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钢琴之路上奔跑的追梦少年

广东教育国际交流服务中心 2020-04-30 01:39:47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这个全球华人欢庆团圆的节日,远在美国留学的丁聪却在为他的钢琴演奏考博面试作最后的准备,这个对钢琴非常热爱的年轻人不满足现状,想要登上更高的平台,努力和认真已经成了丁聪的标签。


留学故事 · 丁聪

01

2016年9月,在大四上学期申请季,丁聪申请了博林格林州立大学、天普大学、哈特福德大学、辛辛那提大学,还有克利夫兰音乐学院5所美国学校。这5所学校都向丁聪抛出了橄榄枝。经过权衡,丁聪最终选择了克利夫兰音乐学院。



克利夫兰音乐学院无论实力、名气还是音乐氛围、人才培养等各个方面,排名在美国都非常靠前。丁聪说道:“我有几个本科来自柯蒂斯音乐学院、汉诺威音乐学院等知名音乐学院的同学,他们是郎朗、李云迪的校友!”从他的话里不难看出这所学校的地位及丁聪对它的喜爱。其实在这之前,丁聪没想过能到达这样一个平台。本以为会考不上,收到录取通知书算是“意外之喜”。


丁聪报考的是钢琴类专业,申请时需要准备作品集,根据所申报学校的要求准备曲子,工程量很大。音乐并非只是简单地把曲子弹顺,手指不打结就可以,还有很多细节和深层次的东西要处理好,需要对作品进行缜密的安排和设计,凸显自己对音乐的想法,这些都十分耗费心力,要投入大量时间进行练习。之后在录音棚录音,也不像大众所想的,可以补录不满意的片段,或通过后期剪辑弥补等,作品的完整性是其最基本的要求。丁聪非常担心录音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平日训练时很注意每一个细节,平均每天都要练琴6-7小时,甚至8小时。


准备作品集的同时还要练习英语。当时丁聪的作息时间是每天早上8点起床,学习英语至中午12点,吃完中饭开始练琴,一直练到晚上9点半琴房关门,晚10点回宿舍继续学英语直到凌晨。越努力,越幸运,丁聪的“意外之喜”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


02

平台变高,意味着所有要求和标准也更高了。刚到这里的丁聪不太适应,之前他在南京师范大学是学音乐教育的,对钢琴演奏的要求没有克利夫兰音乐学院那么高,例如对学生每学期曲目数量和质量的要求,对学生是否必须开音乐会的要求等。在克利夫兰音乐学院要求学生每年要开一场音乐会,练琴的压力大了很多。因为不适应,丁聪要花费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这些任务。“来到这里总有一种不断重生的感觉,每次遇到困难都像被打入谷底,甚至有时会怀疑自己的能力。但之后还是会不断自我调整,努力克服,突破难关。上学期的个人音乐会前两周,作品还有各种问题,后来咬紧牙关也就挺过去了。人有时不逼一下自己真的不知道有多少潜力。当然,目前各种面试演奏也有不顺的时候,也萌生过放弃的念头,但我还是希望自己能一直坚持下去,相信这些都是对我的锻炼,我期待着那份收获!



丁聪在Kulas Hall举办个人音乐会


丁聪在Mixon Hall举办个人音乐会


刚开始进行理论课程学习,语言是大问题,有很多内容丁聪听不懂。学校规定如果连续两次考试都不过,只有降学位和开除两种结果。丁聪每节课都会准备录音笔录下所有讲课内容,不给自己留盲点,每个课程都会整理出大纲。这种学习状态,让丁聪所有的学科成绩都是A。


虽然学习压力很大,但丁聪“痛并快乐着”。克利夫兰音乐学院资源丰富,经常举办高水平音乐会,克利夫兰交响乐团是世界五大交响乐团之一,乐团所在音乐厅(Severance Hall)离学校步行只需要10分钟,学校的学生可以免费欣赏乐团的所有演出。这里有很厉害的音乐家和乐团合作,如泰斗级的音乐家内田光子前不久和乐团合作了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之前还有阿格里奇、特里夫诺夫、王羽佳等,这么优厚的“福利”,更让丁聪倍加珍惜现在的时光。



与著名钢琴家阿格里奇


Severance Hall

03

其实,丁聪从小并不是以钢琴为目标。丁聪的父亲是一位手风琴老师,还在丁聪上幼儿园时,一个偶然的机会,父亲发现丁聪练耳感觉很好,旋律记得特别快,也不跑调。于是,在父亲的引导下,丁聪踏进了学习钢琴的大门。初学时,丁聪只是一个钢琴业余爱好者。中学时期丁聪在重点高中的重点班级学理科,重心仍是文化课学习,成绩也一直不错,钢琴只是他学习感到疲惫时的一种调剂。然而到了高三,比起做文化课作业,丁聪更愿意每天去练8小时的琴。最后,在江苏省艺术统考中,丁聪取得了全省第二名,考上了南京师范大学音乐教育专业,跟随南师大钢琴系主任张昱煜老师学习。


入学时,丁聪给自己定下目标:开一场音乐会。从南师大毕业,做一名音乐教师绰绰有余,但丁聪并未把自己定位在音乐教育方面。大二时,丁聪的钢琴演奏得了全系最高分,他没有满足,又跑到上海音乐学院观摩他们的考试,还旁听每年在上音举办的国际钢琴大师班,不断学习,时时刻刻找差距。丁聪的老师对他更为严格,要求他弹奏更多的东西,做更多深层次的音乐内容。所有这些,都为丁聪考取克利夫兰音乐学院创造了条件。



与那不勒斯青年室内乐团合作贝多芬第三钢琴协奏曲


丁聪在申请留学前就获得了保送南师大研究生的资格,收到克利夫兰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后,作为回馈,丁聪在南师大开了自己第一场音乐会,感谢一路支持的家人、朋友和老师。

04

丁聪把自己当做一块海绵,努力吸收各方养分。他在克利夫兰音乐学院师从Daniel Shapiro教授,Daniel Shapiro是美国贝多芬研究协会会长、德奥派钢琴大师,对贝多芬、舒伯特、勃拉姆斯等作曲家的作品有非常权威的见解。丁聪说:“跟他学习这一年半,我学到了很多演奏方面的知识,如怎样有效地练琴,演奏中如何放松,如何运用好大臂小臂,如何多变地触键以塑造不同的音乐效果等。对音乐我也有了更深层的认识,我学会了对于不同时期的不同作曲家,如何去思考他们的作品,从而在谱面上获得更多的信息等。回望自己从考上克利夫兰音乐学院到现在,我的演奏比之前成熟了许多,音乐性也更加丰富,我在国内大学期间的钢琴老师听完我最近的演奏,说我像换了一个人!虽有些夸张,但确实感到自己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我并没有沾沾自喜,而是感觉很幸运,能学到这么多。艺无止境,问题仍有很多,在艺术面前我们都是普通的求知者,我会不断挖掘自己,这也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与导师Daniel Shapiro


考博的道路依然艰辛,怀着音乐热情的丁聪,越努力越幸运,这个谦逊的中国男生,在自己的音乐道路上,把对音乐的热爱弹到极致,一步一步走的坚定又认真。



在意大利的演出


来源:神州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