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嫁给他,跟嫁给一个死人有什么区别?

遇见辽宁 2019-10-08 16:04:37


第1章 律政界的毒罂粟


  滨海市,高等法院。

  庄严肃穆的气氛,令在座的众人都不敢有丝毫放松。

  “法官大人,我方的蓝罐包装产品早在国内入市多年,并且为广大消费者所熟知,而被告方恰巧就利用了这一点,在外包装上误导消费者……”

  法庭之上,一道干脆利落的女声响起,她身穿一袭深色正装,长发干练的束在脑后,莹白耳垂上的细钻耳钉,低调绽放着它独特的女性光泽。

  但她眼中那如利剑般直射人心的眼神,丝毫不输于男子!

  历经三个月,本案庭审终于接近尾声,辩方律师听着她掷地有声的结案陈词,额前急冒冷汗,似乎已经嗅到自己将要惨败的讯息。

  顾乔念嘴角若有似无的上扬,深深刺激了辩方律师的自信心,两人相隔距离不远,两股暗涌也紧紧相抵。

  辩方律师不禁回头偷偷看了眼自己的雇主,坐在旁听席最靠近走廊位置上的男人,那是一个无法用任何词语形容的男人,冰雕似的容颜,刻冷刚硬。

  俊逸脸庞看似平静,眉宇间的凌厉之气却让人不容忽视。

  少许,法官庄严的声音在庭上宣布道:“经合议庭成员一致通过,裁定‘瑞天企业’控告‘宫海集团’旗下保健蓝罐装潢侵权案胜诉!”

  “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宫海集团应连带赔偿‘瑞天企业’经济损失及诉讼合理开支,共计3.6亿人民币,并在主流媒体显著位置刊登道歉广告!”

  “咚咚!”法槌声一响,庭审结束。

  ……

  瑞天企业胜诉,企业代表人在散庭后,由衷感谢道:“顾律师,非常感谢你的帮忙,还我们公司一个公道。”

  “不必言谢,我不是做善事的,律师费我可不会少拿一分钱!”清丽的嗓音,公式化的笑意,娇颜冷沉带着一抹疏离感。

  “这你放心,余下的费用今天内我会打到你账上。”

  与此同时,一脸挫败的辩方律师走到了旁听席前,无力的垂下头,“宫先生,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控方律师是出了名的精通诡辩,哪怕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黑的她都能说成是白的!”

  男人没有说话,面色冷沉的睨了他一眼,淡漠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控方律师。

  这个女人,仅凭一张嘴,短短的几分钟内,就让他损失了几个亿……

  有意思!

  正在收拾文件的顾乔念,感受到身后那道锋芒的目光,回头轻轻扫了一眼。

  彼此的目光交汇,他那如鹰隼的墨瞳,深邃阴沉,散发着一些令她读不懂的信息。

  男人眸底闪过一丝兴味光芒,轻嚅薄唇,起身朝她走去。

  看他朝自己走来,顾乔念停下动作,美眸带着一股深沉的看向他。

  而她身边的助手余夏,则小声的在她耳旁提了句:“他叫宫祁肆,是宫海集团的CEO,据说刚从纽约回来。”

  几步之遥,宫祁肆已经走到了她跟前,俊逸的脸庞透着丝不屑,嘴角微扬,“想不到让我损失几个亿的大状,竟然是一个女人。”

  他这话里针锋相对,令她心底一凛。

  “原来资本家的思想并不是与时代同步的,不过区区几个亿,对宫先生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

  她的声音不温不火,平静如涓涓流水,柔软的话锋却带着一股凌厉。

  他嘴角的笑沁入眸底,瞬间成了冰点,“再冰山的一角也是辛苦赚回来的血汗钱,我们不像顾律师,可以靠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赚取酬劳。”

  顾乔念不以为然,轻轻耸了耸肩,面笑心冷的回道:“宫先生言重了,事实胜于雄辩,奉劝宫先生以后赚钱还得取之有道。虽然道义在资本家眼中似乎不太重要,但毕竟这是法治社会,遵纪守法才是上策!”

  宫祁肆听着她咄咄逼人的话,没有一丝恼怒,反而刚想更靠近她一步,但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响起,打断了他进一步交流的想法,

  顾乔念丢给他一记‘请便’的笑容后,继续埋头整理手里的文件。

  宫祁肆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没有多做停留,转身接听电话,快步离开。

  等他走远了,余夏看着宮祁肆那高大的背影,忍不住问了句,“顾律师,你刚才那么说,会不会把他得罪了?”

  她把虚伪的笑容敛下,摇摇头,拿起公文包说道:“我不想谈论他,走吧!”

  法庭外面聚集了不少的记者,当看到顾乔念的身影走出来时,大伙儿蜂拥围上前。

  “顾律师,恭喜你,又漂亮地打了一场胜战!”

  “顾律师,外界称瑞天企业索赔3.6亿是漫天要价,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顾律师,你在律政界历来有‘毒罂粟’之称,但仍有少数人否认你的实力,通过这场官司,你是否要向那些人证明你的能力?”

  记者提问不断,围堵得她们几乎不能前行。

  助理余夏无奈,只能挡在顾乔念跟前,不断大喊,“各位,请让一让,顾律师不会回答你们的问题。”

  但记者们却不听劝,执着地拿着录音笔、麦克风,对准顾乔念。

  她一脸淡然,美眸扫向众人,清丽的嗓音透着一丝薄凉,“各位,对于本场官司的审判,我只说一句。”

  顿下数秒,各种咔擦声不断,连记者也聚精会神起来。

  “审判是公平的,我尊重审判结果!”利落干脆的几个字,却让记者们大失所望。

  而不远处,一辆奢华的阿斯顿-马丁,从停车场缓缓驶出,坐在车内的宮祁肆,黝黑的深眸盯着被记者包围的顾乔念,薄唇一勾,眸底氤氲起一团黑雾。

  那狂肆的眼神,大抵与肉食类盯上猎物一致。

  坐在他身边的助理,将刚查到的个人资料念给他听,“她叫顾乔念,今年25岁,是G市富商顾锦鸿的二千金,目前在盈科律师事务所就职,出道不到两年,但在业内名头响当当,从来没有输过一场官司,业内都送了她一个外号,毒罂粟!”

  “毒、罂、粟!”宮祁肆薄唇微嚅,默念。

  助理看着他的眼神,少许,又补上一句,“她已经结婚了,丈夫是——殷天城!”

  殷天城?姑姑家那个昏迷了一年的植物人?

  他桀骜的浓眉微微蹙起一抹思索,少许,嘴角一扬,划过一丝讽刺的呢喃道,“原来就是她。”

  “宫先生?”看着他的反应,助理无法揣测的问。

  “开车——”浑厚低沉的嗓音响起,他没有回答助理的话,淡漠的眼神看向前方。

  “是。”驾驶位的司机点了点头,发动引擎,车子绝尘而去。


第2章 不想跟白痴打交道


  被记者围堵采访的顾乔念,在余夏的帮助下,好不容易逃离迅速上车离开。

  刚发动引擎,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是陆其修的电话。

  “恭喜你,小念,又给我们律师行打了一场漂亮的胜战!”

  顾乔念淡淡勾唇,“谢谢,对了,我一会不回律师行,把手头资料让余夏带回去。”

  “是殷家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陆其修平静的问道,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事。”她淡淡的回了声。

  “对了,殷天城恢复得怎么样?我前几天好像看到他了?”

  “呃,恢复得还不错,能走能跳了。”她的声音淡淡的,每次只要提起那个男人,她就没什么好心情。

  “那你这算是苦尽甘来了!”

  “但愿吧!不说了,我开着车,先挂了。”

  她似乎不大愿意聊这个男人的话题,两三句就挂了电话。

  但‘殷天城’这三个字,却犹如烙印般深深的刻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

  她匀速的掌控方向盘前行,思绪却回到了一年多前……

  那会她刚在律政界出道,就她一个新人想在这行混出名堂,必须得打胜一场大官司扬名。

  很快,她的机会来了……

  一宗牵涉到豪门子弟的强.奸案,当时受害人家属到处联系律师,却没有任何资深大状敢接,是她,一马当先,接下了这宗棘手的案子!

  案子的关键证物就在殷天城的车里,为了取证赢得胜诉,她故意接近勾引殷天城,在车上打伤他的头部,顺利找到了证物离开。

  可是隔天一早,新闻却报道他出了车祸,重伤昏迷。

  他的车上有安装微.型.摄.像机,把当时两人在车上的经过拍了下来,事后殷家发现了这段影片,认为车祸是因为她打伤殷天城的头,导致他开车出车祸,她就是凶手!

  任她有再多说辞,可那段影片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整个顾家为保住她,动用了大量金钱和人情,最后,殷家提出条件,要她嫁给殷天城,一辈子照顾他赎罪。

  当时的殷天城已经陷入重度昏迷,醒不醒得来都不能肯定,她嫁给他,跟嫁给一个死人有什么区别?

  她不想妥协,可看着年迈的爷爷和一夜间苍老的父亲,她终归还是答应了……

  突然,砰——”地一声巨响,她整个人感觉被人从后面重撞了一把,将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她心里‘咯澄’一响,难道她这是遇上马路杀手?

  眉梢闪过一丝不耐,她将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走下车查看。

  撞到她车的是一辆红色保时捷,从车里出来的也是一个女人,来势汹汹走到她跟前,指着她的宝马5系,嚣张说道:“真是什么人开什么车,一身的廉价味!”

  顾乔念扫了眼她那辆保时捷,红艳艳的车身,就如眼前这只花俏的母孔雀一样,打扮时髦漂亮,但欠缺教养和素质!

  她没有搭理女人的话,而是走到车尾,细细的查看了下两车的受损情况,除了她的车尾部有轻微的凹陷外,其余都完好无损。

  她冷眸的走到‘母孔雀’跟前,淡薄的开口问道,“小姐,你的眼睛真没问题吗?”

  女人愣了一下,一时不知她在说什么?

  顾乔念上前一步,以身高优势,俯下头睥睨着她,指着自己的车尾部,薄凉的嗓音透着一片凉意,“如果你眼睛没问题,请你看清楚,谁是受害者?谁是肇事者?”

  年轻女人被她说得还真去扫了眼,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但她还是逞强的回了句,“你什么意思,就是说我撞坏你的车尾咯?我还没急着让你给我赔钱,你就来跟我急?”

  顾乔念看着她,无奈的摇摇头,扬唇一笑,仿佛是嘲笑她的无知,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保险公司的电话。

  “对的,中山东路……现在,请马上派人过来处理。”

  眼看她挂掉电话,女人一脸不可思议,走上前问道:“喂?你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干嘛?”

  顾乔念双手环胸,淡漠的瞥了她一眼,“因为我不想跟白痴打交道!”

  “谁是白痴啊?你居然敢骂我,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女人被气得一肚子火,全身的细胞都爆炸起来。

  但面对眼前这个女人,她就如一块冰,无论她有多生气跟她吵,她总是一副“懒得理你”的模样。

  顾乔念没有说话,任她继续像过街泼妇一样继续吵继续闹。

  “干嘛不说话,没底气儿?就你那破车值几个钱,还叫保险公司来,垃圾!”

  顾乔念听到最后两个字,心头的星点的火苗瞬间聚在了一起,轰然爆发。

  黛眉微微一蹙,她锋利的眉眼直盯着她,一脸严肃,词严理正的说道:“你老公是谁,多有钱,与我无关!现在重点在于你,是你的车撞了我的车,如果你不打算理赔,我会以刑法第133条,交通运输肇事逃逸罪起诉你。如果你要继续‘歪理据争’,那么将视为态度情节恶劣……”

  说到这,她故意顿了顿,唇角自信一勾,“态度情节恶劣将会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女人听着她咄咄的气势,说出来的逼人话语,脸色转白,她平常对法律不了解,听她这么一说,还跟真的一样。

  心里顿时就慌了,但嘴上依然不饶人,“你,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给老公打电话!”

  顾乔念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别过头去。

  电话接通了,只听那女人嘤嘤地大哭起来,“呜呜……我被人欺负了。”

  顾乔念瞥了眼这个变脸比翻书还要快的女人,心底硬生生的鄙视一番。

  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在安慰她,不过女人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眼泪继续抱怨道:“我不小心撞了一下她的车屁股,就那辆破车,压根就不值钱,但那女人恐吓我,还说要起诉我,让我要坐牢,呜呜……”

  顾乔念听着她满嘴胡言乱语,上前一把抢走了她的电话,直接跟她那所谓的‘老公’谈话。

  “先生,你也是受高等教育的人,应该懂得什么叫承担责任,这里有电子眼,追究起来一看监控,谁是谁非一切皆知,不需要我在详细说明!”

  那头的男人没有立刻回应,等了几秒,才缓缓说道:“你的车需要多少维修费,直接开个价吧?”

  虽然男人只说了一句话,但顾乔念听着这声音,没由来的觉得熟悉,眯了眯水眸,心里涌上一丝疑惑。

  从耳畔拿下手机仔细的看了下电话号码,重重吸了口气,冷声一笑,讽刺道:“殷天城,养鸡养狗还要跟主人家说一声,我怎么不知道你外面还有个小老婆呢?”

  “……”电话那端,男人陷入沉默。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