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时代的终结 App的生存与毁灭

爱活网 2021-09-12 16:56:12

前段时间,苹果公司CEO 库克高调宣布,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经售出了第十亿台iPhone。而手机中的App,也全民最熟知的外来语,聊天、拍照、看书、买票,就连吃饭都要在app上定位排队,出门七件事,全都离不开它。不过,曾经风靡一时,让无数人躺着都能赚钱的app开发却遇到了瓶颈。大多数人对下载app的热情已经减退,如何在已经产生惯性的用户体验中存活下去,是许多小型应用开发公司的生死挣扎。
Pixite:一家App开发公司的挣扎
Pixite,2009年成立于圣地亚哥的App开发公司,8年来,陆续发布了8款照片编辑和设计软件,每一款,都被苹果评选为“最佳新应用”,并两度获得年度最佳设计工具。2013到2014年间,Pixite应用的下载量从39万增长到310万,年收益翻倍达94万美元。利益的增长,忠实用户的累积,公司的成员也从最初的2人增长到6人。

2015年年初,Pixite的联合创始人Kaneko计划将今年的年会开到Palm Springs,洛杉矶附近的温泉红酒圣地,连着几天,员工们都畅想着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假期生活。可惜,2015并不是一个好光景,公司的目标从扩大变成了生存,今年的员工福利,也变成了圣地亚哥办公室半日下午茶。公司的打印机坏了,所以活动由email通知。2015年,公司收益锐减1/3,每日1000美元的进账,尚不足抵消2000美金的成本。
Pixite位于圣地亚哥的公司

每一个报表都在说,App的用户增长正在减缓。2015年初,公司的现金账户余额有30万,一年过去,还剩下10万了。此时,Pixite并没有VC为他补窟窿,除了卡内基梅隆种子投资的5万美金之外,公司并没有别的外部资金来源。
Good old days
37岁的Kaneko和34岁的Sykora是土生土长的圣地亚哥人,在做了几年的网页设计自由人后,一起合办了Pixite。在2008年应用商店刚刚开张的时候,苹果、Google、Facebook等公司都只发布了自己最基本的几款应用,给独立app的设计者们留下很大的市场空间。那是的智能机用户每个月平均下载10个app,到2009年7月,他们每个月都会在App上花2亿美金。在最初的12个月内,app市场增加了65000个应用,而长居榜首的是一些诡异的应用,比如吞金币和鳄鱼,此外,基础类工具也被大量下载,比如拼写检查和录音笔。

2009年Kaneko嗅到了商机,一款浏览在线图片的app,彼时,苹果还没有自己的图片浏览软件,而网络浏览的速度也比现在慢很多。几个月后,一款名叫网络相册的app上线。而这个机遇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得多。线上相册是一款简单又好赚的应用,它其实是基于Google的Picasa智能储存100张相片的限制发展而来的。0.99美元的App在上线一年后,带入13万的收益。iPhone超强的照相机功能生发了智能手机的摄影市场,很快,摄影相关的app成为应用商店的热门类别。不过,热极一时的许多功能,比如剪裁、闪光、HDR效果、蓝牙分享和线上储存浏览等,之后都被iPhone变为系统自带的基本功能。
Pixite摄影App

很快,Pixite就发现,网络相册的不可持续性,如果Google的工程师们改进了自己的app,那么Pixite被刷到谷底,就是分分钟的事。(不过,事实上,到2015年,Google才发布了无限制的网络相册Google Photos)所以,Pixite做了一个违反商业常规的决定,他们不再把钱投入最赚钱的那个篮子里,而是将时间和尽力放到下一项应用的开发上。2010到2012年,app市场依旧对原创的独立应用开发十分友好,应用市场在2010年,井喷式地增加到22万5千个app,美国语言协会宣布APP为年度词语。也在那几年,uber上线,服务型app成为市场中的新势力。不断增长的利润,引来了风险投资们的目光,2011年,硅谷在应用市场的风投金额增长了三倍。

Pixite在此后陆续开发了多款为Facebook、Dropbox、Flickr上传和预览图片的应用。一款能直接将图片从网络下载、修改并放到Instagram的应用Tangent很快也上线,并被下载130万次。2013年末,苹果宣布它成为当年最佳app,46万美金的营收也预示着产品的成功。
危机凸显:功能、品牌、投资
Pixite的软件开发始终采取对大厂牌的查漏补缺,很快,这种无法形成自身品牌的App就陷入囧境。除了网络相册,Pixite的App甚至无法通过简单的关键字搜索在应用商店中找到,而公司也从来没有过任何广告宣传方面的投入。购买时的一次性付费的商业模式,让公司在上线、爆发、萧条的死循环中挣扎不断。

2014年,Pixite发布了Shift,一款颜色滤镜app,不过对于市场来说,这个后来者并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App获得了2.4万美元的收入,仅能够支付公司两周的花销,而这款app在安卓市场,也未能获得什么实质性的收入。对产品的强烈依赖也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风险,为了保持利润,公司必须每三个月开发一款app,并且每一次的发布,都必须带来足够多的下载量。2014年底,Pixite依靠之前发布的app,获得310万的下载量和一百万的收入,成为公司发展的顶峰。
Lightstricks

而此时的市场上,Lightricks,一家与Pixite拥有相似产品,却走着截然不同的营销模式的应用开发公司。同样作为图片编辑软件的开发者,Lingtricks在开发自己品牌的同时,投资了巨额市场开发费用,他们的App始终在Facebook的广告栏里。优秀的市场营销,不仅让公司的年收益达到千万美元,更吸引了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2015年年会中,Kaneko宣布了一项新举措,Pixite获得了银行信用额度,在公司资金短缺时,可以向银行贷款以支付日常开销。然而,Pixite的两个项目都没有成为热点,而同年发布Google Photos终于将网络相册打入冷宫。Pixite倾尽全力开发的类似电子秘密花园(涂色书)的免费app虽有有着74万次的下载量,内置的付费工具却鲜人问津。现在,这款app的下载量也在下降,超越同类产品Colorfy的计划却迟迟不见。
在公司会议上,Kaneko写下了接下去的目标“找到一个长期、稳定的商业模式,聚焦并推动市场的开发”,他认为,2014年的高利润让公司过于乐观,而2015年,公司却把过多的目光放在了公司的生存问题上,忽略了用户的需求。
自由市场 vs 寡头时代
今年2月,苹果公司发布数据,自应用商店上市以来,App开发者们盈利超过400亿美元,创造190万个美国本土的工作岗位,超过50万人在IOS平台上开发应用,苹果的WWDC更是一票难求,被迫采用抽签制度。就像Pixite的创始人Sykora说的那样,苹果公司是他们的救世主,没有苹果,也就不可能有这些应用开发公司。随着IOS和安卓系统用户的不断壮大,App应用市场也已每年一亿美金的速度增长。

可惜,中小企业在App商店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所谓的人傻钱多也变成了历史。Pixite曾经是App公司的楷模,和许多年轻的开发者们一样,公司的两个创始人将一个日常的兴趣活动,做成了主业。然而,市场却朝着企业化和联合化迈进,简单的产品,已经不能满足资本的需求了。

对于APP开发者们来说,应用商店俨然是一个赌场,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触到了市场的热点。市场的利润首先被游戏产业分掉大头,去年85%的App收益都由游戏app获得。上个月被腾讯年收购的芬兰移动游戏开发商Supercell,作为移动游戏的榜首,2014年的营收达到170亿美元。余下能够保持活跃度的app主要有比如微信、FB这类社交应用,服务性App打车软件uber,影视和音乐类app。而其他成百上千的app只能过着默默无闻的日子。
6月21日,腾讯以86亿美元收购了Supercell超过80%的股份

同时,App的营收方式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2011年,63%的app需要付费下载,app的平均价格在3.64美元,到2015年只有27%的app还需要收费,而平均价格也降到了1.27。现在,app商店的收入,主要依靠应用内部的购买、订阅和广告。靠几块美金卖应用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免费的app成为市场主流,除了游戏类产品以外,最为可靠的销售模式,变为免费试用、付费升级。除了游戏以外的工具类App虽然是市场主流,它的活跃度也在不断下降。人们并没有因为移动版app的出现而放弃电脑的使用。过去轻松就能实现的1千万用户的活跃度,到现在,可能只剩下一半,怎么样吸引客户的回归,是所有开发商的难题。

市场的变化,自然和用户的习惯有着天然的关系,经过多年井喷式的发展,人们对app的热情已经不复当年了。IOS的应用商店内有超过150万个应用,而2014年的数据,平均每个美国人每个月下载app的数量为0,80%的用户,只使用3个app。简而言之,人们不再下载新的app了。没有风险投资的介入或优秀的市场策略,留给新应用获利的空间会变得非常狭窄。投资分析师Sarver更悲观地表示“App市场的增长在过去的快速发展后,会逐步放缓,人们一旦拥有了所需的app就不会再进行搜索了”。

Danielle Levitas,App Annie(移动应用和数字内容分析公司)的高级副总裁表示,虽然app的增长依旧是乐观的,到2020年,非游戏类的app下载量会增长4倍,但是,这些增长主要的来源会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在美国,75%的人使用智能手机,app的增长已经遭遇瓶颈。同时,科技巨头,比如Facebook、Google等会主导整个App市场。而激烈的市场竞争使一条App的广告费用增长到4-15美元每人,如果一款app的售价在2美元,那么靠广告而来的市场营销手段,显然是笔亏本买卖。
Facebook广告
The End
红极一时的秘密花园也悄然走过了它的高峰期,而Pixite也开始了新一轮的市场计划,是成功还是失败,回到2009年的高峰,或者就此成为专注为其他品牌开发app的公司,都未可知。这一年,也许不是Pixite的最后一年,而对App市场来说,却可能是一个自由时代的终结。
为什么我对智能电视如此嗤之以鼻?

在CJ现场我们拍到了低配版郭碧婷和简配版李小璐 还有....

关注我们,关注科技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