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小十二岁的老公,处处照顾他却让我很知足……

女频书吧 2020-04-28 04:36:22


001代孕,二个宝宝

房间里漆黑一片,颜若什么都看不见,她紧张地攥着手指,忐忑不安地站在床前。

  “芯儿……”

  黑暗中,忽然响起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紧接着,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了颜若的手臂,猛地将她拖到了床上,一具滚烫的身躯顷刻间压到了她身上。

  “芯儿……”

  男人深情款款地呼唤着,滚烫的唇印上了颜若的脖颈,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肌肤上,让她浑身肌肉都紧张了起来。

  她下意识地想将他推开,可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她又忍住了。

  两人滚烫的身体紧紧贴着,男人吻上她柔嫩的唇瓣,急切难耐的喘息,让她禁不住面红耳赤,两人炽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他宽大的手掌探进衣物,滑到她的胸前,包裹住她的柔软……

  颜若身子微微一颤,脑海里一片空白,完全由着本能承受着他激烈霸道的索取。

  即使是在下了药的情况下,男人也不想粗鲁地伤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灼热的吻顺着她精巧的锁骨一路向下,若获至宝般细细品尝,颜若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忍不住低吟出声……

  这一夜,对于颜若来说,很是漫长……

  很快,颜若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怀胎十月,很是艰辛,而颜若比普通的孕妇更加辛苦,因为她怀的是双胞胎。

  等她痛了三天三夜,终于产下一对儿子时,她已经虚弱无力,仿佛死过一次一般。

  她转头看着身旁,那两个哇哇大哭的小家伙,这正是她拼尽全力生下的孩子。

  忽然,一双漂亮精致的手抱起其中一个小孩,颜若顺着那手看过去,那是她的雇主——安芯。

  “颜小姐,这几个月辛苦你了。”安芯人长得漂亮,声音也好听,只可惜不能生育,“好好看看你的孩子吧。”

  颜若微微一愣,她还以为这位安夫人不会让她这个代孕妈妈看孩子的。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只想要一个孩子,你却生了两个,这其中一个自然是归还给你。”她将那皱巴巴,像小老鼠一样的孩子放进了颜若的怀里。

  颜若吃了一惊:“真、真的?”

  “当然是真的,代孕费足够你将这个孩子养大成人了。”安芯将一张支票放到床边,又抱起另外一个小孩转身就走,走到一半突然转头说道,“不过颜小姐,有句话我还是要说清楚。”

  “安夫人请说。”

  “别妄想去找孩子的父亲,你找不起,也要不起,更加不要去C市,明白了吗?”此刻,她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双眼锐利地盯着颜若警告着她。

  颜若点头:“这一点我非常清楚,也很明白,不需要安夫人提醒。”

  安芯面无表情看了她很久:“那就好。”

  出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大冬天的街上人很少,只有三三两两的车辆,颜若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拦出租车。

  不远处的车内。

  秘书兼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安芯,忍不住开口:“安小姐,前面那个站在街边打车的好像是那位颜小姐。”

  安芯正抱着孩子逗弄,闻言动作一顿,抬头看过去,果然是颜若。

  她眼里闪过一抹狠戾的光,代孕这件事绝对不能让陶家知道,颜若和这个孩子如果活着,就像一颗定时炸弹。

  她唇角微微一勾,漫不经心地说:“雪天路滑,陈秘书别不小心撞到了人。”

  陈秘书是安家的老人,闻言立刻会意,狠了狠心,转动方向盘朝抱着孩子的颜若撞去……

  五年后。

  C市。

  一缕刺眼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颜若皱了皱眉,缓缓苏醒过来,她转头望向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他有一张英俊深刻的脸,英挺的鼻梁,眉眼锋利,即便是看了这么多年,还是让人惊艳。

  她眼珠子一转,悄悄拿起手机,对着男人的脸偷拍,不料‘咔嚓’一声轻响,惊得她手一哆嗦,差点将手机砸到男人脸上。

  擦,居然忘记关快门了!

  她赶紧倒头躺下,藏好手机,心里默默祈祷各路菩萨,只希望没惊扰到身边的男人。

  菩萨一向站在她这边,这次也一样,在暗地里保护着她,就像五年前那场车祸,她大难不死,只是受了一点伤。

  果然没吵醒陶宇轩。

  颜若刚松了一口气,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嘟嘟嘟’的震动起来,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尤其刺耳。

  她立刻转头看过去,果然看到男人已经醒了,一双清幽的眸子正看着她。

  “老公,你醒啦?”颜若脑袋贴了过去,跟小宠物似的蹭了蹭他,声音甜甜,“你的电话响了,接不接?”

  他看也没看电话,随手掐断,“老公?”

  因为刚睡醒的缘故,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暗哑,性感得要命,“你这是在向我求婚?”

  当然不是!

  颜若内心如是回答,脸上却是一副羞怯之意,眨了眨眼:“如果我说是,你愿意么?”

  陶宇轩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半响,突然笑了:“你求求看,说不定我真就愿意了。”

  额!

  颜若尴尬地呵呵笑:“我……我开……开笑的,你别太当真啊。”

  她跟陶宇轩的关系只限于床上,她是他的情人,情人就该老老实实站在他身后,怎么可能和他并肩而立,一跃成为陶太太。

  她有这个觉悟。

  “果然很乖。”陶宇轩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满意的勾了勾嘴角,翻身下床,径直往浴室而去。

  颜若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醒悟过来,所以,这厮刚才是试探她吗?

  幸好她有自知之明,没有贪图他陶太太的位置,否则真的有可能被他给‘打入冷宫。’他当初看中的就是她乖,不贪心,不会使手段算计他,也不像别的女人那样纠缠着他不放,他才将她留在身边长达两年之久。

  他们两个各取所需,他要她的乖巧,她要他的钱。

  星期天的人流量格外多,颜若站在酒店外面一直拦不到车,直到一辆黑色卡宴在她面前缓缓停下。

  “上车!”男人的声音没有了刚起床的暗哑,清冽入耳,格外好听。

 

002只是叫他一声老公而已

  颜若只犹豫了片刻,便钻进了车里,车子很快驶了出去。

  “谢谢。”系好安全带后,颜若笑了笑,“还是老公你知道心疼我。”

  陶宇轩目不斜视开车,刚才一出酒店,他就看到她站在寒风里等车,又是跺脚又是搓手,小小的一团被宽大的外套罩住,远远看着格外的滑稽。

  他不吭声,颜若索性也不说话了,昨晚被他折腾了一晚上,根本没睡多久,现在正好他当司机,她也补补觉。

  突然,放在控制板上的手机突然‘嗡嗡嗡’的叫了起来,刚准备入睡的颜若内心是崩溃的。

  “你替我接。”

  看来这个觉是注定不能补了,颜若认命的睁开眼,拿起他的手机,不情不愿的接了:“喂……”

  “小贱人,你是谁?你干什么接我老公的电话?不要脸的小妖精,我老公人呢!”一连串的骂声从手机里传出来。

  颜若懵了:“喂,你打错电话了吧?”

  陶宇轩侧目看过来。

  “不要脸的小婊子,这是我老公的号码,我怎么可能打错!”电话里的女声又尖又细。

  颜若头疼扶额:“你老公是谁啊?”

  “宇轩,陶宇轩!”

  颜若一愣,随即转头望向陶宇轩,抛给他一个‘原来是你的桃花债啊’的眼神。

  电话那边的女人声音那么尖锐,就连陶宇轩也听到了,他一把夺过颜若手里的电话,脸上怒气若隐若现,声音沉冷:“你从哪里弄来我的手机号,温晓静!”

  原来真的是认识的人?

  颜若有些意外,她还以为对方是一心想往陶宇轩身上贴的花痴女呢。

  温晓静就算是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他的怒气,有些害怕,嗫嚅道:“老公我……”

  “老公这个称呼可别乱叫。”陶宇轩嘴边扬起一抹冷笑,“我八字硬,是个克妻的命,温小姐就不怕哪天发生意外,横死街头?”

  颜若嘴角抽了抽,这人嘴真毒!

  不等那边回答,陶宇轩面如寒霜挂断电话,似乎格外的生气,随手砰的一声将手机给扔到一边。

  颜若心疼死了,这手机好贵的,抵她一两个月的工资呢。

  “说话!”车厢里安静极了,陶宇轩的声音骤然响起。

  他脸色很是难看,显然被这通电话气得不轻,颜若眨了眨眼,就想安慰他两句,脱口道:“呃,老……”

  ‘公’字还没说出口,她猛地想起他刚才那番毒舌,这‘老公’真要是叫出来,不是自己咒自己嘛。

  看她一脸吃瘪的模样,陶宇轩勾了勾嘴角,脸色这才好看许多。

  就在这时,颜若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看,表情顿时有些纠结。

  在陶宇轩面前接别的男人的电话,有些不太好吧。

  可是这条线她都努力好几个星期了,要是不接,怕功亏一篑,到时候吃亏的是自己。

  于是,她咬了咬牙,接通了电话,刻意放低声音:“喂,李老板。”

  “宝贝儿,你在哪儿呢?”电话那边的男人声音很大,就跟打雷似的。

  几乎是在瞬间,车厢里的气温骤然下降几度,颜若都不敢去看旁边男人的脸色,硬着头皮回答:“李老板,我现在没空,等一下给你打回去好不好?”

  电话那头,李老板有些不高兴了:“那宝贝儿,你先亲我一个。”

  车厢里的气温就更低了。

  颜若敷衍地‘木麻’了一下,立刻收了电话,扭头就说:“老公,你听我解释!”

  陶宇轩冷笑:“你的生活过得倒挺滋润。”

  “他只是我工作上的一个客户,你别误会。”

  车子‘吱’一声在路边停下,停得又急又猛,颜若整个人都惯性的往前扑,幸好系了安全带,不然她得飞出去。

  “下车!”某人冷着脸下命令。

  “哎……”

  还没等颜若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他给推了下去。

  眼看着黑色卡宴飞驰而去,她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人,生的是哪门子气啊?!

  颜若买好了菜,顺路来到幼儿园门口,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那个熟悉的人影出来,不由蹙眉,怎么回事?

  她立刻给老师打电话,这才知道小贝进了医院,吓得她赶紧打车往医院里赶。

  在来医院的路上,她已经联系过颜梦,知道他们住在几楼,所以一下车她就直奔目的地。

  上了二楼,就看到走廊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椅子上,小家伙低垂着脑袋,穿着洁白球鞋的双腿在空中晃荡,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到他没事,颜若一颗心这才落回原处。

  她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伸手抬起小家伙的脸,细细打量:“你小姨说你跟同学打架了?伤哪里了?”

  小家伙显然是没料到她会突然出现,眼睛瞪得大大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这里,不过已经不疼了。”

  “见血没有?”

  “没有,只擦破了一点皮,医生已经处理好了。”

  颜若点了点头:“你赢了?”

  小贝有些不好意思:“没有,我们打平了。”

  “为什么?”

  “他比我胖,力气比我大,所以没打赢。”

  “哦,那下次机灵点,他让你破皮,你就让他见血。”

  “我知道,遇到比我大的,打不过的,跑为上。”

  “不愧是我亲儿子,真棒!”

  颜梦刚好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听到他们这番奇葩对话,顿时大为恼火,把脚一跺:“颜若,你要死啦!”

  颜若赶紧上前,一把抱住她:“梦梦,幸苦你了,今天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贝是今天中午进的医院,那个时候她和陶宇轩还在酒店里,手机处于关机状态,颜梦估计是想联系都联系不上她。

  颜梦白了她一眼:“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拿了药,三个人一起回家,颜梦忍不住教育她:“小贝贝是熊猫血没错,不能受一点伤也没错,可你也不能教他打架啊!”

  颜若乖乖点头:“好,我知道了。”

  颜梦叹了口气:“不过你也说的没错,小贝太乖了,不学‘坏’一点,很容易被别的同学欺负。”

  颜若不耻下问:“那如何让他不学坏,同时又能不被别的学生欺负呢?”

  “得找根源。”

  “什么根源?”

  “给小贝找个爸。”

  “……”

  “怎么,我说错了吗?”颜梦转头瞪了她一眼,“小贝今天跟别的学生发生冲突,还不是因为别的同学笑话他没爸爸,他自尊心受到伤害,所以才会用暴力方式解决问题……”

  颜梦从车上一路唠叨到家门口,下车时小贝已经趴在颜若肩膀上睡着了,颜梦趁机又教育起颜若来:“看吧,这个时候要是有个男人,你不就轻松了很多?”

  “小贝又不重。”

  “颜若,你存心想气死我是不是?!”

  “……”

  吃完饭颜梦嘴里还在念叨,颜若给沙发上睡着的儿子盖了条毛毯,败给她了:“梦梦,你到底想说什么?”

  颜梦一直‘啰嗦’了这么长时间,颜若就算再笨,也听出话外之音了。

  吃着苹果的颜梦眼珠子转了转,一屁股在颜若面前坐下来,“那个陶宇轩是个不错的选择,你有没有想过……”

 

003他和宝宝太像

  颜若摇头:“没想过!”

  “我还没说完呢。”颜梦没好气地拔高了声音。

  颜若指了指沙发上的小贝,示意她别把孩子吵醒了,颜梦连忙放低了声音:“陶宇轩条件这么好,你都没想过让他给小贝当爸爸,你是不是还没忘记那个姓杜的?”

  颜若脸色一白,但很快恢复正常:“你别胡说!”

  “好,我不提他。那我问你,你既然不是因为他,那是不是想找到小贝真正的亲生父亲?”

  真正的亲生父亲?

  颜若愣了一下,有可能吗?

  颜梦叹了口气:“这茫茫人海的,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太不现实了。”

  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客厅里很安静,怕吵着小贝,也没开电视,只有颜梦‘咔嚓咔嚓’啃苹果的声音,两个女人都默默地看着沙发上熟睡的小天使。

  颜梦从来没这么仔细打量过小贝,今天这么仔细的看着,猛地想起偶尔出现在杂志上的陶宇轩的那张脸,心里越来越吃惊,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她脑子里勾勒出来。

  “姐,你有姓陶的相片吗?”颜梦突然问。

  颜若想了想,拿出在酒店里偷拍到的陶宇轩的相片,翻出来给颜梦,“怎么突然要他的相片?”

  颜梦伸手接过来,看看手机里的相片,又看看沙发上的小贝,最后倒抽一口冷气:“卧槽,他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哎?”

  颜若一愣:“啥?”

  “陶宇轩和小贝啊。”颜梦把手机递过去,“你自己看看,这睡着的模样,这个角度,这五官,这脸型,是不是一模一样?”

  孩子不是像妈妈,就是像爸爸,小贝除了嘴巴跟颜若像之外,其余没一处像她的地方。

  颜若拿着手机认真仔细的看,看到最后自己都鬼使神差的觉得,这两个八竿子都打不到一个地方的一大一小,确实……还挺像的!

  “看花眼了吧?”颜若心惊胆颤的关上手机,“人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像一点有什么稀奇。”

  颜梦嘟哝:“可是这也太像了啊。”

  颜若抿着嘴角没说话。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颜梦怂恿她,“你想办法搞到陶宇轩的毛发或血液,咱们去医院验一验他跟小贝的DNA,一切就都清楚了。”

  “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要不是的话咱们也好继续找小贝的亲生爸爸,如果是的话,那不是皆大欢喜!”

  迫于颜梦的‘强权’,颜若不得不口头上暂时答应下来。

  绅士俱乐部。

  颜若如约来到这里,找到那位李老板所说的包厢,径直推门进去。

  “宝贝儿你终于你来了。”

  李老板是个年近五十的老男人,爆发户,有几个臭钱,喜欢在外面乱搞,他的结发妻子找上颜若,希望颜若帮她收集姓李的出轨的证据,等打上离婚官司的时候她也能多分得一些家产。

  为了完成任务,颜若只好亲自上阵,扮演一回‘小三’,收集李老板的出轨证据。

  颜若柔柔一笑,羞答答开口叫:“李老板。”

  她知道这姓李的就吃这一套。

  果然,李老板爱死了她这副娇弱清纯的可爱模样,搓着手色迷迷地说:“心肝儿,你让我好等。”

  说完,他就猴急的扑了过来,颜若咬了咬牙,忍住心头的厌恶,没有躲开,让他抱了个正着。

  姓李的心中大喜,得寸进尺,撅起嘴就朝颜若的脸上亲来。

  酒味跟臭味交织,颜若被熏得直翻白眼,这一刻无比怀念陶宇轩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怎么人跟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这么恶心猥琐的老男人,她实在是无法忍下去了!

  “呵呵,李老板,我们来喝酒。”颜若转身避开李老板,径直往沙发上坐下,“我迟到了,自罚一杯,先干为敬。”

  没能一亲芳泽的李老板心中很是不痛快,可看到她这么会来事,也就没有计较那么多了,笑呵呵地说道:“一杯怎么够,怎么着也得三杯,来,我们喝!”

  喝下三杯酒的后果就是颜若开始头晕了,她其实不会喝酒,所以赶紧借着尿遁来到洗手间。

  她捧起冷水洗了把脸,冰凉的冷水刺激得她浑身一哆嗦,彻底醒了。

  她的身份是记者,记者自有一套装备,微型摄影机,还有录音笔,拿出来检查一翻,确定姓李的出轨证据都在里头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姓李的,你就等着赔尽家当吧,姑奶奶忍你很久了,哼!

  她收拾好东西打算开溜,刚走到门口,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令颜若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温小姐,在我还没有真的生气前,你最好把爪子收回去。”

  是陶宇轩。

  他怎么在这里?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哪里碰见不好,偏偏在这种纸醉金迷的俱乐部碰见他,万一被他发现了,让她怎么解释?

  先躲一躲?

  对,先躲着,等他走了,她再出去。

  正好还能听听他的感情史。

  说起来,她虽然跟了他一年半,除了知道他叫什么之外,其余的一概不知。

  真要说起来,他们两个人,算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颜若正打算专心听听墙角,可事与愿违,外头进来要上厕所的姑娘与她撞了个正着。

  “啊——神经病啊,躲在洗手间里吓人!”姑娘花容失色的瞪着她。

  颜若压低声音开口:“抱歉啊,不是故意的。”

  姑娘白了她一眼,踩着高跟鞋上厕所去了。

  “出来!”陶宇轩清幽略冷的声音传来。

  不是说她吧?颜若干脆装死。

  “要我进去?”

  算你狠!

 

004被撞个正着

  颜若推开洗手间的门,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陶宇轩看到是她,脸色一沉:“怎么是你?”

  颜若无语了:“不是你让我出来的,还威胁我,不出来的话,你就闯进来……”

  敢情是她误会了啊,呜呜,她好想给自己一巴掌,真是太蠢了。

  他刚才又没看到是她,怎么知道里面的人是谁,说不定他误会是狗仔之类的呢。

  被他一威胁,她就心虚地出来了,这不是不打自招是什么?

  “哟,这位小美女是谁啊,哥不给介绍介绍?”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传进颜若耳朵里。

  她抬头看过去,那人站在陶宇轩旁边,看来是同他一起来的朋友,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陶宇轩没什么表情:“没什么好介绍的。”然后又看着她,“你来干什么,回去!”

  “好勒,我这就走。”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颜若刚跑出没几步,就被一个女人给堵住了去路:“小婊砸,真是冤家路窄!”

  颜若一愣,这女人是在骂自己?可她不认识她啊!

  温晓静看着颜若冷笑,她知道她就是颜若,她出了一大笔钱才查出陶宇轩这一年多来,身边跟着的女人就只有这个颜若,如果对方是个大美女还罢了,可她偏不是,只是个平凡普通的女人,没她高没她瘦还没她美,怎么样温晓静都不能服气。

  以为陶宇轩对这个女人有多好呢,现在看来,不过尔尔,摆脸色给她看,还冷言冷语的赶她走,说不定也只是一个被玩玩的破鞋而已。

  温晓静是个模特,当初是陶宇轩一手捧起来的,她自认为陶宇轩是喜欢她的,如果不是,何必给她那么高的地位?

  正好,她要借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陶宇轩的心。

  温晓静扬起巴掌,就朝着颜若扇下去:“不要脸的狐狸精,抢我的男人,我打死你!”

  这台词太熟悉了,颜若瞬间记起,这位原来是前天在陶宇轩车里那通电话的女主角啊。

  她这两年记者也不是白当的,训练出了超强的反应能力,所以成功地躲开了这一巴掌,并反手截住温晓静的手,再狠狠的甩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颜若一惯的原则。

  温晓静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被她甩的‘蹬蹬’后退好几步,最后一个没站稳,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你——”

  “你什么你!”颜若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你成年了没有?嘴里就成天男人男人的喊,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成天想着男人,我要是你妈,我一准儿大嘴巴大嘴巴的抽你!滚!”

  温晓静被她说的面红耳赤,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眼睛这么毒,她今年刚满十九,由于个子高挑,又爱打扮,所以平常别人看到她都不觉得她小,只有这个女人看出来了。

  “你……你欺负我!”温晓静留下这么一句后,就哭着跑了。

  颜若无语,她还没有说别的狠话呢,那个温晓静就这么跑了啊。

  她摸了摸鼻子,回头,只见身后两个男人齐刷刷地看着她,那目光——唔,有点儿深邃。

  “那什么,见笑了,你们慢慢玩,我先就走了。”颜若打算开溜。

  “站住!”

  没听见!

  “下个月的钱不想要了?”某人无情冷酷的声音。

  陶宇轩会每月定时将钱打到她的卡上,她需要那笔钱,所以现在还不能忤逆得罪他。

  颜若脸色一僵,立马转身跑过去,亲密地挽住陶宇轩的胳膊,甜蜜蜜的笑:“老公,我跟你开笑的。”

  “卧槽!”一直站在旁边看戏的袁绍,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这女的是嫂子?!”

  都叫老公了。

  他怎么不知道陶宇轩结婚了,不会是玩起了隐婚吧?还以为他心里只有安芯一个人,没想到还能接纳别的女人,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知道这个人误会了,颜若抬头去看陶宇轩,但他好像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微微挑了挑眉看着她,似乎在看她怎么回应。

  这又是在试探她?

  颜若想到这里,莞尔一笑,解释说:“这位先生一看就没谈过恋爱吧,这是情侣之间爱的称呼呢,我不是陶太太。”

  她说过,她一向有自觉。

  陶宇轩眸子微眯,瞥了她一眼。

  袁绍嗤地笑出声:“我没谈过恋爱?简直是笑话!我谈恋爱的时候,你这丫头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

  颜若恍然大悟的点头:“原来是早恋加早熟啊!”

  袁绍被噎了一下,正要说话,有另外的声音插进来。

  “宝贝儿,你怎么去洗手间去了那么久,咦,你们是谁?宝贝你怎么跟他们在一起,快过来!”

  李老板?

  差点把他给忘了。

  颜若当然不会过去,“那什么,李老板,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跟你联系。”

  这两个多星期里,要收集的证据也差不多都收集齐了,她还跟那个猥琐的男人浪费时间干嘛!

  忽然耳边一热,陶宇轩俯身凑到她跟前,声音凉薄,“宝贝儿,嗯?”

  周围的温度似乎突然下降了好几度,颜若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抬头,正好对上陶宇轩那双漆黑幽深的眸子。

  “他是那天在车里给你打电话的那位‘客户’?”

  颜若张张嘴,无力的解释:“他真的只是我一个客户而已。”

  “什么客户会把工作对象叫宝贝儿,嗯?”

  “我……”

  “李老板是吧。”不等她解释,陶宇轩突然松开她往前走过去,颜若心里咯噔一下,呃,他要干什么?

  那李老板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我是,你谁啊?”

  “我是谁不要紧,后面那位颜小姐你认识?”

  “当然认识,他是我女朋友,我告诉你们,你们别动歪心思,她是我先看上的。”李老板警惕地盯着陶宇轩,这两个人看起来好像也不是普通人,不会跟他抢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