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想半推半就套路的时候,你真了解强奸罪了吗

草庐法客 2019-12-02 16:49:15

    

    在众多强奸案件中,约会强奸的比例非常高,

    参考海淀法院的数据

    在未成年人实施的强奸案中,“约会强奸”的比例高达40%。海淀法院对3年来所审理的40起案件分析发现,有16起发生在约会场所。 
 2007年至2010年10月期间,海淀法院共审理未成年人(包括大学生)强奸案40起,有16起列为约会强奸范畴。其中,恋爱、酒醉、网络约会是“约会强奸”的三种主要表现形式。

    “恋爱约会强奸”案件中,男女双方均有一定感情基础。其中,以建立恋爱关系为名实施强奸的占12.5%;强行与恋人发生性关系的占37.5%;曾经为恋人在女方欲终止关系时男方实施强奸的,占6%。将女方灌醉后与之发生性行为的“酒醉约会强奸”比例最高,占到43%。此外,“网络约会强奸”案件占12.5%,男女双方结识于网络,并非恋人。在全部16起案件中,62.5%的被害人不满18周岁。

   考虑到强奸案的报案率和立案率,实际情况只会更糟。


      我在微博上也说过个我国目前强奸罪学届认定上的奇葩现象。

      @上海滩小律师  读大学那会,经常迟到,记得上刑法课,知道明天要上强奸罪了,难得不迟到早早来到课堂,老师花了一个上午讲强奸罪的插入说和接触说,还有各种其他性行为方式是否属于强奸,讲的口若悬河,男生们听的如痴如醉,然后交流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的各种套路。

     下一趟课,老师讲各种奇葩的案子,类似:
     张某为殡仪馆工作人员。一天张某所在工作间里摆放着一个外貌不错,准备火化的女人。看到周围无人,张某便起邪念把女的“奸污”了。不料事后不久,女的却突然醒来,并知道对其实施了“奸污”,张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强奸
      甲深夜潜入乙家行窃,发现留长发穿花布睡衣的乙正在睡觉,意图奸淫,便扑在乙身上强脱其衣。乙惊醒后大声喝问,甲发现乙是男人,慌忙逃跑被抓获,甲的行为是否属于强奸?
      这题还有变种,比如甲发现乙来例假了,停止强奸,是犯罪未遂还是犯罪中止;甲在强奸的过程中,乙某大叫自己有艾滋病,甲放弃强奸属于犯罪中止还是未遂;甲在强奸过程中忽然阳痿,属于犯罪未遂,还是犯罪中止,这类题目参加过司法考试的应该都有印象。

     总之老师会讲好多这类的题目,越讲越兴奋,小男生也讨论各种各样的有趣情形,各种你懂的微笑,在场女生我感觉到挺尴尬的,男生们觉得这不是讲黄段子,这是严肃的学术讨论。


       等书读的多了,才发现我们研究强奸罪,完全是男性视角,重点在“奸”,奸这个汉字就看得的出传统文化,英美法系对强奸罪的研究主要在“强”,
A voluntary agreement to engage in sexual activity.
Someone who is incapacitated cannot consent. 无行为能力者不能给出同意。
Past consent does not mean future consent. 过去的同意不能代表未来的同意(同意没有延续性)[做一次算一次,这次同意不代表下次同意]
Silence or an absence of resistance does not imply consent. 沉默或者不反抗不代表同意。[什么女性欲拒还迎,羞涩的不说同意内心很欢喜的直男癌思维在此都是强奸]
Consent can be withdrawn at any time. 可以随时撤回同意。[女方一说停,就要停下来,都是男人,不要说那时候忍不住停的下来,那种话是骗骗小姑娘的,什么你太漂亮了,我实在忍不住,真要忍,没啥忍不住,比如有人敲门或开门了,不是马上停了]

这里的同意不但包括同意性行为,还包括性行为的方式,比如女友同意发生性

关系,但要带套,男友猴急猴急的就上了,不好意思,英美法系里就是强奸罪。

因为女性对自己身体有完全的自主权,法律保护的不仅仅是女子的贞操权,还有身体自主权。
所以什么半推半就,我认为女孩子是挺喜欢,挺享受的,因为女子同意和我吃饭,就推定和我上床之类的都不行,同意必须明确表示,不能随意推定,否则作为男生,我真觉得太幸福了。

强奸主要是“强”,本质是一种暴力或权力的凌辱,文明社会对任何暴力或权力凌辱零容忍。

      

      相比陌生人强奸,约会强奸的认定非常之难,难点就在consent(同意)的认定,陌生人嘛,一个女人不会随随便便的就答应,所以好判断。

   我在微博上遇到一些女孩的私信,都是肚子搞大的案子,假设她们说的属实,好多都是男女朋友在半推半就下完成的。

    那我国对此类案件中被害人同意的话,有这么几个思路大家可以参考。

    一、客观证据推定

    强奸案一般都发生在私密空间,不可能有探头,但不少酒店或者街道有探头,那就看探头,这需要女孩及时报警,否则时间长了,探头也调不出来了,比如北京那个著名的李某某案,发现女子是醉酒站不稳状态下,那好不多说了,肯定无consent。

     另外一个判断方式就是伤痕鉴定,比如女子身上有伤,那好也很容易推定使用了暴力,那种重口味的特例,不是法律研究的领域,否则探讨案子无底洞了。

    上述两者都是比较好认定的,但更多的是难认定的案子,因为强奸罪的认定既要防止女人构陷男人,也不能放过坏人,嘴巴上说说很容易但实际操作非常难。

   我来举个很简单的案例。

   小明和小红是恋人关系,情人节晚饭后,两人拥吻着,但小红并不想发生关系,拒绝了一起去酒店,要回家。小明开车送小红回家,小红在家是一个人住的,送到家门口的时候,小明建议想去小红家喝口水,嘴巴实在太干,小红觉得这要是都不肯的话,也太不讲人情了,而且双方也交往了一阵子,小明几次来小红家,也是比较老实的,于是就一起上了楼,上楼之后,两人半推半就发生了关系,小红一直拒绝,但不好意思大喊大叫怕惊动邻居。因为男女之间悬殊对力量对比,小红也没办法,事后小明还故意逼小红一起洗澡,小红身上也没伤。

   事后小红想过报警,可她也知道法律要讲证据,网上我看到不少律师教女孩如何如何,其实真发生性侵事件,大部分女孩是想不到那些教条对,假设律师遇到杀人抢劫的,估计也很难镇定下来作出正确的反应,唯一能教的也就是不要和男生独处和立刻报警。

   可恋爱中的男生真相趁机太容易了,那好,我们就重点谈谈如何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确定“conteset”。



香港网友  @希风-今天梁皇无忌怎么还没娶我:说的没错。说一个技术性的点,common law里的强奸主要看consent,理论上沉默和不反抗不代表同意之类的说法正确,但实践因为刑事罪的证明标准,往往强奸者很容易抗辩,这样的案子不胜枚举,女生还背上诬陷和婊子的骂名。


      我简单翻译下就是重大身体处分行为必须明示,必须明示,不能推定,

      韩寒曾经在一个访谈中,说到教育女儿提防男人,讲了这么个笑话,倒是非常贴切。(再次申明,这是一个父亲在访谈中记者问到女儿将来的交友问题,父亲教女儿如何防范的段子,但确实非常贴切男人的思维,典型的类推思维,你同意和我吃饭,和我待在一个房间,和我一起游泳,就是和我上床,关于韩寒直男癌的问题,我个人觉得如何评价他是你的权利,但用这张图证明他是直男癌,证据不充分) 

    


男人心里可以这样想,但法律上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推定,理论分析是容易的,可法官判案子,就类似小明和小红的案子,就只听到两方的论述,缺乏客观性证据,如何来判断。


目前的司法实践,首先无罪推定,如果男人不认罪,公安也无法获得有效的证据,只有女人的供述,无法证明暴力或者暴力胁迫,也没醉酒昏迷之类的证据,那只能放人。


这套逻辑在大部分的案子中都没错,甚至可以说无罪推定原则是保护人权最重要的推定。

但在用在强奸案子中总觉得怪怪的,为何法律要规定与十四周岁以下的幼女发生性关系,无论是否同意一律定强奸,除了幼女认知层面的因素,还有就是幼女无能力反抗,所以才需要法律的特殊保护。


那好,难道14周岁以上的妇女反抗能力就强了,本人曾混过一段时间道场,当然打架水平烂到家,但我发现了一个特点就是男女身体素质真的差异很大,尤其是在力量方面,女空手道黑道的陪练,随便找几个锻炼了一年的成年男子就可以了,柯南中小兰那样随便秒杀流氓是动画片,那还是规范的打法,如果是不规范的打法,那男人更是赢得相当轻松,同时强奸案子中那男人对被害对象,也是经过挑选的,苏联老大妈那样的被侵害的概率也低。


说这些就是说在两者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还用同样的无罪推定原理的举证规则来判担强奸案是否合理,英国法律中关于性犯罪的法律法规有整整几十页,而其中有至少十几页是在讨论“同意”(consent)。我微博段子已经说过,再重复下。

简单来说,任何没有得到女性明确合法同意的性行为都是性犯罪:

1. “合法”同意指的是女性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做出的任何同意都无效,比如醉酒时,受药物、疾病、残疾等影响而无法进行正常判断和交流时,或在受到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对她本人或他人的威胁时,都不能认为女性真的进行了同意,否则一律算强奸或猥亵。

2.女性的合法同意不仅仅包含了性行为本身,还包括了任何其他相关条件:比如女性同意男性戴套发生性行为,但结果男性没带套,算强奸。

3. 女性的合法同意可以随时终止:比如性行为发生过程中,女性明确告知男性她决定收回同意(通常是由于身体原因),那么男性如果强行继续,算强奸。

4. 女性的合法同意是一次性的,就算她昨天、甚至一小时前才与你发生了关系,也不能假设她现在也会同意,否则算强奸。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沉默不是同意

妇女同志看着觉得很过瘾吧,其实真到了司法实践中,这些consent如何证明以及举证责任的分配真是个难题。

看美剧中但凡法律剧,都有大量的约会强奸案例,大部分都是两人在密室,没有客观铁证,然后辩护律师和检察官不停游说陪审团的故事。这也说明了这类案子定性之困难,如果案子简单,那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生活不是美剧不会出现那么多关键证人和峰回路转,但案子也是要判的,约会强奸都是男女朋友,身上也没伤,进房屋的时候也都看上去挺正常,那女孩到底有没有同意,法官不是上帝,无法全知全能,可以说把举证责任给谁,都无法做到完全公平。

让女方或者事后调查的警察证明,那是强人所难,因为强奸要认定的核心在强不在奸淫,在男女双方力量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女孩基于恐惧惊慌不敢反抗非常正常,其他暴力伤害案子不要考虑这种内心状态,比如杀人,两人在密室,正常人不会随便自杀,一个死了,那好就是另一个人杀的,这也就是强奸案子为什么区别其他案子,为什么不能简单采用其他案子的证明方式,为什么英美法系中就强奸案会有那么多的consent,而其他案子没有,其他案子论迹部论心,法律处罚的是行为,而强奸案子是要论心的,而这种论心又只能通过行为来推定,当美剧拍确实精彩,但真要判案,愁死人啊。

有人曾说,遇到这样的案件,用测谎技术,先不说这技术和DNA检测技术不同,测谎误差很大,况且一旦使用,又会极大影响法官对案件的认定,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应用的并不多。

当一个复杂问题无法解决的时候,我们可以想一个简单的类似问题,其实我们生活中这类纠纷非常多,难道人类在没装满摄像头的年代里就不会认定事情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小学生谁先动手打人。

只是这是小纠纷,判断错也不会有事,所以我们就没深究我们到底是如何做出判断的。

答案是:感觉

对的,你没有听错,当一个老师处理这类纠纷的时候,他听完双方的论述,能马上作出判断到底谁对谁错,反正我小时候打架,感觉就这个问题,老师听听矛盾起因,哪怕互相都在说对方先动手,但老师每次都没判断对,你真觉得老师看了探头,或者用了啥三段论推理出来的,就是凭借感觉作出来的。

比如当你听到一个女学生,说被家教老师强奸了,你第一反应是老师亲禽兽,还是女学生构陷。

又或者一个本本份份的女大学生,在情人节之后,马上报警自己的男友强奸自己,你觉得是男友人渣,还是女大学生构陷。

又或者一个失足妇女说自己酒醉后被人强奸,你觉得是价格谈不拢的可能性大,还是真强奸的可能性大

我想我们或多或少会有自己的判断吧,案例中我想犯罪嫌疑人应该都会说他们同意的,所以这类案子男性的口供意义真的不大。

因为我们有个常识,当一个女性被强奸之后,社会评价会降低很多,不要觉得这是愚昧,现实就如此,各位男同胞,你会不会接受一个你的女友被强奸过,不要说什么平等,人权,心里肯定不舒服,觉得脏,这种男权物化女性的思维根深蒂固 ,不是什么接受点高等教育就可以改变的,教育最多使人嘴巴上和行为上尊重人,内心的事情那是没办法的。

这个常识如果可以确定,那我觉得那些勇于报案的女子是真英雄,真正的英雄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但依然要惩罚那些犯罪者,同时我之前也说过,因为约会强奸非常难证明,很多女孩其实都放弃报警了,知乎上的匿名帖,我自己的后台私信,还有知音上的破故事,包括各位的生活常识都应该知道这类案件报案率非常低,没证据立案难,姑娘们不懂精深的法条,但不是白痴,不报案,默默忍受,防止二次伤害。况且大部分的强奸案,都有裸照,人渣的底线不用怀疑。

这些都是默认的常识,这时候,女孩子依然报案,那司法从业者的反应该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机械的法条。因为强奸案不同于复杂的内幕交易,医疗事故,那确实需要专业的分析。男女之事,成年人都懂得,男人不对,还是女人不对,人类能繁衍到今天,基因里应该都对这事有本能的反应,本能反应在此的正确程度会高于复杂的理性判断。

因此我个人倾向就是强奸罪,要放弃无罪推定或者有罪推定,这样的思维定式,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就要先入为主,凭感觉。

比如女学生举报老师强奸,听下来细节之类的没大的问题,那就先推定老师有罪,接着老师再举证有无其他不在场证明等。失足妇女等情况下,倒可以严格按照现有无罪推定的模式处理。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需要认定consent类强奸案子的时候,美剧中都是陪审团认定guilty or not guilty,普通人的良知和本能会犯错误,因为我们是人,但就强奸案而言,两害相权取其轻,人类繁衍至今的本能就是最好的大数据计算方式。

要知道理性的论证和感性的判断并不完全矛盾,这里推荐一部片子《超时空接触》摘录如下台词

     艾莉说:“你知道奥坎的剃刀理论吧?当观点并陈时,简单的理论往往是真理。当你们说科学杀死上帝时,可能答案更简单,那就是科学证明了上帝不存在。人文思想总是会让事物复杂化,但科学要的是简单,它是科学进步的动力。”
    艾莉继续说:“你们说上帝不让人证明,有没有可能是更简单的答案,上帝不存在,是我们为了惧怕孤单,所以创造出上帝?”
  帕默回答:“我无法设想没有上帝的世界,也不愿活在这样的世界。”
  伊莉说:“所以宁愿自欺欺人?你如何证明呢?”
  帕默回答:“那么,你爱你父亲吗?证明给我看。”

论证到这里,我知道肯定有男性跳出来说,万一被女性构陷咋办,其实当你被构陷,可以说已经证明你是精英了,屌丝没有被下套的价值,强奸案子,那可是满城风雨,哪怕失足妇女恐怕都不想出这名,下套本身代价很大,况且根据现在的法律体系,下套成功概率很低。

即使如此,男人要规避风险也非常方便,自律不要去那种地方,那就可以规避大部分的法律风险。男女朋友交往中,你别老想着半推半就,尊重你的另一半,那你女友构陷你的概率可以忽略不计,如果将来你劈腿被发现,你女友可能怀恨在心,想构陷你一把,那咋办。

我每次谈强奸案,沉默等于不同意,要多考虑consent的时候,总有人骂我强奸罪很容易成为构陷利器,我真想不明白了,当法律规则真的改变了,男人也不是傻瓜,你就不会手机全程悄悄带个录音笔,这么做虽然恶心了点,但不会伤害到任何人,真公布,也暴露男人自己的隐私。如同醉驾入刑之后,明显酒后开车的人少很多,不是变乖了人变好了,而是规则变化后,人趋利避害的本能反应。

当强奸罪的认定不再机械的要求所谓“暴力或暴力威胁”的客观证据,男人给予女人的是更多的尊重,脑子里总想着半推半就套路的时候觉得风险增大,那还不如对女友更好一点,让她心甘情愿的和我上床,那不更好,双方全身心的投入,水乳交融,那体验比半推半就好多了,不过直男癌倒是真喜欢套路半推半就,觉得有成就感,如捕获猎物,对这种人,法律还给空子,那才是违背法的精神。

情人节,祝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爱情不能被证明,不代表不存在。

关注长按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