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弓没有回头箭(一)】蒋凡的箭

东东微谈 2019-01-16 05:06:34

1

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跟稚嫩的自己告别。

蒋凡,讲来真烦。


头回见到其本人,热情似火的他,有点让人嫌弃。话多倒是其次,就是一双手有点不合时宜,见面就要握个手,倒个茶,甭管他人乐不乐意,坐下就要吸烟,按他的说法,习惯了,不抽对不起这个命。云雾缭绕中,还特喜欢大声说道,整一个采访会,成了小杨不得不吐槽的见面。


小杨是这么想的,来之前,老高就关照他,安排这个见面不容易,要挖出点不一样来。不一样?此刻的小杨有点走神,当警这么多年,也算一个见过场面的人,啥人没见识过,这个蒋凡倒底有哪里不一样?!


外表吗?算神气类,四方脸,鼻梁挺高,肩略宽,正好把警服撑到饱满状态,这点他承认,一米七八,像他这样的,可以算有型;言谈吗?中规中矩,条理还算清楚,其实这也没什么,当了一方领导有年头的人,大抵都有这及格水平;经历吗?说到重点了,这倒是有点说头。来之前,小杨算扒过一些资料,有玄乎的,也有仰慕的,总之对这个蒋凡的评价,众人一边倒,好评如潮。


在这一点上,小杨有点好奇,就是蒋凡的箭。


老高说过,蒋凡有三个拿手戏,摆在头一位,就是箭。这也是很多人说他神乎其神的地方,就是研判、分析、看问题的能力超凡,一眼就能箭中。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他是警察人心里的明星人物,年纪轻轻,还是普通民警时,就去过省厅开过讲、上过课。最重要的,还是一个警红,只要他呆过的派出所,就是这么神,一年四季,没啥大案发生,这在这个城市里,是无法想像的,你若是一名警察,或对当警有点数的,一定知道,除了水上派出所,可能,或许,不是很忙,一年到头,有可能没啥大案。但是,在城郊结合部,这就有点邪乎了。


小杨就想挖这个点,他打开录音笔,静静地看着蒋凡。


而此时的蒋凡,思绪如有神助,他弹了弹手头的烟灰,看了看呆的会议室。


窗外,阳光正盛。


过往的种种,如时光机器,在云起雾落时,随光线起伏,投在了他内心最想过问的地方。


而他,把箭,又一次精准地投放了。

 


蒋凡,生在南京,长在锡城,父母是老知青,他在家排行老幺,上有四个姐。刚上学那会,他常听奶奶唠叨,为了生他,父母吃了很多苦,所以,他要对他的命好好对待。他老爸就讲了,要求不高,这辈子,至少要混得跟他一样,至少是个正科级干部。他笑笑,正科,这有毛用,还不如来点零食实惠。

想到这,思绪的弓晃了一下,这有去无回的箭,会走向何方?


蒋凡没想到的是,他的箭,第一次射出去,竟然带倒了她,顺便搅拌进了他的人生轨迹。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记得,那天,阳光明媚,耀眼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