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儿情人节专稿||亮出你的舌苔或者空空荡荡[第3辑||北京评论[第119期]

北京评论 2021-01-12 15:16:55



出轨

 

有人为爱而出轨

有人为理想而出轨

有人为钱而出轨

有人为欲望而出轨

没出过轨的女人

没有一个是好女人

2018-1-9



李白也不行

 

我是生育力强的女人

在我旺盛的年龄

国家机器阻止了我的生育

就是李白也难以

帮我搬开这个机器

2018-1-9

 

 

很久

 

李小娟问我

你做爱要多久

我说很久

其实我也不知道

很久到底是多久

昨夜我认真看了时间

居然只有十分钟

2018-1-2

 

 


 

每晚临睡前

看到自己肚脐下

横切的痕迹

我都肃然起敬

要是二胎

我属于高龄产妇

再挨一刀的话

我成了二

如果竖切

就成了十字架

2018-1-9



因果

 

每次做爱

都哆嗦

总有两个

堕胎的婴灵

在我眼前晃悠

它们

叼着奶嘴

叫娘

2018-1-16



王二花如是说

 

我不担心小三小四这个问题

我担心的是

我爱的男人成了

国家机器

2018-1-12



爱情

 

它不如吃饭重要

不如金钱重要

如今我的爱情

只剩亲情

它不如工资卡重要

2018-1-19

 

 

关于爱

 

被窝的温度

跟男人的暧昧

成正比

2018-1-20

 

 

佛系大妈

 

自从有了皈依证

给我打电话的特多

有的特好奇

问我怎么闭关修炼

还有的叫我师兄

约我一起取经

更有奇葩的问我

性生活怎么办

2018-1-22



女人40


有人说女人

40如虎

还有人说

女人40豆腐渣

我老公叫我母老虎

他每次这么叫

我都好像又过一回

母亲节

2018-1-13



像短诗一样短

 

花在瓶里

用不了几天就蔫

爱做不了一会就完

2018-1-29


资料回放|阅读请点击

陶春霞情人节专稿(2016年)

诗  一情人节专稿(2017年)




每次聚会都有传说
          
席间同学们纷纷敬酒
恭喜李小娟变成了李局
然后她
挨个碰杯祝贺
酒过三巡
有人开始咬耳朵
“女人只要豁出去
啥长都能当”
      
             
暗示

姐妹聚会
李小娟带个王局
让我们认识
这个男人紧握我的手
说相识恨晚
还用大拇指按按
我手心


     

重口味

表哥去非洲打工回来
带回黑人女朋友
忙坏了
亲戚朋友
他们都很好奇
黑妹敲起鼓
给大家调气氛
在欢快的节奏中
大家捂着鼻子
死不承认
她的狐臭

 

 

在教堂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

参加同事婚礼
在十字架前
牧师祈祷
新人在安排的程序里
配合着
我在心里默念着
阿弥陀佛
配合着

 


听声

李小娟约我出来
我们坐在谷堆旁边
她满脸怒气
掏出耳机
我们一人一个耳麦
里面一个女人的喘气
越来越急促
后来哼哼唧唧
床垫子好像在磨擦
摩擦声越来越大
十几分钟后
传出呼噜声
事实是
她出差几天
把录音笔
放在家中
床垫下
录下来的
声音



感谢

王二花带着礼物
来我家
感谢
帮她掌握了证据
她借我的录音笔
放在老公车里
录了和小三
调情的实况
这个录音
好像降龙十八掌
她每次拿出笔
老公就掏出2张老毛头
有时掏出3



证据

我朗诵用的录音笔
借出去后
就像泼出去的水
每次都收不回
成了手里的利剑
她们挺直腰杆
有了话语权



 


诗歌是衬衣上第三个纽扣

这话谁说的
真贴切
每次我穿着衬衣
都把前三个扣子解开
一低头便看见
翘起的乳房
就像看到自己
没老去的心
望着街道上
浓妆艳抹的姐妹
才发现
自己早已素颜
只是偶尔写些诗歌
在镜子里
聊以自慰



下辈子

我盯着儿子
快一个小时了
想到这个生命
是无数精子卵子
偶然的碰撞
就联想到概率的问题
男人和女人
即使相遇了也不一定相知
即使相知了也不一定结合
即使结合了也是滚来滚去
最后连爱都懒得做
我们都成了低头族
只有说下辈子

 

 

婚姻

 

温暖的大床

已经睡得面目全非

有时

像大海

却听不见涛声

 

 

情人

他隐藏在我的诗里
与我每日互动



读老德的下半夜

我总是看见老德
下半夜
从这个群出来到那个群
在诗歌里
帮女人
脱掉多余的衣服
每次都有一只蝴蝶
恰巧落在他手机上
我猜他的诗歌
肯定与蝴蝶有关
这个雨夜
我要是与他不期而遇
就送他一篮野花
在虚拟中
私藏一个春天

 


十年

从论坛到微信
总碰上女诗人被八卦
都是从床上那点事说起
一下子蹿出的男女
都是网红
我数羊的时候
数也白数
就像看老德的诗
看也白看
十年了
请不要用做爱来说爱我
也不要拿海子来说事





习惯

看电视剧两个人接吻
要上床时
老妈都吩咐孙子
帮她拿眼镜
转移他的视线
今晚还没等吭声
画面上刚拥抱
他就起身
并且带上奶奶的
老花镜
拿出一本书
翻来翻去

 
廉颇老矣

邻桌的老头
吃一块肉
咂摸一口酒
唠叨着
廉颇老矣
一边吃
一边流泪
他警觉地发现
我看着他
赶紧擦干眼泪
那个手
握成拳头
又松开

     

我和草原有个约会

羊白天在草原“咩咩咩”
她跑过去合影
晚上羊架在篝火上
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烤熟后服务员
撒上孜然
她拿着羊腿
连骨头都啃光了
她又用吸管
把骨髓吸出来
吃完吧嗒吧嗒嘴
“这块最补钙”

 

 

有关画家的联想

苹果在塞尚画中
反复出场
他对苹果的疯狂
就像凡·高对向日葵
莫奈对睡莲
齐白石对大虾
德加对芭蕾女演员
后人喜欢评价
更多的是
盯着他们的卖价
和背后的绯闻

 


称呼

见到她
我就想到应聘
那种询问
差点把祖宗八代
供出来
以前叫她山花
现在统称
王总监

 

 

他娘的

每次我编辑
微信公众号
都有双机器人的眼睛
在盯着我
好像我手指一颤
就会触痛国家的神经


 



人体课

上午画人体
模特是个美女
整个教室安静得
能听到喘气声
不时有人咳嗽
最边上几个男生
他们每次咳嗽
像是定的暗号
还挤眉弄眼
他们
最终也没有画
我也没有

 

 

条件反射

妈妈被病魔缠身
她一喊疼
我的心
就咯噔一下

 

 

变脸

他曾经是昆剧演员
后来嗓子哑了
分到我们单位
做办公室主任
见到经理表情夸张
转身见到员工
一脸严肃状
见到女的
眼睛成了一条缝
色咪咪的
趁着没人看到
有一次
捏了一下我的屁股

 


连锁反应

一看到女诗人
被八卦
我写诗的时候
就特别警惕
严肃的整好衬衫扣子
正襟危坐
像极了知识分子

 

 

花开二度

桃花太不正经
白露时节
我吃桃
它开花

 

 

盛情难却

同学聚会后
卖保险的和直销的
对我最热情

 


原班人马

三十年前
诗人老德
烫着爆炸头
穿着喇叭裤
提着录音机
跳着交际舞
完全不顾
老年人的感受
三十年后
他发布微信平台
在后半夜
对一个寡妇赞美
还拿丈母娘说事
完全不顾
年轻人的感受
我想来想去
他们是
原班人马




这儿好冷

死去的爸爸
托梦给我
我赶紧行动
棉衣棉被空调
最后想想
还是
带一本毛主席语录吧
小时候
每次看见爸爸高举语录
总是满面红光

2016.12.26



我和国庆的关系

我和赵国庆光屁股长大
我曾用两小无猜来形容
我和钱国庆是小学同学
我们是课桌上有分界线
私底下拉勾上吊的关系
我和孙国庆是初中同学
我们互相学习打小汇报
我们是假装成熟的关系
我和李国庆是高中同学
我们有一段懵懂的感情
我们是彼此的处女星座
我和魏国庆后来领了证
在城墙里表演翻云覆雨
有了儿子名字叫魏家庆
妈妈说你这辈子怎么绕
也绕不开国庆这是命啊
2017.10.1



恐惧后遗症

对门独居的老太太
抽支烟把自己烧死了
楼外是围观群众
我在楼里看楼外
他们拿着手机各种拍
我害怕火烧到我家
然后消防车来了
然后救护车来了
然后她四仰八叉抬走了
然后我中毒了
然后我走出家门
然后就不停地打电话
然后我成了祥林嫂
2017-2-26 

 

赴约

昨晚做个梦
20年前坠胎的婴儿
转世投胎变成云
每次我去寺庙
她都赶来
就是不让我抱
连个痕迹都没有
今天说好
拍个视频
让我看个清晰


创意

我正在写诗
被一个词哽住了
这时有人敲门
我打开门一个尼姑
把财神送到我
面前她比我还年轻
光头一对乳房
高耸我突然
觉得我的诗太乏味
我应该像她一样
用创意敲开
一扇扇门



17


发现她前夫出轨
45
岁离婚
55
岁乳腺癌单侧切除
58
岁复发双侧切除
又转移到淋巴
她说她是长期压抑
没有性生活
气血不畅淤堵
早知道这个下场
何必吃斋念佛
她停顿了一下
双手合十


那都不是事

庙里的喇嘛
说的青海方言
我们听不懂
他们打着手势
指着捐款箱
老妈
拿着一张老毛头
放里面
喇嘛竖起大拇指
又看看我
我又放里一张
他点头
出了庙门
我长出了口气
抬头看看天空
仿佛听到
那都不是事



图为朵儿(本版图片均为朵儿提供并授权发表)



还我安静 

杨大林欠债不还
电话:130xxxx7777”
定睛一看
小区里
电线杆
楼道
墙上
像狗皮膏药
有的完整
贴着
有的半张着嘴
贴着
我走到四楼
家大门
也贴上了
我突然想起
认识他



看朋友圈晒照片  

那个叫二黑的狗
有时在她床睡
有时跟她吃一碗饭
有时一起兜风
我总是
不由自主地点赞
关键是突然
很突然
她朋友圈晒狗肉馆
吃肉的照片
她开心地喝酒
还有一个人蹲着
给她上着烟


清明
 
诗稿
在墓地
烧了
都是我
一厢情愿


骨头
       
我也曾拜师学艺
运用墨骨法
画着
怎样小心的用力
那朵花就不醒
我不画
它就一直睡
把骨头变成灰
还是画不出
它的魂


遗嘱


我想告诉你
我是肉体的诗人也是灵魂的诗人
这是我临终前唯一要说的话
我奇怪以这样的方式
告诉你
在人群中
我有足够的耐心
交出最后的苦涩
我们需要静下来
在某个夜晚
我住在黑匣子里
一锤定音之后
听见你说
我比玻璃还透明


老同学
 
我以为认错了人
这情景很戏剧化
无数个从前的她在我眼前
晃来晃去
我的头脑开着小差
我说
怎么不像了
她以为我说的是
眼睛肚皮和乳房
她说
除了自己
啥都不是原装的
整整一个上午
我像端详一件工艺品
在她眼皮底下
作茧自缚


▎悟

太久了
原有的逻辑
看起来那么盲目
古道西风
竟等来一匹瘦马
小桥流水不知怎的
倒影着
倒塌的人家





朵儿简介

朵儿,原名许晓华,河北承德市人。1985年开始写诗,1987年发表诗作至今作品散见《葵》等报刊;作品入选《2007年中国诗歌精选》《中国网络诗歌前沿佳作评赏》《河北诗选》《河北青年诗典》《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等选本出版诗集《朵儿》。

提示点击上方总标题下"北京评论"免费订阅本微信平台

北京评论总编:皮旦


[]北京评论微信号(搜索关注):bjpllt2015

[]皮旦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48323502

[]皮旦信箱:bjpllt@sina.com

[]皮旦微信:bjpllt

[]皮旦微信:拉至本版最下方长按图“识别二维码”

长按图“识别二维码”

或扫一扫

即可关注北京评论


长按图“识别二维码”

或扫一扫

即可加皮旦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