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记者要善于思考大问题

传媒评论 2021-01-12 10:22:27


刘乐平,80后,浙江日报记者。喜欢自己的名字,喜乐平安;喜欢看名人日记、“讣告新闻”、纪录片和家书,因为好奇心,想知道别人怎么过这一生;喜欢逛菜市场,看看生鸡活鸭、鲜鱼水菜,那样能令我笑;喜欢在城市的巷子里漫无目的地游走,也能在乡野里找到自在;喜欢逛书店,假装自己看过很多书,就不再那么焦虑;喜欢诗经和汉乐府,因为美好;喜欢植物,不太喜欢动物,除了蝴蝶和萤火虫;不喜欢一个人的噪音,不介意一群人的噪音,在菜市场看完一本小说没压力。喜欢做记者,不然也不会一干十年,而且还打算继续干下去。

入行多年,还记得一位尊敬的前辈曾经跟我说,做记者就要做一个大记者。什么是大记者?即脑子里要思考大问题,要站在时代发展的制高点上,善于击中社会绷得最紧的那根弦。党报记者应该、也最有条件成为这样的大记者。

如果说一段时间以来,由于种种原因,很多读者对党报新闻形成了某种刻板印象和思维定势,那么,当下媒体融合的大势,为党报记者成就自我价值提供了良好的舞台。媒体融合背景下的党报新闻报道,要摆脱公众对党报刻板保守的固有印象,唯有主动求变,才能在网络舆论上牢牢占据主流。

党报记者要想避免在舆论场上被“边缘化”,学会几句网络流行语,模仿时髦说话方式,多建一些发布渠道等,是远远不够的。就我从事党报政经新闻报道的经验而言,有以下几点“心法”与大家分享:内化政治认同,即善于从政治层面思考问题;再塑专业性,即让专业成为报道核心竞争力;培养人文情怀,即善于从人文视角操作严肃的政经题材新闻。


从政治层面思考大问题

“作为党报记者,自从你踏进这一门槛那天起,就应该时刻提醒自己并记住:此工作绝非是一般的文化和文字工作,而是人民的记者,是党的新闻工作者,要永远姓党。党报记者,应时刻以党的事业为中心,以人民的利益为最高准则。”

刚刚踏进浙报集团大门时,集团领导在给新进人员培训时讲的这番话,让我思索良久。而今,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和阅历的增长,我对报社领导这一番苦口婆心有了更深切的体会。这绝非一个简单的政治表态,而是党报记者必须内化于心的一个行为准则。

作为党报记者,必须真正理解并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做到“四个自信”,我想,这是做党报记者最基本的素质。有了这几点,就能确立做政经报道最基本的立场。同时,要时刻牢记自己的身份,让自己在一些热点话题的争议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找到报道和评论的尺度。

培养政治意识、政治敏感,首先要关注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活动和讲话,关注人民日报等党报的报道,把握基本的立场和导向;其次要广泛阅读,尽量多掌握不同改革领域的新动向,并阅读一些理论文章。

更进一步的要求则是,在一定积累的基础上,学会从政治层面思考问题。人民日报有一句著名的口号:“站在天安门上思考问题,蹲在田埂上找思路”。窃以为,这句话的前半句可以作为从政治层面思考问题的一种解读。说得再直白点就是,你要站在一个国家、一个区域领导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举例来说,去年12月初,调任上海市委书记仅仅一个多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即率领上海市党政代表团来浙考察。从浙江走出去的李强,曾任江苏省委书记,后调任上海市委书记。从一个地方党政领导人履新后的公开活动,往往可以解读出很多重要讯息。

党报记者的思考还应该更深一层。我们知道,习近平总书记主政浙江不久,就亲率浙江党政代表团访问上海,开启了长三角一体化的大幕。2014年考察上海时,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努力促进长三角地区率先发展、一体化发展”的要求。李强曾先后担任江浙沪三地的党政主官,就任上海市委书记伊始即率团访问考察江苏、浙江,无疑凸显了其对推进长三角一体化的高度重视。放在这样的背景下,李强此次浙江之行的意义不言而喻,长三角一体化的未来值得畅想。

我从这一角度,第一时间撰写了《长三角书记省长“走亲戚”如此频繁,背后走的是什么棋?》一文,回顾了长三角合作这些年走过的路,探讨新时代长三角深化一体化发展的前景和路径。文章在浙江日报微信号“涌金楼”发表后,很快破万;浙江新闻客户端推送后,短时间内即破10万+。

一个感受是,党报记者的政经新闻,应该思考大问题,这就是情怀。如果你一直在思考中国改革的进程,一直在思考这个国家的命运,你的胸怀就能更开阔,而不只是眼前的苟且。一位前辈与笔者闲聊时说:“记者有想法才能干出大活、好活!”


从专业出发再造核心优势

新媒体时代,技术一直在变,大数据算法、AI新闻……但新闻本身的标准不变。当下,新媒体一个突出问题是丢掉了报人传统,比如新闻的专业素养。

报道如何专业?首先要获得专业知识。就政经新闻报道领域而言,要掌握一定的专业知识,非下苦功夫不可。尤其是现在知识更新快,一位优秀的媒体人必须每天学习,不仅要跟上行业发展的节奏,还要力争站在行业发展的前沿。

我曾多次参与全国两会、世界互联网大会等重大报道活动。每年两会,持证记者数量稀少,一般来说记者只关注某一个领域,如果对相应话题或人物缺乏足够的了解,如果没有专业知识的积累,如果没有对一个行业的深入思考,便无法对采访对象发问,更无法在“偶遇”某位重量级大佬时“直击核心”提问。这是记者跑两会时经常遇到的困境。而经济报道对记者的专业性要求会更高。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笔者得到一个群访机会,采访对象是互联网大会重要嘉宾、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大咖难得一见,当日到场的媒体众多,而沈向洋时间有限。在回答了几位记者提问之后,他的助手已经准备“掩护”沈撤退,我见状高声抛出一个问题:“当科学技术进步和人类文明不能同步的时候,人工智能会带来什么?”沈显然听到了我的问题,他停下来说,你这个问题我很感兴趣,正好借这个机会谈谈我的看法。后来我据此写了《微软全球副总裁沈向洋:如何面对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的独家报道,刊发于浙江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

现在回想,显然是这个问题击中了沈向洋的兴趣点。作为微软人工智能的团队领头人,他一直在思考人工智能前沿的各种问题——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即在其列,因而他才会忘记时间与记者津津乐道地分享自己的思考。笔者能在较短时间内提出这样的问题,正是长期关注这一领域的结果。

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G20杭州峰会期间,我作为浙报集团唯一持证记者进入了B20峰会会场。记得当时我在会场外围“抓人”,看到TCL董事长李东生匆匆而过。他似乎习惯了记者的追问,面对话筒和录音笔,始终不发一声。我想起前阵子看过的TCL一条新闻,跟上去谈了一点看法。他听完我的絮叨,居然停下脚步开口和我聊了一会儿。这又是一个靠专业思考赢得的采访机会。

需要注意的是,对一个经济新闻记者而言,专业素养的养成,不仅在于经济知识的获取,还要关注经济领域的事件。因为实践时刻发展和更新,经济理论很可能被颠覆。此外,还要多了解前沿资讯或最新的研究文章,深读这些文章,能获得经济新闻报道的内在逻辑,理解并阐述经济现象之间的内在关联。

要写出专业的政经报道,记者还必须利用各种机会、平台、资源,与行业内的精英进行深入探讨,建立起个人对各个事件之间逻辑的一种认知,从而形成判断力——这就叫做专业素养。


从人文视角写作严肃新闻

政经新闻似乎自带一股子严肃劲儿。人文情怀这种文艺范儿与党报的政经报道有关系吗?我的体会是大有关系。政经新闻的人文化,不仅能增强可读性,还能使文章更具深度和思想性。

浙江新闻客户端曾刊发笔者撰写的《24年前的信里 浙江这位老领导跟书记省长讲了啥?》一文。此文的写作背景是,2016年底,浙江省委举行纪念铁瑛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浙江日报按惯例在头版刊发了活动的报道。

笔者想起曾经读过《铁瑛文集》一书,对其中一些篇章印象深刻。这位浙江的老领导思路开阔,思维超前,改革意识极强。是否可以做点文章?有了这个大的思路,我又带着问题翻书。如果光是追忆往事,缅怀先辈,意义不大。我想到,联系浙江发展所处的历史方位,不妨借老书记的信谈一谈当下改革面临的现实难题和可贵的改革精神。

文内写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浙江省老领导铁瑛在上海看病期间,在周边昆山等地考察之后,曾写信给时任省长书记。铁瑛在信里写了他在江苏昆山考察时的见闻,建议当时的浙江省委领导,招商引资要“淡化政策,强化服务”,“全省集中力量抓好若干个开发区”……这些建议的提出在20多年前是极有远见的。

写作此文时,除了引用铁瑛亲笔信里的内容,笔者还翻阅了大量史料,比如中国第一个自费开发区(昆山经济发开发区,当时叫昆山新区)创建前前后后的故事。行文时,注重当下和历史的互动,比如写到昆山开发区时,联系到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这正是当年铁瑛在信中建议“全省集中力量抓好若干个开发区”中的一个。

重提旧事,不仅仅是为了缅怀,更是为了激励当下。正如我在文内写的那样,站在浙江当前所处的历史新方位上,理应从历史中汲取面对现实的勇气和改革的智慧。只要人们的创造力与勇气能够得到尽情释放,浙江经济、中国经济就可以在这个正在形成的新世界中,获取更显赫的成就。

此文收获不少好评,有读者留言“读起来有意思,很有启发”。这些鼓励让我觉得,这样的探索是有意义的,记者的写作多一点历史观值得提倡。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说过:“不了解历史,就不善于发现新闻;不了解新闻,就难以理解历史。”我们如果先钻进历史“故纸堆”,再钻出来对照现实,才有可能让历史启迪未来。

在这方面,人民日报前辈记者凌志军堪称典范。他将中国的改革开放、社会演变、政治进步,放在一个广阔的历史背景下观察,然后通过生动的故事和细节来建构自己的宏大叙事——这就是一个记者的光荣与梦想。(来源:传媒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