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何曾恋我空欢喜

天天漫画屋 2019-10-08 16:00:27

第5章 吃了三颗避孕药

莫沉眉头皱了皱,耳边是她说的那句喜欢。


她喜欢他?


呵……


喜欢他的女人多了去,她连号都排不上。


莫沉第二日很早走了。


助理秦聪送来了一盒药。


林语看着药盒上写的字,清淡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当着秦聪的面儿给药喝了。


她第一次吃这个,不懂,所以多吃了几粒。


秦聪等她吃了三颗避孕药后,说:“一颗就够了,紧急避孕药多吃了伤身。”


林语愣了下,然后对着秦聪说了一句谢谢。


她吐了吐舌头,脸颊上是一片绯红,“我以为这个是按照次数来吃的。”


昨晚,莫沉与她做了三次。


她便以为要吃三颗。


其实紧急避孕药不是这么算的。


一次一颗就够了,一年里吃两颗以上对身体很有害。


“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林语很认真的向秦聪道歉。


秦聪皱了皱眉,对于这个道歉很不适……毕竟他是可以提前告诉她的。


秦聪发觉自己没能看透林语,说她有手段有心机……但许多行为里看起来又不像。


临走时,秦聪还留下了几盒长期避孕药,且嘱咐:“莫总的意思,希望林小姐明白。”


林语微笑的接过了,很顺从的说:“好的,我知道,辛苦你了秦助理。”


秦聪走后,林语在沙发上痴痴的看着电视。


电视里面是近期很有名的喜剧,林语边看边乐呵呵的笑着,可笑着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


……


秦聪完成任务,回到莫氏总裁办公室复命。


“林小姐已经吃过药了。”


莫沉低低的“嗯“了一声,反问了一句:”她没有说什么?“


秦聪摇头:”没有。“”没哭闹?“”没有。“


莫沉的眼底是一片肃然。


秦聪补了一句:”林小姐,或许和一般女人不一样。“


莫沉轻哼了一声,\\\"是不一样,她的野心更大。\\\"


一个妄图做他女朋友的女人,野心能不大吗?


……


小别墅里,吃了三颗紧急避孕药的林语,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小脸苍白,额上是细碎的汗珠。


她下腹难受的紧,向来准时的大姨妈这次也越过了时间提前到了。


喝了热水,她躺在被子里脑袋昏昏沉沉的。


下午秦聪给她发了消息:莫总晚上到。


林语回了一个:好。


但想到莫沉来这里只是为了那个事情,又连忙回了消息,告诉秦聪自己身体不舒服,今晚就不要莫沉来了。


秦聪如实回复莫沉。


莫沉的冷眉拧了拧,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晚上,莫沉果然没来。


但第二天秦聪又说:莫总晚上到。


林语回消息说:身体没恢复,不要让莫总来了。


林语不知道怎么告诉秦聪自己来了月事,所以只提了身体不适。


秦聪如此回了莫沉。


莫沉眉头深皱:“她怎么了?\\\"


秦聪没谈过恋爱,与女性接触很少,脑中并没有月事这个词,只猜测:“可能是紧急避孕药吃多了,有副反应。”


“吃多了?吃了多少?”


“三颗。”


莫沉的脸顿时黑了。


将手上的文件甩在了秦聪的身上,连外套都没有拿,就走了出去。

第6章 不是男朋友是什么

“高烧39度8,再来晚一点,可以去看脑科了,这男朋友怎么当的,让她一次性吃三颗紧急避孕药,不要命了吗?”


医生对着莫沉教训,林语在一旁看着有点儿心疼。


“对不起,是我太笨,所以吃多了,您别骂他,是我的错。”林语排解道。


医生又瞪了林语两眼,“男朋友都是被你这样的姑娘给宠坏的,对男人哪能这么好的。”


听到医生说的“男朋友”三个字,林语抬头看了看身侧的男人一脸铁青,便尴尬的笑了笑:“对不起医生,他……他不是我男朋友。”


医生愣了下,多嘴说了一句:”不是男朋友是什么?”


林语顿了下,敷衍说:“过路的,碰巧救了我的好人。”


好人?


莫沉拧起了眉。


医生听林语这么说,对莫沉也没了脾气,转身走了。


林语轻叹了一口气,再抬眼却是对上了那双如墨般的眸子,里面是一片清冷,“我倒想知道,我是如何路过我的家,从我的床上将你捞起来送了医院?”


林语怔了怔,随即苍白的小脸上涌上了兴奋:“你不喜欢我方才那样说,对吗?我原以为我见不得光,但其实你早就把我当作女朋友了,是吗?”


莫沉顿了顿,眉宇凝住。


林语笑着,嘴角下是淡淡的梨窝,她拉起了他的手,“以后我可以叫你阿沉吗?我以后中午给你送便当好不好?”


她清浅的笑容很美,闪着光芒的眼眸里是情动的表现。


莫沉承认,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很有诱惑力。


但……这个女人想做他的女朋友,简直是异想天开。


林语的手被无情的甩开,耳边是莫沉留下的冷言:“不好!”


“阿沉……”


“秦聪难道没有跟你说过,对我该怎么称呼?”


秦聪说过,但她总是不喜欢唤他莫总或者莫先生。


她的手紧紧抓着白色的被单,指尖泛白,脸上却还挂着笑,声音软软的问:“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会怎么做?”


她其实在明知故问。


“我绝不会有让孩子出生的机会!”


林语轻抿了唇,垂下了眸,开玩笑似的语气又道:“如果我偷偷生下了呢?”


莫沉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厉,让人不自觉的感到了疏离,即将脱口而出的言语更让人了解到这个男人的冷漠。


“我会杀了他!林语,可能之前我说的还不够清楚,我莫沉的女朋友、未婚妻甚至是莫太太绝不是你这种平凡的女人可以觊觎的,懂吗?”


林语怔怔的看着他,嘴巴半张,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莫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给人以无形的压迫感。


“今天因为你生病,耽误我半日,我只能用后半夜休息的时间去弥补,如果你不想留在我身边,随时可以离开,我不至于非某一个女人不可,但……林语,如果你还想在我身边拿到好处,就乖乖听话,不要给我惹麻烦。”


说完,莫沉便走了。


林语呆呆的望着门口,也不知心疼是什么滋味儿了,嘴角拉扯出了一抹苦笑。


她原只想安安静静陪在他身边的,没有想到还是给他添麻烦了。


是她不好。


以后不会了。


……


林语病过一场后,更明白了自己与莫沉之间的关系是不可能见光的。


那之后,她没有再提及任何有关“女朋友”的话题。


她给他做饭,不管他会不会吃。


她给他整理房间,不管他回不回来。


她打扮好自己,不管他看不看得到。


作为一个情妇,她也要做的优秀才行。


莫沉出手很大方,送给她的衣服鞋子数都数不清楚,但她一般不穿……穿那些昂贵的衣服去学校会被人说闲话。


她不知道莫沉给的那张卡里面有多少钱,她没用过,只守着自己每个月的工资过日子。


半年的实习期过后,她转了正,工资多了一千块,她很知足。


在知道莫沉并不可能是自己生活中的全部后,林语开始认识了新的朋友。


当人问起她是否单身的时候,她通常会回答“是”,所以很多人都赶忙给她介绍对象。


等到她意识相亲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后,她否认掉了之前的说法,对外宣称自己不是单身。


但大家都当她是在找不愿相亲的借口,毕竟只有单身女士才会将日子过的那么随意,同事们纷纷热情的给她介绍男孩子。


林语为此很头疼。


不过,当某一天,她从电视里面了解到莫氏集团总裁订婚的消息后,整个人都变了性,也忘了那些个烦恼。


那些天,莫沉没有再找她。


秦聪也没有再联系她。


她一个人在屋子里,很多时候都望着电视机发呆。


各大门户网站、各大报刊杂志、各电视台上,漫天播放着莫氏集团总裁莫沉与海归高干沈流年订婚的消息。

第7章 沈流年

沈流年,好好听的名字。


林语看着沈流年的照片,打心底觉得她好漂亮。


翻过沈流年的个人履历后,林语心头涌起了一股浓浓的自卑感。


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家境殷实、海归学历,最厉害的莫过于她是国内排名第一的女律师,一场官司酬金至少千万级别。


对比起沈流年,林语是个什么东西。


她……什么都不是。


不吃不喝了两天,林语将编辑了无数次的短信发了出去:今晚,莫总来吗?


这个短信依旧发去给了秦聪。


约莫一个小时后后,秦聪回复:莫总这段时间很忙,不会过去。


得到的答案,没有太失望,反而是意料之中。


闲来无事,她的脚步会不自觉的走向莫氏集团。


来来回回经过很多次。


有两次林语见到了沈流年和莫沉。


男人一身黑色的流装西服,女人搭配着深蓝色的连衣裙。


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用金童玉女形容也再合适不过了。


她寻了莫沉五年,终于找到他,和他发展近一年的地下关系,也该够了。


他如今有了未婚妻,她的存在也不应该了。


她很贱,贱到去做别人的情人,但还没有贱到去做别人的小三。


可她总还想再挣扎一下,她总是不能舍下他。


直到沈流年找上了她,她才知道自己在莫沉的心里只是那样的一个存在。


妆容精致的沈流年出现在小别墅门口的时候,她还在木讷的看着电视机。


面对沈流年的到来,林语很无措。


相比较沈流年豪门千金的骄傲与自信,林语就像是村妇,言辞说不清,举止也显得笨拙。


沈流年眼神微冷,打量着林语,嘴角含的笑里隐藏着骄傲和轻蔑。


沈流年是不屑于与林语这样的女人打交道的。


她是名门大家闺秀,没有多的时间去刁难她。


进门后,给了林语一笔钱,同时留了一支录音笔。


林语没有去碰钱,所有的注意力都是那支录音笔。


她的手不自觉的在颤,打开录音笔之前,已然想象了其中的内容。


但绝对没有想到里面是沈流年和莫沉的对话。


沈流年问莫沉:“那个女人,你准备怎么解决?我们已经订婚,难道你还准备养着她?”


林语的心高高的悬着,脑子里是整片空白。


沈流年的问话,不管莫沉如何回答,林语该是都不好受的。


莫沉总不能在自己未婚妻面前还说要养情人。


林语细细听着,听着那个如帝王般的男人发出的声音。


“养着她?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我只是给的嫖资更多一点,算不上养。”


录音笔里只有两句话,再没多的内容了。


她以为自己还占得上情人的身份,殊不知……


渐冬的天气,夜凉如冰,地上寒栗透过薄薄的衣衫侵入心脾。


冷了人,也伤了心。


第二天天亮,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小别墅的。


录音笔中的两句话让林语在地上坐了一宿。


以至于白日整个人浑浑噩噩、没有精神。


同事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又重新提及起相亲的事。


林语想了想,想到自己永远不可能和莫沉在一起了,便点头答应了。


当天晚上,她见了一个叫柯岩的男人,林语知道这个男人,是大学部的教授。


柯岩形象气质很好,吃饭看电影的过程中对林语很照顾,但因为陪自己吃饭看电影的不是那个人,林语全程表现都很平淡。


送林语回家的时候,林语怕招摇惹事,让柯岩将车子靠在了远处的路边,剩下两公里,她准备自己走回去。


柯岩看到与自己保持距离的林语,心中多感到了失落。


林语不知道,那些给她赶着介绍对象的同事都是柯岩安排的。


柯岩已经注意她很久了,一见钟情这个词恐怕说的就是他如今的心情。


林语不是那种第一眼让人惊艳的,但却是越看越有味道的,在长期的关注下,他没有办法不对这个平静如水的女人起心思。


他喜欢她,但林语对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


柯岩握了握拳,打算与林语换一种相处方式。


“小语,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林语将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愣了愣,然后温柔一笑,点了点头。


今天的她很不在状态,也不知道有没有让人觉得笑话。


柯岩正了正脸色,表情变得认真严肃起来,“小语,我想我是爱上你了,不管今日见面你对我的感觉如何,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明天开始我送你上班,可以吗?”


还在游离状态的女人,半睁的眸子慢慢变大,黑色瞳孔里充斥了讶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