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一盘散沙的业主组织起来?(下)

徐斌律师 2019-10-08 16:34:21

昨天讲的都是组织问题,今天说说集资问题。

有句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共产党打赢国民党,也是靠的人民群众给运粮食。可是小区业主维权呢,是自掏腰包。我们今天开会需要场地,没有,只好在公园,或者业主家,或者干脆去物业的办公室——有一次我被请到小区,到物业的办公室开会,业主们一坐下,不知道是谁在地上踢了一脚,从桌子下面划出一只录音笔,大家都很尴尬。

业主来北京见律师,自己掏机票,业主把律师请到小区,自己订酒店。我们一般去外地参与帮助业主集团诉讼的前期咨询,都不要求业主付什么咨询费——但是差旅费你总是要给吧。想得到专业的意见,想得到好的服务,就要有相应的开支。

集资,其实往往是小区维权成功的必要武器。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一些小区自发的组织起来了,往往靠的不是一个两个业主。为什么这样说,因为14亿中国人里面,没有几个毛泽东,没有几个美国队长,既没有那么多天生的领袖,也不会有那么多有特异功能的人。个体的力量往往极为有限,每个伟大野猪代表的背后,都是一群坚挺的小猪。小业主们一家200,一家300,掏钱给业主代表,这个业主代表才是真的业主代表。

毛主席率领军队打仗,不可能是毛主席自己出钱,为人民服务,打仗的时候老人家拎着枪上战场。一定是群众出钱,军队卖命。同理,小区业主代表大家维权,不可能是业主代表出钱,业主代表出力。应该是群众集资,业主代表定思路,群众再出力支持。我前面提到99.9%的小区维权失败,剩下的0.1%往往都是后者,维权成功靠的是一个团队,而不是一个强有力的个体。当然最后大家记住的往往是个体。

最后是反搭便车。小区维权最致命的问题是普遍的搭便车心态。如果你是李嘉诚,你一个人买了1000套房子。收房了,墙皮脱落跟下雨似的,你肯定二话不说找人过来鉴定,然后起诉。但是你要是1000个业主,大家就去信访了,去谈判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会积极行动,都希望用最低的成本——毕竟没有集资,用最低限度的技术——毕竟也没有专家指导,最低限度的社会资源——没有人肯为了小区的事情出个人关系解决群众问题,来做事。结果只有一件事情同时符合上述条件,就是信访。

信访不要钱,信访也不需要什么法律知识,信访也不用找关系。结果你看到,一个业主带着一群业主去信访。信访就没有成本吗,也有的,拉横幅啊,买水啊。这些钱不多业主自己能出得起。有的业主比较好面子,自己出钱买了好几箱水,然后还请搭伙吃饭。这样几次之后他就不愿意了,人家不可能一直当傻瓜,面子毫无意义,解决问题才是根本。

搭便车的心态,就是每个人都希望自己不付出,让别人付出,自己收获。正是基于此,所有人就都不行动。如果比经济实力,业主支付的购房款的总和一定大于土地出让金、银行贷款、投资方的投资、高利贷的本金中的任何一项,比拼社会关系,一个数百人的小区,不知道有多少法官、检察官、政府官员、建筑师、学者、专家、记者、商人、老师,比拼资产,业主的资产总和可能远远大于开发商的资本。

但是由于每个人都是搭便车,没有组织,没有钱,而开发商,从一开始他就是一个商业机构不存在上述任何问题:他赚的钱不会分给别人,他有董事长、总经理、工程部负责人、销售负责人、公关负责人、保安部门负责人等等分管不同职能,他有钱,所以业主就像一个臃肿肥胖的植物人,开发商则是一个十岁的娃娃,就算前者的战斗力一定强于后者,但是对不起,娃娃在你脸上撒尿你也没辙。你要是什么也不懂,也就算了,你要是懂一些,你就会更加感觉没有尊严,你呼吁左手抬起来,左手告诉你他要看看天,你呼吁右手握拳头,右手告诉你他要歇个班。你想让业主们给你授权,业主说你骗子,你想告诉业主,我们现在不要收房,业主说他们迫切要入住。

以上总结的所有的好像都是关于业主为什么会被开发商干掉。其实细节问题可能有很多,但是宏观的只要掌握三个基本点,就能组织起来:

1、要学会怎么组织(包括组织结构、怎么开会)
2、要集资
3、要反搭便车

这其中还有很多很多内容,比如业主被收买怎么办,比如业主代表被打击报复怎么办,比如我们的谈判成果泄露出去被其他维权小组拿到怎么办,比如怎么拿到打赢官司所必须的图纸,比如怎么填写的选票不会被推翻,比如业主大会议事规则该怎么写,这些问题太多了,讲三年也未必能讲完。


知乎专栏:徐斌律师

新浪微博:徐斌房产律师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文章、法律咨询、商业合作,请关注后留言。


分享或转发,请点击右上角。

内容:徐    斌

编辑:吴向东