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玛尼变成白大褂,“大神”去哪了?

团结湖参考 2020-04-24 22:10:46




日常现实大概有两种色调。站在远处看,不论多么庄重或冷峻的事件,多少都带点戏谑的味道,这时候是轻喜剧。但如果深入事件的历史脉络,或者置身其中,就会感受到异样的沉重,这时候是史诗剧或悲剧。

四川省政协原主席李崇禧受审,就给人轻喜剧的感觉。事情本身其实并不轻松。大家都知道,李崇禧和周永康有着不一般的关系。秘书帮的相继落马,为反腐大戏拉开了帷幕,背后的博弈不知道有多么激烈。虽然了解这样的背景,但读到李崇禧一审的新闻稿,还是有点忍不住想笑。新闻里说,“对李崇禧受贿的财物予以追缴,作案工具录音笔一支予以没收,一并上缴国库”。怎么会出现一支录音笔呢?它在整个事件中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以前贪官受审,很少出现“作案工具”,因为贪污受贿一般都是空手套白狼。就算真有工具,也应该惊悚一点抢眼一点,才能配得上剧情。但是,首次闪亮登场的贪腐工具竟然是录音笔,这可真让人啼笑皆非。李崇禧被诉的是受贿罪,录音笔既然是作案工具,就意味着它是用来逼贿或记录受贿的,前者的可能性更大。这样的大人物,在政商交往中还使用录音笔这种小儿科玩意,真不知道他的朋友圈会怎么想。

“私募一哥”徐翔被抓,一开始我是从微信中得知的,最初的信息也很像轻喜剧。他戴着手铐,表情说不上是淡定还是震骇,但身上的白大褂却异常耀眼。我还以为公安同志搞错了,抓了个大夫。后来知道,人家穿的那是高级时装阿玛尼。估计徐翔被摁倒时有过一番挣扎。再高级的东西,如果陷入窘迫的境地乃至需要挣扎,就会变得不堪。阿玛尼变成白大褂,外围女变成交际花,法式鹅肝变成麻辣小龙虾。有人以为私募界的土财主品味都不行,再皇家的名牌也穿不出样子来,那可能是错怪徐翔了。戴上手铐还能玉树临风,那形象只在好莱坞大片中才有好吗?

说徐翔是证券市场上的神话人物,一点也不夸张。徐翔被抓所引发的震动,估计超过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落马。有人把这看作“收割”,还有人为“天才徐翔”感到惋惜,这般多愁善感实在没有必要。虽然我不炒股票,但我明白一个道理,就算真是股票天才,在中国股市里恐怕也讨不到便宜,说不定还会被洗劫一空。财技再高明,如果不能接近内幕,也只能成为被收割的对象。听风就是雨的散户们,说起股票来头头是道,到头来不过是徐翔的人肉胶囊而已。一个不规范的市场就是最黑暗的丛林,当大多数人还在寻摸规则的时候,把规则踩在脚下的人已经裂土封王了。

如果有着足够的政治敏感,像徐翔这样的“天才”应该知道自己的好日子不会长久。看看这一年多来纷纷落马和走向审判席的大人物,哪一个没有自己的神秘领地,哪一个不曾呼风唤雨气象万千?当政治规则被改写的时候,不可能还有不被波及的飞地,资本市场也不会例外。深度调整迟早是要来的,夏天的股市动荡则加快了风暴的步伐。这一次不再是换角游戏,这回是真正的摧枯拉朽。

徐翔被抓之前,据说经常往北京跑,看样子很早就开始挣扎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资本市场是抢钱最快、最轻松、最隐秘的地方,比修高速公路高级多了。这样的领域,权力不可能不染指,不可能听任几个草根玩家独占风水。徐翔的背后究竟站着怎样的一群人,他是不是另一种高级白手套,恐怕只有他本人才知道。但他这次领悟到一个残酷事实,风暴来临的时候,站在高处的“大神”也已自顾不暇,更别说罩着他了。他已经过了河,弃子就是他的命运。

在不同场合,国家领导人多次提到前不久发生的股市震荡,并直指金融监管存在“体制性矛盾”。三中全会就已提出的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估计在巡视风暴过后就会落地。“私募一哥”被抓不是大戏,很可能只是过门而已。

(文/蔡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