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男人,女人最要保守的4个秘密,第一个竟然是……

N多漫言 2019-10-16 15:53:44

“阿言,把浩南还给我,好不好?”安静的咖啡厅内,一个身着碎花长裙的女人,楚楚可怜的朝着坐在对面的顾言祈求道。

“徐雅安,凭什么?”顾言眉眼一挑,语气冰冷的问道。

“因为……我爱他,浩南也爱我,阿言,你跟浩南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徐雅安哽咽着声音,一滴滴的泪水从眼眶划出,掉落在女人但是手背上。

“呵呵。”听着这个女人的声音,顾言满脸的讽刺,丝毫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缓缓响起

“如果你真的爱他,当年他出车祸昏迷不醒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离开他远嫁美国?”顾言的声音依旧没有一丝的波澜,甚至在看这个女人时候,眼神充满了鄙视。

一个为了金钱可以抛弃自己未婚夫的女人,她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同她讲下去了,看了一下时间,今晚上她还得陪陈浩南参加一场慈善晚宴。

“不好意思,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要走了。”话音落下,顾言推开椅子站起身体,朝着咖啡厅门口走去。

“不要走!阿言……”徐雅安见眼前的女人要走,立马也站了起来慌慌张张的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化验单

“阿言,我怀孕了,我怀了浩南的孩子。”

女人刺耳的叫喊如湖面上的一颗石子,瞬间打破了顾言心中的平静,纤细的后背微微一怔,抬起的脚步停下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顾言转身,脸上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徐雅安轻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算计

“阿言,我早在一年前就跟前夫离婚了,半年前我在美国遇到了浩南,是他把我带回了A市的,如今,我怀了他的孩子,我不想让这个无辜的生命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所以,我才来找你的,求求你,把浩南让给我吧。”

“啪”!

在徐雅安的话音刚一落下,重重的把掌声甩在了她的脸上,女人不可置信的捂着脸颊

“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我是正妻,你是个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顾言收回自己的手,缓缓道。

从始至终,她都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可是,做出的每一件事情,却又是那么不拖泥带水,毫不手软。

在约顾言前,徐雅安踌躇满志,可现在,她的心中隐隐泛起了不安的感觉,这样子的顾言,已经不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单纯好欺负的女孩了。

“阿言,我知道你为了浩南付出了很多,可是,感情的事情并不是用付出多少来衡量的,浩南他爱的一直是我,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徐雅安边说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抬眸望向顾言,面带讥讽,语言越发刻薄

“你知道为什么浩南跟你结婚两年都不圆房吗?因为,他说,他忘不了我,他没办法心里有我的情况下,还跟别的女人上着床!阿言,三个人当中,只有不被爱的那个才是小三!”

“徐雅安,三年年不见,你的嘴皮子还是这么溜!”顾言的内心因为徐雅安的话,激起了千层浪,但是,两年的经历让她的表面依旧平淡如初

“浩南知道你今天来找我吗?”

“当……当然知道……”徐雅安眼神一瞟,底气明显不足。

“所以,我把这个录音放给他听,你也不会介意咯?”说话时,顾言从包中拿出一只小小的录音笔

“徐雅安,不是只有你才会玩儿心机,我也会。”

其实,徐雅安今天是背着陈浩南过来的,所以,这支录音笔绝对不能够让陈浩南发现,情急之下,有些慌张的女人伸手就去抢那只笔,边抢边喊道

“浩南已经不爱你了,你又何必自取其辱呢?把录音笔给我,快给我!”

“别碰我!”

顾言不想跟这个女人废话,拉过自己的裙摆就要走,却在下一秒,徐雅安的身体就如纸片般往后栽,额头直接撞击在桌角上,顿时鲜血流了下来。

两人的动静闹的有些大,咖啡店里有几个看不过去的人便开始交头接耳

“这女人怎么这么残忍啊,连孕妇都不放过。”

“就是啊,自己连个男人都看不住,还好意思出来耍威风,是我早一根绳子上吊算了。”

周围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却如细针般扎入顾言的心脏,刺的她隐隐作疼,而跌倒的徐雅安则洋洋得意的看着被众人指责的女人,哭的更加梨花带雨了。

“徐雅安,我们朋友一场,所以,我才对你一忍再忍,但是,不见得我会让你爬我头上撒野。”

“顾言,你……”徐雅安听完,立马停止了哭泣,瞪大了眼睛望着她。

“我不管你是怀了他的孩子还是出于别的目的,你只要知道,他现在是我的老公,不管是法律还是道德,都只会站在我这边,而你,只会是个被人唾弃的小三罢了。“

顾言说完,直接走出了咖啡厅,却在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对着刚刚冲自己说三道四的几个女人道

“但愿你们的老公不会出轨,否则,我怕你们没有我今天的淡定。”

走出咖啡厅,顾言仰头看了眼天空,右手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耀眼钻戒,两年前陈浩南亲自给她戴上的,并且,当着众多亲朋好友的面发誓,要和她好好过一辈子。

想起过去,顾言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承诺这种东西,还真是世界上最不堪一击的,一个徐雅安,就让曾经的一切,支离破碎了。

开着白色的mini cooper在街上行驶,顾言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以至于在红灯的时候,她并没有停下车。

突然,眼前跳出来一辆红色保时捷,紧接着是汽车轮胎与地面发出重重的摩擦声,哪怕顾言已经重重的踩下了急刹车,可是,却依旧避免不了两车的相撞。

顾言懊恼的狠狠拍了下驾驶盘,车窗上响起了轻叩声

“小姐,这么大的红灯你没看到吗?”

顾言将车窗摇下,窗外的男人一米八十几的个子,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眸,俊朗非凡,跟她说话的时候,还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这种长期身为领导者才会散发出的气势,以在陈氏两年的经验告诉她,这个男人不好惹。

“对不起,我还有事,这是我的名片,等车修好了,打我电话,我会照价赔偿的。”

这种惹不起的男人,顾言的第一感觉就是逃,所以,话音刚落,她再次发动汽车,直接扬长而去了。

看着消失在街道的车辆,佟辰白的眼眸开始逐渐灼灼,带着一丝探究和饶有兴趣,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名片,眼前浮现的是顾言一张详装淡定的脸颊。

女人,三年了,真是好久不见啊。

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按下数字键

“帮我查一个人,顾言,我要她在A市的所有资料。”打完电话,佟辰白冷峻的嘴角难得扯出柔媚的弧度。

顾言,这次我看你还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徐雅安、撞车,这一整天发生的时候让顾言疲惫不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的六点了,婆婆王玲此刻正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碗小樱桃,一边送入口中,一边十分不满的问道

“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路上同人撞了车,所以,处理的有些晚。”顾言并不想将白天见徐雅安的事情告诉王玲,于是,便将后者说了出来。

“谁的责任?”王玲一听撞车,樱桃也不吃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顾言的面前,声音有些刺耳,尖锐的指甲几乎戳到她的脸颊

“浩南才刚给你买的车,你就去同人家撞,是不是嫌家里钱多啊,我们浩南还真是命苦,每天早出晚归也就算了,竟然还娶了你这么个生不出孩子只会败家的女人,真是气死我了!”

王玲说话时,保姆沈姐端着中药从厨房出来了

“夫人,汤药熬好了。”

“知道了。”王玲见沈姐出来,也不好再骂人了,只是冷冷的对着顾言吩咐道

“去,把药喝了。”

“妈,这是什么药?”顾言闻着那浓浓的中药味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她可不记得,她有生病。

“送子汤!”王玲十分不耐烦的说道

“你跟浩南结婚都两年了,别人家两年,孩子都快走路了,你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若不是浩南护着你,我早把你赶出陈家了。”

顾言听着王玲的话,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和绝望,婆婆嫌她生不出孩子,根本没给她过好脸色,现在,竟然连送子汤这种东西都用上了,可是,喝再多又有什么用,她跟陈浩南根本没有圆过房,别说是两年了,就是二十年,也生不出孩子。

“妈,这药我不想喝。”顾言推开沈姐递过来的中药,冷冷的拒绝道。

“你说什么!”

王玲一听顾言的话,立马跳脚了,这个媳妇她真是越看越不喜欢,以前同意儿子娶她是因为瞧着身家清白,可没想到,这结婚后,媳妇不巴结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还生不出孩子,一想到自己儿子都快三十了,竟然还没后,王玲一把夺过保姆手里的药,命令道

“去!把她给我按住了,今天她不想喝,也得给我喝下去。”

保姆原本就是跟着王玲过来的,自然对自家夫人的话言听计从,二话不说,就伸手绑住了顾言的双手,顾言想要拼命的挣扎,可对于个做惯了体力活的女人而言,她的力道真是太小了。

“妈,你不能这样做。我不喝,我没病!”

顾言看着端着黑漆漆中药过来的女人,犹如黑暗中的巫婆般,心中充满了恐惧,为什么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却要让自己来承担呢?

“你说没病就没病了,瞧你这目无尊长,跟婆婆大喊大叫的样子,今天,我就替你死去的爸妈好好管教管教,不然以后,你还得爬我头上不可。”

王玲右手捏着顾言的下巴,将散发着浓重味道的中药塞入她的嘴巴内,语气阴狠道

“喝,给我通通喝下去。”

可是,顾言紧抿着唇瓣,黑漆漆的中药顺着下巴全部流进了脖子内,王玲见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倔强,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刚想要扬手狠狠打她一巴掌,突然,门口传来一个男人极为不悦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一听这声音,保姆钳住顾言的手放了下来,王玲脸上的狠辣也不见了,将手里的碗递给身旁的人,十分心疼的说道

“儿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饿不饿啊,我让沈姐给你煮东西吃。”

陈浩南一身黑色西服,儒雅的脸上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看了眼蹲在地上不断干呕的顾言,又看了眼缩在一旁手里端着药不敢吭声的保姆,立马就明白过来了。

“妈,我不饿,今晚上我还得和顾言出席慈善晚宴,我先和她上楼了。”陈浩南说完,就扶起地上的顾言,上楼去了。

看着儿子如此护着顾言,王玲的面色更加难看了,对顾言的不喜,也增加了几分。

“夫人,那这药……”保姆有些为难的问道。

“去灶上热着,别以为有浩南撑着就了不起,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王玲吩咐完,又回到了沙发上,端起玻璃碗中的樱桃,狠狠的嚼了几口。

房间内

顾言站在衣柜前,将适合今晚晚宴的衣服找了出来,而陈浩南则坐在床沿上,推了下眼镜,看了眼背对自己的女人,声音有些歉意

“小言,刚妈她确实有些不对,不过,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她也想……”

听着陈浩南的话,顾言拿衣服的手一顿,缓缓转身,语气有些冷硬

“她想早点抱孙子,就非要来折磨我吗?陈浩南,我俩的事情,你比谁都清楚。”

她一直记得新婚那一夜,自己脱下所有的衣服,来到这个这个男人面前时,他用被子将她浑身裹住,说,他不想伤害她,想要让她适应他的存在了,再做最亲密的事情。

她一直傻傻的认为那是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呵护和责任,可今天,徐雅安的话让她彻底跌入深渊,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不爱她!

此刻的顾言,根本不想看到这个男人,拿过衣服就要往厕所间走去,却被男人拦住了去路,叹了口气道

“我们是夫妻,就在这里换吧。”

“陈浩南,你还知道我们是夫妻啊。”顾言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既然知道我们的关系,为什么还要去搞大别人的肚子呢?”

“小言,你说什么呢,别无理取闹了。”陈浩南听着顾言的话,眉头一皱,随即满是虚伪的宽容道

“我知道今天妈做的有些过分,但是,你也不需要这样冤枉我。”

“冤枉”顾言嗤笑道

“今天我见了徐雅安,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

在徐雅安这件事情上,顾言并不打算有所隐瞒,毕竟,那个女人怀孕了,早说晚说,都会有一天被捅出来了。

“什么?”陈浩南一听顾言的话,满脸怒容的抓住了顾言的手腕,气急败坏道

“你是不是去找雅安麻烦了?”

顾言看着这个男人如此紧张的样子,心脏再次狠狠一抽,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竟然还有如此紧张别人的时候。

“你知不知道她怀孕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欺负一个孕妇!”

顾言最后的一点儿脾气在这个男人的嘶吼中被磨光,她面色涨红,有些失控的朝着面前的男人喊道

“陈浩南,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就是个傻子,你把外面的女人搞怀孕了也就算了,现在还来质问我是不是找她麻烦?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蠢么?”

顾言说完,就从衣柜上拿出白天带过的包,翻出随身携带的录音笔,打开播放键,很快徐雅安的声音就从里面流了出来,将这一整段话听完,陈浩南的面色十分难看。

“到底谁找谁的麻烦,你听清楚了吗?”将录音笔直接摔在男人的脸上,顾言嘶吼道。

“小言,我跟她……”陈浩南有些懊恼刚刚自己过激的表情,想着说些什么缓解一下这激烈的氛围时,突然,房门被敲响,保姆沈姐吞吞吐吐的声音在外面想起

“少爷,少奶奶,外面有个女人说……她怀了少爷的孩子,想见少爷……”

陈浩南一听这话,面色一白,想也不想就打开了房门冲了出去,望着刚刚健步如飞的男人,沈言的脸上闪过一丝绝望。

来到楼下的时候,婆婆王玲面带笑容的坐在沙发上,她的对面是一身白衣,显得我见犹怜的徐雅安,再旁边就是自己的丈夫陈浩南

“伯母,这是我的孕检化验单,我肚子里面已经有陈家的孩子了。”

徐雅安将白天那张给顾言看过的纸再次拿到了王玲的面前,这个刚刚还对自己凶神恶煞的女人此刻慈眉善目的接过化验单,笑着说道

“好好好,我们陈家总算是有后了啊。”余光瞥见楼梯口的顾言,王玲阴阳怪气道

“哪像有些人,嫁到陈家都两年了,却连个蛋都下不出来,真是丢人死了。”

徐雅安自然也看到了顾言,于是,连忙站了起来,怯怯道

“阿言,对不起,我原本是想要听你的话,打掉这个孩子的,可是,我实在是不忍心,所以,我才来找浩南的,你放心,我不要名分,我是真心爱浩南,只要让我替他是生下这个孩子,我干什么都愿意。”

“什么!”听完徐雅安的话,一旁的王玲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着顾言就大声骂道

“你个恶毒的女人,自己生不出孩子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唆使人打掉我的孙子,我告诉你,雅安肚子里的孩子留定了,你要敢打她的主意,我就立马让浩南将你扫地出门。”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打掉孩子了?”顾言完全不理会旁边叫的刺耳的王玲,反而一双眼睛直直的看向徐雅安,语气冰冷异常

“反正婆婆也认为我生不出孩子,既然你想替陈家生,我自然高兴还来不及呢?”

没有想到顾言会说出这一番话,徐雅安顿时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这个女人怎么老是不按常理出牌呢?

“那你就是同意我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了?”徐雅安试探性的问道。

“对啊,你要给我老公生孩子,我没有权利阻止你啊。”顾言眼光瞄了一眼有些狐疑的王玲,继续道

“反正我白得个便宜儿子,我有什么好不肯的。”

“你休想!”听完顾言的话,徐雅安想也不想就大声喊道。

“怎么,刚刚不是说只要留下这个孩子,你干什么都可以吗?”顾言冷冷的看着面色涨红的女人,口气十分的鄙夷。

“我……”徐雅安暗叫糟糕,后悔自己不该这么沉不住气,没有办法,只能用一双莹莹的水眸可怜兮兮的望向一旁皱着眉头的陈浩南,刚要出口说完,却被顾言抢先道

“陈浩南,今晚八点佟氏举办的慈善晚宴你还参加吗?”虽然名义上是慈善宴会,但是,A市所有人都知道,这次宴会的主要目的是佟氏要向所有人介绍集团新上任的总裁。

陈浩南的陈氏虽然在A市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但是比起跨国集团的佟氏来说,就像鹅蛋和鹅蛋的区别,这次陈浩南为了能够与佟氏的人攀上关系,已经准备很久了。

果然,陈浩南一听她的话,立马站了起来,说道

“参加,当然要参加。”

说完,就对一旁的徐雅安,安慰道

“雅安,你先回去,你肚子里的孩子,咱们过几天再谈。”

说完,头也不回的带着顾言上楼换衣服去了,留下恨的咬牙切齿却无计可施的徐雅安。

当顾言和陈浩南穿戴完毕下楼时,徐雅安已经不在客厅了,就连王玲也不在,顾言有些疑惑怎么突然两人都消失了,却因为时间有些赶,所以,没多问一句,但是,当她在晚宴现场看到那个被记者围住的女人时,一切都明白过来了。

“浩南,你终于来了,我好害怕。”徐雅安一身紫色裹胸拖地晚礼服,乌黑的长发被盘了起来,露出优美的脖颈,因为才刚怀孕的缘故,所以,肚子并未显怀。

“你怎么来了?”很显然,陈浩南对于徐雅安出现在这里,有些意外的同时,也有些不悦。

“是伯母让我来的,说我怀了陈家的骨肉,这种场合以后难免的,所以让我先熟悉熟悉。”

“简直就是胡闹,赶紧回去……”

陈浩南低声斥责道,这次的晚宴不仅名流汇集,而且,媒体记者更是不再少说,前一段时间他跟徐雅安在一起逛商场的时候,就被拍到过一次,后来好不容易压下去了,这次若是再若是被人拍到点儿什么,那他苦心经营的好男人形象可就全毁了。

“陈先生,这位徐雅安小姐说怀了您的孩子,请问是真的吗?”陈浩南和顾言才刚步入宴会厅的大门,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记者就蜂拥而上了。

这个时代的媒体记者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对于这些政客商人的风流韵事那是最感兴趣的,尤其是这种没什么花头的慈善晚宴,所以,陈浩南的花边新闻就成了这次晚宴最具有价值的了。

“不好意思,这些都是无稽之谈,麻烦大家不要乱写了。”陈浩南微笑着面对媒体记者,一副真诚儒雅的模样。

“可是,早前就有报道说,您和徐雅安小姐同时出入一家高档别墅,并且,留宿一夜才走,对这件事情,您又作何解释呢?”

“听说,徐雅安是您的初恋,一年前您把她从美国接回来,是不是旧情复燃,那您的妻子顾言小姐知道这件事情吗?”

“您跟顾言小姐尚在婚姻中,您这样的行为算不算婚内出轨?”

记者的提问越来越刻薄,陈浩南的良好修养越来越难维持,原本他想让身旁的顾言出口说几句,可是,这个女人除了冷眼旁观,却毫无任何动作。

“够了!”

一旁的徐雅安见场面尴尬,于是,紧咬着牙关,缓缓上前,走到陈浩南的身旁,双手缓缓挽上他的手臂,脸上满是害怕却又一脸大无畏的表情

“大家不要再为难浩南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徐雅安说着,抬起一张惹人怜爱的小脸,眼眶之中满含委屈的泪水,缓缓道

“我跟浩南都是彼此的初恋,因为顾言的关系,我跟浩南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便错过了对方,再后来,浩南就跟顾言结婚了,我原本是想要好好祝福他们的,可是,一年前我和浩南相遇才发现,我们彼此依旧爱着对方,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们要怪就怪我好了。”

“雅安,你别再说了。”陈浩南听着这个单薄的女人,有些心疼道。

“不,浩南,我不想让别人误会你,你是个好人,你不应该被人误会的。”徐雅安满脸都是对陈浩南的维护表情。

“所以,其实当年陈先生和徐雅安小姐分手都是因为顾言小姐的缘故,是吗?”

“当年顾言小姐才是介入你们感情的第三者,对吗?”

记者抓中徐雅安话里的重点,立马将话题一转,朝着一旁的顾言开火道。

无数的长枪短炮突然一下子全部都朝向了顾言,原本的受害者变成了小三,人人唾弃的第三者却成了惹人同情的悲情女。

陈浩南因为媒体的提问眉头一皱,他有心想要上去解围,可是,一想到自己和徐雅安正好可以脱身,牺牲一人成全两人,在掂量了轻重之后,这个男人干脆放弃了。

“啧啧,没想到一回国,就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啊。”就在徐雅安沾沾自喜的时候,突然一个低沉透着嘲讽的男人声音缓缓响起。

“……”

“是佟氏的总裁,天呢,好帅!”

“佟总裁,请问您是刚从国外回来吗?”

“您在A市会呆多久呢?”

原本还打算采访顾言的记者因为佟辰白的出现,纷纷围了上去,哪里还管刚刚陈浩南的这点儿花边新闻啊。

因为前面人多,所以,顾言可以往旁边挪了挪,这才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男人,而当看清楚那个男人的面容时,顾言整个人彻底的石化了……

怎么会是他?那个自己撞了车的男人?

“不好意思,现在佟总裁不方便回答问题,待会儿会有专门的时间给各位记者朋友提问的。”佟辰白身旁的助理微笑着将话筒挡了回去。

“佟总,您好,我是陈浩南。”顾言身旁的男人见是自己这段时间来一直想要花功夫见上面的人,立马伸手介绍自己道。

佟辰白淡淡的看了一眼伸过来的手,却没有任何接下去的动作,只是唇角牵扯出一抹若有若无的讥讽

“把自己的老婆推出来当挡箭牌,陈氏总裁的做法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男人的话一落下,他身旁的几个A市商界大鳄看向陈浩南的目光也变得讥诮,得罪了佟辰白,看样子,这陈浩南的前程今天怕是到头了。

“佟总……您……”

陈浩南没有想到,自己刚刚的做法会被这个男人看穿,瞬间面色涨的通红,而他身旁的徐雅安却毫不客气的反问道

“什么挡箭牌,我们说的本来就是事实,我看你就是被她的美色勾着引了,才帮着她说话。”

“你觉得,以你的身份也配跟我说话吗?”佟辰白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字字发冷,寒到让人打颤。

“浩南,你看他……”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