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妈产后肚大如未生,丈夫怀疑没生完,检查后让人哭笑不得

教你手工编织 2020-04-09 04:26:12

1
001求求你,不要那么残忍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大雨瓢泼而至--

  手术室外,慕月莹用力的抓住门框,泪流满面,她摇着头竭力的哀求着抓着自己手臂的男人:“不……不……项先生,求你了,我求您了!孩子还不到八个月,你这样太残忍了!”

  项亦辰看着她,目光冷然,拽着她手腕的手,力道几乎捏碎手心里那纤细的腕骨,俊美的脸阴郁,如同此时天气,让人不寒而栗。

  慕月莹的指甲已经断了,可是却依旧不肯松手,“项先生,求您放过孩子吧,我求您了,这样孩子会死的,他会死的!他也是您的孩子,也是一条命……我求求您……”

  “项先生……现在如果再不进行手术取出脐带血进行移植手术,恐怕……”一旁医生用冰冷的语气提醒着他。

  项亦辰面色清冷,抬眸朝她身后的人偏了偏头,“拉她进去!”

  一旁的数名护士得到命令,纷纷上前,残忍的掰掉了慕月莹紧扣着门框手指,将她往手术室里面拖……

  “不……不……项先生!你们放开我!啊--项先生!求您了,求您了!同样是你的孩子,一命换一命,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怎么可以!项亦辰--”

  慕月莹歇斯底里的嘶喊,回荡在整个楼层,那么的哀凉,可是却还是抵不过此时手术室外男人阴冷的目光。

  他沉着脸,孤傲的转身,眼眸中的深邃,不容人窥视。

  他看着手术室门缓缓合上,那凄厉的嘶喊声,也慢慢的远去……

  项亦辰微微侧身,看着一旁的医生,淡淡道:“手术必须成功。”

  三个小时后,慕月莹在噩梦中惊醒,满头是汗。

  她看着天花板,好半天才有了一点反应,动了动眼珠。

  病房内,只有一盏床头灯,她的床边,还坐着一个人。

  她定了定神,转眸看向对方。

  项亦辰整个人没在黑色之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她看着他,一直看着,直到对方打破了这份沉默--“需要叫医生过来吗?”

  她张了张嘴,喉咙干涩的说不出话来。

  项亦辰伸手将一杯水递到她嘴边,里面有一根吸管。

  慕月莹看着他,始终不语。

  项亦辰没强迫她,又把杯子放回了桌上。

  然后,用他惯有的冷漠淡然的语气,像是在和她谈生意一般的说道:“你爸爸的高利贷我已经派人解决了。这是自闭症研究专家王医生的名片,我已经交代好了,所有疗程的费用我会负责,等你同意,我就会派人去接你弟弟过去。”

  说完,他又拿出了一张支票,放在了她手边。

  慕月莹动了动手指,视线停留在她手边。

  项亦辰继续道:“因为中间出了意外,没有按照原有约定,所以这些是额外补偿。你是剖腹产,你可以在医院继续休养,直到你痊愈为止。”

  说着他便站起身,“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的助理。”

  “等,等一下。”慕月莹叫住了他,她的目光有点闪烁,但还是带着一点期待,“我的孩子,他好吗?”

  项亦辰站在那边,微微侧头,低头看着她,道:“死了。”

  他的态度就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一般,那么平淡,没有一丝动容。

  慕月莹一愣,随后,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涌……

  “在你眼里,那个孩子,只是你孩子的备用血库对吧?所以它的死活,你就没有半点在意过,只是用完就扔了?”

  项亦辰深呼吸了一下,看着她,“这件事,我希望你自己明白,我要的只是脐带血,至于其他都是多余,我都不需要。”

  慕月莹看着他,最后只是笑了笑,道:“对啊,一开始你就和我说的很清楚了,只是我自己想多了。”

  说着,她紧紧的攥着那张支票,看了看,笑道:“项先生好大方,一下就给五十万这么多。”

  “这些够保障你未来的吃喝。好了,早点休息吧。”说完,他径直的走出了门。

  慕月莹无力的躺在床上,静静的望着窗外,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下来……

  两年后,江城,C•G杂志社--慕月莹揉了揉酸疼的肩膀,准备整理一下东西下班了。

  这时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她看了看,是同事小燕的电话。

  都已经是智能手机的时代了,而她依旧用着三四百块的老式手机。

  “喂,小燕,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两声喷嚏声,而后便听到那沙哑的声音央求道:“小月,你行行好,明天帮我去采访一下那个项亦辰吧。”

  慕月莹下意识的紧了紧拿着手机的手。

  这两年,她从未离开这座城市,而这个人的名字,也在她的生活中挥之不去。

  她是杂志社的一名小记者,而他,则是商贾大亨,是众人仰望的神,而谁也不会知道,她曾经那么近的靠近过他……

  “可是这个采访不是都是你负责的吗?你都准备了一个月了,而且你要我帮你去,小燕,你别开玩笑!这件事,关系重大!”说着,她压低了声音,试图推掉这个工作:“万一搞砸了主编一定会杀了我的!”

  小燕苦哈哈的说道:“整个杂志社,我和你关系最好,拜托了,帮帮我吧,况且医生说我是病毒性的感冒,我真担心我还没进他们公司大门就被轰出去了。”

  “你看我穿的这么寒酸,你就不担心我会被直接轰出去吗?”她随口扯了一个借口,“还是算了,你要不找别人吧?或着另约时间?”

  慕月莹的心都颤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项亦辰这三个字,依旧还是忘记不了他那种冷漠无情的样子,叫人心寒。

  “你没衣服啊?这还不简单啊,明天早上,我叫我家哈尼给你送过去!”小燕似乎抓到了借口。

  慕月莹一时间竟然也无话可说。

  最后她也只得勉强答应了:“好了好了,我一会儿顺道去你家一趟,看看你。”

  第二天,她向小燕借了一条名牌裙子便坐着公交车早早去项氏集团了。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问,而且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面对那个男人。她身上只揣着小燕给她的录音笔和一张提问的稿子,一路忐忑的看着稿子,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2
002被冷血男发了律师函

  慕月莹到了项氏集团总部大楼,站在大楼外,似乎就能感受到大公司那种让人窒息的气场。

  她真的后悔没挑小燕那件高定的小西装,她甚至发现,就连前台,都是一身名牌,全身散发着香奈儿优雅高贵的五号款香水的味道。

  前台告诉她,项亦辰还没回来,让她先等着,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坐下,大门口便起了一阵骚动……

  慕月莹立即回望过去,一辆黑色宾利准确无误的停在了大门口,随即立即有人上前去拉开了车门。

  项亦辰从里面探出身,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这一点没人会否认。他非常英俊,高大,穿着一身得体的灰色西装,依旧简单,却透出强大的,让人窒息的气场。

  似乎就连他淡淡扫过一眼,都会让人忘记呼吸一般。

  他一手抄在西装裤子口袋中,脚步并没有半点停留,干脆利落的向那边电梯出去。

  女秘书快步上前,一一报备着今天的行程。

  “C•G?”项亦辰淡淡应了一声,“是的,约在十点做简单采访,我只给她十分钟的时间。”

  项亦辰淡淡的“嗯”了一声,与此同时,他已经从慕月莹面前径直走过……

  她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垂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握紧了拳头。

  她的视线紧紧随着他移动,而他的余光若有若无的从她身上轻轻的扫过,但仅仅如此她便已然方寸大乱,要不是双腿不听使唤的移动不了,恐怕她此时已经落荒而逃了。

  而此时,那个男人,便已经走进了那边的电梯,转身,电梯门缓缓合上,一气呵成……

  等了没多久,她就被告知可以上去做采访了,秘书将她一路引到了项亦辰的办公室外,道:“总裁已经在里面等您了,请。”

  慕月莹发现自己的腿都在发抖,她深吸一口气,最后还是咬着牙跟着秘书走了进去……

  办公室非常大,通透而明亮的玻璃墙将整间个房间照的格外明亮。

  因为里面的所有摆设都是简单而单调的白加黑,所以甚至有点刺眼。

  秘书将她直接引向了那边的那张黑色的L形沙发旁,她战战兢兢的靠近,项亦辰则静静的慵懒的靠在沙发上。

  “总裁。”秘书很恭敬,而后便立即出去了。

  果然是经过严格调教过的,带她进来,毕恭毕敬,做到了大公司应有的大气风范。将人带到,随即出去,便是表现出了对老板的敬重。

  秘书出去以后,慕月莹则依旧僵硬着站在原地。

  项亦辰微微抬眸扫了她一眼,眸子里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神色,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慕月莹下意识的握了握自己的双手,尽可能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她暗暗告诉自己,她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要说的话,于是道:“项先生,很高兴今天能采访您。”说着,她大方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我是今天的采访记者,慕月莹。”

  项亦辰看了看她,便也站起了身,伸出手,和她握了握手,表现出了一位绅士对女士的尊重。

  当他们的手指碰到一起时,几乎让她窒息。慕月莹随即慌忙地抽回手,努力的调整着她的呼吸频率。

  两人坐下,项亦辰向后靠了靠,视线掠过面前的女人:“慕小姐。”

  慕月莹心头一颤,他的口吻不是询问而是肯定,“是。”

  项亦辰淡淡扫过她的脸上,道:“我记得今天约好的采访记者是一位姓唐的小姐。”

  慕月莹回答道:“不好意思,我同事因为重感冒,所以我临时代她过来的。”

  “临时?”项亦辰微微挑眉,看向她,“但是我这里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慕月莹随即一愣……立即想要解释:“项先生,很抱歉,这件事……”

  项亦辰随却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直接打断了她,道:“不好意思,慕小姐,我拒绝这个采访。”

  “项先生!”慕月莹闻言一下就着急了,也不管什么,立即站起身阻止道:“项先生,这件事确实是我的疏忽,我可以给您道歉,但是您的采访……”

  “取消了。”项亦辰沉声道。

  慕月莹喉咙里后半句话被他直接给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她愣愣的看着他,项亦辰转身,把秘书叫了进来。

  “总裁,您有什么吩咐?”秘书进来的时候视线扫了一眼站在那边的慕月莹。

  项亦辰依靠在桌前,道:“送慕小姐出去。”

  慕月莹闻言,上前几步,竭力想去争取,道:“项先生!您不是说会给我十分钟时间吗?你堂堂的项氏集团的总裁,怎么可以说话不算!”

  项亦辰手指点了点桌面,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会儿,道:“Brett,通知律师,发一份律师函去C•G杂志社,告他们违约。”

  “是,总裁。”秘书Brett恭敬的应了一声。

  “项先生!”

  不过慕月莹被Brett挡了回去,道:“慕小姐,请。”

  慕月莹最后还还是灰溜溜的离开了项氏集团……

  杂志社。

  慕月莹垂头丧气回了杂志社,但没想到,项氏集团的工作效率快的超过她的想象。

  律师函已经比她快一步的送了过来。

  主编怒不可遏的将律师函直接扔在了她脸上,“慕月莹,你有什么资格去采访项亦辰?!谁给你的这个胆子!好了,现在他们要告我们违约,你自己说,怎么办!”

  一旁有人冷言冷语道:“就是啊,现在下个月的封面要开天窗不说,还要被告违约赔偿。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自不量力。”

  主编越想越气不过,道:“慕月莹,我告诉你,不管用什么办法,这件事,一定要给我解决了,不然的话,也就不是卷铺盖走人就能完事儿的,听清楚了没有。”

  慕月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主编。”

3
003她不得不去求他

  慕月莹提着一点菜,穿过狭窄的过道,楼下墙壁上写满了大大的“拆”字,径直上了三楼,手里还拿着几封寄放在外面报摊上的信。

  拆了几封,都是水费电费的催账单,还有一些广告信件。

  她叹了口气,显得有点无奈。

  到现在脑子里还是一团混乱,今天发生了太多事,冷静下来后甚至觉得有点不太真实。

  唯一能提醒她。今天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那就是主编的警告:这件,她一定要负责到底,不管用什么方法……

  而这意味着,她必须去找项亦辰,请求他撤诉,至少她必须负责将杂志社的损失降低到最低。

  她揉了揉额头,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的噩梦,怎么都挥之不去。

  那天之后,她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没人在意更没有人过问。

  身体恢复后她便开始四处打工赚钱维持姐弟两人的基本生活。因为营养不好和长期劳累,她显得有点苍白消瘦,但她还是咬牙撑了过来。

  原本以为他们再不会有什么交集了,没想到……

  想着,她推开门,看着蹲在那边玩着积木的弟弟,她叹了口气,蹲下身摸摸他的头,十岁的孩子,却一直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她却无能为力。生活都成问题,还有什么能力去为他找医生治疗呢?

  “姐姐回来了。”她笑着道。

  但其实她知道,他不会回应她,弟弟的这种疏离,她也已经习惯了,看着他,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至少她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第二天,天气预报说有暴雨,天阴沉沉的。

  慕月莹还是提起了勇气走进了项氏集团总部大楼。

  当然,今天她可没有昂贵的衣服打扮自己了,甚至看着还有点寒酸。

  她这副样子直接被门口保安给拦在了外面,“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不能让您进去。”

  “我是采访记者,昨天来过的,我有急事找项先生,麻烦你们让我进去吧?”慕月莹恳求道。

  两名保安相互看看,或许还觉得有点好笑,道:“这位小姐,您别开玩笑,麻烦您出去,不然的话我们就要报警了。”

  “这是我的记者证,我真的有急事……”

  保安根本没理会她,直接将她往外推……

  就在僵持之际,慕月莹远远的就看见那辆醒目黑色宾利项氏集团大楼靠近。她立即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两个人直接向宾利车跑了过去,“项先生!项先生!”

  但她刚靠近车子,另外有人直接将她当了下来。项亦辰从车内探身出来,慕月莹立即大喊着:“项先生,项先生……麻烦您能给我一点时间,拜托!给我一点时间!”

  项亦辰侧头看了她一眼,慕月莹的话一下哽在了喉咙口,立刻安静了下来。

  旁边Brett立即道:“抱歉,总裁,这里我会处理好的。”说着,正要上前。

  慕月莹握了握双手道:“拜托,项先生,请您给我五分钟,不不不,一分钟,就一分钟,请您听我说好不好?”

  项亦辰看了看她,伸手挡了挡Brett,道:“好,一分钟,你想说什么?”

  慕月莹听后,心中一阵惊喜,她靠近项亦辰,仰起头望着他,“项,项先生,请求您撤诉行不行?昨天采访的事,是我疏忽没有提前报备,但是我真的是无心的,我没想那么多,项先生,拜托了,请您撤诉吧。”

  项亦辰一手抄在裤子口袋中,看着她,问道:“理由。”

  慕月莹一愣,她看着他,张了张嘴。

  项亦辰道:“我的要求我在接受采访之前,Brett应该已经和你们杂志社进行过交涉,所以现在你们违约在前,请问慕小姐,我有什么理由撤诉?”

  “我知道我没资格采访您,但是……”

  “既然清楚了……”项亦辰还没等她说完便直接打断了她,道:“我没必要再解释什么了吧?”

  “我……”

  “一分钟时间已经到了。”项亦辰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但没说什么,径直的向公司大楼内走去。

  慕月莹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背影,一股莫名的委屈涌上心头,她紧紧的握紧了垂在两侧的手,侧过头,眨了眨眼睛,眨掉了快掉下来的泪水……

  项亦辰站在电梯内,在电梯门关上的最后一秒钟看了一眼大门口,那个娇弱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身后通透的玻璃墙外,雨水强而有力的冲刷着玻璃表面。

  项亦辰欲言又止的看着窗外。

  身后的Brett问道:“总裁,今天的事是不是要……”

  “不用了。”项亦辰收回了视线,但没继续说什么。

  Brett也没继续问下去,而是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怎么做了。”

  项亦辰“嗯”了一声。

  “对了,总裁。”Brett将一份资料递了上去,道:“这是慕小姐的住处,以及她所有兼职的地点。”

  “兼职?”项亦辰看了看Brett。 Brett道:“是的,或许总裁给的钱已经都用光了吧,我去过她住的地方,是我们公司最近刚投资的位于西市街那边,而且我也打听过,她确实和她弟弟住在一起,不过……慕小姐似乎并没有为她弟弟找任何医生,而且生活的挺窘迫的。”

  项亦辰垂眸看了看手上的资料,目光微微一凉,最后走出电梯的时候,随手将手中的那张纸还给了Brett,道:“窘迫?”

  说着他笑了笑,“昨天还是一身名牌,今天就一身寒酸的站在我面前。Brett觉得她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