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去找她好吗?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教你化妆 2019-01-16 03:25:47


报复渣男的手段

1


洛夕没有想到,人前看起来很专一深情的好男人李漾也会在背地里偷腥。

 

如果不是前阵子帮他洗衣服时,闻到了女人的香水味和残留在衬衫上的头发,现在的洛夕应该还是人人羡慕蒙在鼓里的幸福女人。

 

她想要不去揭开真相,蒙蔽地继续过着虚假的幸福生活,可奈何夜夜梦魇,想着曾经爱情的美好,想着李漾对她的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语,诺言有多甜伤害就有多大。

 

这天,刚刚下班回家途中的洛夕,接到了一个电话,刚开始,对方一直不说话,在洛夕第三声“喂”之后,对方缓缓开了口,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我们见一下面吧,关于李漾的事情我想要跟你谈谈。”

 

洛夕知道自己应该要拒绝,但是好奇心驱使她想要探究其中的真相,于是在考虑了之后,便答应了。

 

挂完电话,洛夕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对于未知感情变故的恐惧深深的把她包围,让她难过得透不过气。

 


2


第二天,洛夕如约来到了见面地点,等了一会,看见了一个女生往她这边走来,并在她的对面坐下。

 

洛夕细细地观察眼前的女生,长得很年轻,精致的五官属于清秀类的,但是那双丹凤眼却能够勾住一个人的心,摄人心魂。还有身上的香味,就是出现在李漾衬衣上的味道。

 

双方都在沉默,等着谁先开口,最后洛夕忍不住了,冷冷地开口问她:“你今天找我来要讲什么事?”

 

那个女生缓缓地拨弄了她的头发,倨傲地开始:“洛姐,我是乔微,是李漾的情人,放弃李漾吧,他现在的心已经不在你身上了,你何必拖着不放。”

 

洛夕心里刺痛了一下,表面上还是冷冷地说:“是吗?可是李漾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关于你的存在,也并没有向我摊牌。”

 

乔微听洛夕这样说,也不气恼,妩媚的一笑,靠近:“我想他是怕伤害你吧,毕竟,你现在也算是一个残缺的人了。”

 

洛夕听完后,眼睛的瞳孔无限放大,心里痛恨地想:“李漾竟然连这些东西都告诉她。”

 

乔微痛快地看着洛夕的模样,再次开口:“死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录音,听了你就会知道所有的真相,我希望你能迷途知返,千万别让他虚假的外表给迷惑了,想一想李漾对你有没有过反常的时刻。”

 

说完把录音机放在桌子上,看着洛夕迷惑的双眼,心理闪过一丝狠毒:“李漾,是你逼我的,我让你不要离开我,你还是要走,这就不能怪我了。”

 

随后便踩着高跟鞋风姿摇曳的离开了。

 

洛夕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悲伤的眼眶蓄满了泪水,第一次交锋还是输了,目光落在录音笔上,心想着还是得听听看是什么内容,于是,整理好情绪,拿着录音笔,也离开了。

 


3


李漾下班回到家时,便看到了洛夕泪流满面很痛苦地跌坐在地上,家里的一切都被扔得乱七八糟,一地狼藉。

 

李漾吓了一跳,急忙地走到洛夕身边,着急的问:“夕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洛夕抬起已经哭肿了的双眼,看着李漾依旧温柔的眉眼,哽咽地问:“你还爱我吗?”

 

李漾回到:“傻瓜,我当然爱你啊。”

 

洛夕拿出手机,翻开通话记录,甩到李漾手里,大声质问:“这个号码你应该熟悉吧,她打给我让我离开你,说你已经不爱我了,你背叛我了对不对。”

 

李漾在看清那个电话号码后,眼里闪过一丝惊慌,急急地说:“夕夕,你听我说,我只是一时迷乱,我还是爱你的,你原谅我,我再也不会去找她了,原谅我,原谅我…..”

 

洛夕痛苦地听着李漾的道歉,心痛如麻,很想要马上推开他,可是迟迟没有动手。

 

李漾看着洛夕痛苦的样子,认为她还不愿意原谅他,直接跪倒在地上,拿着洛夕的手一直往自己脸上扇巴掌,说:“夕夕,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做错了,原谅我吧。”

 

洛夕差点就要被他忏悔的样子所迷惑,如果没有听到那些话,或许她真的会真心原谅他,现在不可能了,但是,戏还是要演足。

 

于是,洛夕断断续续地问:“你真的,会,会不再跟她联系了吗?”

 

李漾像看到了希望一般,直直的点头,说:“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洛夕这下才微微地点了一下头,李漾激动地抱紧了洛夕。

 

可是他没看到,靠在他肩膀上的洛夕眼中闪过的恨意,还有,紧紧抓住那支录音笔的右手青筋乍现。

 


4


日子又过去了半个月,李漾看到洛夕真的原谅了他,心也安了一些,只是洛夕白天神色如常。


到了晚上却经常会恍恍惚惚,老是在吃饭的时候问他外面的女孩是不是很漂亮,他们是不是都比她迷人,李漾以为她只是有了阴影,便安慰了她,没有放在心上。

 

这天,吃饭的时候,洛夕开始又恍恍惚惚,饭菜都掉到了地上还浑然不知,李漾把丢下去的饭菜都收拾好,便搂过洛夕的肩膀,问:“夕夕,怎么了。”

 

洛夕听到李漾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疑惑地问:“怎么了,我刚刚怎么了,不是在吃饭吗?”

 

李漾担忧的看着她,听到她的回答后沉默了一会,才微笑着说:“没事,我们吃饭吧。”

 

说完便回到了自己位置,看着洛夕心不在焉吃饭的样子,心理疑惑丛生。

 

晚上,洛夕留在了李漾的家里,许久没有亲密接触过他们在洛夕的盛情邀请激情四射。

 

今夜的洛夕每一个眉眼都似乎化身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恍惚间让李漾觉得是很熟悉的人,瞬间思念丛生,头有点晕晕乎乎的,甩了一下头,才看清楚了眼前是洛夕没错,眼神黯淡了不少。

 

洛夕看到了他的反应,心里的恨意更加弥漫,尽管这样,还是将衣衫褪尽,尽情诱惑着他。

 

看着怀中的软如玉,李漾的理智早已丢失,转身就投入了情欲之中,一室的旖旎和娇喘,喻示着层层展开的未知。

 


5


这天,李漾下了班,却在楼下遇到了乔微。

 

乔微走过来,气愤地问:“我给你打了这么多个电话,你为什么都不接?”

 

李漾冷冷地说:“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让你以后别再来找我,而且,你打电话去找洛夕干嘛,我告诉你,你别来搞破坏。”

 

乔微听到了李漾的话,明白了洛夕并没有把她约她去餐厅和录音笔的事情告诉李漾。

 

“你确定要跟我断了吗,不后悔?”

 

李漾绝情地说:“后悔?呵,我警告你,最好别乱说,不然坏了我的好事,你也好过不了。”

 

说完瞪了她一眼,便甩手离开了。

 

乔微看着李漾的身影,一脸讥笑:“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还真得谢谢你。断就断吧,省的你之后找我找的麻烦。”

 

李漾回到家后,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焦味,看到洛夕在做饭的背影,似乎对于菜焦了还处于浑然不知的状态,依然翻炒着那些菜。

 

李漾眉头皱了一下,心想:“这是怎么回事,白天好好的一个人,到了晚上怎么救变成这副模样了,别成了一个神经病。”

 

他走过去关了火,拿过洛夕手上的锅铲,换上了一幅担心的神色,温柔地开口问:“夕夕,你又不舒服了吗,怎么菜都焦了还不知道。”

 

洛夕呆滞了一会儿,缓缓地回过神,瞳孔聚焦终于看清了眼前之人是李漾,又看到焦黑的菜式,眼眶瞬间涨红,紧张地开口:“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做的不够好,没有外面那些女孩子优秀,我会改的,你不要抛弃我,对不起....”

 

说完便哭喊着扑进李痒的怀里,显得可怜兮兮。

 

李漾被洛夕这个反应吓了一跳,虽然心里很疑惑,但还是轻轻地安慰她。

 

靠在李漾怀上的洛夕,留着泪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猎物终于上钩了。

 


6


夜晚,沉睡中的李漾觉得脸上有一双手在脸上游走,他迷迷糊糊间看到了一个烫着波浪穿着一袭红衣的女孩子,正温柔地看着他。


那种感觉异常熟悉,他想要睁眼看清她,却怎么也无法睁开,身上的力气也仿佛被抽干一般,动弹不了,意志一点点消失,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李漾头痛欲裂,眼睛也老是出现重影,看不太清晰,想起了昨晚的情景,不禁疑惑那是真的还是梦呢,是她吗?

 

想着想着头更痛了,便索性不再想,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好了一些,收拾整齐去上班。

 

到了晚上,睡着了的李漾依旧在朦胧间感到有人在抚摸他的脸庞,迷糊间睁开眼还是看到一袭红衣的女子在他眼前,他想看清她的样貌,却奈何全身很沉重,使不起劲,睁不开眼,最终,沉沉睡去。

 

第三天晚上,依旧如此。

 

第四天晚上,还是那样。

 

第五天晚上,依然出现同样的情景。

 

到了第六天,李漾终于忍不住了,他必须知道晚上究竟是谁出现在他身边,是事实还是梦境,必须一探究竟。

 

于是,他联系了监控公司,买了一个摄像头装在了家里的每个角落,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抚平自己揣揣不安的心。

 

这夜,还是一样的感觉,他隐隐睁开眼,毫无意外是红衣大波浪女子出现在他身边,他知道自己没有力气挣扎,被梦魇困住,索性就不挣扎了,任由那个女子为所欲为,自己便沉睡过去。

 

晨起鸡鸣,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李漾,浑身上下都很疲乏,感觉自己的心情很低落,一点起床上班的心情都没有,但想到了红衣女子,便硬拖着疲惫的身体起了床。

 

他告诉自己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因为还有更大的秘密等着她去解开,是人是鬼,今晚就知道了。

 

傍晚,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李漾回到家,忐忑地坐到电脑前,点开了今天的监控记录,没想到,里面的画面却让他浑身颤抖,惊恐不已……


他看到了什么?红衣女子究竟是人是鬼?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