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课堂】 人物写作那些事儿

中国邮政报 2019-01-16 03:09:55



  2012年来到报社以后,接触最多的采访就是人物采访,在其他采访中,我也非常喜欢通过刻画人物形象来表现采访主题,再加上曾经负责了2年《人物写真》版的编辑工作,所以当张巨睿老师告诉我,让我写一篇采访经验体会类文章的时候,我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我在人物采访方面的采写感受。


拉近与采访对象的距离


  我做过的大部分人物采访,都是在和采访对象闲聊天中开始的,天南海北什么都聊,我在行的,比着跟他聊,不在行的,当一个倾听者,听他聊,目的只有一个,拉近和采访对象之间的距离,缓解他紧张的情绪。在采访过程中,我尽量避免使用录音笔,只是在兜里揣一根笔和一张纸,聊到我感兴趣的地方,再掏出来写两笔,尽可能让采访对象不把我当成记者,后续再根据需要进行补充采访。


吕磊跟着尼玛拉木走邮路


感同身受才是真


  在采访过程中,只要条件允许,我都会体验一下采访对象的工作或生活,我自认为通过自己的实际感受写出来的文字要比粘贴干巴巴的资料文字要写实得多。2013年,我来到云南香格里拉采访藏族投递员尼玛拉木,我在那里住了3天,每天赶在拉木起床前来到她家,一直到她睡觉才离开,尽力让自己走进拉木的工作和生活。那几天的接触,我实地走了一段她负责的艰险邮路,见识到了她教育儿子时的严厉以及网购后的喜悦。今年春节前我到广州采访投递员,提前看采访资料的时候,投递员经常不能正点吃午饭而且吃得又很差的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很苦,但到底苦到什么程度,我真想象不出来。直到跟班采访那天,当饥肠辘辘的我跟投递员一起吃下不到10块钱,又油腻又冰凉的饭的时候,我真正感受到了他们的不容易。


尼玛拉木网购了一件裤子,在高兴地试穿。


侧面描写更传神


  在做人物采访的时候,我非常喜欢用大段的侧面描写来代替对采访对象的直接描写,我觉得这样有种镜头的代入感,能够引导大家想象那些画面,让读者能更直观地感受采访对象的人物形象。例如很多人在描写投递员工作艰辛的时候非常喜欢用工作多少年,投送了多少信,走了多少路来表现。但我却喜欢用细节描写侧面衬托主题。2012年,我到青海格尔木采访投递员葛军,他每周都要开车往返格尔木到唐古拉山口一到两次,沿途要翻越昆仑山口,穿过可可西里无人区,工作强度可想而知。我选择了用他满头稀疏的白发、残缺不全的牙齿、随身携带的降压药物这些长期高海拔劳作给他身体造成的伤害以及妻子谈到他工作时心疼到泪流不止来反映他工作的艰辛。我希望读者看到这些描写的时候能够顺着文字感受到葛军工作的不易。


葛军在昆仑山口,抱着20斤邮件爬200多阶台阶为守护青藏铁路桥梁的武警官兵送邮件。


制造一个恰如其分的写作环境


  我采访回来写稿子的时候挺“事儿”的,我会找一个相对闭塞的空间,戴上耳机,根据采访内容选择一些歌曲循环播放,我觉得这样能让我重新回到采访的时候,或者能让我快速抓住采访对象给我留下的整体感觉,更重要的是能让我全身心地投入写作的状态。例如我在写尼玛拉木这篇稿子的时候,我一直在听《彩云之南》(一首云南旅游宣传歌曲),因为这首歌能让我回忆起在香格里拉的日子,便于我快速筛选记忆。在写广州邮政投递这篇稿子的时候,我一直在听《追梦赤子心》和《南山南》这两首歌,因为这两首歌能让我不停地在投递员工作和生活中转换,能让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稿子上面。


吕磊在广州采访投递员。



(内容来源:中国邮政报社)


欢迎关注中国邮政报官方微信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觉得不错,请点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