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在丈夫的车里放了录音笔,谁知竟听到.....

暮色小说 2019-01-17 06:50:46

 
 

001我们结婚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别墅的宁静。

大床上,席梦纤指紧紧地抓紧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

天!怎么会这样?

她只是照常下班,然后……然后碰见一群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再然后,就是现在她睁开眼看到的画面。

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想不起来了。

冷静,冷静!

席梦提醒自己,不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冷静!

她深吸一口气,向四周望去。

可以肯定这是一栋超级豪华的别墅,她所在的这间卧室看起来气势不凡,墙面用黑色大理石装饰,两面皆是落地窗。

呃,落地窗畔似乎还有一抹颀长的身影,背对着她,天太暗,她分辨不清……

等等,身影?

就在席梦再一次惊恐失色时,黑影却在此时转过身,一句低沉且醇厚的嗓音倾吐而出,“席梦?”

“我是!”席梦一愣,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好看得过头的男人。

下一秒,男人已然屹立在她眼前。

面前的男人浑身充满傲然与强势,更独特的是那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让人直透不过气来。

他身着一套剪裁合适的银灰色西装,气势逼人,两道如利剑般的浓眉下是一只似豹般闪亮的黑眸,挺直的鼻梁,薄而紧抿的唇瓣,而那一双眸子正直直盯视着席梦。

她脸红心跳,差点忘了呼吸。

直到她意识到他的视线正对准她上半身的三分之一处时,席梦才羞红着脸捂紧胸前,慌忙钻入被中,只留出两颗骨碌圆的眸子。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席梦戒备地审视他时,他也正冷漠地盯视着她。

他的眸光没有一丝温度,漠然启唇,“将这件礼服换上!”

遁寻着他冰冷的寒光,她在床畔发现了一条标签未摘的藕白色礼服,这个牌子她似乎在某著名时尚杂志上看过,礼服昂贵得惊人。

“呃……你必须告诉我,我怎么会……你对我做了什么?”她实在无法在陌生男人前讨论这样的话题,尤其在她身无寸缕的情况下。

他俊逸的脸庞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冰冷昂然的身躯在向她靠近。

下一秒,淡淡地,属于他的男性气息近在咫尺……她畏惧得闭上了眸子。

当微热的气息靠近她的颈时,她的心怦怦直跳,本能伸手试图推开他。

他却用铁铸般的手臂将她擒住,蓦地,她的颈项传来一阵轻微的痛楚,她意识到他正在亲吻,不,正确来说是在吮吸她的颈项,她猛地瞠圆双目。

她不是碰见了传说中的吸血鬼了吧?可是他吹拂在她颈畔的微热气息,似乎……

松开她奋力挣扎的手,他俯在她的上方,满意地看着她颈项上深刻的吻痕,淡淡地勾起嘴角,“想发生点什么吗?”

“……”她猛地摇头。

“不想发生就将礼服换上!!”

她被他不以为然的淡然表情激怒,“你是谁?你这变态!”

他冷漠的俊颜忽然沉下。

以为他生气,她吓了一跳,身子愈往被子里缩。

他却在此刻弯了弯唇,冰冷中带着一股邪肆,一字一顿道,“你继续耽误时间,你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变态!”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语调极其平缓,但却有着骇人的威仪。

她再也不敢吭声,毕竟还没弄清他的身份,她害怕他会伤害她。

幸好,他也没有再为难她,而是利落地转身离去。

看着她消失在房门处,她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下。

当她换好礼服,房内却突然窜进两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她正觉得这两人像绑架她的两个黑衣男人时,两个男人已经将她架起。

“宁悦小姐,请随我们来!”

未等她搞清楚宁悦是谁,她已经被两人架出了卧房。

接下来她被按坐在一间应有尽有的化妆间内。

数位化妆师正在帮她讨论妆容,发型,甚至身形。

她就像一个玩偶般被他们摆布,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一个小时后,她终于如灰姑娘变公主般站在镜前。

一袭藕色露肩长裙,美丽无暇的精致脸庞,秀发被雅致地挽起,四寸高跟村托出她完美的身段……

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确定,站在镜前那高贵优雅的女人真是她?

“宁悦小姐天生丽质,真的好美……”

开始有造型师赞叹她的美丽,她仍旧好像处于梦中一般。

自她有记忆开始,她就只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一个女人,没有人夸赞过她的长相,她只知道她的皮肤白皙,顶多称不算难看……

但此刻的变化,却是她亲眼见证的,原来,她也可以这么美……

“宁悦小姐,总裁已经在车上等候,请!”这时候,其中一位西装男朝她躬首道。

她怔了,为什么大家都唤她“宁悦”?总裁又是谁?

她在呆愣中跟随着西装男的步伐步出宏伟庄严的别墅,因为不适应高跟,她的脚几次被裙摆绊到。

这或许说明灰姑娘永远只是灰姑娘……

来到黑色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前,有人已经帮她开好车门。

她犹豫着,但四周类似保镖模样的人是不会让她有逃脱的机会,最终,她只能提着裙摆钻入车厢。

车厢内有种好闻的男性气息及淡淡的古龙香水味,而他就坐在她的身侧。

不可否认,这一刻,几乎连他都分辨不清,她的美令人震撼!

“你要带我去哪?”她毫不客气地问道。

“宣布结婚!”薄唇利落逸出。

“结……结婚?”

在席梦的震惊中,劳斯莱斯驶出了别墅花园。

华灯初上,透过车窗,夜晚的世界灯红酒绿,霓虹闪耀。

在一幢高档的星级酒店前,他牵着她步下了劳斯莱斯。

他牵她的那一刻她本想拒绝,可他的手却牢牢地抓着她不放。

温热的大手紧紧地包裹住她,突然有种温暖的感觉涌进她的心底。

然而,步下车的那一刹那,她却被迎面而来的镁光灯与闪光灯咔嚓得晃不开眼。

 

 
 

002类似“绑架”的行为,当梦吧

 
 

他将她护在身后。

一瞬间,他与她被蜂拥而至的记者团团围绕。

他一贯冰冷的面容有所缓解,嘴角微微扬起弧度,保持他的风度。

她被迫与他贴近,因为她就快被群拥的记者湮没,不得不握紧他,幸好保镖在维持着秩序,他与她的面前仍有一条通往酒店的路。

“盛总,请问您是否要在此刻宣布您与宁悦小姐的婚事呢?”

“宁悦小姐,你与盛总是在美国认识相爱的吗?”

“这是一场商业联姻吗?”

……

接踵而来的问题直逼二人,盛楚弦始终紧握席梦的手,嘴角噙着笑意却没回应。

“请大家都进酒店,盛总即刻便会召开记者招待会!”保镖努力将记者散开。

记者们丝毫不放过盛楚弦,而是随着盛楚弦的步伐进入酒店。

席梦至始至终都处于馄饨不清的状态。

进入酒店会场……

华丽的水晶灯,精美的食物,上流社会的名媛绅士,觥筹交错。

这显然是一场宴会,记者们皆被挡在了宴会之外。

“盛总,您与宁悦小姐可真般配……”

“恭喜恭喜……”

道贺声,羡慕声,声声入耳。

她被当成了“宁悦”,而这似乎是他想要的结果。

蓦地,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席梦困住,“我的好女儿,妈咪终于看见你了……”一道上了年纪的心疼嗓音。

宁母将席梦抱得很紧很紧,仿佛宁母曾经失去过席梦一般……

“伯母,宁悦累了,我想宣布完婚事便带她回去休息!”

“好。”拭了拭眼角的泪痕,宁母细细打量着席梦,喜极而泣道,“我的女儿还是这么漂亮……”

席梦尴尬地笑着,眼眸却困惑地瞟向盛楚弦。

盛楚弦第一时间拥住她的腰身。

她的腰身一紧,他刻意亲昵般地附在她的耳畔,“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宁悦,一切按我说的去做,此刻,你只要保持优雅的微笑就好!”

说罢,他不忘在她精致的耳垂上轻吻了一下。

这在外界看来,他对宁悦是无比的宠溺。

他拥着她登上临时搭建的舞台。

此刻记者被允许进来,所有的记者将话筒一致对向他们,他们顿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有眼尖的记者注意到席梦颈部上的吻痕,立即提问,“宁悦小姐,你与盛总已经同居了吗?”

席梦发现所有的记者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她的颈项时,她尴尬得简直想要找个地洞将自己藏起来。

这该死的男人,为什么要刻意在她的颈上烙上吻痕?

他在炫耀他与“宁悦”的恩爱吗?

白皙的颈项上出现清晰的吻痕,也不能怪记者无限遐想。

盛楚弦倒也不澄清,只是含糊暧昧,带着极富磁性的嗓音对众人宣布:“我的未婚妻比较害羞,诸位请别为难她。”

台下的所有人开始向席梦投递幸福的眸光,席梦却好想在此刻用力踩盛楚弦一脚!

“盛总是否要宣布与宁悦小姐的婚期呢?”

“是的,下个星期六,欢迎诸位前来参加!”盛楚弦的微笑和煦如风。

席梦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同之前那冰冷得犹如吸血鬼般的男人是同一个人。

台下开始响起一片掌声,所有的祝福语都献给了这对全世界最登对的人……

而后,他搂着她来到台下,四位年长的长辈迎了上来。

“楚弦啊,宁悦就交给你了……”宁父执起席梦的手放在盛楚弦掌中。

盛楚弦温柔地在席梦颊畔一吻,“我一定会疼惜她的!”

“亲家放心吧,楚弦一定会对宁悦好的,楚弦那么爱宁悦……”盛母雍容含笑,同宁氏夫妇寒暄着。

宁母仍旧在感伤中,“女儿养了这么大,好几年没见,一回来就要嫁人了……”

“没关系的,盛宁两家关系好,以后亲家经常来走动便是!”盛父和蔼地笑道。

直至此时,席梦终于弄清,此人名叫盛楚弦,他将她“绑架”而来的目的就是充当他的未婚妻……

可是,他真正的未婚妻又去了哪儿?为什么她不是宁悦,众人却没有看出破绽?

而且,这个盛楚弦究竟是谁?难道就是传说中可以垄断欧洲进出口贸易的盛氏集团神秘总裁盛楚弦?

可他不是从来不在世人面前露面的吗?

“爹地妈咪,伯父伯母,我带宁悦回去休息了,今晚她住我那儿!”

四老同时颔首。

盛楚弦并没有与父母同住,而是住在席梦方才醒来的独栋别墅内。

保镖们再次遣退记者,盛楚弦与席梦被安全地护送进劳斯莱斯的车厢内。

回到车厢,盛楚弦的俊肆面容又恢复成了冷若冰霜,丝毫不像是方才与她无比亲密的那个男人。

即使与他距离这么近,她仍旧能够感受到他的冷漠。

“齐哲,回别墅!”倏然冷淡的语调吐出。

“是。”他的贴身保镖兼助理充当司机。

回程的路上没有太多保镖,显得颇为安静,而席梦与盛楚弦皆保持着沉默。

直到车子在别墅花园前的雕花欧式门前停下。

他扔在车内,车门打开,她被请下车。

他自西装袋中拿出一叠支票,刷刷几笔后,他将一百万的支票递予她,“今晚的事就当你帮了我,这是报酬!”此刻,他连看都没再看她一眼。

她看着支票上那一排零,内心突然有种莫名的愤怒,她将支票狠狠撕毁,眼眸坚定地望向他,“有钱不是万能的!!”

说罢,她将脚上不适合的高跟鞋褪下,随即光着脚,提着裙摆奔离了别墅。

为了不让自己的着装引起身边人的注意,席梦特意赶回公司换上备用的工作服。

幸好平日有加班的习惯,养父养母并没有怀疑什么。

“小梦啊,用过晚餐了吗?”

“戚姨,我在公司附近吃了……”她朝养母颔首,微笑道,“我有点累,先回房了。”

“你这孩子,工作总是这么拼命。”戚姨摇了摇首。

将手袋丢到床上,她疲累地进浴室放水。

舒适地躺在浴缸中,她轻轻地磕起眸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好累,或许是今天被莫名地折腾了一番。

不经意地,她的手碰触到颈项,一阵轻微的疼痛令她乍然睁开眼眸……

脸庞微红,脑海中猛然地想起那个“亲吻”,他温热的气息仿佛拂在她的耳际。

这该死的男人,她为什么要想起他?

可笑的支票,她还没追究他类似“绑架”的行为……

摇首挥去脑海中的画面,她只能庆幸她什么都没有失去,就当经历过一场梦。


 
 

003“男友”突然出现

 
 

翌日清晨,席梦照常去公司上班。

进入公司才发现,同事们正沸沸扬扬在讨论八卦。

席梦无意凑进去,但却听到八卦内容

“哇,盛氏神秘总裁第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啊,简直是帅得一塌糊涂!”

“可惜你见到人家的时候,人家已经准备结束单身……”

两声哀叹来自席梦的两位花痴女同事。

席梦拿着文件自她们的身畔走过,其中一位女同事却突然抓住她的手。

花痴林道,“席梦,你看看,盛氏总裁曝光了……站在盛总身边的女人好美……”

“是啊,他们看起来好恩爱,要是盛总的手也搂在我的腰上,那我……等等!”花痴李好似突然意识到什么,瞠大眸子道,“我怎么觉得这准总裁夫人似乎有点熟悉。”

席梦的视线无意瞥过杂志上那赫然醒目的图片。

图片上的他犹如神祗般俊美,他身畔的女人亦保持着高贵的身姿,优雅的微笑。

如果不是确定昨日所发生的是事实,她甚至会问自己,那是她吗?

席梦无法不去怀疑,此刻的她和昨夜有着天壤之别,华丽的礼服不见了,也没有了精致的妆容与典雅的盘发,就连熟稔的同事都没看出她。

席梦盯着杂志看了一秒,便迅速撤离视线。“呵,是啊,他们好‘配’。”随即转身去送文件。

从没想过,她居然能以这种方式上了杂志头条,不过,她确信,这些都将与她无关。

重新回到座位上,她的手机却在此时响起。

看见养父的号码,她立刻接听,“戚叔。”

里头穿来戚叔颇为焦急的语调,“小梦啊,家里有位贵客,他指定要见你,你请假回来一趟吧!”

说罢,未等席梦有所反应,戚叔已经结束通话。

戚叔的情急令席梦以为家中真有什么贵客,便立即请假回家。

忽然发现自家的套房门外站着两排黑西装保镖,席梦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忽略房外的保镖,她拿起钥匙打开自家房门。

房门内的情景却吓了她一跳——

一抹陌生却又熟悉的男性身影屹立在她家狭小的厅中,戚叔戚姨正在向他点头哈腰。

而令她震惊的是这抹颀长身影,他分明是……盛楚弦!

“小梦啊,你回来了……”戚姨见到她后,欢喜地迎了上来。

戚叔的脸上亦挂满微笑。

席梦狐疑地瞟向盛楚弦。他怎么会出现在她家?

“小梦,交了这么优秀的男朋友也不告诉我们,还好楚弦懂事。”戚叔甚是满足道。

男……男朋友?楚弦?席梦的心咯噔了一下。

盛楚弦挺拔的身躯已经移至她的身畔,眸光温柔。

“是啊,我已经通知院长了,等等我就将支票交给院长,院长一定会很开心的!”戚姨道。

“可不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这句话席梦是对着盛楚弦一字一顿道。

盛楚弦唇角一勾,不回她话,却将她打横抱起,径直朝房外走去。

“啊!”她尖叫一声。

戚叔戚姨却漾着满足的笑意对离去的盛楚弦道,“楚弦啊,有空来我们家吃饭!”

席梦就这样被盛楚弦拐带进车厢,这次的车是兰博基尼,司机依旧是齐哲。

上车后,盛楚弦又恢复成了冷酷漠然的模样。

她想要发飚时,他的属下齐哲却在此刻解释了方才那幕的起始。

她终于能够理解戚叔戚姨的反应了……

原来,盛楚弦是以她男友的身份去探望戚叔戚姨,并给了戚叔三百万的支票,让戚叔交予院长。

院长是圣心孤儿院的院长,她六岁时就呆在孤儿院,之后她才被戚叔戚姨收养,近日听说院长在找慈善人士捐赠孤儿院,席梦感激院长曾经的照顾,便将这件事揽下来,也在努力联系着有钱的善心人士。

“告诉我,你究竟想做什么?”她不懂,他干嘛三番两次纠缠她?

他清冷的黑眸平视前方,似乎不屑回答她。

齐哲恰巧在此刻将一份合同摆在席梦面前。

席梦仅仅瞥了前面两条,身子已经惊骇地靠向车门,正欲逃跑,他的大手却在此时冷冷地擒住她。

她费劲全身气力甩开他的手,终于被她打开车门逃脱。

他不疾不徐地下车,看着她朝她家中奔去,他在心底冷冷一笑,随即以她能够听见的清冷语调道,“如果不想你的养父坐牢,你可以逃得更远!!”

席梦在这一刹那止步。

她知道他这种有钱人是绝对不会说玩笑话,而且,像他这样高傲的男人,向来知道不择手段得到他想要的。

“过来!”他在她的身后冷声道。

席梦以仇恨的眸光转向他,咬了咬唇,她竭力想要表现出毫不畏惧。

“过来!”他向来没有什么耐性,此刻亦是用所剩无几的耐力道。

她仍旧紧张地杵在原地,手心开始冒汗,因为他冷峻的面容看起来像在隐忍即将爆发的愤怒。

下一秒,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将她拥在怀中!

她嫌恶地在他怀中挣扎,他则紧紧拥着她。

从远处看,他们就像一对恩爱的情侣,她像在他的怀中撒娇。

“你可以转首向后看,你的戚叔戚姨正微笑地看着我们,院长则拿着支票感激地望着你。”他刻意附在她的耳畔,并稍稍松开怀抱令她能够转首。

她向后一瞥,她家门前的三名长辈果然欣喜满足地望着他们,院长还在向她颔首。

她回首瞪视他,一字一句道,“你真的好可恶!但我绝对不会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