想闭眼,完蛋!她这下真是要死了!

  "嘎!"是摄像头被碾碎的声音。

  冥纵肆踩过零碎的摄像头,走到许小妖面前,一手抓起来许小妖小巧的下巴,冷笑着质问:"怎么,你这女人是想用这东西来要挟我吗?"

  许小妖不得已睁开了眼睛,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没有没有,我哪儿敢啊,我也是被人威胁,我也是受害者,冥大少爷,您就大人大量放了我吧。"

  冥纵肆心想果然,继续咄咄追问:"谁指使得?"

  许小妖皱皱眉说:"不知道……"

  "嗯?!"冥纵肆冷哼一声。

  许小妖吓得缩了缩脖子,连连点头说:"真的真的不知道,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你啊,我还想活着出去呢。"

  冥纵肆看着一脸畏惧的许小妖,半信半疑。

  站起身冷冷的说:"偷窥罪,也能让你吃上一阵子牢饭的。"说完,直接拿起来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张秘书,现在上来带走……"

 

第2章 你不是说他不行吗

  "等一下!我身上有录音笔!录下了刚才床上的声音!"还不等冥纵肆讲完电话,许小妖慌忙大叫打断了他,许小妖可不想被抓走,还有件大事需要她。

  冥纵肆转过身凌厉的目光如剑直接朝向瞪大了眼睛的许小妖,顿了一下转而对着电话说:"没你的事了。"挂断了电话,向许小妖走来。

  许小妖第一次感觉到,真实版的死神来了……

  冥纵肆慢慢向许小妖走来,带有一股冷风。

  许小妖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却不自觉的绷紧了身体,身上披着的衣物几乎快要滑落下来,她明显感觉到背脊上渗出的冷汗。

  冥纵肆拿出了一把瑞士军刀慢慢划过许小妖的脸颊,嗓音冷厉,幽沉的视线扫过她白纱下若隐若现的曲线一字一句问:"录音笔在哪里?"

  许小妖只感觉冰凉的刀片就像硫酸一样腐蚀她的肌肤,发自心底的恐慌使身体没出息地瑟瑟发抖。

  她哪里有什么录音笔,那只不过是她不想被人上来抓走一时情急胡说的,可现在如果再胡乱说一个地方冥纵肆找不到的话,盛怒之下的他恐怕真的会下毒手!

  见许小妖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冥纵肆另一只手上前捏住了她的下巴,稍稍用力,心想,看样子,眼前这女人不吃点苦头是不打算说了,眼神也变得冷厉。

  许小妖只感觉自己的下巴都快要被捏碎了,她拧巴着眉头说:"我,我,我说……"

  听到这句,冥纵肆才放开了手,语气阴冷质问:"在哪!"

  许小妖故意摆出一副为难的神情说:"呃,那是个很隐秘的地方,我也不好说出口,这样我亲自给您拿出来好吧。"说完示意性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冥纵肆看看许小妖的神情,皱皱眉。

  他想这女人也应该耍不出什么花样,就暂且信她一次,于是弯下身子打算给许小妖解绑。

  冥纵肆一边解绑一边威胁说:"你最好是老实把录音笔交出来,要是敢动什么小脑筋我打断你的腿!"

  许小妖心里一阵窃喜,表面上依旧表现出害怕与真诚的神色,连连点头,谄媚地迎合说:"信信信!那肯定的嘛,这江海市的太子爷我哪里敢跟您耍什么小聪明,您一眼就把我看透了。"

  解开了绑,冥纵肆对许小妖一个推搡命令说:"赶紧拿录音笔!"

  许小妖斜眼看看冥纵肆,假意说:"那我总不能在您面前拿吧,那你我都尴尬是吧。"边说边慢慢走向靠近门的方向,握紧了拳头,做好冲出去的准备。

  冥纵肆看着许小妖挪动的方向,心里也有些生疑,于是也慢慢紧跟上许小妖。

  许小妖察觉到了冥纵肆的追随,这个冥纵肆看样子甩是甩不掉了,现在她只能头皮一硬,那就来大招吧!

  一咬牙,就在一瞬间,许小妖猛的转身一个拳头直冲向冥纵肆的眼!

  冥纵肆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反手就是一拿,直接握住了许小妖小小的拳头,嘴角勾起不屑地笑说:"果然,女人的话信不得。"

  许小妖隐约感觉不妙,心想先下手为强,直接又是一个转身使出浑身力量,飞脚朝向冥纵肆的裆部攻击了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猝不及防,冥纵肆只感觉眼冒金星,一下子撒开了手,吃痛的蜷缩在了地上……

  许小妖看准时机,撒丫子赶紧跑出了房间。

  总算是逃出来了,赶紧招手跳上出租车,这下许小妖才敢回头看看,这一天一夜她只感觉自己好像是生死轮回了一般,这男人太过危险。

  她捂住自己起伏的胸口,好让自己的气息均匀下来,冷静下来想想现在也是时候去拿自己的酬劳了。

  正如冥纵肆所料,这就是一场策划好的陷阱。

  许小妖呆在舞厅里许久才算缓过神来,脑海中一直想着那一晚自己如何被冥纵肆撕扯身体和那个空无一人的房间,简直越想越气,说好的会安全的结果就被睡了,最过分的是说好在那个房间给报酬结果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时候门开了,是经理一张笑的谄媚的脸说:"我的许大美女哟,可找到你了,冥家二少可等了你好久了……."

  什么?他还敢来!许小妖一听到冥家二少这几个字直接怒火腾的一下冒起来了,他竟然自己上门来了!

  许小妖撸起袖子直接怒气冲冲的冲向了冥江汉常去的包间。

  一进门,看见眼前的身影,许小妖直接就是破口大吼:"你倒是还敢来,是巴不得要我死吗?你个胡说八道满嘴跑火车的小人!骗子!"

  冥江汉转过头来一把握住了许小妖要锤下来的拳头,一脸玩世不恭的笑说:"哟,怎么,谁惹我们许小妖精发这么大火?"

  许小妖奋力挣脱继续吼:"装的还挺像!除了你个死骗子周扒皮还有谁?"

  冥江汉皱了皱眉头摊手说:"这顶帽子我可带不起啊。"

  冥江汉的眉眼和冥纵肆有些相似,眉目似墨,刀锋般的轮廓,不过冥江汉的眉角多了一颗痣,看上去更加的张狂,而冥纵肆更多的是冷冽。

  许小妖看着冥江汉的脸更是生气了质问说:"你不是说冥纵肆不行吗?!不行个屁!我看他比谁都反应猛!骗子!"

  "嗯?"冥江汉一时摸不着头脑。

  许小妖更是气恼叫嚷:"还装,有意思吗?"

  听到许小妖的质问,冥江汉的脸色蓦然一白,这许小妖的神情不是说,她跟冥纵肆发生了关系!

  所以,许小妖!

  这不可能啊!

  正是因为有把握冥纵肆不会有什么反应,冥江汉他才会使计让许小妖上前引诱,可现在许小妖却……

  许小妖怒气冲冲看着冥江汉难以置信的神情继续叫:"冥江汉!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

  他一手抓住许小妖红着眼睛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3章 这张脸,她打死也忘不掉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压抑难受,被冥江汉攥紧了手腕的许小妖看着他眼球里布满了血丝,竟感觉阴森恐怖。

  许小妖对于冥江汉的问题不知如何作答,只是拼命挣扎想摆脱他。

  冥江汉见许小妖不作回答手上加重了力道青筋暴起,眼睛直瞪着许小妖重复了一遍吼:"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像被抢了配偶的愤怒的狮子。

  许小妖看着冥江汉的眉眼,这急躁的神情让她不自觉想起冥纵肆,想起那个撕裂的夜晚,竟然眼底氤氲起一层薄薄的雾气,她狠狠眨眨眼拼命想把眼泪压制回去,支支吾吾不说话。

  许小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把这件不光彩又很委屈的事说出来,这件事她只想赶紧忘记。现在当务之急是她的报酬,那件事真的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

  冥江汉看着许小妖回避的神情,仍旧不死心也或者是不相信追问说:"许小妖,你和冥纵肆有没有发生……"

  越是不想回忆,冥江汉的追问就越让许小妖焦躁。

  许小妖直接一梗脖子说:"别说了!"一边说一边使劲甩动手腕,试图挣脱冥江汉的手。

  冥江汉脸色铁青,直接把挣扎的许小妖强硬的压在墙上,右手抓住她的领口用力一把扯开了许小妖的衬衣。

  "嘶拉!"是衣服被撕烂的声音。

  冥江汉眯起的眼眸放射出一道光芒,锋锐无比,他看到了许小妖裸露的肌肤上,锁骨上,丰盈的胸口上红色发暗的吻痕和指痕,可以想象那晚冥纵肆在许小妖的娇嫩的身上如何。

  "你!干嘛!"许小妖慌张的拉扯剩余的衣服遮挡,眼前的冥江汉眼中迸射着寒冷,愤怒,阴毒,她隐隐感觉这样的冥江汉陌生的害怕。

  许小妖犹豫,这样的冥江汉她还能不能张口说报酬的事,可情况危机真的没办法再继续拖延,算了,死就死,许小妖抿抿嘴。

  可还不等许小妖开口问,冥江汉似乎有了其他想法突然背脊僵直,放开了许小妖,转身大跨步摔门离开。

  这转变太过迅猛,房间里只留下傻眼的许小妖……

  过了一会儿,许小妖才是反应过来,看着敞开的门,心想这王八蛋冥江汉不是跑了吧!她的报酬还没结算呐!

  许小妖不知道的事是,从她答应了那场计划以后,她与冥氏兄弟的纠葛更加的扑朔迷离。

  大江海舞厅的灯光摇晃,大家在舞池里扭动妖娆的身躯。

  许小妖一个人趴在吧台上,一杯又一杯地灌自己酒,这几天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惨,莫名其妙失了清白不说还没拿到报酬,没钱的话,那自己那件事要怎么办?!

  想到这些,许小妖只想趴着吧台放声大哭,可顾及到脸上还有妆容她转念一想还是一醉解千愁好了。

  许小妖半瘫在吧台上,迷离的目光颓废的看着酒杯里的酒,在摇晃的灯光下,有种别样的美感。

  这时候一只手搭在了许小妖的肩膀上,许小妖回头一看,又是经理那张笑的跟菊花一样的脸,满脸的褶子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猥琐。

  许小妖摆摆手一脸哭丧的说:"经理,最近我穷的很,可没办法给您交钱了。"

  经理把手一搭说:"小妖,你看你这话说的就跟我是包租婆一样。"

  许小妖只想翻白眼,心想你不是包租婆,那天天催债的是谁,可还是委屈兮兮的说:"经理,有什么赚钱的好机会记得一定要带上我,我一向都是把您当做我的亲人的。"

  经理一掐许小妖的脸蛋,笑眯眯的说:"你这么说,那我就偷偷跟你透个信,今晚是个好机会,有很多商业人士要小姑娘陪他们跳舞,都是商界巨鳄,那给的钱,你想想。"经理握着许小妖的手奸笑着使眼色。

  许小妖看着经理一张大油田脸,即使内心极度厌恶,但仔细一想经理说的不无道理,再说现在的自己真的急需一笔钱,便扬起娇媚的笑点了点头。

  经理见此,咯咯的笑了说:"你呀,还真是个小妖精,有了小费记得交培训费啊。"

  许小妖大翻白眼,心想,果然,不过现在能赚一点是一点,便跟着经理上了楼。

  许小妖刚进入房间,便感觉到了几道饥渴的目光向自己裸露的大腿和精致的锁骨望来,许小妖也已经习惯了这些,从容的摆出娇媚的笑,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左拥右抱着美女的几位商界大亨。

  房间里响着暧昧的音乐,几位商界大亨搂着陪他们的美女的腰肢在舞池里晃动着身躯。

  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朝许小妖走来,随着音乐搭上了许小妖的腰肢。

  许小妖看过去,这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样子,也不好拒绝于是也只能将手搭在了那男人的肩膀上。

  其他的男人不怀好意又心知肚明的拍拍那男人的肩膀,坏笑着。

  房间里的音乐低迷,晃动的灯光散发着诱惑,许小妖隐隐感觉随着音乐,身旁的男人不断地触碰自己的身体,她试图拉开安全距离。

  可那男人却一把把许小妖拉到身前,低头直接贴上来她的耳朵,而且不断在自己脖颈间嗅来嗅去,许小妖努力压抑住自己不断涌上来的怒火,只想赶紧跳完了去拿她的小费就好。

  突然,许小妖感觉到一只大掌直接朝她的衣内探进来,不断摩擦她的腰肢,更是慢慢地向下伸……

  许小妖忍无可忍,抽出手来只想一个反手上去断了这猥琐男的筋,可还没等她发力…

  "砰!"的一声,门一下子被弹开了。

 

第4章 留下这个女人

  紧接着,电光火石间。

  "啊!"眼前的男人整张脸都扭曲到变形,声音也变了调,下一秒就被甩了出去,许小妖瞪圆了眼睛,只看到,那男人躺在地上,手臂似乎被拧变形了,"哎哟哎哟"的叫着。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就像是一个炸弹被引爆了一般,全场惊慌尖叫。

  许小妖也不明所以站在一旁呆愣愣的看到,一群黑衣人站成两排就像黑豹一般迅速开出一条路来。

  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从外面迈步进来,步伐略沉,一派从容矜贵。

  这个向自己走来的人,这张脸她打死也忘不掉!

  许小妖只看到那男人,黑衣黑裤,正脸色漠然的看着她。

  周围有人小声议论:"那人是谁啊?"

  "冥家大少冥纵肆,你都不认识?!"

  许小妖看着这张脸,只想起自己踹向冥纵肆裆上那一脚,瞬间感觉到头皮发麻,心想完蛋了,这男人八成是来寻仇来了!

  她的脸一片惨白,惊恐地看着冥纵肆。

  冥纵肆站得慵懒,蔑视地看向许小妖,带有一丝捕捉到猎物的玩味,俊庞上颇有享受的意味。

  几分钟后,许小妖总算是反应过来,现在的她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否则,冥纵肆能做出什么她真的想都不敢想。

  可还没等许小妖走出两步,冥纵肆微微竖起右手,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开口命令:"留下这女人。"

  就在下一秒,许小妖就像是无力反抗的小鸡仔一样被身边身形魁梧的黑衣大汉给揪了起来。

  根本不容许小妖挣扎,她就被押送到了冥纵肆眼前。

  冥纵肆看着面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的许小妖,唇角微勾,带有嘲笑和残忍,动动薄唇说:"我们又见面了。"

  许小妖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着蒲扇般的睫毛一脸清纯无害的模样说:"先生,您认错了吧,我们之前有见过吗?"

  冥纵肆侧过脸看向她不屑地说:"没有见过吗?那昨晚上穿着性感纱裙趴在床上的许小妖,不是你?你这印痕是……"说完直接是一抬手拽开了许小妖脖颈的衬衣,露出来了那些让人心跳脸红的吻痕。

  许小妖只感觉在场的人的目光纷纷射向自己,就像看笑话一样,耳边不断萦绕让人直感恶心的污秽笑声,她只感觉脑壳嗡嗡的疼。

  冥纵肆这男人分明在践踏她的尊严!

  愤怒与屈辱下她使出了全身力气直接挣脱,头脑一热竟然反手甩了冥纵肆一巴掌,大声叱令说:"你住口!"

  大家的的议论声瞬间消失,寂静的只剩下房间里的音乐声,在江海市,还从没人敢在冥纵肆面前大声说话过。

  而许小妖不仅大声叱令冥纵肆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他!

  众人唏嘘。

  冥纵肆的目光一凛,一把伸出手,紧紧抓住了许小妖的臂弯,声音染上了怒意发出了命令:"毁了这女人的脸!"说完一甩手直接将面前的许小妖丢了出去。

  被甩出去的许小妖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才恍惚意识到自己刚刚冲动之下做了什么,还没等她稳住身体,就被两个黑衣人又给揪了起来。

  两个黑衣人直接把许小妖的脑袋摁在了酒桌上,其中一人顺手拿起一个酒瓶就朝桌脚砸了过去。

  许小妖身体重重一颤,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只听见酒瓶崩碎的声音,就像地狱的链条疯狂甩动一般。

  她只感觉到有冰冷的物体在不断靠近自己的脸…….

  房间里的其他人看着那锋利的碎渣不断靠近许小妖的脸,都倒吸着凉气。

  冥纵肆英俊淡漠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抬眉淡淡的问:"你是选择不要脸还是不要命?"

  看着许小妖疑惑又恐惧的神情,冥纵肆继续补充了说:"是用这东西给你换换脸,还是你吃下去,看看究竟是你的嘴伶俐还是这东西凌厉?"说完摇了摇手里的玻璃碎片。

  许小妖看着冥纵肆,心里又气又恼可又害怕他手里摇晃的碎玻璃,只是咬紧了牙关倔强的闭着眼不说话。

  冥纵肆得意的看着许小妖的反应,怒极反笑说:"死不认错的女人,还真是让人头疼。"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染指成婚:总裁坏坏爱》花语书坊书号:1968


请先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号: huayushufang ),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