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爱如海 江蓠 曲暮寒

少女资源酱 2019-06-29 11:27:46

你不跟我聊天

不给我点赞

也不来勾搭我

你是想找机会暗算我啊


简介:

她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暗恋了他七年。

结婚三年,而在这个期间,无论他在外面传出什么绯闻,她都选择相信他。

可如今他却狠心提出离婚,她放下自尊,只为将他留下,可事实告诉她。

从始至终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





    第01章:我们离婚吧!


    “我们离婚吧。”他的声音冷淡而疏离。


    结婚三年,她终于还是等到他说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泪水潸然而下,她的声音开始摇摇欲坠。


    “你知道的。”冰冷而决绝。


    知道?江蓠握着手机的骨节顿时发白,她颤抖着嘴唇几乎崩溃到语无伦次。


    “是因为那个叫暖儿的女孩子怀了你的孩子吗?没……没关系……你喜欢的话,她生下来以后我可以带孩子……还是,还是那个叫慕容秋的女明星?我知道……我知道她漂亮……我可以……我可以去整容的,整成你喜欢的……”


    这些娱乐八卦,她本来是不信的,可是现在,曲暮寒要跟她离婚了,再也由不得她不信。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轻微的叹息,江蓠越发慌乱:“我知道了!是不是温家的千金?……她很能干……我也可以的!我可以出去上班的,真的,你知道的,我以前大学设计课一直是第一名……你不喜欢我做家庭主妇,我也可以去做事业女性的……”


    “够了!”曲暮寒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和隐隐压抑的怒意,“有些话,我不想说的太绝,你若是不想面子上太难看,咱们就好聚好散,经济上你有什么要求,我会尽量满足你,明天我会让张律师去家里找你签字。”


    “暮寒……我……”


    “嘟嘟嘟……”


    江蓠只觉得整个人的神经也如这决绝挂断的电话一般,就这么断了。


    可是曲暮寒,你说你不想说的太绝,可为什么做的却比说的还绝?


    她的心,痛的不能自己,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暗恋七年,结婚三年,她一切以他为天,不管有多少的桃色新闻,她都可以忍着心痛,假装自己毫不在意。她只求一个光明正大留在他身边的机会,只求出门在外别人可以称呼她一声曲太太。


    不是说不管多硬的石头,燃尽自己去温暖,也总能将它捂热的吗?


    可为什么,她不管怎么做,曲暮寒最终还是不爱她。


    而今天,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今天,他连要都不要她了。


    她看着超市购物车里的意大利面和牛排,蜡烛和鲜花,突然觉得眼睛一阵刺痛,然后整个人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




    第02章:英俊的男人!


    人


    醒来,空气里弥漫着医院独有的消毒水味道。


    “你醒了?”一个极富磁性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江蓠转头看去,是一个面容英俊至极的男人。


    除了曲暮寒之外,她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不逊于曲暮寒容貌的男人了。


    自从结婚后,她甚少和异性接触,对于陌生男人的关心,她略不适从的往后缩了缩脖子:“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她向来有贫血的毛病,为了采购纪念日大餐,她早饭没吃,没想到竟然又晕倒了。


    男人有着温暖而好看的笑容:“没关系,我也只是举手之劳,你稍等下,我去叫医生。”


    很快,医生便走了进来。


    “这位小姐,你太不当心了,检查下来,你已经怀孕5周了,前三个月务必要特别当心,另外你有点低血糖,以后绝不可以不吃早饭了。好了,其他没什么问题,恭喜你,孩子目前来说十分健康,胎心胎芽都发育良好。”


    我有……孩子了?


    江蓠几乎懵住,然后原本一片黑洞的心底突然涌出一股喜悦,让她几乎立刻落下泪来。


    太好了!她有孩子了!


    她有了和曲暮寒的孩子了!


    曲暮寒那么喜欢小孩子,是不是会看在孩子的份上,就不跟她离婚了?


    医生显然也见多了孕妇喜极而泣的场景,只是善意的笑道:“孕期激素提升,会导致情绪激动,这是正常现象,不过最好还是少哭为妙。其他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结账出院了。”


    江蓠单手抚摸着肚子,谢过了医生,又再次谢过了那个送她来医院的男人。


    等她办完出院手续,准备打车回家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却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摇开,是先前那个男人。


    “现在下班高峰,车子很难叫的,不如我好人做到底,送你回去吧?”


    江蓠有些戒备,那男人也不以为意,轻笑着从钱包里拿出护照道:“我是美籍华人,中文名白朮,不会是骗子的,而且就算要骗,也不会骗一个孕妇,对吗?”


    江蓠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太过麻烦你……”


    “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的话,那就快上车吧,我怕在这里停久了,会吃到罚单。”


    江蓠忙不迭拉开车门上了车,然后轻声说了谢谢。


    她满脑子都在想着如果曲暮寒知道她怀孕了,会是什么反应。也许真的是一孕傻三年吧,她甚至都没发觉,自己明明没有说过她住哪里,白朮竟然就将她开到了她所住的小区。


    “江小姐,到了。”白朮轻柔的声音在江蓠的身侧响起。


    “哦,好,谢谢。”江蓠刚想去解安全带,白朮却突然倾身,替她解开了安全带。


    他温热的呼吸几乎全部喷到她的脸上,直接熏红了她的脸颊。


    她无所适从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白朮,双手几乎呈投降状一般贴在椅背上。


    “sorry。”白朮见她这般模样,连忙后退,然后道歉,“我在国外习惯了这些绅士行为,希望不会吓到你。”


    江蓠心下一松,还以为他对自己……


    转而她又自嘲的想:自己连老公都要守不住了,一个已婚女人,又能有多少吸引力呢?


    她下车后,白朮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要求电话号码,只是礼貌的跟江蓠说了再见,然后驱车离开。


    她想起自己之前的种种戒备,越发鄙夷自己的自作多情。


    她本以为回家,还是会跟以前的n个日日夜夜一样,家里空无一人,却没想到极少在这个时间回家的曲暮寒脸色幽深的站在落地窗前。




    第03章:我怀孕了!


    不知道为什么,江蓠心里一突,下意识的快走几步,然后解释道:“暮寒,你回来了?我刚才晕倒了,那个送我回来的,是路过的好心人。”


    他转过头,用冰冷的眼神锁着她忐忑不安的面容,薄唇轻启,言语如冰刃:“我不在乎那个男人是好心人,还是你的情人,我回来只是来告诉你,我一分一秒都无法忍受再跟你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今天,现在,立刻,你把离婚协议签了。这套房子我会作为补偿送给你,一次性支付给你一千万的补偿,从此以后,请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一分一秒都无法忍受再跟你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从此以后,请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绝情的话仿佛一个个冰冷的耳光,狠狠煽在她脸上,她强撑着站定,艰难道:“暮寒……我怀孕了,我怀了你的孩子……它已经5周了……如果你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你说,我改,我求求你……别不要我……”


    曲暮寒眉头一皱,幽深的瞳孔里有着叫人难以分辨的情绪。


    江蓠从来都知道,这个男人仿若大海,有着磅礴的力量,有着宽厚的胸膛,有着难以捉摸的情绪,有着神秘莫测的心事。


    可她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纵然这海也许会化成海啸吞噬她、伤害她,她也要拼尽全力走到他的身边。


    仿若飞蛾注定要扑火,她也注定要用生命来爱他。


    “孩子?”曲暮寒面露嘲讽,“结婚三年都没有孩子,这么巧,就在我要跟你说离婚的时候,你突然怀孕了?”


    “是真的!暮寒,你知道,我从来不骗人,更不会骗你。这是医院的检查报告,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随时跟你去任何一家医院复查。”


    看着江蓠从包里抽出来的b超单子,曲暮寒极是不屑道:“就算有了孩子又怎么样?可能是我的,也可能是别的男人的,像你这样心机深沉的女人,为了保住曲太太的名头,又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我……”这样赤裸的质疑,让江蓠有种难以言语的屈辱,她想过一百种场景,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爱了十年的男人,竟然会怀疑她!

麦 兜 团 队 柠 檬 独 家 整 理


    是啊,曲太太,名胜国际的CEO夫人,百富榜上的榜首夫人。可别人不知道,难道他也不清楚吗?


    她的眼睛红的宛若窗外的晚霞一般,让人心碎。


    “没错,我是想保住曲太太的名头,可这这不过是因为你姓曲!跟你的身份地位都没关系!”


    “是吗?!那这段语音又算什么东西?!当初又是谁设计爬上我的床,闹的满城风雨媒体皆知,逼着我不得不娶了你?!”曲暮寒突然暴怒,他向来性子沉稳内敛,就算遇到再生气的事情,也从未这般声色俱厉过,还将一个录音笔狠狠砸向了地板。


    江蓠吓了一大跳,几乎瘫倒在地,然后寂静的客厅里响起录音笔里传来断续而破裂的声音。




    第04章:爬上他的床!


    “……是啊……有钱又帅……那又怎么样?本小姐有的是办法搞定他……嘻嘻……你太坏了……敢!我怎么不敢睡了他!你们等着……我明天就去睡了他!”


    录音断断续续,但的确是江蓠自己的声音。


    她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说过这些话,为什么会有这段录音出现?为什么?


    她从小性格内向,因此才会暗恋曲暮寒整整暗恋了七年也不敢告白,她又怎么会像录音里的那样,说出“明天就去睡了他”这种话?


    突然,电光火石间,她想到了,她有一次跟闺蜜林姗姗喝酒,她喝醉了,应该就是那次吧?


    她慌乱至极,眼泪大滴大滴的滴落:“没有……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那天是个意外……”


    “意外?你还敢说是意外?!你明知道我跟你姐姐就快订婚了,你却爬上了我的床?然后你跟我说是意外?!”


    姐姐……


    江婉儿……


    那个漂亮、聪明、人情练达,仿若公主一般高高在上的江家大小姐,江婉儿……


    那些尘封的记忆仿若黑洞一般,猛的撕开了一道口子,让她难以呼吸。


    她叫江蓠,名字是她母亲死之前取的,从小就要经历生死离别,因此叫江蓠。可她的出生并不光彩,因为她的母亲是非婚生子。


    后来,她被江家接了回去,但从小就生活在江婉儿的阴影下。她在江家,不像是一个小姐,更像是江婉儿的佣人。


    江婉儿站着的时候,她不可以坐着,江婉儿喜欢的东西,她通通都不可以喜欢,江婉儿成绩好,是天赋使然,她江蓠考的好,那就是全靠江婉儿心地善良的指导。


    每次只要江国华不在家里,江夫人对她便是极尽讽刺和挖苦。但凡家里有舞会,江婉儿永远是那个明星,而她为了家丑不可外扬,则只能被勒令不得踏出房间一步。


    她常常想,江家为什么要从孤儿院将她接回去?


    既然不喜欢她,那就让她待在孤儿院以为自己是个孤儿不就好了吗?


    后来,她在高一那年,遇到了转学到B市读书的曲暮寒,她一直阴霾的没有色彩的人生仿佛从那一刻起,就开始有了那一抹蓝。


    可是他太优秀了,永远的年级第一,永远是女生话题的中心。


    而她如此渺小和平凡,又如何配得上他?


    所以她将自己的爱,默默的藏在心底,一藏就是七年。


    她终于大学毕业,也许是为了远离江家,也许是为了追寻曲暮寒的背影,她来到了曲暮寒所在的城市,A市。


    可她是真的不知道,原来江家和曲家有了联姻的意思。


    那天,是她领导安排的一个应酬,作为初入社会的菜鸟,又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便被领导盯上了,找了借口让她陪同着出席。


    原本作为设计师,她是不需要出席这种场所的,可她好不容易得来这份工作,她不敢拒绝领导的安排。


    到了ktv,她没想到自己梦里心里的那抹蓝色,就这么被他们公司的同事簇拥在中间。


    他俊毅而深沉,高贵而神秘,她的心就这么“扑通扑通”的跳着,仿佛要叫嚣着直接飞向他而去。


    可是他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就低下头喝了一口杯中的威士忌。


    好像,他从未见过她,也从不认识她。


    接下来的过程,模糊的像老式的碟片,她的眼里只有那一抹蓝,她不记得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身边坐着的是谁。


    她只知道胸口火辣辣的烧,然后喝了好几杯的酒。


    再然后,不知不觉就坐到了他的身边,没人再敢来敬酒,而他却喝醉了。


    她看着别人将他扶出去,听着领导若有所思的话语。


    “小蓠啊,果然我没看错你,没想到还挺有两把刷子的嘛!以后发达了,可别忘记我啊!”


    再然后,她的手里被塞了一张房卡,然后鬼使神差的,她去了曲暮寒下榻的酒店。




    第05章:只要他要,只要她有!


    江蓠发誓,她真的只是怕他喝多了难受,想去看看他而已。


    可是到了房间里,不知道是酒店的空气清新剂太过甜蜜,还是酒精的作用麻痹了理智。


    他将她拉进怀里的那一刹那,她没有推拒。


    在他薄凉的唇覆上来的那一刻,她闭上了眼睛。


    他如大海一般,温柔又霸道,深沉又缠绵。


    她在他的身下,就如一艘轻舟薄船一般,在无尽的海浪上摇曳。


    她痛并快乐着,只觉得人生再也没有哪个时候,能如此圆满和幸福了。纵然他喝醉了,纵然他也许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可那又如何?


    这一刻,他需要她,而她恰好能给,那就够了。


    对于他,从来都是,只要他要,只要她有,她都可以给。


    一次过后,他酒醒一半,清冷的眸子里映照出她初经人事的窘迫。他没有生气,没有喜悦,有的只是喜怒莫测的端凝。


    就在江蓠害怕不已,以为他要生气的时候,他却轻轻抱起她,然后将她放进了浴缸里。


    浴缸够大,昏暗的筒灯照射在珍珠白的瓷砖上,氤氲成一团又一团的光圈。江蓠不敢看曲暮寒,只敢咬着唇盯着那一块瓷砖。


    那双手,可以写的一手飘逸狂草的手,就这么分开她的双腿,毫不避讳的替她清洗。


    天!他的手怎么可以替她做这种事?


    江蓠猛的往回缩,仿佛一个受惊的小兽。


    再然后,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沉入了曲暮寒幽深的眸子里,再一次在狂风骇浪里仿佛心有所依,却又身无所靠。


    她本以为,也许两人从今天起,就是另一种关系。可没想到第二天是被江婉儿伤心欲绝的声音叫醒的。


    再后来,江家和曲家联姻的对象就换成了江蓠。


    面对曲暮寒的质问,江蓠突然间发现没有底气去反驳他。因为的确是她主动进的那间房,也的确是她没有拒绝,然后上了他的床。


    “对……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


    可又能解释什么呢?她只是爱你,爱到卑微入尘埃里。


    曲暮寒背过身去,习惯性掏出烟盒来想要点烟,手伸到一半,又重新插回裤兜,语气重回冰冷决绝:“你该知道,我这辈子,最恨别人骗我,我的耐心有限,别让我说第三遍,签字,离婚。”


    “我不……我不离婚……我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我只有你……暮寒……我错了……我只求你……不要离婚……我不要钱,我不要房子,我只要你……我只要你……”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脸上糊满了泪水。


    曲暮寒完全的不为所动,背对着江蓠的背影,坚硬如铁,冰冷如月。


    她伸手抓住他的衣摆,带着绝望的恳求,哭道:“暮寒……我求你……”


    可是曲暮寒却往前挪了一步,避开她的手,然后转身,用一种睥睨天下的绝情眼神看着狼狈不堪的江蓠,吐出的一字一句,都仿佛来自地狱的诅咒:“三年前你就是用这幅无辜的面孔,骗的我娶了你,三年后,你还妄想用这幅令人作呕的面孔,继续骗我吗?江蓠,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无情。你不肯协议离婚,就等着法院宣判吧,从今天起,我一毛钱都不会再给你!”


    说罢,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3-5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wanging997(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