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男童给流浪汉销赃 “哥哥说,让我别学他…”

华商报今日渭南 2019-08-22 08:18:33

核心提示:
      小马被批捕时,“弟弟”亮亮(化名)正在教室里上课。这对相差13岁,在两年多时间里建立起深厚感情的“兄弟”,如今虽然只相距约8公里,人生的路却可能背向而走。华商报记者采访发现,相似的经历让两个留守或曾经的留守儿童成为“最亲的人”,其中,家庭的不完整,从小缺少关爱,尤其是缺少父母的爱,既是让两人心走到一起的重要原因,更是小马至今无法回头的重要原因。

  1月16日,在渭南市临渭区看守所,当给“弟弟”亮亮(化名)唱出“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这句歌词时,小马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同一时间,在约8公里外的亮亮家,因为生病他没去上学,正坐在床上用渭南市特殊教育学校爱心捐助的点读机学习拼音和汉字。
      而这,也正是小马一直以来,希望弟弟去做的事。
  有着几乎相同的经历、又因缘成为亲密“兄弟”的二人,21岁的哥哥小马已无法回头,幸运的是弟弟没有重蹈覆辙。而与这兄弟二人相似,截至去年11月底渭南全市还有33321名留守儿童,如何预防这些孩子因缺少关爱、缺少教育而走上人生的歧路,是此事件中的亲历者们都在思考的问题。


路边一声炮响 哥哥认了小兄弟
  1月12日,小马被检察机关批捕。当日,是亮亮上学的第二天,因表现好,老师给他的额头贴了“优”字鼓励。对于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巡特大队便衣中队中队长周佼来说,经手的这起案子已暂时告一段落,但她的心却一半是欣慰、一半是遗憾。欣慰的是社会各方帮助亮亮走进了学校重拾学业,而遗憾的是,小马在初入歧途时却没有人能拉一把,越陷越深,最终身陷囹圄无法回头。
  去年12月7日凌晨,周佼和同事在街头巡逻时,发现一名流浪汉提着两箱高档白酒,十分可疑。流浪汉很快被方控制,而在他栖身的一片草丛中发现藏匿的大量充电宝、烟酒和牛奶等物——都是赃物。
  嫌疑人小马21岁,榆林人。民警在对他的身份进行核实时,他最先说自己叫“小小”,“显然这不是真实姓名,”周佼回忆,经多名民警费尽周折,最终确定小马身份,并查明帮助销赃的是8岁男孩亮亮。
   “在他(指小马)小时候,家里条件很差,母亲是四川人,父母分手后,母亲回到四川,而父亲外出打工,他就成了一名留守儿童。”民警说,小马从小非常喜欢音乐,想学音乐却因为家庭条件太差等因素未果,由此,觉得是父亲耽误了自己的梦想。初中辍学后,小马带着从家里拿的3000元钱开始流浪,先后到北京、四川等地,直至2015年前后来到渭南。
  同年,亮亮和爷爷、奶奶来到渭南。与小马经历相似,亮亮父母因打工时相识并一起生活,在亮亮3岁时分手,后双方再无联系,父亲南下打工,亮亮被交由爷爷奶奶照顾。目前,亮亮父亲已重组家庭,并再育有一子。自到渭南后,亮亮父亲3年来一直没有回过老家,也没有来过渭南看望儿子。
  亮亮和小马的相识,缘于亮亮刚来渭南时的一次路边玩耍。当时亮亮在路边放鞭炮玩,小马从旁经过。“哥哥,我们一起玩吧……”亮亮拉着小马的手发出邀请,而小马则有些犹豫,但禁不住央求,俩人一起在桶里放了个鞭炮,由此成为朋友。
  从去年9月起,小马便带着亮亮作案,从起初针对路边乘凉市民随意放置的手机和充电宝顺手牵羊,到后来小马独自砸车窗盗窃车内财物后,再“安排”亮亮带着赃物去销赃。


他想让亮亮学好 又说小孩被抓没事


  去年12月28日,在与华商报记者交谈时,亮亮曾说“我们两个(指他和小马)谁都离不开谁,哥哥对我很好,什么都买,还买最贵的,牛奶也给我喝最贵的。”
  在与亮亮的交谈中,华商报记者也感受到了小马内心对于亮亮的矛盾。亮亮说“哥哥说让我长大不要学他,学他肯定会被抓住。哥哥也说过让我去上学……”。但又说“哥哥还说,我现在还小,就算被抓住了也没事。”
  在小马刚被方抓获后的几日里,亮亮也曾多次回到两人一起栖身过的一片待建工地附近。“那几天我都会回去看看,远远地冲着我们的‘老巢’喊几声,哥哥没有应答,我就又回来了。”他这样回答总回去的原因。
  据民警透露,亮亮和小马两人感情确实很深。在小马被民警抓获后,亮亮独自在“老巢”睡了一晚,天亮了还没见哥哥回来,亮亮也有些着急但不知去哪找,只好先回了家。等再回来的时候,他站在一处矮墙上远远地看见和哥哥栖身的草丛旁有灯闪烁,而被押着的那个人和哥哥很像。“那个人肯定是我哥,可惜我去晚了……”亮亮惋惜地说。
  而亮亮祖孙4人(包括亮亮4岁的堂妹)租住的家,也十分简陋。只有一间房间作为卧室,屋内杂乱地堆放着生活物品,稍不注意就会碰到挂在绳子上的衣物,除了一盏昏暗的电灯和一台旧电视机,再无其他电器。
  爷爷经常性腿疼,只能通过喝酒来缓解;而奶奶不识字,只能照顾一家4口的饮食起居。“之前我在附近的一所幼儿园给报了名,可他(指亮亮)只去了一星期就死活不去了,我们也没有办法。”爷爷说,此后亮亮便一直待在家,但相比夫妻二人,跑得太快,总是一眨眼就找不到人了。
  为了生活,爷爷之前也忙于收购废品。“两个孩子要上学,吃饭、水、电……都要花钱,我不想给儿子添负担。”他说,有时候忙顾不上做饭,就让亮亮拿些零钱出去买吃的。
  也正是这段时间,亮亮经常和小马一起玩,甚至夜不归宿,晚上两人就睡在草丛里。爷爷说,也去找了,有时能找到,有时找不到也不知道该去哪找,只能任他流浪,一般过一两天亮亮也就自己回来了。

  


只想留下最美好印象 给弟弟带去自己的歌声  
  

        1月16日上午,办理相关手续后在民警陪同下,华商报记者来到了临渭区看守所。提审室条件有限,只放置了一台电暖扇,也只有把手靠近,才能感觉到一丝温暖。
  接到看守所民警通知后,小马低着头、几乎跑着进来,什么也没说便抿嘴坐在冰冷的凳子上。与刚被抓时一头乱糟糟的长发相比,理发后的他虽显得清瘦、但又精神许多,额头上的两道已经结痂的伤口尤为明显。
   “你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民警关心地问,小马仍低着头不说话,倒是在一旁等待提审的另一名在押人员说,“他那是自己弄伤的……”
  交谈之初小马总是低着头,说话断断续续,声音小到让人很难听清楚。聊了好久,他才愿意偶然抬起头,大声一点说话。
   “弟弟看见我被抓住了吗?我不想让他知道。”小马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民警,希望得到否定的回答。然而非他所愿,听到回答后小马低下了头,但过一会又重复了一遍同样的问题,并请求民警“说那个人不是我行不行”。民警没有直接回答,但告诉他,亮亮时常会问起“哥哥现在怎么样了”,听到这句话时,小马嘴角挤出了一丝笑意。
  民警问他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些,小马抬头瞬间眼神闪烁了一下,但随即又低下头小声说:“不希望弟弟看到我被抓的样子,我只想让弟弟就记住,两年前我俩在街头一起放炮仗时留下的那个最美好的印象。”
  说起与亮亮如何认识,又怎么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小马情绪明显波动,虽然说起这些时大多数时间低着头,又用手遮住眼睛,但透过指缝,还是能看到眼眶里含着泪水。
  谈话结束前,小马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能给弟弟唱首歌。征得民警同意后,华商报记者用录音笔记录下了他的歌声。而只有唱歌时,这个21岁的小伙洪亮的声音,才能让人感受到年轻人本该有的自信与阳光。
   “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在唱第一首歌《亲爱的小孩》时,他始终保持着低头、左右遮眼的姿势,右手一直在颤抖。有看守所民警和在押人员经过时,放慢了脚步,又从门口看进来,注意这名唱歌的青年。但这首歌他只唱了一半便停下。
  待情绪稍微平复一些,他又唱了一首《稻香》,因为对第一遍唱的效果不满意,这首歌他共唱了两遍。歌声从门口飘向提审室外,恰有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缝隙洒下,电暖扇散发的热量也让人感到不再微弱。
  唱完后,他说,弟弟很喜欢听他唱歌,希望能让弟弟听到自己这次唱的这两首歌,并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上学,不要像他那样。

      对话小马:曾想离开渭南 被弟弟哭着挽留

  1月16日,经过近20分钟的交流,小马终于向华商报记者打开话匣。他说,在与亮亮相识后不久,曾多次想离开渭南,但每次都被亮亮哭着追上挽留,后来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兄弟情,他把亮亮当亲弟弟,更不想让亮亮“长大后和我一样”。

    “当流浪歌手时被抢,还被捅伤”


  华商报记者(以下简称华商报):在你几岁的时候妈妈离开家里了?

  小马:6岁的时候。


  华商报:那之后你是和爸爸还有姐姐在一起生活吗?

  小马:没有,爸爸到内蒙古去打工了,我是伯伯和婶婶照顾,到初中一年级就不上学了,因为妈妈给我发信息让我去找她,我就去了四川找妈妈。


  华商报:那你后来为什么不在四川待了?
  小马:不想在那,我舅舅把我送回榆林了。我14岁的时候,爸爸给我和姐姐在县城那里租了房子,但是爸爸还在内蒙古打工,离我和姐姐也很远。


  华商报:你到渭南多长时间了?
        小马:两年半。


  华商报:你和亮亮是怎么认识的?
  小马:他在路边放炮,我经过时他拉着我的手要和我一起玩,我们就认识了。


  华商报:你到渭南之前在哪待过?
  小马:之前先是到北京,在广场上唱歌,不到6个月时间挣了四五万,除过花掉的,还能剩两万多,有一天晚上被几个不认识的人把钱和音箱抢走了,他们还把我身上捅伤了。


       华商报:那你报了吗?在哪看的伤?
       小马:我心里想的是坏人太多了,就跑走了。也没有报警,伤是自己好的。


       华商报:后来呢?
       小马:我又在街边的商店乞讨,要了一些钱,又买了一个不太好的音箱,但是挣得钱没有以前多了。后来我就到四川唱歌,再后来就乘汽车到了西安,又来了渭南。
    

    “我当他(亮亮)是亲弟弟”
  华商报:你对亮亮这么好,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是因为亮亮主动跟你打招呼了?还是因为亮亮很在乎你?
        小马:我和弟弟认识一个多月后,我有四五次想离开这里。可是每次准备走他都在后面追我,我跑走他还在后面边哭边喊我,说哥哥不要走。


        华商报:那你是因为亮亮才留下来吗?
        小马:是。他也说,哥哥带我一起走吧,可是我不想这样做,就想一个人离开。


       华商报:你为什么一直问亮亮有没有看见你被抓?是不是你想的太多了,其实亮亮一直在关心你,经常问你现在怎么样了,说你对他多么好……


       (听到这些,小马的眼睛有些湿润,他很快低下头,又用左手遮住了眼睛的位置,不愿让民警和华商报记者看到。)


  华商报:你给给亮亮说让他不要学你?但是你还又给他说小孩被抓住了没事,你这样是不是挺矛盾的?
  小马:他说,哥哥你别出去,要不然被警察抓住了怎么办。我就给他说,他被抓住了不会有事,我有事,我以后不带你了。


  华商报:亮亮说你劝他去上学,当时他是什么反应?
  
小马:我把他送回家里,可是他还是不愿意去上学,又回来找我。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是在逃学,后来他就经常来找我,每天早上都来。


  华商报:亮亮比你要小13岁,你为什么愿意和他在一起玩?
  小马:刚开始我也不想和他玩,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他就拉着我的手让一起玩,我就在那看着他玩,我还问他为什么还不回家,他说爷爷奶奶反正也不来找他,还说他没有爸爸妈妈。


  华商报:亮亮说你们两个谁也离不开谁,你觉得他对你好吗?
  小马:嗯,是这样的。我当他是亲弟弟。
  小马:不想让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华商报:你能给我说说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小马:是我自己弄的。(短暂的沉默)那天我想起了弟弟……(又一次开始沉默)

      “是否朋友都已离去,留下带不走的孤独”
    小马:我想给弟弟唱歌可以吗?
  华商报:你想给弟弟唱什么歌?是他最喜欢听你唱的吗?


  小马:他喜欢听我唱歌,我想我什么也没给他留下,只能给他唱首歌。
  华商报:你还可以和亮亮一起玩。


  小马:我不想和他玩了。
  华商报:为什么?亮亮一直在惦记着你。


     小马只是低着头看手指,没有回答。
  华商报:那你想唱什么歌?我用录音笔录下来,然后拿给亮亮听,这个只有你的声音,他不会看到你的样子。


  小马:小小的小孩,(仍低着头,用左手遮住眼睛,右手在颤抖)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漂亮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弄脏了美丽的衣服,却找不到别人倾诉。聪明的小孩。(歌声突然停下)
  小马:我现在唱不好。(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冲了下来)


  华商报:我觉得你唱歌挺好听的。
  1分钟后,小马的情绪得到平复。


  小马:我想给弟弟再唱首歌,可以吗?
  华商报记者:可以。


  小马:……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为什么,人要这么的脆弱、堕落,请你打开电视看看,多少人为生命在努力勇敢的走下去……


  这段3分15秒的《稻香》唱完后,他并不满意,又重唱了一遍。


  华商报记者:那你还有什么话要给弟弟说吗?


  小马:没有了。


  民警:那你先回去吧。


  听到这句话,小马从凳子上弹了起来,转身从门口跑进了看守所里。
  1月16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来到亮亮家,他正和一个小朋友坐在停在院子里的一辆三轮车上玩耍。华商报记者打开录音笔,“小小的小孩……”歌声刚响起,亮亮双眸一亮:“这是我哥唱的!”



      父母应为孩子做出榜样
     尽可能多进行当面交流 

  

    据渭南市民政局统计,截至去年11月底,全市共有留守儿童33321名。与父母陪在身边的孩子相比,留守儿童相对走上歧途的机率要高一些,那么该如何让缺少父母的关爱和教育的孩子们健康成长,成为办案民警等人都在考虑的问题。

破了案却留遗憾 如早拉一把多好
  周佼在办理小马的案子时,虽说作为民警打击犯罪义不容辞,但她在了解到小马的经历后深受触动,至今心中仍有遗憾,也让周佼对预防留守儿童犯罪有了更紧迫的使命感。
  她在粗略梳理后发现,近年来办理过青少年犯罪案件中,与父母都能陪在身边的孩子相比,留守儿童或有留守儿童的经历的青年人,走上歧途的机率相对更大一些。
  因为小马有一定的法律观念,但没能依靠这些观念约束自身行为,在刚走入歧途的过程中,又有侥幸心理的驱使,加上也没有人去早点“拉一把”,才在歧途上越走越远。虽然小马的经历让人同情,但他已经成年,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在谈起这些时,周佼不时叹息。她还说,最让人心痛的是只有8岁的亮亮,她发自内心地想把亮亮引到正路上,去做应该做的事。
  她认为,要避免留守儿童走上歧路,必须要让这些孩子去上学,并兼顾德育与学业。方等部门也可以经常性开展法制教育宣传进校园,帮助孩子们增强法律观念和意识、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弟弟盲从于哥哥 对其行为成变相支持
  渭南市特殊教育学校心理老师王苗从接触亮亮后,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她对小马的经历、以及与亮亮交往的一些情况来分析,小马是很矛盾的,一方面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对、不希望亮亮学他,但一方面因为缺乏谋生能力,在侥幸心理的驱使下,习惯于不劳而获而去作案。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原生态家庭,指在每个人成年、独立自主之前所待的那个家。原生态家庭对每个人的影响是最大的。”她说,就像平时所说的要注重孩子的家庭教育,如果父母如果对孩子进行积极、正面的影响,这个孩子长大之后走上歧路的概率就比较小,反之则概率就很大。
  像亮亮和哥哥小马,都是比较缺少关爱的孩子,在从家庭和父母那里得不到关爱的情况下,他们只好从其他渠道寻求关爱;加上两人之间存在感情上的投射,小马可能也从亮亮身上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因此愿意和亮亮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小马比亮亮大13岁,两人却能建立深厚感情、成为“兄弟”的原因。
  由此,即使亮亮认为哥哥拿别人东西不对,但由于没有父母或者家人及时的引导、约束和示范,出于感情亮亮仍然盲从于小马的行为,而这也相当于对哥哥行为的变相支持。

      父母要积极关注孩子 每周至少一次视频交流
  
王苗分析认为,有些孩子因父母离异或者打工等原因,多长期由祖父母等其他家人照顾,关爱和尊重的需要得不到满足,常处于被抛弃的孤独无助之中,自我评价非常低,甚至有的孩子产生自卑心理,变得敏感消极,甚至误入歧途。
  良好的家庭教育环境中,父母可以为孩子树立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能够帮助孩子形成规则性意识,有意识约束自己的言行,做孩子的榜样和示范,能够接受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潜移默化的影响孩子,发展孩子的独立性和自我管理能力。
  但祖父母由于自身条件限制、生活阅历,教育理念的不同,很难与孩子进行情感和思想上的交流,更多的关注点在孩子吃饱穿暖,忽视或者无力解决孩子的心理和行为问题。
  然而,很多父母因为生存压力,不得不暂时或相对长时间的和孩子分离,实属无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建议父母要尽自己所能,给予孩子积极关注,理解和接纳孩子,”王苗建议,“如果不在孩子身边,每周至少进行一次通话或者视频交流,就是再忙,这个时间也要挤出来,从关心生活开始,了解孩子的思想动态,还可以适当给孩子报些兴趣班,增加孩子与同龄人的交往,培养孩子的交流、合作能力。”
  还要多鼓励和表扬孩子,树立自信心,积极正向的引导孩子,为孩子示范榜样的力量。“只要条件允许,尽可能多的增加与孩子见面的机会,或者把孩子带在身边生活,面对面的交流,家庭教育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王苗说,毕竟,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华商记者卫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