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十八线城市基层小公务员的日常

追风的鱼 2019-01-04 04:12:11


 

起床到上班

 

初夏的早上,六点半,天光已大亮,即使隔着窗帘,那光线也足以唤醒一个小小孩的敏感眼神经。

 

没带过孩子的亲们,你们的想象力一定是有限的!

 

比如,你就无法想象,一个两岁的人类是怎么做到一睁眼皮就一跃而起的!!没有缓冲,没有加载,像弹簧一样,嗖的一声完成日夜转换模式……

 

好了,吐槽暂时中止,因为没有时间!他爬起的第一反应就是揪起身边的妈妈,也就是苦逼的我!题目里那个十八线城市里的一个小公务员!

 

是哪个天杀的“教育专家”说,小孩子需要大人全心全意的陪伴,如今孩儿两岁,我用血的教训告诉你,没有放养过的孩子基本学不会自己玩耍!当然,这是个庞大课题,容我回头再详说。

 

总之,在工作日早上那点儿紧张的跟压缩袋里空气似的时间里,我要化身为“超人妈妈”,做个粗暴简单的早饭,收拾出个不拘小节的家,给娃穿衣,侍候洗漱,陪他耍宝,哄他吃饭……最后,留十分钟时间给自己,大刀阔斧地捯饬出个标准妇女形象,出门!

 

上午上班期间

 

公交太慢,打的太贵,骑车太累,于是,交通新闻里万恶的电动车便成为最佳代步工具。(当然,最主要是因为公务员的工资买不起私家车……)

 

一路风驰电掣地踩着点冲到单位,因了狂野的自然风,金毛狮王的发型堪称完美~

 

先是签到。用笔签,不是面孔,不是瞳仁,是办公更得力的中性笔(当然不是鲁豫的得力牌),这种原始的签到方式,给予我们更多的选择和自由,比如一般人不容易想到的代签啊~~但是!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就是这么美好!

 

然后打扫。亲爱的总理不让政府盖新楼,真是深得我心啊!因为我们原始、质朴的水泥地板,超级好打扫!你只需很爷们的泼一盆水,然后拿笤帚写几下狂草即成!环保,生态,很自然~

 

节奏拉快,因为昨天安排今天政府开会,我得记录去。略做准备,笔记本,中性笔,录音笔……当然还有手机(万一瞌睡了还能救个场)。

 

正准备出门,一大姐进来(因早上忙碌,门一般都开着,所以不用敲),我顺势观察了一眼,再问,请问什么事?同时,做好心理准备。

 

也许要被你们吐槽,你们认知里的公务员喝茶看报侃大山,吃拿卡要懒办事,不接地气少人气……

 

啊,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怎么能总结出这么精辟的言论呢!

 

BUT!诸多社会乱象以及理论大作告诫我们,尖锐不代表正确,深刻不代表正确,精辟更是屁精不如,更不代表正确!

 

怎么才能正确呢,且让我以工作两年来积累的超级深厚的社会经验,暗示下你!

 

如果没吃过,你能评判你眼前的这根水果玉米是樱桃味的还是甜瓜味的?

 

如果没穿过,你怎能明了这件唯品会的欧洲大牌穿你身上会不会像20块钱买的?

 

暗示完毕!不作解释!(大意就是你不懂的就先别忙着去批判,要是不服,别找我,你找毛爷爷理论去~

 

这位大姐是名资深上访户,对此我无偏见,农村的很多无解的怪事我听过很多;也不评判,人站在自己立场上永远不可能没理儿。

 

但我有些疲劳,心理疲劳,她只是早上我在政府大门口见到的一群上访户中的其中一个,见多了便就不怪了,这是人的天性,别责怪我的冷漠,因为早上那惨白条幅上猩红的“还我血汗钱”至开会前一直烙印在我脑中。

 

上访大姐情绪激动,眼睛通红,声音由哭诉变为痛斥。一般情况下,我可以做个倾听者,让对方发泄发泄有助于她缓和情绪,但今天,我没时间,我很抱歉地对她解释,我马上得去参会,开会时间快到了。

 

或许你要痛心疾首地说,为什么这么没人性!你就不会给人家想办法解决一点点问题?!

 

亲爱的朋友们,老话说,没有那金刚钻别揽那瓷器活。任何一个神志正常的普通人,当他要着手干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他都得首先在心里问问自己,我是谁,我拿得下这个事吗,我用什么途径拿?

 

这道理谁都懂,可不知道为什么,任何难解的事情搁到政府头上,或者警察、医生、公务员身上,都会遭到口径非常一致的谩骂。

 

比如,今天的上访大姐,我能做的是指给她正确的解决途径,但这方面,她比我更专业,只是因为没有得到理想答复或者解决费用昂贵,才会想着直接来找大头领导。

 

那么,我带她直接去找大头儿?我脸大啊还是我脸大啊?

 

安抚好大姐,奔到楼上开会,一场会能开很久,基本一上午,不过这是物理上的时间。如果从心理上来说,这个会的时间长大概是三十年……

 

一般,会有八九或十个议题,每个议题都七拉八扯,利益纠葛。企业或职能局发言,分管领导补充,参会人员提问,零零总总,外行的人很容易听睡着……具体例证涉及政府机密,原谅我不能也不敢举……

 

虽然事儿不敢说,但是理儿我还是想啰嗦几句。几个小时的会,复杂难解的事儿,大小领导反复讨论,征询,拍板。想干出点业绩,得遵循着规矩,需协调好多方关系,要让受困企业发展起来,要让财政收入增加上来,要争取到政策上的拨付资金,要让群众受惠满意……这得需要多大的智商情商双重考验啊!这怎么就是愤青们说的,“是个人就能干得了的事儿”呢?

 

下会之后,得写新闻报道稿,得整理会议录音留存,得出会议纪要……

 

(这是今天开会的情况,如果没会议,一般会有职能局发文审核,领导讲话撰写等等其他杂七杂八的材料工作……)


上午下班到下午上班

 

正常情况下,中午十二点下班。如果稿子电视台急着要,或者说企业得拿着纪要去要救命钱,那真的是得饿着肚子去救急!“人民公仆”要轻伤不下火线,何况只是饿个肚子……

 

唉,搞的好像我多重要似的,天知道,人戏台上跑龙套的还有个戏服呢,我们穿的是隐形衣……

 

好吧,加班的经历一般都比较苦逼,我日后再说,先说正常的下班。

  

下午上班期间


我得开着我的小立马飞奔回家,给嗷嗷待哺的孩儿做饭,收拾像被贼光顾过的家,吃饭,哄睡,基本我的午休时间是五分钟……

 

两点半上班,签了到,泡一包一块五的速溶咖啡,摊在座椅上缓一缓……

 

听录音,这是个锤炼意志的活儿,一方面,会议室大,人多,录音笔效果不佳(因为总不能谁说话我就端着笔放他嘴边,那多浮夸呀,跟录节目似的,不符合我们严肃的政府形象);


另一方面,我们是十八线小县城嘛,你要是能找着个说普通话的领导,我给你十块钱!

 

那充满了各村特色的老方言啊,组成了一部瑰丽多彩的多声部合唱!听了几年会议录音,我的耳朵都快进化成犬夜叉了!

 

写纪要,我得时刻提醒自己抛弃我的文艺腔!它要的是逻辑严谨,责任清晰,话不能越位,言不能缺席,那真是一字一斟一句一酌啊,真不是你写一篇天马行空的小说能够体会的滋味。

 

四点多,快被录音搞死的时候,脑中突然一激灵,我去!这月的房贷今天到期,娘娘哎,还有二十分钟银行下班,给科长请个假,杀到银行,把这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二心甘情愿地给建行拱手奉上……

 

如果不加班,六点下班。当然,加班的话就没有个时间点了,小喽啰如我都有几次寒冬腊月凌晨两点回家的“生活体验”……

 

下班路上

 

累惨了,不骑车了,坐个公交吧。回到家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正常情况下,孩儿十点睡觉以前我都得是他的游戏标配。

 

上了车,看见信访局门口还是人头攒动,有人带了铺盖,正在地上忙活铺着……

 

车上还有林业局的一个小伙,我们一批考进来的,革命友谊。因此,毫无怜悯心地嘲笑他脑袋上的工伤。


人都说,苗木补贴是个肥差,在这里掺和的人富得流油,可我这位小伙伴,因为登记苗木的数量与村民发生了争执,然后被几个村民合伙揍了一顿!

 

事情的起因是,有的村民(注意,只是“有的”,我们广大的人民群众还是忠厚老实的)为了多要点苗补,拿根树枝直接插到地里冒充是小树。

 

事发因由是,这位小伙走过路过,不小心把某棵小树给“碰倒了”……

 

于是,整亩地要重新审核,老乡不愿意了,他问候你祖宗十八代。你贵为文弱书生,讲理还是可以的,于是,他们上手,联合上手……

 

小伙伴唉声叹气,我在一边兔死狐悲……

 

其实,这一天还没过完,还有n多的事儿可说,可是我太累了,且让我找个没有娃的角落,安抚下我的小心脏去……(如果再能看部韩剧人生就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