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遭绑架,被当成怀孕的工具被野男人享用!

玲珑小说 2019-01-16 05:57:39


  “我们帮会,每个月洗钱大概就赚近千万……”西餐厅里,鲁莽的青年男子肆意吹嘘,临了还暧昧地补充,“以后你跟了我,有的是钱!”

  

  舒爽安静地听着,一手拿着刀叉在盘子优雅地滑来滑去,覆在桌上的小手却有意无意地朝他的方向挪了挪……

  

  捕捉到她这个小动作,小虎哥绿幽幽的狼眼顿时发亮,忙伸手摸了上去,“吃完饭,我在丽晶酒店订了……咦!”

  

  话音未落,他因为发现她掌下藏着的录音笔而怔住。

  

  “这是什么?”他脸色顿时一沉,作势要抢。

  

  “录音笔啊!”舒爽依旧是满脸娇笑,红艳的嘴唇张张合合,表情却故作委屈,嘟嘟囔囔的抱怨,暗中握紧了刀叉,“怎么?小虎哥的声音不让录么……”

  

  “那段话不能录!”小虎哥已经是一脸煞气,蛮力地越过桌子抢夺,“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啊!”

  

  小虎哥吼到一半就发出凄厉的惨叫,而刚刚还在她手中的刀叉,此刻已经插在了他的手背上,顿时血肉模糊……舒爽笑了笑,利落地收手,彻底把他的爪子钉在了桌面上。

  

  “小虎哥!”他那两个手下一愣,立马挥舞着拳头冲过来。舒爽灵巧地避开,反手一撑,狠狠地踢上他们的后颈,直接就让那两个庞然大物倒地。

  

  她可是有备而来。

  

  “你就派这种家伙保护你?”潇洒地拍了拍手上的泥灰,舒爽无比同情地摇了摇头,“真没用!”

  

  餐厅中尖叫声一片,巨大的动静吓得客人都跑了出去,外面很快传来急促的警笛声,无奈这位小虎哥的手还被“钉”在桌面上无法逃……

  

  他疼得龇牙咧嘴,吸着凉气追问:“你!你到底是谁?”

  

  “我?”故意拉长了声音,舒爽笑眯眯地踹了他两脚,直到穿着警服的人冲进来,才朝小虎哥眨了眨眼睛:“你就当我是‘协助办案’的路人甲吧!”

  

  说完,她将录音笔往旁边桌子上一放,飞快地转身从偏门跑了出去,那些警员跑到这边的时候,她早已不知所踪……

  

  角落中的雅座上,两个男人气定神闲地看着,成为唯一一桌没逃走的另类客人。

  

  “刚刚那个女人,身手不错。”左迁笑嘻嘻地开口,没正经地举了杯,“没想到帮你接风洗尘,还看了回免费的表演!”

  

  黎北辰只是象征性地抬了抬杯,暗如墨玉的眸子中浮起鲜有的笑意:“得罪野虎团的人,这点身手不知道能活多久?”

  

  “干嘛考虑这么多……”左迁嘟囔,陡然又想到了什么,“难道你认识她?”

  

  黎北辰点头默认——何止是认识?

  

  “那要不要我出面和野虎团的人打个招呼,或者……”

  

  “不用。”他摇头不容置喙地回答,浅笑着靠回椅背,让人无法琢磨地丢出一句,“死了最好。”

  

  左迁茫然:谁死了最好?野虎团的,还是那丫头?

  

  从西餐厅的偏门出去,得经过一条长长的巷子,才能回到马路……

  

  走在漆黑的巷子中,舒爽满心愉悦,唇角第N次再度上扬——她又偷偷帮了裴其扬一次!现在裴其扬的人,应该已经把那小虎哥带进局里了吧?

  

  她其实没有多少惩恶扬善的伟大抱负,她是有私心的:裴其扬整天忙案子不见人,哪有点的未婚夫的样子?所以她秘密“协助办案”,用她自己的方法收集罪证,然后报警抓人……算是帮他分忧。

  

  正思量间,手机“滴滴滴”地响了起来。

  

  舒爽连忙翻开看,是来自裴其扬的信息,简单的字句正如他这个人一样简洁干练:‘东城野虎团的案子提早破了,明天有休,我来接你。’

  

  看到他的信息,舒爽的心里顿时像吃了蜜一样甜。

  

  小脸上浮现一抹红晕,舒爽明明满心激动,却还要故作矜持,摁着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地回:‘接我去哪里?’

  

  短信发出去,隔了半响他才回,用词却亲昵了一百倍:‘买钻戒,亲爱的。’

  

  舒爽的心跳当即慢了一拍,俏脸红红的:他这是要把结婚提上日程了吗?他们……终于要从婚约关系转化成合法夫妻了!从中学的时候到现在,这段感情很不容易……

  

  她紧张地捏了半天手机,终于回过神来想给他发个“好”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快——深更半夜、无人小巷、一片漆黑……

  

  舒爽的脸色不由微微发白,顿时从幸福中抽身,想到了一句俗话——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她什么都不怕,就怕灵异事件!!

  

  根本顾不上回头看一眼,舒爽果断地拔腿就跑!她想着:反正跑到马路上她就安全了,身后的脚步果然穷追不舍,她只能把一百米冲刺的速度都拿出来了!

  

  光明!

  

  光明就在眼前!

  

  只是没想到,她刚跑到巷口便中了事先埋伏好的陷阱:有一个麻袋扣下来,让她眼前一片漆黑……麻袋一落到底,两边迅速有人上来收了口,将她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舒爽的脑子一抽,第一反应竟在庆幸:还好不是鬼,鬼不会用麻袋装人!

  

  第二反应便恢复正常,立马破口大骂:“谁?小人!卑鄙!有种放开我单挑!是不是野虎团的走狗?”

  

  对方却没有和她废话半句,利落地将她扔上车,在没有任何人发现之前扬长而去……而麻袋中的人,挣了几下竟然安静下来,像是睡了过去。

  

  “嘿嘿,麻袋里面下药了吧?”见她不动了,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捅了捅司机,笑得不怀好意,“真看不出来啊!你这个家伙这么禽兽!还弄那种催……”

  

  “没下那种药!”司机脸色一黑,狠狠地瞪回去,“少爷不会喜欢的。”

  

  “那?”他疑惑地朝后面努了努嘴。

  

  “是安眠粉。”他绷着脸解释,却又画蛇添足地补充,“重剂量的安眠粉。”

  

  >>>>02珍贵的工具

  

  “就是她?”酒店的套房中,黎北辰站在大床几步之遥,墨色的瞳孔紧锁着床上的小小隆起,眉头一点点地皱了起来——她看起来好小!成年了么?

  

  抿了抿唇,他上前一步,俊逸至极的脸上表情难辨,“确定她就是?”

  

  “是……”卫哲点头,回答恭敬谨慎,“她今年21岁,C市人,而且符合十万分之一的概率。”

  

  “恩。”听到保证,黎北辰的脸色才缓和了几分:这个所谓的“十万分之一”,其实才是他回国的根本目的!

  

  六年前,他被注射过一支生物制剂,最终遗留下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能和他的染色体结合,怀孕生下他孩子的女人,只有十万分之一的概率!

  

  找一个适龄的,来生下他的孩子,确实不容易。

  

  “少爷,那……明天开始我会跟踪她。”确认了身份,卫哲微微颔首便退了出去,其意不言而喻:少爷请慢慢享用,明天开始我会跟踪观察她是否怀孕!

  

  黎北辰点了点头,目光漠然地看向床上的隆起。他不是在欣赏一个女人,不是看爱人,而是纯粹看着他孩子的母亲!十万分之一再珍贵,在他眼里也只是个珍贵的工具。

  

  被子上下有规律地微微起伏,显然她已经睡得很沉。

  

  黎北辰撇了撇唇,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却见她依旧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他转身从桌上倒了一杯酒,骨节分明的五指握着杯沿,凉薄的唇抿了起来,有些嫌弃:他还没有和睡着的女人做过!

  

  “恩……”床上的舒爽却在此时嘤咛出声,被子盖得好闷,她反射性地一脚,把被子踹了出去,翻了个身继续睡。

  

  她的小脸,也顿时清楚地展现在他面前。黎北辰明显愣了愣,好看的眉毛微微挑了挑,随即意味不明地笑了——

  

  是她。

  

  裴家二公子的未婚妻,刚刚在西餐厅里大打出手的女人,竟然还是他的十万分之一!

  

  把玩着冰凉的杯身,黎北辰饶有兴味地踱步过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的睡颜——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床单上,微红的小脸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微启的双唇上闪耀着魅人的润泽……

  

  睡着了的她,实在比打架的她温顺太多!

  

  不可否认,裴家二公子的眼光不错。但是很可惜,她可是和裴家有关系的人……

  

  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黎北辰顿时失了一切兴趣,他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绕到大床的另一侧躺下,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来,他也有些累了。碰不碰她,索性明天再考虑!

  

  近四米宽的大床,躺两个人实在是绰绰有余。睡梦中的舒爽却不老实,感觉到身旁的床垫陷下了几分,她完全出于本能地摸索着,寻找到他温热的躯体便自发贴了上去……

  

  软软的、暖暖的,很舒服。

  

  温软的身体贴上来,她的腿甚至大胆地横上他的腰身,黎北辰的身形不由一僵——他可是正常男人!

  

  她丝质衬衫的布料摩挲着他的胸膛,纤细的身体不识相地扭了扭,为自己找了个舒服的睡姿,完全钻进了他的怀里……

  

  黎北辰的呼吸被她折腾得粗重了几分,他不耐烦地拖过她的胳膊想将她拎开,舒爽却不悦地皱了眉头,从他手中挣出来,蛮横地揽上他的腰……

  

  睡着的时候,她一向不讲道理!

  

  小巧的鼻尖正好顶到他赤着的胸膛,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结实的肌肉上,暖暖的,痒痒的……让黎北辰的某处燥热,开始动摇:和裴家再添一桩新仇,应该影响也不大吧?

  

  偏偏怀里的小东西还在“煽风点火”……

  

  黎北辰不由闷哼一声,被这种简单的巧合撩拨得全身燥热。他的目光顿时全黯,俯身捏住她细巧的下巴,低哑地出声:“小妖精,你在床上都是这么热情的么?”

  

  舒爽蹙了蹙眉,摆着头想要从他的钳制中离开,还没有挣脱,他便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贝齿被轻而易举地撬开,舒爽本能推拒,发出不舒服的低哼,听在他耳朵里却是一片娇软酥魅。

  

  黎北辰低哼,喉结滑动了一下,直接翻身覆压了上去……

  

  

……

……

后续精彩情节,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