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着迷》14(连载待续)

东森文艺 2019-08-22 08:01:29

刘颖已经走了,但是去了哪里,房东并不知道。房东说刘颖走后,有一个男人来过,放了一封信在这里,说转交给一个叫易欣的人,那人就是我。

 

易欣:

   我是许方信。医院的人说你出院了,我联系不上你。

   我知道你会来找刘颖,所以留了这封信给你。如果你收到这封信,就请你到XXXXX大道87号保险公司十一楼1107办公室等一个人。我能帮你的都帮了。从去年冬天到今天的事情因果,至于你想怎样了断,看你自己。

 

 

保险公司1107?我好像去过这个地方。但是当时,我不是一个人去的。

我是,我是,我和。。。对,我是和方赐鸿的女儿一起去的。方赐鸿的女儿现在应该早就离开这里了,她和1107有什么关系?

我很乱,我一头雾水,许方信不是应该和李舒青合伙起来骗我入套吗?如果是这样,他难道不应该在精神病院等我入网吗?为什么?为什么他还会帮我?

还有就是,如果李舒青是真心帮我,那为什么她要骗我,说龙云一直跟我同一家医院?龙云明明是中途转的医院,李护士这么说,我也是在龙云住院的时候遇见他的,在重症监护室里,那个人如果不是龙云,那他如何知道我是谁?如何找到我?龙云是不是装疯?他为何故意把信放在我的衣服里?

对了,还有那个保险公司的杨经理,还有那个穿绿色衣服的女人,她到底是谁?

这些人,为了拿走方赐鸿的钱,如此卑鄙,如此无耻。她,他,他们,我该相信谁?

我在光明广场上拖着我的行李箱,手里揣着信,晃了一天了,晃来晃去,走到一个卖手机的店子里。

“美女,想买什么?”

我抬头一看,手机,耳机,内存卡。。。

“有录音笔吗?”

“哈哈,美女,那是警察用的东西,我们这里没有,那边,那边有录音机卖。你可以去看看有没有小号的。”

我买了一个微型录音机。我不敢回之前住的地方。我想明天,最后一天,如果明天,我去了1107,一切顺利解决,我就可以,我就可以回老家了。

我找了一家宾馆住下。

这真是一个彻夜难眠的夜晚。

夜幕降临的时候,整个城市下起雨来。黑色的夜空从落日的浑浊中慢慢渗透出来,恐惧像等待嗜血的蝙蝠,暗藏在黑暗中的各个角落,无边无际又无处可循。灯火中的人们在闹市的喧嚣中,陶醉在酒肉欢声里,仿佛夜晚就是用来逃避的,就像一个白天拿着盾的人,到晚上便举起剑来,找到了勇气和自信,知道了进攻的可能性。而夜晚是闭眼的魂灵,你不见他的踪迹,他却从未忘记你。你在这里忘记的,白天又会记起。

而处在生死之间的我,此时此刻,像在地狱的门口,等待着弱肉强食的子弹,穿透大脑,一切似乎已经退无可退。

明天,明天我见到的人会是谁呢?

是她。那个穿绿色衣服,在我出事那天把我送到医院,喂我喝水的女人。我记得她的声音,她在1107办公室,端庄地坐在办公桌前,面含微笑,一脸慈容。

“你把钱拿走,把字签了,回到你的老家,跟这里的人断开联系。过去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你是无辜的人,你的事情,是逼不得已。”

“你是杀人凶手!”

“你可以这样理解。但是我给的钱足够你用一辈子了,你的父亲来索赔,我把你送到最好的医院,单人病房,照顾你很周全,牺牲了你的健康,但是我也给了你不菲的回报。你才23岁,以后的人生还很长,这个数目够你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苦命孩子白手起家了。这很公平,也是你明智的选择。你是聪明人,所以你没有相信李舒青,才会见到我。”

“你知道李舒青找过我?”

“对。其实商场上,被人用作棋子的人太多了,有很多人,被利用了,是拿不到回报的。但是你能拿到我的回报,就已经是聪明人了。”

“你是杨浩的老婆,那天去医院看我的杨经理是你儿子?”

“对。”

“那你应该知道杨浩和刘颖?”

“知道。这很正常。她也是棋子,但可惜,她连回报都没有。”

我站在她面前,似乎已经别无选择了,她桌子上的银行卡就是我的尊严。

我的尊严和生命,在此时此刻,这座棕红色大楼的这间办公室里,和一张银行卡对等了。

“孩子,拿着钱走吧,你母亲还在老家等你,人生苦短,固执是换不来生活的。”

她拿起卡递向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她的眼睛闪烁而有力,看的我害怕。

就在那么一瞬间,我脱口而出了。。

“刘颖是方赐鸿的女儿。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件事的。因为那天她来看医院看我时,说她妈妈也病了在住院,而之前许方信说方赐鸿的前妻也在住院,同一家医院,而且以前我看过刘颖她妈妈的照片,上面写了她妈妈的名字。和许方信说的方赐鸿的前妻,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但当我说出这些话时,我知道我和刘颖,可能永远不能再做朋友了。其实,我们早就不是朋友了。那天晚上,就在许方信给我打电话时,她就在工地上,许方信让我去工地找的文件,是她事先准备好的。放在我的包里,和其他的文件混在一起。让我不要忘记带,走的时候,她给我削了一个苹果吃,说我工作太辛苦,说出门肯定会忘记吃中饭。因为当时走的太急,我根本没有打开她的文件,所以文件不在目录表里,在工地和工程师们碰头时,我就一起给对方了。后来许方信接到杨总电话,说那份文件是要带回来的,于是我就去了工地,刘颖借口去找男朋友,可是我在工地楼梯上踩到的黑色框边眼镜,明明就是刘颖的。而后来,她到医院来看我,换了一副新眼镜。她换眼镜从来不换款式,一副眼镜带好多年,和工地上那一副一模一样。而在我从电梯上摔下来时,她之所以见死不救,因为她什么都知道。

她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毕业,一起实习,一起参加工作,一起吃饭,一起在最初踏入社会的艰难岁月里互相照顾。

她是一个洗衣服都会顺便帮我洗掉的单纯女孩。。。。

我愣了愣,反过头来看这女老板,她也在愣着在。我想,她可能还不知道刘颖的身世吧。

“谢谢您的钱。您真的给我上了一课。”

我拿了她给我的银行卡,离开了。

她说的很对,人生苦短,固执换不回来生活。而尊严,其实从来不曾存在过。

四月的雨连绵不断,多少人屈辱地活着,也许屈辱一辈子,也许生生世世。

尊严,是金钱的特权。金钱,是生存的权杖。

我坐上了开往老家江州的火车,火车上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学生,手里拿着一本书,余华的《活着》。

这本书我也看过。

这样的一本书,年轻女子看见生命悲苦。年轻男子看见生命无常。原本就是活着,不如西方人说的,为了寻找什么上帝。即使没有上帝,也要制造出一个上帝。

那赤裸裸的世界,你看见衰败,你看见颓唐。你看见平凡。你看见离奇。你说好好过就好,却还偏偏流着泪。

车窗外的夕阳又快要落下了。

这火车上人来人往,一路谈笑风生。

竟如此苍白。

感谢大家对东森文艺的支持,愿我的故事,能在您的下班时分,等车路上,生活中的闲暇中,增添一抹色彩~祝您生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